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盐为后

无盐为后

莫问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4万字

完结于2018-05-0914:32:37
她是明神宗唯一亲自册立的皇后,史书说她性情温和,贤良淑德,颇有皇后气度。她于万历四十八年崩侍,五日后,神宗病倒,同年七月驾崩。总算夫妻圆满。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有个天仙下凡,花容玉貌,我见犹怜,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还有无盐丑女,身形魁梧,声如洪钟,王大姑娘虽不比二姑娘生的娇柔,但也是鹅蛋脸儿柳眉杏眼,唇珠丰润天生一副爱笑的可人模样,被传无盐也不恼,端坐闺中看看书,写写字,非常闲适。皇帝大婚采选,王家二姑娘在选,人们都伸长脖子等待二姑娘是个什么位分,最后二姑娘留在宫中,王家大姑娘回府备嫁,等候大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第1章

万历五年,帝十五,亲政。时内阁首辅大学士张居正上言:陛下业已亲政,臣奏请陛下命內侍官广采淑女以充后宫,择秀色夺人,聪慧压众者正位中宫。

万历六年,正月十四,天蒙蒙亮时就开始下雪,扬扬洒洒到天色将黑时才停。锦衣卫王千户府上扫雪的小厮挥舞着手里的扫帚,大大的红红的灯笼早就点亮在亭台楼阁间,蜿蜒形成一条火龙。

从暖热烘着的厢房出来,王容与虽裹着皮毛大氅,还是不禁轻抖了一下,丫头奉上暖手捂,在老太太院子里,她还是一步三摇聘婷袅袅的走着,待出了院门,裙摆不动,步伐走的又轻又疾,她的一众丫头也知她脾性,默不作声的提步疾行,相对而言,也不觉步速夸张。

直到了自己院子,进了房门,风雪都被关在门外,去了身上又重又沉的大氅,王容与长吁一口,今日,又过完了。

“姑娘,正月还没过呢。“奶娘小声提醒道,她家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小小年纪喜欢叹气,老话说人不能总叹气,把福气都叹没了。

王容与虚应一声,往罗汉榻上走去,屋子里从早到晚没断过炭火,一直暖和着,罗汉榻上垫背靠枕,人一靠上就软软的陷进去。有人来给她卸钗环,有人来给她换轻软的室内鞋,有人端来热茶,还有人捏腿。穿越这事,穿到这高门大户金娇玉贵身上,享受的真是一点都不差。

是的,这锦衣卫王千户的嫡长女王容与,大家闺秀表壳里是不折不扣现代自由女性的芯子。过程是什么原因已经不可考,反正王容与上一世病死一闭眼,眼一睁她又变成小婴儿在母亲的子宫里正在努力往外出,没喝孟婆汤吗?这什么运气?迷茫时得见天日,接生婆的手不温柔的打在她屁股上,在她下意识哇哇的大哭中听到稳婆笑中含泪的给她便宜娘道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漂亮的千金呢,夫人得偿所愿了。”

她娘生她三天后就过世了,是力竭而死,众人并不避讳刚出生的她,所以她亲眼耳闻了这位娘怎么井井有条的安排事项,怎么安排她甚至到出嫁,怎么坦然自若的安排自己力竭而死。

于是收起所有小心思,小确幸,循规蹈矩做一个大家千金。多得一世的记忆不会让她活的更容易一些,她现在在的这世界,看似是落后的古代时候,然而内宅深院人心之复杂,不是她这简单的现代人能应付得了的。只能谨言慎行。

只是好像装久了,自己也真的成了古代人了。难怪毛爷爷说要谨防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久了确会毁人心志。

王容与又想叹气了。转眼看见奶娘就在隔间边上掸着大氅,怕她念叨,到嘴边的那口气又咽了回去。

“明日元宵,姑娘穿这身大红织锦压金线百蝶穿花的袄裙,外罩着白狐短比甲可好?“无忧持着衣架子来问,王容与扫一眼便点头。奶娘倒是多瞅了几眼,“等无病回来知道二小姐明日穿什么再定吧。”

“三个姑娘过年做的新衣服是一模一样的,二姑娘那身百蝶穿花的衣服这几日都没见她穿过,想来明天也是穿这个。“王容与持着话本说,竖体的编排看来总有些不习惯,好在练了十余年的字,好歹是把繁体给习惯了,不至于落笔写简,让人笑话错字。

“姑娘做的花灯是蝴蝶的,正想着和这衣裳正好相配。“无忧说,她和奶娘合力又把衣服挂回去了。小姐的衣服金贵,都是要用木板撑着挂起来。

原来这户人家在的地方是内城德胜门内安定坊,离灯市有些远,坊里便自发办了一个灯市,各家做些花灯挂在街两边,惫懒去大灯市的内眷也可就在坊内看灯走百病消疾。久而久之成了定例,为了调动各家的积极性,还出了评比,若哪家的灯得了灯魁,那一年都有面子。

所以即使是小孩子家的玩耍,同辈人总是少不了暗中比较,于是久而久之,这元宵挂灯倒成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耗费心思要讨个巧,个个还得防着掖着。但是像王家这样两姐妹非要做一样的灯也是少见。

好在大家也知道这家里的情况,心里也明白,这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尚且有时要争长短,何况不是一个肚子里出来。

王容与今年做的一盏蝴蝶花灯,用金丝银丝绕着纱绢做的蝴蝶绕着灯罩而上,振翅欲飞,栩栩如生,白色灯罩用也用工笔画了蝴蝶,虚虚实实,远远近近,王容与自己挺满意的。古代日子长,消遣少,不知不觉中自己学会了很多技能,这要再投一次胎回去,少不得要被人称一句手工帝,手工大大了。

无病从外头进来,待身上在室内暖了才近到王容与身前来,面色算不上好看,奶娘问她,“没问出来二小姐明日穿什么?”

无病摇摇头,“二小姐明日穿那身大红织锦蝴蝶。”

奶娘心念一转,“二小姐的花灯做的什么?”

“是蝴蝶。”无病说。

奶娘一拍大腿,“这真是巧了天去了,打大前年开始,每年咱们姑娘做什么,二小姐做什么,今年都这么防着了,怎么还是撞上了。”

“撞上了就撞上呗。”王容与并不在意,“也是我与二姑娘心有灵犀,英雄所见略同。”

“我的姑娘啊。这事不是这么回事。”奶娘焦心的说。“再怎么巧,每年都做一样的,还好巧不巧非要压姑娘一头,这跟太太每季衣服都给小姐们做的一色一样,到最后只独显出二小姐一个有什么分别。”

二小姐,王芷溪,锦衣卫王千户府上的嫡二小姐,比王容与小一岁,是继嫡女。王容与的娘生了她后三天撒手人寰,将将一个月,继夫人就入了府,之后瓜熟蒂落,顺理成章。

千金小姐多半都长的不差,而王芷溪却是生长的太漂亮了,小小年纪就可见倾国倾城之色,能预见未来美艳不可方物之风采。打小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

王容与鹅蛋脸,杏仁眼,唇珠丰润也是一副天生带笑的好模样,但比起王芷溪来只能算是清秀。

再来一模一样的装扮,可不就只显出了二小姐的漂亮来。

王容与看着生气的奶娘和两个苦闷的丫头笑说,“花灯嘛,换一个就是,无忧,去拿材料来。”

无忧起身去拿材料,奶娘止住抱怨,随即又愁了起来,“那小姐明日穿什么呀?”

“不是还有身浅黄绢袍不曾上身的,就那个吧。”王容与说,只操心每天穿什么衣服带什么首饰的人生真是颓废的人生烦恼。

烛火晃眼,王容与取一块白绢布,毛笔蘸墨,洋洋洒洒草书默写一篇唐朝诗人苏味道的正月十五夜。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王容与特别喜欢那句星桥铁索开,落笔后看着成品挺满意的,她点头,“拿走马灯的灯座来。”

“小姐,只有黑白两色是不是太单调了些?”无病说。

“那拿我的章子来,嗯,那个萱草居士。”王容与说,一枚小小的印章在末尾的落笔处落下,拿开时满篇黑白就有了红。绰约的萱草叶子点缀在名字间。

“非常好。”王容与说。她的字不说她自吹,上辈子就喜爱,这辈子也是勤学苦练,她现在的字要是回到上辈子,怎么也得卖个百来万。

“每年家里的少爷的主旨就是在坊间那么多灯中猜出小姐的灯再带回来。”奶娘把灯放到一边去,“今年这个好猜了。”

“提醒我了,我得找个简单一点的灯谜挂上。”王容与笑说。“三哥每次都最先找到却猜不出灯谜,我看着也可怜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未婚夫从千尊万贵的太子爷变成了半死不活的瘫子,豪门贵女气性大直接抹脖儿死了,剩下破相了的倒霉丫鬟被摁着头坐上了花轿。“你是瘫子,我是丑女,咱俩半斤对八两,谁都别嫌弃谁。”初见之时,她虚张声势、一派趾高气昂。“余生还请你指教。”经年之后,昔日半死不活的瘫子款款向她走来,亲手给她戴上了凤冠。“咋、咋指教?”平日上蹿下跳的丑丫头,难得一副小媳妇儿模样。“这样指教……”他一脸柔情满溢。某日,刚下早朝的万岁爷直冲后宫,满宫上下一片哗然:这是要出大事儿啊!

一味相思·完结·163万字

嫡色

前世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害,顾明萱终于明白了,什么忍让什么谦和,全是假的,只有变强、变强、再变强,才能保住自己。这一世,她不介意化身罗刹手染鲜血,善如何恶如何。绝色嫡女,水为骨、冰做心,搅动这江天万里,风起云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苏芸·完结·104万字

沈家九姑娘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夜纤雪·完结·111万字

华姝

新书直通车:《长安卿》,欢迎入坑。 建业二十四年,辅佐两代帝王的孝敬皇太后顾氏薨逝于上阳宫。再睁眼来,十二岁的顾砚龄回忆起那浮沉跌宕的一生,唇角浮起一丝清冷的笑意。 老天终究待她不薄。

若相姒·完结·113万字

内阁第一夫人

上一世,她高嫁皇家却不得善终,家破人亡。这一世,她只想报仇雪恨,却成了阁老夫人,一朝宰辅之妻……

墨汤汤·完结·55.8万字

侯门继妻

前有出身高贵的原配嫡妻,后有青梅竹马的表妹姨娘。 左有聪明大气的嫡子嫡女,右有不敬嫡母的庶子庶女。 偏她,不高不低,不尴不尬,占着侯府继妻的位置,却是个无宠无子的命,忒可怜。 即便如此,也有各种新鲜水灵的美人对她的位子虎视眈眈,打算取而代之。 穿成这样一个人,苏婉却不觉得可怜……对女主的印象: 侯爷(冷漠)——空有一副好皮囊,无才无德,善妒,又不能生育,简直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不过胜在单蠢又听话,本侯就勉强养着吧!省心。 新科探花(遗憾)——恨不相逢未嫁时。 表妹(得意)——长得美如何,正室又如何,管家全还不是在我手中?这说明侯爷最喜欢的还是我。 嫡女(无视)——不过是外祖母挑选出来的,专门来伺候我们姐弟的保姆罢了,面上恭敬就行了,不必重视。 庶女(轻视)——什么嫡母,无子无宠的空架子罢了,在谁跟前摆谱呢? 皇后(淡定)——陛下最近不太对劲?算了,还是别管了,陛下虽好色了点,但还是有分寸的。 宠妃(惊怒)——到底谁敢虎口夺食,是X美人,X婕妤?还是新进宫的美人儿?真是岂有此理,别被本宫抓住你的小辫子。 觊觎侯夫人之位的小姐(憋气)——如此不知廉耻之人,侯爷怎么还不休了她?! …… 女主——呵呵,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ps:蠢作者心血来潮、脑洞大开的颠覆之作,可能三观不正,慎入啊慎入!

peanut·完结·136万字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钱随便花。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这不是眼神有问题吧?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相爷,不好了,夫人又去老太君那里,说是要自请下堂。”小厮着急的说道。白修然一顿,放下书:“告诉老太君,吾儿不可一日无娘。”“相爷,不好了,刘公公传话过来,夫人当着皇上的面,请求下堂。”小厮又着急的说道。“是吗?”白修然森然一笑,让旁边的小厮冷汗直冒,咋感觉自家相爷黑化了。“你把这个帖子交给刘公公,让他帮忙给皇上带一句话,就说修然连家事都管理不好,恐难帮助皇上管理国事,还是辞了这官,回归乡野。”

半枝红杏·完结·101万字

簪花扶鬓长安步

慕皎皎一副药治好了相府长公子的一条腿,借此机遇嫁入高门,成了相府六少夫人。从此,坊间多了一个传说——相府六公子的一辈子就只值他大哥的一条腿!因此人送雅号——崔一腿。崔六公子惨遭羞辱,决心一定要咸鱼翻身,一雪前耻!于是,一场啼笑皆非的婚姻大戏拉开大幕:某男要死不活脸:“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我?”某女:“这世上只有两种男人我会嫁。一种在能力上压倒我,让我心甘情愿拜服在他脚下;另一种,则是长得赏心悦目,让我光是看着就能欢欢喜喜的养着他。”“那我属于哪种?”“第二种。”“啊啊啊,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休妻!休妻!”

桃花小茶·完结·207万字

闺中煞

江家三房有女,灼灼其华。执笔一篇君令策,惊了整个齐北之地。早年,被迫嫁给鳏夫,母亲为她垂泪早逝。而后沦落太监手中,父亲几番进京为她,沦为五马分尸下场。何为家破?何为人亡?时光逆转……大宅院中机关算尽,朝堂权术步步为营!她红衣华绝,笑意清浅,“这一世,执棋之人,是我……”落花本无情,春风吹又生!闺中佞,煞天下!

简也·完结·8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