嫡妃花容之世子追妻

嫡妃花容之世子追妻

侧耳听风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6万字

完结于2018-12-0923:51:38
追妻之路,始于暗慕——说好的暗慕呢?她不理不问不睬不看,只能由他来了。 听风的新书《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火热连载中~ (宠-甜-强-纯) 穿越变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这没什么。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这也没什么。 哪想到,还有一个暴击在等着她。 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年长她十岁!!! 他摆明了不想娶她,可她也不想嫁他。 “家世,富贵,权势。你占一样,我便待你好上一分。”俊美又淡漠的人徐徐道。 “巧了,这几样我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年轻,所以我也不想嫁个老男人,免得到时守寡度日。”她笑道。 ***一句话简介*** 腹黑冷血世子爷狂吃回头草的故事。 ***回头草真好吃*** ——双洁——忠贞——一生一世一双人—— 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001、幽幽梦中来

  暖春之际,阳光温柔,绿树红花交相辉映。

蓦一时的春雨亦是暖的让人心底痒痒,如同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大地上所有的人和物。

镇疆王府,楼阁鳞次栉比,绿色的琉璃瓦反射着阳光。各门各殿,厅堂恢弘,花园庞大,苍松点翠,拱桥流水,美不胜收。

王府西府,院落诸多,红墙林立。花草树木分割之中,一个院落矗立在此。

小院里多株兰花,但长势并不旺盛,甚至有几株看起来几近枯萎。

院子的地上铺着整齐的青石砖,干干净净。

阳光普照,蓦一时清风习习,时节正好。

一个扎着双包头的小丫鬟从院外小步子的走进来,手上托着托盘。托盘上放置一个青瓷碗,碗中是褐色的汤药,泛着极其厚重的气味儿。

小丫鬟踩过两级台阶,紧走几步,然后迈进了房门敞开的居室。

小厅之中干净整洁,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小丫鬟穿过小厅,走进左侧的卧房,同时也放慢了脚步。

端着托盘,走近窗边。窗子前,摆放着一把实木椅子,一个瘦削的身影此时正靠坐在那里。一身白色的长裙,乌发垂在肩背,她太过瘦削,以至于乍一看好像都和那宽大的椅子融为一体似得。

小丫鬟在她身后停下,将托盘放在旁边的小几上,然后端起那碗药,随后缓步的绕到前头,“秦小姐,该吃药了。”

椅子上人靠在那里一动不动,异常的瘦削,使得她身上的衣服都看起来松松垮垮。

长发未挽,额头上,包裹着很厚一层的纱布,使得她那张脸看起来更小了。

面色苍白无血色,脸儿小小,鼻子嘴巴也很小,唯独那双眼睛倒是很大。

她转动眼睛,视线落在那丫鬟的脸上,然后,逐寸的往下游移。掠过那小丫鬟的衣服,手,一直到脚下。

虽说她这个模样毫无杀伤力,可是那小丫鬟却因着她的视线觉得很不适。在她的打量下,小丫鬟总觉得自己可能有不对的地方,或许是做错了什么,或许是衣服鞋子穿的不整洁,以至于心下也跟着难安。

“秦小姐,喝药吧。”放轻了自己的声音,小丫鬟把药碗送到她面前。

抬手,那细小的双手没有多余的肉,乍一看像鸡爪似得。

接过碗,低头,终于将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身上撤了回去。

小丫鬟也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神儿,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将碗里的药一并喝了,药汤苦涩,但是她好像并无感觉。

小丫鬟把碗接过来,顿了片刻后便快步离开了,和来时可不是一个模样。

靠坐在椅子上,感受着喉咙里的苦涩,一边看着窗外的阳光轻柔,秦栀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自己眼前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这应该是梦里,因为一切都无法解释。

无论是用民间的封建所说,还是用科学论述,都是不成立的。

不然的话,她可能就是掉落在某个虫洞之中了,毕竟在物理学当中,有专家学者曾经提出过,我们身处的宇宙是有缝隙的,它无处不在。而凑巧的,她可能就进入这缝隙,从而穿越了时空。

想着这些,在脑海里转了千万遍,但最终仍旧是一个结果,太扯了。这天上得掉下多大个馅饼,才能砸到她的头上。再说中国可是有十几亿的人,这馅饼砸到她头上,十几亿分之一,用任何数据来计算,都是一个扯。

缓缓抬手,举到眼前,盯着这鸡爪子似得小手儿,不由叹口气。她好不容易熬过了每日潜心书海题海之中的日子,哪想一朝回到解放前,她居然又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她已经琢磨了五六日了,从睁开眼睛变成这个小孩子开始,她就设想了多种可能,但无论从哪方面着手,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鬼扯。

可,就算她认为这些是鬼扯,但眼下,又作何解释呢?

她变成了这个纤弱的小姑娘,睁开眼时头破血流,险些没命。

而且,这个身体不止头破了,还瘦弱不堪,本到了该发育的年龄,可是身上没有二两肉,简直可怜到极点。

细想她变成这个小姑娘之前的事情,如今她却发蒙,也不知那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说,现在是真实的,而以前那些都是假的。

她刚进入刑警队不过三个月,正好队里抓到了一伙倒卖文物的要犯。她师从审讯专家,所以负责审讯这帮要犯。刚刚审讯完毕,然后她就去了茶水间。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得再睁开眼睛时,就满脸都是血,流进了眼睛里,被一堆人抬着,大呼小叫。

她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些关键点,但很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找到。

看着这瘦弱的小爪子,秦栀不由得再次叹口气,头疼清楚的提醒她眼下不是在做梦,这小爪子是真的,是属于她的。

扶着椅子扶手站起身,秦栀抬手摸了摸缠满纱布的头,好疼啊。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头又是怎么破的。可眼下自己所处的地方应该还不错,来送饭送药的小丫鬟一口一个秦小姐,她这姓氏倒是没变。

走到窗口,她两手撑着窗台,只是这两步而已,她就觉得没力气,两条竹竿似得小腿儿直打颤,这身体太差了。

也不知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秦栀慢腾腾的挪回那床上。古色古香的床,镂空雕刻,很是细致。

坐在床上,双腿也挪上去,不禁抬手摸了摸,这小腿儿,用点力气就能轻松的掰断。

时近晌午,那个送药的小丫鬟又来了,不过这次她送来的是饭菜。

饭菜精致,清淡却又不失色香,看着很是有食欲。

坐在床边,秦栀的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脸一直打量到她的脚。她这是习惯,已经改不了了,见到任何人,第一时间都是打量一番。

然后,谈话。根据他们说的话,以及动作,来判断出他们的内心,思绪,以及目的。

“秦小姐,该用午膳了。”小丫鬟将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口道。对上了秦栀的眼睛,小丫鬟不由忐忑,又是这种眼神儿。

“今日天气很好。”秦栀开口,声线稚嫩,且透着几分虚弱无力。

“是啊,今日天气特别好。花园里的桃花都开了,几位小姐上午都在花园中赏花捕蝶。”小丫鬟连连点头,话语几分急促。

简短的两句话,秦栀得到了不少的信息。这小丫鬟称呼她为秦小姐,说起其他人时用的是小姐,显然她是个外人。

这里有数个小姐,可见应当是个大户人家。有花园,有很多桃树,花园很大,这是个很大的府邸。

她终于开口说话,这小丫鬟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尽管她在用笑意掩饰自己,但生怕惹着了她。

虽她是个外人,但显然并非身份很低,可又缘何头破成这样?又如此瘦弱不堪?

一手撑着床,秦栀缓缓的站起身,另一手却摸上了自己缠满纱布的脑袋,“头好疼啊。”

“秦小姐,你慢点儿。大夫说了,这头破的厉害,怎么也得养上一个两个月才能恢复。”小丫鬟过来扶着她一侧手臂,缓步的往餐桌边移动。

这小丫鬟年纪不大,力气却是不小,这也让秦栀更感觉这身子骨虚弱了。

坐在椅子上,那小丫鬟也适时的放开手,然后小心的盛汤。

看着她的动作,秦栀停顿了下,随后开口道:“头疼,身体无力,由此更觉孤单。”

小丫鬟把汤碗放下,一边看着她,那稚嫩的小脸儿上倒是升腾起几分怜悯来,“秦小姐,你就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看开啊。这王府里主子太多,王爷又总不在这里,难免有些人会跋扈了些。但不管怎么说,秦小姐住在这里,总比流落在外要好得多啊。二爷他就是气盛了些,常日里也总喜欢拿奴婢们戏耍开心。”

听着小丫鬟这番明显斟酌许久的安慰话语,秦栀又得到了许多信息。

这个身体寄人篱下,很可能父母双亡。这是王府,主人身份尊贵。这王府很大,主子很多,王爷不在,难免有些猴子称霸王。

而造成她头破了的凶手也找到了,就是那个二爷。

喝汤,秦栀深吸口气,随着呼吸,头也涨涨的。

“那不知,二爷这几日在做什么?”喝了几口汤,她忽然道。

小丫鬟一诧,然后摇头,“奴婢也没见着,但听王妃身边的姐妹说,因为二爷打伤了秦小姐的头,王妃很生气,就把他禁足了。奴婢想,他可能是在练功吧,毕竟也做不了别的,他又不喜欢读书。”

秦栀微微点头,看来这个二爷年纪不大,还在念书的阶段。不过想想也是,能把这瘦弱的人头都打破了,也不会是神智健全的成年人,除了精神病就是小孩子了。

“禁足?听起来倒是很严重啊。”禁足?果然是封建旧社会,把人的头打破了居然只是禁足?应该把他送到派出所,好好给他上一堂课,熊孩子。

“秦小姐心地善良,其实若是王爷在的话,二爷可不只是禁足这么简单了。不过奴婢听说王爷快回来了,世子爷也要回来了。到时,世子爷和秦小姐就该订婚了。奴婢在这儿恭喜秦小姐,届时奴婢就该改口了,唤您世子妃。”小丫鬟几分讨好的说,也没注意秦栀放到嘴里的勺子都掉了出来。

订婚?

她缓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瘦的跟麻杆儿似得身体,这个世界的人疯了,居然要和这么小的女孩儿订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渣王作妃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 *** 大元王朝湛王爷: 论权势: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论做人:那,他是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因为,他就是一变态。 护你没原因,杀你没理由;喜怒无常,又扭曲无比。 *** 容家九小姐: 论样貌:美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论性情;纯的惊天地,善的泣鬼神!可惜,这些都是装的。 坑你没理由,埋你没商量;伪善不良,又邪又恶! *** “不要跟姐玩儿颜色,白的(白莲花),绿的(绿茶婊),那都是姐玩儿剩下的!” 众女:……咬牙齿,揪帕子,腹回一句:这贱人! “不要在姐面前提某人,那是姐吃了又吐了的!” 某人:……冷哼一声,轻瞟一眼,紧了紧拳头,这女人,欠修理! *** 娶她,本只想掏个力,没想到最后竟然掏了心。 嫁他,本只为搂点儿财,可没想到最后竟搂到了人。 渣王作妃实体书已全面上市,出版名【引君心】,全国各大新华书店,民营书店,当当,京东,天猫均有销售。 群号:483120590。可直接在天猫,当当网购。

浅浅的心·完结·203万字

第一娇

新书《爹你今天读书了吗》上线,求小可爱们宠爱! 一纸赐婚,朝野震惊。 平阳侯府武功高强祸害一方的大小姐出阁啦! 可怜新郎温润如玉俊美无疆,好好一朵鲜花被牛粪糊住。 男主:喂,你有点狂啊! 女主:什么是狂,这叫王!

苹果小姐·完结·221万字

王爷他风华绝代

作为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透明,莫漓重生后就想韬光养晦,赚赚银子,升升级,顺便找个便宜相公把自己嫁了好远离莫家的那一堆见钱眼开的家人。 等莫家人发现自己随随便便送出去的是块璞玉的时候莫漓已经跟他们撇得干干净净的了,顺便还把他们坑了个彻底。 甜宠爽文,双处1v1

赐天下无罪·完结·143万字

佞臣的庶女嫡妻

墨染尘,天人之姿,学富五车,平易近人,可惜其父是大奸臣,其兄是小奸臣,其母还是个厉害角色。 ——坊间评价有真有假,你若全信就输得只剩底裤。 应托月,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其父虽是大理寺卿,生母早亡还是外室,族谱上没她名字。 ——闺阁之言虚实难辨,你若全信就赔得吐血身亡。 夜黑风高—— “娘子,你背着包袱,打算上哪去?”墨染尘提着灯笼,带着一队人马守在围墙下面。 “按约定,待你们成就大业,放我一条生路。”应托月抖出一纸字据道:“白纸黑字,不必相送。” “你我夫妻一场,玉德楼一桌薄席为你践行。”墨染尘转身一指:“马车已备好,请娘子勿推辞。” 翌日酒醒,米已成炊。 “娘子……” “我想静静。” 良久后,应托月扶额道:“把当初告诉我,墨染尘是个断袖的谍者,送到润含楼享福。”

灵琲·完结·147万字

竹马谋妻之误惹醋王世子

她不就想嫁个人吗?怎么就那么难?她自认自己长得不差,千金小姐该会的她一样不少,可年岁已到,竟一个上门来提亲的都没有!难道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本性,把那些男人都给吓到了? “小姐,梁王府的沐世子来提亲了!” 唉,算了算了,就他吧,也没得可挑了。 得知真相之后,她揪着他的衣领声音悲愤,“你个黑心黑肝的,还我的桃花!”怪不得从小到大,自己身边半个追求者都没有,原来都是他搞的鬼! 他眸光潋滟地盯着她的眼睛,“有了我,你还要那些烂桃花做什么?他们比得上我?” 传言她是端庄婉约、无可挑剔的千金贵女?小伙伴们曰:屁,这都是假象!她分明是摸鱼爬树、坑蒙拐骗无所不为的野丫头!若是惹恼了她,动动手指便是腥风血雨。 传言他是骄阳明亮、温文尔雅的王府世子?情敌们曰:屁,这都是胡说!他分明是手段迭出、凶暴残忍无所不用其极的大腹黑!若是沾惹上他心上的那个女子,就先找个人替自己收尸吧。 青梅竹马甜宠文,女强男强,欢迎入坑。

简音习·完结·186万字

全京城都盼着我克夫

【重生娇滴滴·真狠厉女主vs病娇小可怜·真大佬男主】 (1v1,男强女强,双洁) 初见沈珺九时,燕无戈说:“她是生是死,与本王何干?” 后来燕无戈说:“阿九就是本王的命!” …… 沈珺九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自从和北王燕无戈定亲开始,全京城都在盼着她克夫。

鱼有有·完结·95.7万字

天子谋婚

传奇一代女将军让丈夫杀死,重生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亲眼目睹自己的葬礼,还有她死后的炎凉世态……

梵缺·完结·105万字

温水煮相公

胭脂没有穿越前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活下去…… 胭脂穿越后的人生目标:活下去,做个有钱的小寡妇! 贤王爷在没有遇到胭脂之前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活下去…… 贤王爷在遇到胭脂后的人生目标:活下去,赖着娘子吃一辈子软饭! **═—═—═—**═—═—═—** 这是一个用智慧与美食征服古代极品高富帅渣男的故事。 钱财作品,处处闪现人性的‘伟大光辉’,偶尔兽性,纯属意外。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对狗血!

不爱钱只爱财·完结·113万字

盛宠之将门嫡妃

新文【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多多支持(*^▽^*)   【女主版简介】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爹娘丈夫都死了,也没儿子,只从自己的心,但绝对不怂! 前世作为道上响当当的赏金猎人,叶翎的人生信条是,不惹她,岁月静好,惹她,让你怀疑人生!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鬼丈夫诈尸了,这事儿,有点玄…… 【男主版简介】 彼时只当是一次报恩,事了拂衣去。 后来,南宫珩千方百计想“诈尸”,可惜太难。曾跟他拜过堂的小女人竟嫌弃他空有美貌,坚决不认他的身份! 废物人设精心经营许多年,南宫珩亲手给毁了,因为他要,振!夫!纲!哦不,追妻忙…… **这是两个表面傻白甜,骨子黑心肝的货色碰到一起,一见不钟情,相爱相杀的故事。 正剧,搞笑也是认真的。游游出品,一如既往的爽文,请多多支持。

三木游游·完结·26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