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打系统流

吊打系统流

炉火纯情

都市/连载中

6.2万字

更新时间:2018-06-07 10:33:19
简介

异能

系统流小说泛滥。 林小寒看得太多,被恶心死了。 在地府许下吊打系统流的心愿后。 被传送到一个充满系统的世界。 所有系统见了他都会被干扰。 美女召唤系统见了他,只能召唤出丑女。 美食系统见了他,炒的菜让人难以下咽。 文娱明星系统见了他,唱歌开始跑调。 哼!没有系统,你们什么都不是! (新人新书,吐槽泛滥的系统流,希望大家收藏推荐支持,谢谢!)

第四章 被俘

恍恍惚惚中,林小寒耳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就是这小子?”

“对!我们闯进季小然的家中,就看到他昏倒在地上,说不定知道湾少的消息,就抓了回来。”

“弄醒!”

噗!林小寒感觉一瓢凉水泼在了自己脸上,他打了一个激灵,感觉清醒了好多。

艰难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昏暗的小房子里。

房子四周墙壁上挂满铁链,皮鞭,和一些不知道干嘛使的玩意。

房子中间放着一个大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正在喝功夫茶,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沙发后面站着七八个身着迷彩的女保镖,个顶个波大腿长,身形彪悍。

林小寒艰难地动动身子,惊恐地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个柱子上。

什么情况?他有点断片!

沙发上的“女人”冲着林小寒扬了扬下巴,一个女保镖拎着一根鞭子就走了过来。

“叫啥?”

“林小寒!”

“说!湾少被你们藏哪儿了?”女保镖问。

“湾少是谁?”林小寒懵逼地反问。

“不说是吧?”女保镖长得挺养眼,脾气却不好,说话间就要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停!大姐,先别打,让我想一想!”林小寒这孙子一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服软。

看人家说动手就动手,一点也不含糊的架势,林小寒的一团浆糊的脑袋疯狂的转着,断片的记忆终于重新接上了。

我好像喝了一杯茶就昏倒了,然后就莫名其妙被绑到这里。

MD,茶有问题,那个藏摄像头的孙子不光龌龊的要偷拍,还在茶里下药!

无耻!

他没有看见那个叫小然的女人下药的一幕,还以为是男的放的。

想到那个男的,林小寒心里一惊。

乖乖不得了!我用板儿砖拍晕的那个孙子不就是叫湾哥吗?

十有八九是眼前这个娘们所说的湾少。

药丸!

“啪!”的一声,一条鞭子就抽在林小寒身上。

“嗷——”林小寒疼的直抽抽,身上火辣辣的疼。

他瞪大了双眼,盯着打他的女保镖,这鞭子老子记下了,总有一天会10倍还回去的。

他还想召唤板儿砖反击一下,但是他的精神一直没办法集中,不知道为什么。

美女见林小寒瞪着两牛蛋似的双眼直勾勾看着自己,又要扬鞭子。

“湾少被抬走了!”林小寒赶紧招供,他好想哭。尼玛,这事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只是个过路的,怎么就被卷入这些个操蛋事里了。

“呵呵!看来还真是个知情人!”沙发上的“女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旁边的小女孩赶紧毕恭毕敬地接过来。

“女人”妩媚地走了过来。

这时候,林小寒才发现,这个“女人”原来是个老爷们,只是说话阴柔,举手投足gay里gay气,让他误会了。

阴柔男走到林小寒身边,眼神好像毒蛇一般:“说,我那个便宜老弟被弄到哪儿去了?”

林小寒看着这个阴柔男,消瘦脸,细长眼,白衣白裤白皮鞋,穿的跟个孝子贤孙似的。

盯了阴柔男一会,忽然,他看到了神奇的景象。

一个全息影像的小方框出现在阴柔男的头顶上。

小方框上写着:

系统名称:美女召唤系统

宿主名:史一通

系统特征:召唤类系统,可以召唤出美女保镖,美女职业经理人,萝莉,御姐,淑女,女仆等。

系统等级:3级

当前任务:本月和30名不同女人上床

完成度:12/30

奖励点数:20点

嗯?

这个小方框难道就是苏拉告诉自己的,林小寒专属特异功能吗?

传送之前,苏拉就说过,经过地府改造,自己拥有了看穿和干扰别人系统的能力。没想到刚刚传送过来,就碰上一个。

“史一通?”林小寒尝试着问了一句。

“呵呵,看来你还真的知道不少事!”史一通还是那副阴森森的死德行。

“当然,我还知道你拥有美女召唤系统!”林小寒最烦别人这种不阴不阳的样子,还特么的gay里gay气的,看见就想抽丫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史一通靠近自己时,自己体内的板儿砖好像吸收了什么能量,隐隐约约又快能召唤了。

“切!”史一通轻蔑地撇了撇嘴,他们史家是海州城名门望族,家里男性成员到了一定程度个个都会觉醒一项技能——美女召唤系统。

这个祖传技能,路人皆知。

林小寒看出了史一通的不以为然,他真的感觉到了自己好像在吸收着史一通身上的什么能量。所以不断的没话找话:“我还知道你当前的任务是:本月和30名不同女人上床!”

史一通阴森森的表情终于不见了,他大吃一惊,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总所周知,系统总会发布一些稀奇古怪的任务,让宿主完成,根据宿主完成的情况,随机发放一些点数,宿主可以用来在系统商店购物或者抽奖。

而有的系统是带有惩罚的性质的,惩罚的还挺极端,比较完不成某个任务,系统就会把宿主抹杀。

所以,这些拥有系统的宿主,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知道自己的任务,万一仇家得知,然后故意干扰。

完不成的话,惩罚轻的到没什么,要是直接抹杀,可就GG了。

所以,当林小寒轻而易举说出史一通当前任务时,史一通能淡定才怪。

“我还知道现在才12个人!对不对?”林小寒这厮不断刺激着史一通,他的板砖儿马上就能出来了。

林小寒斜了一眼抽他一鞭子的那个女保镖,mmp,等会召出来,先让你尝尝爷的大宝贝!

这逼优点不多,爱记仇,勉强算是一个!

“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史一通拽着林小寒的脖领子,满面惊怒地问。

林小寒知道自己任务具体做到了哪一步,这说明对方对自己了如指掌啊,一想到平日里有一伙人每天在暗地里盯着自己,而自己毫无察觉。

史一通如坐针毡。

搞清楚,必须要搞清楚!

史一通刚想再逼问林小寒时,房间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穿连衣裙的女人被一群迷彩服推推搡搡地带了进来。

“大少爷,我们抓到了季小然!”一个迷彩服女保镖说。

“季小然?就是这个骚货下套坑害史一湾那个笨蛋的吗?”史一通暂时放开了林小寒,皱眉问道。

“是的!大少爷!我们在街上恰巧碰上了她,还有这些!”女保镖打开一个女式包,里面放着几捆钞票。

史一通迈着猫步走了过去,好像嫌弃钱脏,翘着兰花指捏起一叠钱:“呵呵,这么点钱就买了我老弟的消息?”

被抓来的季小然头发散乱,满面惊慌,但是眼神却充满仇恨:“史一湾……害死我妹妹,他罪有应得!我妹妹还不到15岁,他该死!”

“啪”一记耳光抽在季小然脸上,她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史一通好像盯着猎物一样看着季小然,淫笑着说:“听说你妹妹被我老弟玩了三天三夜才死,我这做哥哥的岂能被他比下去。你,我也要玩三天三夜!把她绑上!”

迷彩服把季小然拖起来,绑在了林小寒身边的柱子上。

史一通刚想再接着审问林小寒,忽然顿住了,皱着眉头问:“你们说刚才在哪儿抓住这个骚货的?”

迷彩服女保镖说:“街上碰巧抓住的!”

史一通脸色大变,怒道:“碰巧,哪儿有那么多碰巧的事!赵家刚刚抓了史一湾,现在会放这个骚货在街上逛吗?”

迷彩服惊疑不定地问:“大少爷,你是说!”

史一通眼神狠毒,一字一顿地说:“有阴谋!”

话音刚落,外面就隐约传出来几声枪响,一个女保镖冲了进来。

“大少爷,有一批人闯了进来!”

“赵家来人了,我们去看看!”史一通顾不得审问了,就要冲出去。

领头女保镖赶忙拦住了她:“大少爷,你别去,在这儿等着吧,姐妹们顶得住的!”

史一通还是很惜命的,点点头,吩咐:“牡丹,你去,小心密室,多派点人!”

那个叫牡丹的领头女保镖领着人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林小寒,季小然,史一通,两个保护史一通的女保镖,还有一个十四五岁负责倒茶的小女孩。

史一通心神不定地听着外面密集的枪声和打斗声,不断踱步。

“哎哎!是不是你同伙来救你了?”林小寒略带兴奋地问旁边柱子上的季小然。

季小然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哎哎!你同伙救你走的时候,捎带手救救我呗!”这厮天生自来熟。

哪儿来的傻缺,咱俩很熟吗?季小然想。

“救你?做梦!”史一通冷笑道。

“切!”林小寒被绑在柱子上,还巴巴嘲讽:“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都快月底了,才12个,一半任务都没有完成,小心完不成被抹杀!”

“呵呵呵!”史一通标志性阴森森地笑着,走到墙边,拿起一根皮鞭,试了试手感,放下,换成了一根狼牙棒似的东西。

“喂喂!有话好好说!”林小寒挣扎着身子大叫着。

史一通拎着狼牙棒走过来,说:“闲着没事,既然是你找死,那我就陪你玩玩。”

“停!”林小寒大声叫到。

“怎么,怕了?喊声爷爷就放过你!”史一通用永远高人一等的眼神看着林小寒,狞笑着说。

林小寒看着越来越近的史一通,好奇地问:“喊啥先放一边,我就想问一句,你看过魔术没?”

史一通被问的一愣:“什么魔术?”

林小寒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哈哈哈,就是——大变板儿砖!”

从林小寒凭借天赋从史一通身上不断吸取能量,板儿砖终于又能召唤了。

林小寒话音刚落,史一通就暗道不好,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凭空出现的板儿砖,“Duang”的一声就干在他脑门上。

史一通比他弟弟强不少,第一时间竟然没昏倒,捂着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小寒。

“Duang!”

“Duang!”

“Duang!”

一个三连击,史一通终于不甘心地瘫倒在地上。

突变发生的太快,两个迷彩服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一个冲着林小寒扑了过来,另一个去拽史一通,配合的默契无间。

扑向林小寒的女保镖,素质很高,几次都躲过了板儿砖的袭击,林小寒大急,集中了精神一咬牙,飞在空中的板儿砖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女保镖脑后,啪的一下挨了个结结实实,女保镖终于被拍在了地上。

另一个女保镖把史一通拽到墙边,交给那个倒茶的小女孩照顾,起身挡在俩人前面,并且随手掏出了一把枪,指着林小寒。

林小寒脸色苍白,满脸汗水,他凭意念驱动着板儿砖好一会儿,现在有点透支了,那个女保镖位置又远,自己的板儿砖够不着。

他也刚会用这玩意,原本以为凭借着板儿砖出其不意能拍晕这三个,现在看来,自己大意了。

女保镖一手用枪指着林小寒,另一只手摸出个对讲机,就要通知外面的人。

林小寒心凉如水,这下真完了。

突然,女保镖一脸迷茫地扭着头,栽倒在了地上。

绑在柱子上的林小寒和季小然,惊讶地看到女保镖身后,刚才还因为害怕缩成一团的小女孩,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针管,脸上早已没有了倒茶时的诚惶诚恐,只剩下顽皮和可爱。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九零甜心崽

小乞儿七七重生了。 回到四岁半这年,被打成傻子前夕,包袱一卷,带着她的嚣张系统“蛋蛋”,开始了苟富贵之旅。 自从七七来了后,方圆十里最穷的桃溪村,贫瘠的土地变肥了,庄稼大丰收了,村民们病痛都少了。 眼见着桃溪村盖起一栋栋小洋房,昔日爸妈找上门来,要把七七接回去。 赖在七七家蹭吃蹭喝不走的女企业家,横眉冷笑:“当初偷了我女儿的账还没找你们清算,现在又敢跑上门来,找死!” 在七七家死缠烂打的豪门掌权人,寒眸如刃:“想跟我女儿攀关系?你们也配!” * 京圈太子爷萧吏桀骜乖戾,凶名赫赫无人敢惹,一场车祸让他频频噩梦,梦里他变成了个劳什子鬼系统! 萧吏在线暴躁了。 后来,京城顶级豪门燕家晚宴,无数人亲眼看到患有厌女症的太子爷,将燕家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公主一把揽进怀里,眼眸猩红,“原来你在这里。” 小公主结结巴巴,“你、你是、蛋蛋?” 男子僵了下,咬牙阴森森笑开,“我、是、你、男人!” (又名《绝世美惨弱小可怜X绝世反派备胎太子爷的翻身之路》)

橙子澄澄·完结·119万字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上一世,榆枝被闺蜜设计,嫁给乡下糙汉,心生怨气。 高考失利,回城无望,闹得家里鸡犬不宁。 心满意足离婚,开心回城,迎接她的却是一场接一场的灾难。 好心大伯,善良堂姐,险恶面目展露无疑。 那个怨恨了十年的男人,为了救她,被烧得面目全非。 最终,她因复仇失利,惨死收场。 重生归来,正在高考现场,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辈子没报完的仇,这辈子接着来。 上辈子没来得及好好爱的人,这辈子用心去爱。 只是没想到…… 死了的父亲,光荣归来。 失踪的母亲,高调回归。 还有婆婆那个没了二十多年的丈夫和销声匿迹的老公公,全都牛逼哄哄。 丈夫是人才,儿子是天才,闺女是将才,她成了全家娇宠。

千炏·连载中·66.8万字

重生八零之极品亲戚都爱我

许念念重生到八零年,成了十里八村最美一枝花。 家里三个弟弟,老妈尖酸刻薄,却爱她如命,闺女是金疙瘩,儿子全是赔钱货。 本以为会遇到一堆极品,没想到极品倒是多,但极品却把她宠成了金疙瘩。 抠门儿奶奶遇到她,好东西都往她这儿掏。 尖酸刻薄的老妈前一秒还在骂儿子,看见闺女,脸色立刻变得像朵菊花。 于是许念念的目标,变成了努力赚钱,把家里的极品们养得白白胖胖。 偶得空间灵泉,许念念每天都在变美。 靳御第一次遇见许念念,只觉得这姑娘千娇百媚,美得让他晃了神。 他心中还惦记着另外一个小姑娘,却莫名被许念念勾走了心,没想到他想负责的和喜欢的是同一人。

借我裤衩·完结·142万字

神医甜妻在八零

新书【大佬失忆后只记得我】已开~贺爷说:“我媳妇儿胆子很小,你们不准吓唬她,更不准欺负她。“ 众渣渣联名举报,万人血书:“你家媳妇儿超凶的,就没有她不敢欺负的人!“ 贺爷:“不可能,她胆小如鼠,娇软可爱,举报的人,名字我都记下了,就是你们欺负我媳妇儿。“ 众渣:“贺爷,我想……” 贺爷:“不,你们不想。” 众渣:默默垂泪…… 重生前,初蔚的人生被妹妹从中作梗,和贺闻远就此错过; 重生后,初蔚获得金手指空间一个,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们成年人,爱情事业都得要! 从此,人生开挂,一路虐渣。 男主超凶猛,女主超凶萌

丁嘉树·完结·151万字

那个学渣要上天

出身显赫的世界顶尖级学校博士时宁穿越了,变成一枚学渣。学神时宁表示,她要远离所谓亲人的“捧杀”,她要洗心革面,好好学习!挡她路者,杀无赦! 有颜又有才的学神陆识安,面对骚扰过自己的学渣突然爱上学习,年少不懂爱的陆识安表示,这个女生坏得狠,必须远离。 后来:陆识安悔到跪着把妻追。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热血青春,热血作战,从校服到婚纱,势均力敌并肩战斗,终成传奇! 她为国之荣耀而战!他为国之尊严而战!

直上青云·完结·168万字

穿书后,胖喵儿在八零做团宠

胖喵儿死了,偷吃鸡腿时被一道金雷给劈死了! 重生在了一个生了九个孙儿,盼孙女盼的眼睛都红了的阮家,瞬间成了阮家上下三代的团宠! 胖喵儿笑眯眯,觉得这有奶奶宠,爸妈爱,哥哥护的小日子,真叫一个美滋滋哟。 当然,如果没有某只躲在角落里,眼睛里放着绿光,死死盯着她的‘大灰狼’,那就更好了! 胖喵儿:(`へ´*)ノ

卡卡er·完结·289万字

重回九零做学霸

前世活的稀里糊涂,只恨没有慧眼,看清楚亲戚的丑恶嘴脸,害的父母悲惨离世。 重回到1996年,她参加考试的前夕,没有被恶毒亲戚篡改志愿的前一天,一切都来得及,真好。 学霸光环加身,她变得杀伐果断,步步为营,将顶替自己父亲工作的二叔,亲手送进大牢。 纵使重生,该相遇的人还会相遇,她绝对牢牢抓紧,不能再伤他的心。

五月十八日·完结·135万字

最强小魔妃

【已完结】新书《收了七个徒弟后我躺赢了》她是她娘怀胎三年才诞下的妖孽,诞生时天降异象,百兽齐鸣,仙尊赐福,是万人期待的天才! 她萌能苏,酷能撩,撒起娇来无人敌,是连仙尊都敢调戏的混世小祖宗。 不会炼丹?她有炼丹天才的大哥! 不会炼器?她有炼器天才的二哥! 谁敢欺她?霸道老爹,温柔娘亲,一众逗比小弟一起上! 某小祖宗:你好好看! 某仙尊:…… 某小祖宗:踏碎虚空,羽化飞升很难?来,爹爹,娘亲,大哥,二哥,我们去碎了那虚空玩玩!!

洛子雲·完结·216万字

中国铁路人

从中原腹地到祖国边陲,从沿海滩涂到高原深岭,是他们用汗水建造了祖国发展的大动脉,推动列车飞驰的电网上凝结着他们青春里的日日夜夜。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铁路人。 这个名字下是千千万万个有血有肉,心里惦记着姑娘,身后站着爹娘的普通人。 白玉传就是这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之一,他的青春从铁路上开始,从一个拿着扳手钳子的电气工人到一个手握数项国家专利的铁路高工。他用自己的青春书写了铁路奔驰的篇章,也在这个岗位上成就了自己的非凡经历。 这是一个平凡岗位的英雄梦,英雄魂。

恒传录·完结·5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