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凤华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7万字

完结于2019-06-1920:03:06
新书《衣手遮天》已发布…… 重生一世,她只想一斤牛肉三碗酒,老娘瞪狗狗都抖。 【已经有三本完结古言,请放心入坑。

第一章开封美人有细腰

“张郎中,您且快些走,我家小娘晕过去了。”

晨色初开,石板小路两旁,白霜未化,一个圆脸的女婢步履匆匆的催促着,看着颇有些心急如焚。

在她的身后,一个白胡子的老者一手拿着一个炊饼,乐呵呵的咬着。

背着药箱的小童瞧得直心焦,都什么时候了,要出人命了,您老还吃什么炊饼啊!没看到主家的人,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么?

他想着,低声说道:“师父,要不把炊饼先搁着,瞧完病了咱再吃?”

张郎中小眼睛一瞪,“不急不急,这开封城里的小娘子若是晕过去了,不用想,一准是饿的!”

话说物极必反。

自打大庆天宝女帝那会儿起,贵女们都以圆润为美;但是到了陈朝,这风向一会儿就变了。

官家独宠林娘子,夸她芊芊细腰,盈盈而握,犹如月中仙子,乘风而起。

这一下子便炸了锅,开封城中的小娘子们,纷纷以瘦为美。

张郎中狠狠的咬了一口炊饼,可怜呐,明明生在富豪家,却犹如饿殍。

这武国公府的闵五娘子,更是个中翘楚,人称开封第一腰,走一步得娇喘三声,对着她打个喷嚏,她就能变成风筝,真真的要上天啊!

行不多时,小楼已在眼前。

张郎中拍了拍手,驻足门前,前头的婢女已经焦急的唤道:“长公主,张郎中来了。”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安喜,且领张郎中耳房饮茶,稍候片刻。”

那名叫安喜的婢女心中一喜,“五娘子醒了。”

说话间也不多问,自领着张郎中去饮茶不提。

而在那小楼之上,一个穿着白色中衣的小娘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阿娘,快些拿剪子来,将我这身上的劳什子布巾儿剪了去。”

……

闵惟秀是憋气憋醒的。

她只记得辽军来攻雁门关,漫天都是血,柴家姐姐已经不知所踪,她带着残兵血守,腹部被长枪刺穿,真他娘的疼!

闵惟秀大吼一声,“兀那狗贼,只要我闵惟秀在此,你们这辈子都别想过雁门关。阿福,你将本将军的血窟窿束紧了,待我再杀上八百回合。”

阿福手一抖,使劲儿一勒,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憋闷得喘不过起来。

闵惟秀恼羞成怒,恨不得爆粗,“阿福,我他娘的没有被辽狗杀死,反倒被你勒死了啊!”

作为一个英雄,她觉得自己不能死得这么滑稽,简直是贻笑大方,愧对列祖列宗啊!

闵惟秀一声暴喝,眼前一亮,顿时傻眼了,哪里还有金戈铁马,哪里还有残肢断垣,只见她左右两边一边站着一个婢女,使了吃奶的劲拉扯着裹在她腰间的布,像是在拔河一般。

看到闵惟秀看过来,安喜笑呵呵的说道:“五娘,您再忍着些,待奴打个结就好了。保证这腰细细的。”

闵惟秀恨不得自戳双目,都说人要死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最遗憾的一幕,最爱的人。

她想的这是什么鬼?

闵惟秀怒火攻心,顿时撅了过去,临晕过去之前,还听到安喜在大喊道:“不好了,五娘晕过去了。”

等再度醒来,闵惟秀发现自己坐在绣着金菊的纱帐里,微风吹得床边的银铃,叮叮作响。

这银铃乃是她十岁生辰的时候,官家亲手画了图样,遣人制了送来的,当时羡煞了多少开封府的小娘子。这串银铃铛,自打那日起,就挂在她的床帐上,一直没有取下来过。

“我的儿,你可算是醒了。”

闵惟秀听这声儿,脑袋嗡嗡作响,她挑了挑眉,紧了紧被子,微微的抬起了头,只一眼便泪如雨下,眼前坐着一个美妇人,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她。

正是她的阿娘,临安长公主。

可是她的阿娘,早在五年前,已经死了。

闵惟秀有些发愣,早前在开封城的时候,若论出身,她便是圣人也做得的。

大庆天宝女帝之后,又延绵了数百年。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庆末年分崩离析,群雄割据,今上威武雄壮,一统中原,建立了大陈朝。

闵惟秀的父亲,乃是官家的潜邸旧臣,第一猛将,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加太子太傅,武国公,位极人臣。

而她的母亲,乃是官家唯一的亲妹妹,临安长公主。

什么是开封城第一女衙内?说的就是她了。

可是后来……

“秀儿,阿娘知晓你不愿让太医来瞧,怕传到宫里去了,便让安喜去寻张郎中了,他若是敢乱说,我叫人封了他的安之堂。”

闵惟秀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临安长公主,迟疑着,轻唤了一声,“阿娘。”

是用小拳拳捶塌她的胸口,还是双手一扭拧爆她的脑袋呢?

闵惟秀想着,辽狗好生厉害,竟然俘虏了她,还不知道上哪里弄来了一个妇人,冒充她的阿娘,还整出了这么一间屋子,这是作甚?妄图劝降她么?

她阿娘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

闵惟秀虽然是女子,但是也只愿意站着死,绝对不会跪着生。

她正想着,又觉得自己个喘不上气来了,低头一看,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

她的腰间缠着的是什么?之前瞧见的那一幕竟然是真的,闵惟秀捂住了自己的脸,痛不欲生。

谁还没有个荒唐岁月不是?

闵惟秀彻底想起来了,十四岁那年,她为了保住开封第一细腰的称号,只要在家中,便让安喜用布条束紧了自己的腰部,每日用食跟雀儿似的,终于把自己给整晕了过去。

这是她被饿晕的第一次,再往后,年节的时候,她大病了一场,险些丢了小命。

往事不堪回首。

她的腰间束着布条儿,她的阿娘还在,那么她应该是回到了六年前。

“惟秀,惟秀。”

闵惟秀回过神来,小脸一红,刚才她在想什么,她在想怎样杀了自己的阿娘……简直是大逆不道。

“阿娘,你快拿了剪子来,将我身上裹着的这劳什子布条剪了去。”

临安长公主一挥手,身边的王嬷嬷立马拿了剪子过来,闵惟秀下了床,张开双臂,王嬷嬷咔嚓咔嚓的几剪刀,剪掉了那个死结,然后轻轻的将那布条拆了去。

随着那布条落地,闵惟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一截,立马中气都上来了,“一斤牛肉三碗酒!”

她混行伍多年,人在刀口滚,可不就想喝点小酒壮壮胆,吃点大肉赛神仙。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惟秀。”

闵惟秀咳了咳,“来点清粥小菜吧。最近正在看七侠五义传呢,有些入迷。”

临安长公主回过神来,“给惟秀拿肉,再拿些梅子酒来,我的儿,你便是要吃那天上的星,阿娘也让人给你摘了来。”

闵惟秀咧嘴一笑,是了,这时候,她还是开封第一女衙内,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不能做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乘鸾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究没能改变命运,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十年前。

云芨·完结·171万字

第一娇

新书《爹你今天读书了吗》上线,求小可爱们宠爱! 一纸赐婚,朝野震惊。 平阳侯府武功高强祸害一方的大小姐出阁啦! 可怜新郎温润如玉俊美无疆,好好一朵鲜花被牛粪糊住。 男主:喂,你有点狂啊! 女主:什么是狂,这叫王!

苹果小姐·完结·221万字

齐欢

重生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发生。 正当她将案子查出些眉目时,前世夫君的对头找上了门。 徐清欢:奸臣 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 ……一年后 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 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 徐清欢:等等……我查查再说。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即可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

云霓·完结·179万字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 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 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 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 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 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 “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 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 儿子小剧场: “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 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 “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 小剧场: “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 “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 被告严智气绝而亡。 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完结·273万字

盛华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 一路拼搏通关而过,代子监国十余年的李太后,一头跌回了五岁那年; 好吧,只好重来一遍喽。 新书《暖君》连载中。

闲听落花·完结·202万字

衣手遮天

新书《反派天天想和离》已发布…… 谢景衣重生了,她不想给仇人们一个眼神,只想说:圆润的滚开!不要妨碍我成为一手遮天的大人物! 可是事与愿违,她的成功路上出现了一个……开口就诛心的绊脚巨石。 谢景衣:公子为何求娶我? 柴祐琛:东京临安三千女,无人脸皮厚过你。我甚悦之!

饭团桃子控·完结·120万字

威武不能娶

新书《踏枝》已开。 ------------ 前世,将门出身的顾云锦一心慕书香,哪怕把自己拧成了蕙质兰心、温柔贤淑的款儿,还是别庄病故的命。 再睁眼,一切从头来!

玖拾陆·完结·230万字

喜上眉头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大靖朝一夫一妻典范,被誉为佳话的帝后,死后齐齐重生了。 这是一个重生的皇帝陛下想替小皇后择良配、拉红线,可拉着拉着却又拉回到了自己身上的故事……

非10·完结·197万字

名门春事

重生后,她端起陶罐狠狠砸破丫的头,从此崔郎是路人。 这是一个吃货女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饭团桃子控·完结·13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