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欢

掌欢

冬天的柳叶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1万字

完结于2022-01-10 10:02:34
(已出版简体、繁体)骆三姑娘仗着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就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良家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撒野,她伸根手指头就让她消失了——直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叫骆笙。

第1章 混世魔王

骆笙盯着翠帐缀下的镂花银香球出神,那双往日里顾盼神飞的眸子此刻显得有些呆滞,也因此,耳畔小丫鬟的叽叽喳喳声愈发大起来。

“姑娘,不就是一个苏公子嘛,您瞧着顺眼抢来就是了,为了他上吊不值当的啊,嘤嘤嘤——”

骆笙动了动眼珠,看向趴在床头哭泣的小丫鬟。

这丫鬟叫红豆,又能说又能哭,这般魔音贯耳已有三日,足以让她大致了解了当前处境。

她是权势滔天的骆大都督之女,因惹了祸被送到外祖家,在这里瞧中一名男子,遭婉拒后愤而投缳。

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别哭了。”骆笙开口,声音沙哑,喉咙火辣辣地疼。

哭音戛然而止,红豆惊喜抬头:“姑娘,您总算肯说话了——”

没等红豆再说,湘竹帘猛地被掀起,旋风般冲进来一名少女,身后响起外头丫鬟的惊呼声:“大姑娘,表姑娘正歇着——”

冲到骆笙面前的少女毫不客气指着她骂:“骆笙,你还要不要一点脸面了?为了得到苏二公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祖母让我娘去苏家谈亲事了,你可算得偿所愿了是不是?”

骆笙转眸看向怒容满面的少女。

十四五岁的年纪,双颊因愤怒染上两抹殷红,朝霞般生机勃勃。

红豆直接跳了起来,愤怒比少女还甚:“大胆,你竟敢这样和我们姑娘说话!”

少女啐了一口,眼中满是鄙夷:“骆笙,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有本事就让那些人把盛家上下全都抓起来好了。”

盛家丫鬟听了这话脸色骇得发白:“大姑娘,您还是先回去吧,表姑娘还没大好——”

惹急了这位表姑娘,说不准真会命那些锦麟卫把盛家上下都抓起来的。

锦麟卫呀,无情又冷血,对自己亲族都能下手,外祖家算什么。

门口响起少年清朗的声音:“大表姐,你怎么在我姐姐房中?”

少女看向门口,语气不自觉缓和下来:“表弟没听说我娘去了苏家吗?”

少年走进来,深深看了面色平静的骆笙一眼,才对少女道:“听说了,不过这是长辈做的决定,大表姐来找我姐姐也没用的,还是回去吧。”

少女面露惊讶。

表弟居然会向着骆笙?

骆辰与骆笙虽然是亲姐弟,可是七年前就来到她们盛家养身体,这些年下来阖府上下早把表弟当成一家人了。

前些日子骆笙刚来时,她冷眼瞧着表弟对这位亲姐姐不冷不热,如今怎么——

不论如何,少女还是给了表弟这个面子,怒瞪骆笙一眼道:“使下三滥手段抢来的亲事,我等着看你与苏二公子举案齐眉!”

说罢,少女一挑帘子走了。

湘竹帘轻轻摇摆,留下姐弟二人四目相对。

十二三岁的少年唇红齿白,生了一副好相貌,只是瘦削的身材与偏白的肤色令他看着有些孱弱。

刚刚还为骆笙说话的少年神色陡然变得冰冷,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厌烦与恼怒,咬牙道:“骆笙,你见了有点姿色的男子就要贴上去?能不能有一点羞耻心!”

一旁红豆忍不住替自家姑娘抱不平:“苏二公子不是只有一点姿色呢。”

她们姑娘是眼光这么低的人吗,只有一点姿色才不会稀罕咧。

骆辰未看红豆一眼,依然紧紧盯着骆笙。

骆笙终于开了口:“你刚刚在维护我。”

她因伤了喉咙声音有些哑,语气却不是疑问,而是笃定。

骆辰一怔,那双好看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而后就是恼羞成怒:“你不必自作多情,刚刚维护你是因为你到底与我一母同胞,别人指着你鼻子骂难道我脸上就有光彩?现在大舅母去苏家谈你的亲事,只望你以后能装装样子,莫要再丢人现眼!”

被亲弟弟一通责骂的骆笙扬了扬眉梢,问道:“你的意思是这门亲事能成?”

骆辰再次一怔,脸瞬间气得通红。

他骂了这么多,她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惦着与苏曜的亲事能不能成。

他怎么有这样的姐姐——

骆辰紧紧攥拳,愤怒又无力。

“这门亲事能成?”骆笙仿佛没看到弟弟的气愤,平静再问。

骆辰闭眼,深呼吸,压下拂袖而去的冲动冷笑道:“你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逼迫外祖母,外祖母敢不依着你?”

盛家与苏家是世交,再加上他们父亲位高权重,大舅母亲自去苏家谈这门亲事,苏家十有八九会答应的。

一直倚着床头的骆笙突然直起身,红豆忙扶住她手臂:“姑娘,您要干嘛呀?”

骆笙脚已落地,稳了稳有些无力的身子,淡淡道:“去苏家,你带路。”

红豆没有多问一个字,立刻脆生生应了一声,扶着骆笙往外走去。

骆辰呆立了片刻,急忙去追。

福宁堂院中栽植的橘树尚未开花,屋里传来盛老太太的叹气声:“只望这丫头亲事定了后能安分些,我也能睡几日安稳觉。”

一旁妇人是盛家二太太,骆笙姐弟的二舅母,此刻闻言在心中冷笑:有这位表姑娘在,盛家能安稳才怪了。

骆大都督遣人把这位表姑娘送来时捎带的信上就提了,请老太太帮骆笙寻觅一门好亲事。

想着这事,二太太就恨不得捶大腿:这是要把骆笙嫁在金沙县,从此赖定他们盛家了!

盛老太太吩咐前来报信的丫鬟:“叫大姑娘来一趟。”

不多时去骆笙那里叫骂的少女走进来,盈盈施礼:“见过祖母,二婶。”

盛老太太招少女上前来,叮嘱道:“佳玉,以后不许去找你表姐闹,她在咱们家是客。”

老太太想着外孙女,暗暗叹息:那丫头啊,只要不惹祸她就谢天谢地了。

盛佳玉颇不服气,正要开口就见一名丫鬟匆匆进来,急声道:“老太太,表姑娘去苏家了!”

盛老太太陡然变了脸色,不由与二太太对视。

盛佳玉眼中怒焰滔滔,提着裙摆往外跑:“祖母,我去瞧瞧!”

盛老太太沉默良久,轻拍着茶几喃喃道:“真是孽障啊。”

她温柔懂礼却早逝的女儿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混世魔王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芳

传闻不学无术的池大小姐,在撞柱醒来后,忽然变得通情达理了。 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而且诗书礼仪,处处出众。

云芨·完结·100万字

娇鸾

百年前,国师预言,若想大梁天下不旁落需娶程氏女为太子妃。受尽亲人冷遇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命定人选。对程澈来说,既然她是命定的太子妃,那他就要这个天下。

冬天的柳叶·完结·119万字

软玉生香

新书《喜时归》已开 …… 苏阮的一生过的跌宕起伏。 她一生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蛇蝎狠毒。 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 重回年少,苏阮想了想。 合该使坏的人,总不能轻饶了去?

月下无美人·完结·111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妖治天下·完结·216万字

花娇

郁棠前世家破人亡,今生只想帮着大堂兄振兴家业。 裴宴(冷眼睨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姑娘的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难道是觊觎裴家宗妇的位置? 郁棠(默默流泪):不,这完全是误会!我只是想在您家的船队出海的时候让我参那么一小股,赚点小钱钱……

吱吱·完结·128万字

逢春

陆玄难得发善心,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0.4万字

似锦

(已出版简体、繁体)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然而姜似出嫁前夕,未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殉情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171万字

金粉

好不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到这一生会突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来后她准备了长达四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要为己除害……

青铜穗·完结·12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