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婚

医婚

槿郗

现代言情/已完结

183万字

完结于2019-08-02 00:05:00
【全文已完结,番外都是独立故事篇章,可放心入坑!】 正文简介: 传闻医学界翘楚,世家出身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 你想离婚?” “恩。” “理由。” 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

001:婚姻是什么

四月中旬的天气即使有温暖的太阳照耀着,但吹拂过来的风还是带着几分微凉,刚走出法院大门的苏砚郗被自己的委托人叫住,拉着她的手连声感谢着。

“张姐,你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面对委托人赢了官司的激动心情,苏砚郗面色波澜不惊,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客套回话。

“还好有你啊!苏律师,不然啊!我这么多年算是白嫁给那挨千刀的了,一分钱没捞到,还白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委托人张姐叹声叹气的感慨着,越说到后面就越起劲。

苏砚郗微微觑起了眉尖,垂眸睨着被委托人死死抓住的手,对于她的那些‘感慨’和‘感谢’,苏砚郗可以说是完全免疫了,虽然离婚官司她打得少,但每次打赢后,委托人都会想现在这个张姐一样拉着她的手万分感谢,千分感慨,无非是她帮他们赢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罢了。

“苏律师,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用餐吧!就当是庆祝我们这场官司打赢了。”张姐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得差不多后,才笑着松开了苏砚郗的手,又顺口邀请道。

苏砚郗收回手,余光扫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律师助理,律师助理领会后,立马机灵的上前笑道:“实在抱歉,张女士,我们苏律师今天晚上有约。”

“这样啊!那好吧!苏律师是大忙人,我也就不打扰苏律师了,那下次有空在一起吃饭吧!我就先走了。”张姐惋惜的点了点头,说完便挥手离开了。

“哎!苏律师,我突然觉得婚姻好可怕啊!只要一想到刚刚在法庭上,这俩口子为了财产吵得面部狰狞的样子,咦!我以后绝对不要这样。”望着张姐离去的背影,律师助理伊遥就深深的叹了口气开始吐槽。

闻言,苏砚郗的琉璃眸光微微收敛,缓缓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陷入一番思沉。

婚姻吗?

这俩个字对于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时候总能想起自己已婚了,陌生时,总是忘记婚姻到底是什么?

“苏律师,你在想什么?”在她思绪慢慢飘远时,伊遥的疑惑之声打断了她。

苏砚郗回过神来,淡淡的睨了眼她,摇头回:“没什么。”说完便迈开轻盈的步子走向停车场。

伊遥见她没有要接自己话的意思,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心里倒也不介意,毕竟她跟着苏砚郗也有一年多了,对于她的性格还是有所了解的,见她走了,也连忙跟了上去。

上了车后,苏砚郗手握方向盘,语气不缓不慢的问:“今天晚上律师所有聚会?”

伊遥一听,立马点头附和:“恩恩,今天莫律师不是回国吗?他发起的聚会,还特意嘱咐我,不管发生什么事,即使是火星撞地球也要把你带过去。”

苏砚郗闻言,轻声笑了:“几点?”

“六点半。”

漂亮的眸子瞥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启动车子:“时间还早,先回律师所,你把张秋萍的案子写个总结报告,然后存档。”

“好的,我知道了。”

***

一回到律师所,苏砚郗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前台处和其他人聊得热火朝天,在她进入屋子的那一刻,世界突然安静了,只剩下连箐妍一个人在捧腹大笑,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

“苏……苏律师,你回来了。”其中一个女孩子努力挤出抹自然的笑和她打着招呼,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毕竟苏砚郗是出了名的严苛,只要是在上班时间内,所有人都不能聊工作以外的话题,再加上苏砚郗的性格有些冷淡,看上去不太好相处,所以律师所里的人除了伊遥都有点怕她。

“恩。”苏砚郗淡淡的应了声,走到正在笑得前胸贴后背的连箐妍面前,觑眉问:“抽什么疯?”

“不……不是,是……是她们说……说的事情实在太搞笑了,我……我笑得肚子疼,你看,眼泪都掉下来了。”连箐妍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笑,摆了摆手,扶住了苏砚郗的肩膀。

“你怎么来了?”苏砚郗睇了她一眼,躲开她搭在肩上的手,边问边往里走。

“小白今天晚上请客,我怎么能错过呢!”连箐妍挑了挑眉,和身后的那些人挥了挥手便追了上去。

“莫白呢?”

“我也想知道,他只和我说六点半在D leah餐厅吃饭,不知道他人去哪了。”连箐妍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

苏砚郗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打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漫不经心的问:“那你来那么早做什么?”

“找你啊!”

“找我干嘛?”

“有事啊!”

“说。”

“我昨天看见你老公了。”

苏砚郗一愣,在笔记本电脑触摸区的手也停了下来,有些回不过神来,连箐妍见她傻眼了,还特意用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发什么愣啊!”

“没什么。”苏砚郗回过神来,继续看电脑荧幕。

“你就不好奇?”

“好奇什么?”

“我在哪看见你老公的啊!”

“恩,哪里。”

“医院。”

……

苏砚郗闻言,抬眸丢了个白眼给她:“然后呢?”

“我还和他打招呼了。”

“他认识你?”

“不认识。”连箐妍撇撇嘴,满满的不甘心:“我昨天热情满满的和他打招呼,结果他就是块冰山脸,还问我是谁,我和他好歹也见过,1、2、3,对,3次了吧!他居然说不认识,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苏砚郗看了眼她,笑问:“你去医院干嘛?”

“有点小感冒和咳嗽,不过不要紧,吃了药就好多了。”

“这天气忽冷忽热,非常容易感冒的,你自己不多注意保暖,到时候有你受的。”

“哎呀!放心啦!就一个小小的感冒而已,不用那么大呼小叫啦!再说,你认识我那么久,我感冒过五个手指头数的过来吧!不打紧的。”连箐妍不在意的耸耸肩。

苏砚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收回视线,继续手里的工作,没有在多说什么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不言新文开坑《顾先生的金丝雀》 【我徐绍寒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离婚?你做梦】 【即便是死,你也只能入我徐家祖坟】 他是首都商贾权贵长子嫡孙,神秘帝国企业接班人,摧枯拉朽横扫千军的商界大亨。 某日,当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以迅雷之势拿下国际大案时,被记者围堵:“徐先生,您在商场上功成名就,大刀阔斧横扫千军可谓是商界霸主,请问此生,您有没有失败过?” 男人前行前行步伐一顿,猛然停住脚步,:“有、婚姻。” 推荐不言完结系列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李不言·完结·198万字

柏舟不思今

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 江医生一本正经:“瞎说,这明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 他是年轻有为的心理学医生江柏舟,擅长洞察人心,冷傲矜贵,在娶了青梅竹马的聂岑今后,却只热衷于怎么秀恩爱。 接连好几天,岑今收到亲朋好友对他这‘可耻‘行为的强烈控诉,终是忍无可忍:“话说……我们就不能低调点吗?” 江医生轻抬眼皮,语气懒散:“不能,不服,就让他们憋着。” * 后来,一向温婉可人的岑今扬言要离婚,江医生敛了敛眸光:“离婚?” 聂岑今拉着小脸,非常严肃且认真:“嗯,离婚。” 坐在沙发上的江医生稍稍迟疑了一下,深邃的眸底泛着丝丝笑意,缓缓起身走过去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越渐圆润的肚子:“乖,我们大白天不做梦。” 【双向暗恋的甜宠文,1V1,今天你缺糖吗?】

槿郗·完结·104万字

婚途不知返

叶成蹊:29岁,建筑设计师,闷骚傲娇、刻板面瘫,集万千臭毛病于一身的鬼才大少爷。 秋书语:25岁,民乐团琴师,心素如简、人淡如菊,集万千闪光点于一身的温柔小仙女。 然后有一天,他们结婚了…… 【调查问卷】 1、婚姻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叶成蹊:空气。(潜台词:有了就活,没有就死) 秋书语:空气。(潜台词:缓慢渗透,无形包围) 2、婚后最常做的事情是什么? 叶成蹊:沉默。(若是爱她爱得少些,也许话就会多些) 秋书语:沉默。(天上有半轮下弦月,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携着他的手,往明月多处走) 【心得总结】 他喜欢吃石榴,不像柠檬那样酸,不似甘蔗那样甜。 像他对她的爱…… 一句“我爱你”太重,一句“喜欢你”又太轻; “我想娶你”,这句刚刚好。 …… 推荐大奇自己的完结文: 现言姊妹篇《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古言权谋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妃上枝头之殿下嫁到》、《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公子无奇·完结·105万字

她甜不可攀

【已签简体出版,出版名《炽烈》】 【2020年华语言情大赛优秀奖】 【天才AI设计师(乐队鼓手)职场巧遇实业大鳄,一场鬼灵精怪与权威力量的battle。】 蒋凡晞15岁载入史册,26岁成为业内最具影响力的AI设计师之一。 一众同行对她的评价:蒋工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专业负责! 直到有一天…… 她翘班去酒吧演出,被自家CEO逮个正着。 舞台上的她,上着冷酷个性的烟熏妆,帅气挥舞着鼓棒,敲下的每一个鼓点都令歌迷为之疯狂。 ... 演出尾声,歌迷手写歌单点歌环节 蒋凡晞放下鼓棒,拿起冰雪碧一饮而下。 这时,台下递来一张纸条,字体遒劲有力—— 【姨妈痛还喝冰雪碧?演出结束后,我们谈一谈! 落款:你老板。】

霏倾·完结·103万字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已出版预售,天猫、当当特签预售中,出版名《傅律师有点甜》,欢迎宝宝们预订!】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 订婚前…… 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找我?!” 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 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千桦尽落·完结·263万字

他从暖风来

气场两米八的职场女魔头VS铁骨铮铮,看他们在广袤迷人的非洲大陆上如何演绎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神话。 世人谓我恋长安,惟愿盛世长安。 破镜重圆 现实向

舞清影·完结·68.5万字

傅医生是醋缸

【新文推荐:《诱他上瘾》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与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的故事~求收藏!】 第一次见面相亲,季桑答应了傅以斯结婚的提议 第二次见面两人便在民政局扯了证。 第三次见面,刚回国的季桑看着来接自己的男人起了让他当自己的模特的心思 季桑以为自己这位联姻结婚的老公,是披着绅士外套内里却极尽凉薄的人。 可没有想到,男人竟然如此闷骚如此腹黑! 傅以斯:“喜欢下颌线,嗯? 傅以斯:“想摸?” 傅以斯:“我行不行,你自己检查一下?” 季桑是一个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小矮子,被撩得毫无缚鸡之力。她幻想了无数次,终于在两人吵架后的某日,傅医生慢条斯理的脱掉自己的衬衫 “不是想拍我么?让你拍个够” 惧怕社交的高冷摄影师x冷面话少嘴毒心善傅医生

肆媚·完结·77.4万字

惟有余笙不负卿

余笙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情 传说中面冷心更冷的渝城楚少,俊美如神邸的脸上带着哀怨和无辜:“是你强迫的。” 余笙:“……” 他说:“我反抗过的。” 余笙咬着红唇最后挣扎着:“我们会天打雷劈的。” 此后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余小姐又挂科了。” “嗯,明天让她来我这补课。” “总裁,余小姐又旷课了。” “接她到办公室休息。” “总裁,余小姐又打架了,说让您去警察局接她。”助理一脸紧张,还来不及反应,那道卓越的身姿已消失在眼前。 一日某女作妖,小脸上带着懊恼:“楚叔,等我到法定年龄,你都三十一了。” 某人俊脸瞬间黑成一片,怒极反笑:“你还敢嫌我老?”

玉星雪·完结·173万字

暗糖难防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具人气作品奖】 听说在建筑界极负盛名的建筑设计师傅时御,最近竟沦落到给小民宿画设计图? 同行很吃惊,认为傅大设计师逼格尽失,人设崩塌。 直到他们见了那位美得令人窒息的民宿合伙人——律政界人称“温柔一刀”的大律师唐希恩。 吃瓜群众表示:清冷禁欲的傅大设计师,这是死于温柔刀下啊! —— 民宿开张日,唐希恩携创意设计师傅时御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听说傅先生此次是免费设计,请问传言属实吗?” 傅时御(面无表情):“不属实,无可奉告!” 记者:“对于说动傅先生亲自设计,请问唐律师有什么秘诀吗?” 唐希恩(一脸淡定):“秘诀?也就谈了个情吧。” 【成精的女律师 VS 口嫌体正直的男建筑设计师】

霏倾·完结·1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