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木青青相予欢

园木青青相予欢

代代代代王

古代言情/已完结

62.4万字

完结于2019-04-3023:02:07
意外重生成了农家小女娃,亲人太极品,摆脱了过自己的小日子。 亲爹亲后母、爱姐爱弟。看她如何带领一家子打怪升级,发家致富,过上悠闲的田园生活。 本文温馨清水,没有太多极品,描述一家人简单、平淡的农家生活。

第一章米粥

这是一个暖冬,连月来,只下了两场不大不小的雪。没两日又晴暖,积不起往年的皑皑白雪。

少了积雪的遮掩,这片大地的疮痍,赤裸裸的暴露于世人眼中,那般灰暗,凄苦。

郡南县,福保村,靠山而落,平地居少,多水田。山不高,却也连绵起伏,多是长着竹子,十分苍翠。

山脚修着屋舍,一家连一家,一户挨一户。

日头到顶,家家户户屋顶飘起白烟,袅袅上升。

村头苏大爷院子却传来哭骂声。

“手脚不干净的东西,有娘生没娘养,家里少了这样那样的,就是你个烂货子偷的!”

青色衣衫、身量矮胖的妇人,手里拿着粗响棍儿撵着一个女娃打,女娃约莫十二三岁,偏瘦,显得身量细长。她哭着躲闪,“没有,不...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逮正着,还扯谎!你娘短命,我替她教!手脚不干净的烂货子!”

响棍儿是细竹子做的,半人高,三分之一处花成条。家家户户都备了一两根,秋收晒粮时,放养的鸡鸭跑来偷吃,响棍儿地上敲打,即使撵不上,响声也能吓跑牲畜。

响棍儿声,哭喊声,咒骂声,引来了隔壁的几户人家。

七七八八的妇人站在苏家院坝,有的围着裙,有的拿着勺,“二嫂子,这咋?大叶儿犯啥事儿了?”

打人的便是苏大爷的二媳妇儿张氏,她停下手,想是打得累了,喘着粗气儿道:“这烂货子偷家里的粮食熬米粥,稠稠的米粥啊!多会享受,当自个儿千金小姐!”

众人惊讶看向缩在角落低声啜泣的女娃子,内心有些复杂。她爹是苏家老大,半年前媳妇儿难产死了,是个男娃,多好的事儿。他屋里头还有个二女儿,可不就盼着,哪成想...

苏大爷家境还算过得去,却没好到顿顿白米饭。一大锅的红薯,掺零星几个米粒儿,熬成一锅红薯粥,就着玉米饼子、腌咸菜,庄户人家都这般吃法。

大叶儿的娘是个知礼的,两个女儿随她,就是胆子小。

众人不大相信。

“大叶儿,你二婶说的可是真的?”

“咋,俺还能诓你们?”不等那女娃回话,张氏冷声呛道。

说罢,眉头一扬,扔了响棍儿,钻进炤屋,端出一个褐色瓷碗,里头却是浓稠的白粥,“瞧瞧,瞧瞧,偷奸耍懒的跑回来打牙祭!穷窝子出偷儿,今儿她敢偷米,明儿就是偷钱,往后长大了怕是偷...”

话没说完,大家伙儿却都懂了。虽听不惯她的话,看她手里的东西,都不好吭声。

见众人不语,张氏得意的咧咧嘴,方才地里干活,她想先回来做饭,哪想这死妮子先一步跟老爷子开口,说要照看那快要翘辫儿的二丫头,老爷子就放她回来了,本该自个儿落轻松。张氏气不过,捡起响棍儿,又要打人。

也是有人不忍心,忙劝拦。

维护的有,冷嘲热讽的有,看热闹的也有,一时苏大爷这院坝,热闹起来。

“这是干啥!”

一声怒吼,是苏大爷带着儿孙、抗着家伙什,从地里头回来吃饭。

苏大爷中等个头,体格壮实,一脸凶相,少了几分庄稼人的憨厚。

众人噤声。

张氏也有些惴惴,自家公公最好面子,今儿怕是摸着老虎屁股了。

“叶儿!”

一行人中,忙慌窜出个瘦高汉子,与苏大爷长得几分相似,眼睛大些,不似眼角下吊,便显得温和。

“爹...”

女娃捂着胳臂,怯生生抬起头,细声呼喊。

那汉子便是苏大爷的大儿子,苏世泽。见女儿被打成这副模样,苏世泽一脸痛色,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憋得满脸通红,眼中噙泪。

张氏见状顾不得什么,快步上前,将手中的瓷碗递到老爷子面前,“爹,您可瞧瞧大丫头做的好事!”

苏大爷盯着张氏手中浓稠的米粥,嘴角抽抽,抬眼看向角落瘦弱的女娃,眼神有些凶狠。

女娃往苏老大身后缩了缩,身子颤抖起来。

众人唏嘘,大叶儿今儿怕是得再挨一顿打了...

“轰!”

院子本就气氛紧张尤为安静,这一声轰响引得众人齐齐看去,见院子西侧屋门口躺着个女娃。

“木儿!”

...

一条宽敞的石板官路将福保村隔成两面,道路两旁是土地,种着些青白色的大头菜、葱蒜等。往外是水田,稻子早已收割,剩了枯黄的桩子露出水面。时而水波漾起,许是养了不少的鱼儿。再放眼看去,便是一幢幢屋舍坐落在苍翠的山脚下。

苏大爷家离官道最近,是一幢呈凹字型的砖瓦房,堂屋在正中,屋内左右两侧是厢房,苏大爷和苏大娘住右侧。厢房隔成两间,后屋堆放了杂物。往右也是两间一样的屋子,空出来放着杂七杂八的家伙什。左侧住了二儿子苏世福一家,过去便是炤屋。

东西两侧也是住屋,东侧是小女儿苏世慧的闺房,小女儿虽已出嫁,屋子却还备着,可见颇受宠爱。西侧住的是大儿子苏世泽一家,旁建了个猪圈,猪圈一边是柴房,一边是茅房。

村子大都这般建设,苏大爷家比别户多了个宽敞的院坝,是青石板的。

农忙时侯,经常有人来借地方,苏大爷颇长脸面。院坝外围种着一排的果树,柑橘、梨头、枇杷,一年四季硕果累累,很是喜人。

总的来说,苏大爷家在整个福宝村算是有脸面的人户。

汪洋醒来的时候,睁眼就是破旧的木格窗,白亮的光线刺的她睁不开眼。

“木儿你醒了。”

细细柔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见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娃站在身旁,眉眼弯弯,一脸关切。

汪洋知道她便是这具身子的胞姐,叫苏叶,而“自己”叫苏木。

汪洋是个孤儿,父母早逝,是爷爷奶奶带大。好容易学成,找了个还不错的工作。一个人在外打拼,年末回家过春节,探望爷奶。哪想今年春运尤为拥挤,在车站外碰上踩踏事件。她倒在人群中,满眼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来不及看一眼湛蓝的天。

等她醒来,就见到院子发生的一切,竟然狗血的穿越,她便是苏木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农女有田有点闲

和谐全家,发家致富。 十里八乡一朵俏金花! …… -------------------------------- 新文《重生之农门小辣椒》又名《张婆子前传》,新笔名:花生白露: 简介: 穿越成可怜的书中炮灰。 看看这炮灰的命运,被恶婆婆挫磨几十年,跟儿子离心,女儿被人退亲跳河自尽,最后家破人亡。

饭团开花·完结·399万字

锦绣丹华

本是千金小姐,却遭遇“狸猫换太子”,更意想不到的是,做的是那换太子的“狸猫”! 眼看“狸猫”小命不保,还好有神勇的爹爹带着一家四口去种田。 京城繁花烟云似梦,哪比得上小桥流水幸福农家。 来自21世纪的丹年虽无大智,却也能经营好一家的小日子! —————————— 新书《锦医》,请大家多多支持!

天然宅·完结·79.1万字

农家娇女

夏离穿越到了一户古代农家。 养养娃,种种田,捏捏渣,挣挣钱,顺条狗子前世缘。 农家小日子简单又热闹。 直至遇到那个长得像叶风的男人,日子就变得不一样了……

寂寞的清泉·完结·87.2万字

秀起名门

曾念薇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尚未身亡,姐姐并没受辱,年幼的弟弟顽皮又捣蛋。 一幕一幕,珍贵如斯,所有悲剧都尚未发,曾念薇欣喜若狂。 上一世,她活得太糊涂。 这一世,就让她来补救,守护血脉至亲,一生安好!

群魔轮舞·完结·74万字

农家巧手妇

白薇是华夏颇负盛名的玉雕大师,著作的作品被奉为瑰宝,是业内传奇! 一朝穿越,成为被未婚夫抛弃投井自尽的小村姑,是十里八乡的大笑话。 亲爹心善,亲娘软弱,亲哥老实,亲弟糊涂。 家徒四壁,穷得响叮当! 白薇看着跟块榆木疙瘩似的便宜相公,叹息一声,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撸起袖子开干! 就算是在山穷水尽的穷山沟,她一样能财源广进,风生水起! 凭着一双巧手,点石成金,带着全家一起脱贫致富,雕刻下另一幅锦绣华章。 曾经对白家嫉妒羡慕恨的极品渣渣,见他们落魄落井下石,嘲讽讥笑,等着将他们踩进泥里。等着等着,眼见他们扬名声,起高楼,青云直上,走上人生巅峰! 他……他们说好是看笑话的呢?? 【各位仙女们,小绫子简介无能,敬请看正文,么么~】

广绫·完结·45.6万字

农女王妃,不只会种田

穿越到天宇王朝青州富商之女的身上,富贵生活没有,渣爹倒是有一枚。帮着母亲和离单过,摆摊子,做生意,种小田,封乡君,还有个包子弟弟让她欺负,柳叶的小日子越过越滋润。只是,渣爹想来捡便宜,同父异母的弟妹想害她,没门!我可不只会种田。 喂,那位顺王殿下,我柳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貌美如花还会赚钱养家。再不来娶,我可就不等你了。

琉璃紫岚·完结·39万字

锦绣田园之一品女司农

原以为是古代几日游,没想到却步步踏进一个又一个迷局中, 虽说她农业专家的本事不假,又有奇怪空间的超级外挂, 可也挡不住各路“牛鬼蛇神”堵上门来, 姐就想种种田,下下厨,感受一下温馨的家庭氛围怎么啦! 至于你们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要打要杀吗! 某位爷淡淡一笑:谁让意儿你种田种成女司农,下厨下成大食神,要怪就怪爷的女人太优秀! 甭怕,有爷在,看哪个太岁头上敢动土。 哎呦,我的败家老爷们,您就带带兵,打打仗,千万别管我的事儿, 也不想想我是因为谁,麻烦一堆儿又一堆儿 唉,我这倒霉而又精彩的古代人生——

倾情一诺·完结·156万字

田宠医娇

一朝穿越,叶红袖成了赤门村的一名小村姑,左手银针能救人,右手银针能虐渣,发家致富不在话下,弄得上门来提亲的人差点要为了她打架。 这下,某腹黑汉子坐不住了,我早就相中的小媳妇怎么能让别人拐了,于是计计连环,撩得叶红袖心驰荡漾,心甘情愿为他生娃娃。 (一对一,爽文,甜宠文,欢迎入坑)

红了·完结·63.3万字

农门凰女

【新书《农门猎女》求收藏!感谢支持!】他是村里最年轻的秀才,娶她进门,疼她、宠她、教她做一个无所畏惧的悍妻,对付纠缠不清的极品亲戚。

白羽凤麟·完结·35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