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暖风来

他从暖风来

舞清影

现实生活/已完结

68.5万字

完结于2019-06-13 14:32:00
气场两米八的职场女魔头VS铁骨铮铮,看他们在广袤迷人的非洲大陆上如何演绎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神话。 世人谓我恋长安,惟愿盛世长安。 破镜重圆 现实向

第一章 索洛托

“嗒……嗒……”

宽查市公路局,一阵规律而又凝重的脚步声在半掩的玻璃门前,戛然而止。

不甚明亮的镜面映出一道模糊的人影。

五吋高的白色皮鞋向前滑了一小步,凝白纤细的腕子轻轻一抬,玻璃上的灰尘便如冬日枝头的浮雪似的,扑簌簌地落将下来。

长安静静地端详着自己。

设计感十足的白色衬衫束在质料挺括的黑色裙裤里,一丝不苟的中性背头,浓黑的眉毛以及精致而有变化的眼妆,使她看起来时尚干练而又英气卓然。

只是,涂着丝绒亚光唇彩的嘴唇却轻抿着,如同她紧锁不开的眉头一样,显得心事重重。

“安!”

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黑人小伙儿追了上来。

“安,林贝镇附近很不安全,我联系警察,让他们送……”

长安轻轻摇头,“不用了,桑切斯,你应该清楚,我现在迫切需要的,可不是什么警察!”

比起人身安全,她更需要当地劳工能够尽快回来工作。这也是她冒着生命危险从林贝赶到宽查市的理由。可最近爆发的反政府武装骚乱致使市府各部门的工作陷入瘫痪,公路局也未能幸免,这幢老旧的办公楼里只剩下局长尤马利和他的秘书桑切斯。

桑切斯尴尬地挠了挠头皮,“很抱歉,安,我的国家……它的确不够安定……可你知道……它才独立了五年。”

长安沉默。

是啊,这里不是盛夏葱茏,歌舞升平的沪上江南,而是距离中国一万多公里的非洲索洛托共和国。

三年前,同样流火的六月,她带着七十名龙建集团的员工踏上了这片贫瘠战乱的土地。

AS63公路。

不仅是索洛托共和国连通南北的交通要道,更是中索友谊的里程碑。

而她,就是AS63项目的乙方代表。

精通中文的桑切斯是业主方代表,作为公路项目的协调和管理者,他要主动解决乙方在施工中遇到的难题。

可这次“停工事件”有着特殊的背景,就连无所不能的桑切斯也束手无策。

“sorry。”长安伸手按住额头,慢慢阖上双眼。

是她太强人所难,如今索洛托安全局势恶化,别说是当地劳工,就连市政部门,也见不到几个人。

桑切斯观察着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好吗,安?”

长安睁开眼,勉强笑了笑。

桑切斯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不忍,他低声安慰说,“会过去的,安,你不是常说,任何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无法可想的事是没有的,要是……”

“要是果真弄到了无法可想的地步,那也只能怨自己是笨蛋……是……”长安扬起浓黑的眉毛。

桑切斯咧开厚厚的嘴唇,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朗声接道:“是懒汉!”

说完,觉得不对,他指着自己的鼻尖,大声抗议说:“我不是懒汉!”

“你不是懒汉,可我却是笨蛋。”想到目前遇到的困难局面,长安不禁隐去嘴角的微笑。

“你怎么会是笨蛋呢?安,你不知道你有多优秀!作为土建行业的女性项目经理,你能把海外工程完成得这么好,能把员工管理得这么好,你做了男人们不敢做的事,是个了不起的人!安,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中国的,中国的,女汉子!”桑切斯竖起大拇指,由衷夸赞道。

长安被他的比喻逗笑,“女汉子?你跟谁学来的这个词!你懂什么是女汉子吗?”

桑切斯振振有词,“我当然知道了,女汉子就是中国的花木兰,花木兰,很厉害!”

说完,他左腿前伸,双手一摊,竟摆出一个黄飞鸿的经典动作,虚步亮掌。

长安忍不住笑起来,她拱手作了个揖:“你赢了。”

桑切斯得意大笑。

两人走出玻璃门,热浪席卷而来。

长安指着城市的南方,“我得回去了。”

AS63项目营地在林贝镇,除了工程履约,她的肩上还担负着七十名中国员工的安全。

“安,我看还是让警察送……”桑切斯的建议被长安摆手打断,“别,我怕麻烦。”

的确是很麻烦。

上次她来市里办事,回程时桑切斯找到他的警察朋友送她。原以为友人介绍,不说相见两欢,也该是相安无事。可不曾想一小时的车程却足足拖延了四个小时,好不容易回到林贝,长安竟还被这个所谓的“朋友”以车辆轮胎磨损严重的奇葩理由罚了五千索纳。

如果不是碍于桑切斯的面子,她当时就向警察局投诉这个警察了。

桑切斯尴尬地笑,“我保证这次不会像上次一样……”

“真的不需要。”长安伸手想去推门,却被桑切斯抢先一步。

桑切斯陪着长安走向路边一辆半旧的银灰色越野车,看着她上车,并为她关上车门。

“安,劳工的事交给我,等局势稳定后,我立刻找他们回来。还有,你也要注意安全,切记,切记不要中途下车!”桑切斯弯下腰,切切叮嘱正在低头系安全带的长安。

桑切斯关心她的安危,不仅仅因为他们是工作合作关系,而是因为三年多来,他们在这片饱受战乱袭扰的土地上共同经历过的磨难和艰辛,早就使他们成为真挚可靠的朋友。

长安拍拍他的胳膊,“我记住了。”

她的脚尖轻踩离合,右手拧着钥匙一转,顿时,车子像只发怒的雄狮一样震颤着滑了出去。

“安!千万不要中途下车!”

“到了林贝给我打电话!”桑切斯追着车跑。

长安摆摆手,一踩油门,驶离公路局。

桑切斯担忧地望着远去的汽车,双手交握祈祷,“愿主与你同在!”

银色越野车穿过狭窄肮脏的街区,长安降下车窗,打量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

宽查虽然是索洛托共和国的第三大城市,可由于连年战乱,市区的规模仅有国内县城大小,市内建筑老旧,街道狭窄,交通混乱,时不时的还能看到战争留下的断壁残垣。

武装骚乱的恐怖气氛已经蔓延到市区,街上行人稀少,店铺歇业,在各个主路口,甚至能见到政府军警的身影。

长安开车转了几圈,才找到一家营业中的餐厅。

一个很普通的汉堡,一瓶可乐,一千五百四十索纳,折合人民币三十几块。

面包很硬,内容物也不新鲜,可急需补充能量的长安却就着可乐吃了个精光。

发动汽车时脊背上有层层叠叠的汗冒出来,衬衫黏在上面,犹如浸了油的破布,怎么拽也拽不下来。

她隐忍地吸了口气,将车快速驶离。

出了市区,倒是另一番景象。

宽阔平缓的沥青公路像一条美丽的黑丝带,从市区一直延伸到贫瘠的南方。

索洛托刚刚走过炎热的雨季,进入干燥的旱季。远处蓝天白云辉映,路两边是疯狂生长的灌木丛林,偶尔在草木葱茏之间,会看到一两个或是成片的尖顶茅屋,只是沿途的市集如今却空无一人,再也看不到那些头顶水果杂物的非洲妇女,就连赤脚奔跑的黑人儿童,也在一夕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心情不禁变得沉重,长安探身,打开车载音响。

“烽烟掩盖天空与未来,无助与冰冻的眼睛;

流泪看天际带悲愤,是控诉战争到最后;

伤痛是儿童,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tuna tak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长安愣了愣,音响里流淌的竟是Beyond乐队激昂无比的反战歌曲《Amani》。

她把胳膊撑在车窗边缘,纤细的指尖陷进一丝不苟的发丝,望着前方,轻声重复着歌曲中的斯瓦希里语。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tuna taka wewe。”

和平,我们爱你,我们需要你。

曾经有一个人,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教会她,这句话的含义……

心口处传来一阵钝钝的疼痛。

这种痛,不是那么尖锐,但却像针尖儿戳着心脏,一下一下的,细微却又持久地折磨着她。

长安深邃的眼睛渐渐变得空茫。

“吱——”

刺耳的刹车声惊起道路两旁的飞鸟。

长安面朝下,发颤的身体紧紧贴在方向盘上。她的双手也在发抖,腰眼儿处升起一股凉意,迅速弥漫至后脑。

过了几秒,她才缓缓抬起头来。

入目却又惊呆。

挡风玻璃上,贴着一个尖尖的脑袋,看到她的动作,竟鄙夷地喷了个响鼻,趾高气昂地走了。

长颈鹿!

而且不止一头。

待那些大家伙们旁若无人地穿过公路,长安才苦笑着跌向座位。

差点。

差点就要车毁鹿亡。

“铃铃——”

车载手机架上的手机嗡嗡叫了起来。

长安扫了一眼屏幕,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抓起仪表盘上的蓝牙耳机挂在耳朵上。

刚接通,耳膜就快要被震裂。

“长安!你混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墨尔本,算到爱

厦门-墨尔本,纽约-佛罗伦萨。 爱情里的时尚,数学里的浪漫。 一个品牌的世界梦想。

飘荡墨尔本·完结·81.3万字

夜落闻声来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佳短篇奖】 【实体书已出版,7.28晚19:00预售!】 温时卿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一段歌声。 在他读研的瓶颈期间,这段歌声治愈了他的失眠和烦郁。 当他下定决心要寻出这支声音的主人时,它却忽然随着他的那些不快一起销声匿迹了。 从那以后,他每夜都会打开那名叫“闻声来”网络主播的电台,盼望着那段歌声的复出。 …… 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姜芥无意间打开了他当时录下的那段歌声,诧异:“咦?你什么时候偷偷录得我的声音?” …… 高冷古板外科医生VS活力四射天籁小仙女 ……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歌声撩人。

半颗青橙·完结·28.2万字

兰言之约

身为金融分析师的兰亭暄一直是同事眼中的模范社畜、加班狂人,直到有一天,卫东言亲眼看见,她单手就把对她动粗的初恋男友反掼倒地。 卫东言在兰亭暄眼里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金融新贵、投资大佬,直到有一天,兰亭暄亲眼看见他扒在一辆半旧的皮卡车底,在泥泞中拖了半条街。 这是逆向掉马了嘛? 两人各自转头,当无事发生。 谁都没想到,有一天,命运会让两人并肩行走在黑暗与白昼,成为能够彼此托付的同伴。 浮华岁月,唯有祖国和你不可辜负。

寒武记·完结·83.8万字

明月度关山

【已出版】他是军区赫赫有名的‘兵王’,低调,沉稳,行动力、战斗力双爆。 她是进山支教的女教师,美丽,倔强,敢想敢做,有担当。 人生如戏,她接连遭遇男友背叛、身世秘密的沉重打击,崩溃绝望之下坠入深渊,他默默守护,一路相随,终获美人心。 “老师老师,你别走——” “明月,你愿意为了我留在高岗吗?” 秦巴深山,一群失却家庭温暖渴望爱的留守儿童,一座只有他一人看守的军用转信台。刚刚享受到爱情甜蜜的她又该何去何从? 明月度关山,清风上高岗。美丽倔强的支教老师VS低调沉稳的通信士官,岁月流年里,谁是谁的明月光,谁又是谁的关山月…… 阅读提醒:现实向,支教,留守儿童,军旅。

舞清影·完结·59.3万字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简介: 这段婚姻,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 好处一:老公是个医生,平时没事包治百病,医药费也省了。 好处二:医生爱干净,家里老公随时整理的干干净净。 好处三:每到月底钱包扁扁的她老公总是会偷偷塞厚厚的一叠人民币进去。 好处四:再也不用担心微信红包里没钱了。 太多太多的好处长晴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 婚后,某天晚上,长晴宝宝郁闷的看着宋医生:“老公,你干嘛对我那么好,你又不爱我”。 宋医生自顾自的看医书,懒得搭理她,老婆太蠢萌太二有时也很头疼。

葉雪·完结·177万字

我的消防员先生

在认识江聿之前,傅世槿以为这辈子恐怕是要孤独终老的。31年的人生告诉她,她是一个不会爱的人。 可是,在认识江聿后,她那颗要跳出红尘的心,被他狠狠的给拽了回来! 在认识傅世槿之前,江聿觉得他所有的热情,都应该是放在消防事业上的。 但是,在认识傅世槿后,他才知道,原来在他疲惫和痛苦的时候,有一个肩膀可靠,是那么幸福的事。 “我爱你!但是,我还有我的使命。”火光中,他回眸对她微笑。

荨秣泱泱·完结·26万字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温一诺对美男奉行三不原则:不主动不妥协不惯着。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渣……

寒武记·完结·246万字

医婚

【全文已完结,番外都是独立故事篇章,可放心入坑!】 正文简介: 传闻医学界翘楚,世家出身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 你想离婚?” “恩。” “理由。” 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

槿郗·完结·183万字

暗糖难防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具人气作品奖】 听说在建筑界极负盛名的建筑设计师傅时御,最近竟沦落到给小民宿画设计图? 同行很吃惊,认为傅大设计师逼格尽失,人设崩塌。 直到他们见了那位美得令人窒息的民宿合伙人——律政界人称“温柔一刀”的大律师唐希恩。 吃瓜群众表示:清冷禁欲的傅大设计师,这是死于温柔刀下啊! —— 民宿开张日,唐希恩携创意设计师傅时御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听说傅先生此次是免费设计,请问传言属实吗?” 傅时御(面无表情):“不属实,无可奉告!” 记者:“对于说动傅先生亲自设计,请问唐律师有什么秘诀吗?” 唐希恩(一脸淡定):“秘诀?也就谈了个情吧。” 【成精的女律师 VS 口嫌体正直的男建筑设计师】

霏倾·完结·1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