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月初姣姣

现代言情/已完结

363万字

完结于2021-05-08 10:03:00
宋风晚被交往一年的未婚夫甩了,凭空冒出的私生女还要破坏她的家庭。 某日醉酒,扬言要追到前任未婚夫最怕的人——傅家三爷。 角落里,有人轻笑,“傅三,这丫头胆大包天,说要追你?” 某人眸色沉沉,“眼光不错。” 后来 前男友搂着大肚子的小三和她耀武扬威。 某人信步而来,两人乖巧叫声,“三叔。” 傅沉看向身边的宋风晚,“叫三婶。” 【理想型篇】 婚前某次采访 记者:“宋小姐择偶标准是什么?” 宋风晚:“多金帅气有魅力。” 某人点头,他都有。 记者:“有具体的标准么?” 宋风晚:“比我大三岁左右,个子不要太高,温暖,爱笑。” 某人腹诽,他一样都不占,年纪身高不能改,那他多笑笑。 某公司众人凌乱,心惊肉跳。 “求三爷别笑,我们害怕!” 婚后采访 记者:“貌似三爷不符合你的理想型标准。” 她笑道:“但他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 ** 众人眼里的傅三爷:面慈心狠。 宋风晚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老男人。 众人:咱们认识的可能不是一个人。 ** 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001 傅家三爷,信佛如魔【新书求收】

  秋雨打叶,凉风凄瑟。

云城宋家大宅内

镜子中的少女,十七八岁的模样,眉如层染,眸子潋滟,漂亮的丹凤眼,细长妩媚,楚楚含情。

“小姐,老爷请您赶紧下去。”女佣叩门催促。

“嗯。”她淡淡应了一声,推门而出,女佣看着少女略显倔强的背影,忍不住摇头,进屋帮她收拾房间。

柔粉为主的房间内,无一处不精致,就连墙上悬挂的装饰画,都估价百万,更不妨说她梳妆的首饰盒中繁多的名贵珠宝,足见她在家中多受宠。

女佣推开一侧洗手间的房门,一股酸腐味道扑面而来,地上还有沾了呕吐物的脏衣服,狼藉一片。

“我的天,这味儿……”另一个拿着清洗用品的女佣紧跟着进入房间,“小姐昨晚去哪儿了,醉成那样?”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借酒浇愁呗。”

“谁说不是呢,原本好好的大小姐,现在却冒出来一个姐姐,呵——最可悲的是,连未婚夫都抢走了。”

“太太刚被气走,老爷就把那孩子带回来了,这是准备趁着太太不在,把她先认回来。”女佣伸手将地面的脏衣服按照颜色分类,收拾在衣框中。

“谁让那女的把老爷哄得那么高兴?刚刚我听到老爷接电话,貌似傅少爷要过来。”

“这是准备逼着小姐接受退婚啊?”

“要是真退婚,让那两人在一起,我们小姐不成了整个云城的笑话?”

……

两个人在洗手间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小声嘀咕着,丝毫不知方才离开的少女,又转身折返,眼眶微红,泛着一点水光,却又硬生生被她给憋了回去。

再转身下楼的时候,嘴角含笑。

**

宋家客厅内

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孩正坐在沙发上,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黑色帆布鞋边角已经洗得泛白,她抿着嘴,显得小心谨慎。

这是她第一次来宋家。

外院是各种她并不认识的古树绿植,廊下放着很多种兰花,她不懂这些花花草草,却知道极品兰花价值千万的也有,而宋家的兰花,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珍品,更有专门的师傅养护。

她以前的生活,甚至不如这宋家的一株花草。

“江小姐,您……”佣人茶水刚奉上,坐在一侧中年男人便咳嗽了两声。

“大小姐,您请用茶。”佣人虽更改称呼,虽然在笑,却透着讥诮不屑。

这种半路找回来的私生女,豪门里太多了,可是真的敢登门入户,还真不多。

看着挺的端庄秀美,乖巧温顺,这要是没点手段,怎么会进得了宋家大门。

“谢谢。”江风雅接过茶水道谢,她低头看着青釉茶盏,精致小巧,一看就价值不菲。

“风雅,吃点点心。”

开口的男人已过知名之年,穿着黑色西服,眉眼冷峻,久经商场,让他看起来有股不怒自威之势,对她说话刻意软了几度。

这人就是他的生父——宋敬仁。

“嗯。”江风雅长得秀美乖巧,弱不胜衣,自带一股子羸弱之感,让人和她说话,音量太高,都怕惊着她。

她刚准备低头喝茶,余光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人……

手指忽而僵硬,又陡然收紧。

她从高处往下走,徐徐而来。

高傲金贵,那般遥不可及。

“爸!”她声音甜美娇软。

“风晚来了,快过来坐。”宋敬仁招呼她过去。

宋风晚直接坐到了江风雅对面,就那么打量着她,眼神简单直接,却又像是能将人瞬间看穿。

“风晚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宋敬仁犹豫片刻,面对女儿天真略带疑问的眼神,总有些说不出口。

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暂时无人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

“小姐,您最喜欢的白茶。”佣人笑着给宋风晚递上茶水,也打断了宋敬仁的介绍。

“谢谢。”宋风晚接过茶,那杯子是上好的花青色,称着她的手指,宛若玉雕。

她伸手打开杯盖,热气萦绕而升,模糊了她的轮廓,她眯着眼,慵懒得抿了一口,凤眸慵懒神秘。

江风雅手指咬紧唇肉。

看杯子就知道,她是主,而她……

只是客人。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宋风晚,比她还小一岁,仅有17。

云城人对她评价极高,都说她:艳若桃李,动则倾城。

她以为就是奉承话,现在见到,才觉得这话根本涵盖不了她,她的身上有股子清纯,却近乎妩媚的美感,眼睛单纯而不世故,动作优雅且不造作。

透过那茶水的雾色,整个人如烟如尘。

就连那手指,都是素白修长,没有一点瑕疵,江风雅放下杯子,下意识将手指往袖子里缩了几分。

“风雅啊,军训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辛苦?”宋敬仁打破沉闷。

“还好。”江风雅干笑着,她军训了两天而已,即便涂了防晒,还是被晒黑了,可对面这人,像个白玉娃娃,通透干净。

不对比,还好。

两人就坐在对面,就是佣人都看得出来,这压根没法比,那傅少爷是眼瞎么?

珍珠不要,捧着鱼目当宝贝?

即便宋敬仁想活跃一下气氛,客厅氛围仍旧略显尴尬,直到下人小跑进来,轻声说了一句,“傅少爷来了……”

江风雅手指方才茶杯,露出一副女儿家才有的娇羞。

宋风晚手指摩挲着杯子,来得还真快。

她莫名想到自己看过的许多电视剧,王子和灰姑娘的剧情里,总有个死缠烂打的公主,人人憎恶。

而她此刻就像那个坏心肠,一心要毁人姻缘的恶毒女配。

**

宋风晚喝了两口茶的功夫,一个二十左右的人缓步进入客厅。

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熨帖的黑色长裤,衬托得他双腿笔直修长,清隽秀雅,眉目精细,长得十分干净。

气质冷寂,总带着股傲人的风骨,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

“学长。”江风雅起身,嘴角笑容灿烂。

“嗯。”傅聿修对着他展颜一笑,偏头看向宋敬仁,“宋叔叔好。”

只是目光转向宋风晚,难免有些尴尬。

“傅哥哥找女朋友的速度真快,前天和我分手,今天就新欢在怀啊。”宋风晚冷笑。

对面刚拉上手的两个人,脸色都颇不好看。

“风晚。”宋敬仁拧眉,面有愠色。

“怎么?我说错了?”宋风晚挑眉看向对面两个人。

虽然她年纪不大,不过两人订婚也有一年多了,她毕竟年纪小,两人说是未婚夫妻,相处方式更像是兄妹,傅聿修比她大三岁,什么事都照顾着她。

她今年读高三,暑假就放了一个月,八月初就回了学校,暑期辅导是封闭式的,家里发生的事情,母亲并没告诉她。

放假当天,傅聿修来接她,本以为是来接她去吃饭的,餐厅都没到,他就在路上和自己摊牌,说要解除婚约。

她以为就是说说,没想到他是来真的,宋风晚心气傲,当时就同意了,还想着他可能会回头。

结果当晚,就听人说,他在大学,和一个大一新生好上了。

自己和他认识多年,难不成就为了认识几天的小姑娘和自己解除婚约?

这再一打听,才知道,两人在一个所谓的新老生群里就认识了,女生更是在云城打了两个月的暑期工,地点就在傅家所属的餐厅。

傅聿修对她是明里暗里各种帮助,这根本就是电视剧中的情节啊。

“风晚,其实这件事我……”傅聿修试图和她解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宋风晚小说电视看了不少,周围那些豪门恩怨也见了许多。

“你是想说,你俩真心相爱?不是有意伤害我的?”那语气轻蔑至极。

“希望得到我的祝福。”

“妹妹,其实我和学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江风雅咬着唇,莫名可怜。

“谁是你妹妹!”这个称呼,直接戳痛了她的神经,她猛地一掷杯子。

“我只知道,我和他还婚约的情况下,你们已经暧昧不清了?当了小三儿你还委屈了?”

“那我被人绿了,那我不得哭啊!”

茶水四溅,气氛倏然紧张起来。

“风晚!”宋敬仁叹了口气。

宋风晚直接起身,睥睨了一眼江风雅,“反正是我用剩的男人,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好了!”

对面二人齐齐变了脸。

用剩?

这个词用的太刁钻。

“宋风晚,你……”宋敬仁脸都气白了。

宋风晚摔了杯子,起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外面下着雨呢!”宋敬仁知道这件事委屈了宋风晚,可是感情的事情又不能勉强啊。

宋风晚扯过门廊的一把花伞,打算出门。

**

外面空气潮湿闷热,夹杂着雨水,让人浑身不自在,一辆黑色轿车碾压过雨水,溅起一地的泥泞残叶,稳稳停在一处大宅前。

宋风晚眯着眼,打量着停在门口的黑车,好像不是本地牌照。

车门打开,凉风袭来,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从副驾走出,撑着一把黑伞,站在车边。

车内的人并没出来,只是降下车窗,从宋风晚的角度,只能依稀看到他一半的侧脸。

对襟黑衣,那人嘴唇很薄,唇形有点翘,很性感,低眉,垂目,伸手示意车边的人靠过去,张嘴说了两句话。

他手中挂着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垂着细细的褐色流苏。

许是注意到了宋风晚,那人微微侧头,穿过雨幕,他的五官看得并不真切,可他身上有股子消沉的风流感,偏又勾着佛珠,像个世外高人。

他略微偏头,漫天雨幕让他五官不甚清晰,宋风晚脑海中浮现两句话。

【七分仙骨,三分妖致】

只是那双眼睛极其凉薄。

宋风晚慌忙收回视线,错过了那人嘴角勾起的浅淡弧度:这不是昨晚在酒吧,扬言要睡了自己的小丫头?

**

而此刻宋家门口的保安踩着水一路小跑过来,高声喊着:“老爷,傅家三爷来了!”

宋风晚怔愣一下,那就是傅家的三爷?傅聿修最怕的三叔?

信佛?那必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后来她才知道,这人行为乖张,六根未尽。

信佛,却如魔。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苏爽虐渣,婚后相爱,双向暗恋,佛系大佬vs娇软甜妻】 初见之时,唐菀感慨:这江五爷真如传闻一般,禁欲落拓,骄矜洒然,只可惜,慧极必伤…… 是个短命鬼! 而后的她,被某人带进了屋里,出来时众人瞠目: 怎么还哭了? —— 后来听闻,江五爷养病归来,带回了个姑娘。 单纯无害,殊不知最温的酒却藏着最呛喉的烈,得罪了不少人。 某人却道,“人是我带回来的,由她闹腾,如果……出事了,我负责。” 好友提醒,“唐家的人,你负责?” “跟我回来,就是我的人,一个小姑娘,就是惯坏了,我也是担待得起的。” 【婚后篇】 唐菀嫁入江家,只有一个任务,在某人没死之前,替他: 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某人狐疑:“白天温软害羞的小姑娘,晚上怎么像变了个人。” 唐菀思量:不抓紧时间,怕他时日无多啊。 只是…… 孩子生了,满月了,周岁了,唐菀都准备好做寡妇了。 他怎么还没死? 后来江五爷低声问她:“听说你天天盼我死,想生生熬死我?” ** 【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360万字

别闹,薄先生!

沈小姐忙着吃饭, 睡觉, 教渣渣如何做人! 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 还是追沈小姐! “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 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 ” 薄太太 扶额,看着那张脸—— 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楠楠李·完结·431万字

霍先生结婚吧

新书明教授和大魔王的故事《和沈大佬订婚以后》已开,敬请宝宝们移步关注! 本文简介: 一年前,她被陷害,公司濒临破产,名声狼藉,无奈之下嫁给了霍靖北…… 他冷酷深沉,心狠手辣,婚后,对她相敬如宾,尊重有加…… 后来,在她以为婚姻即将结束的时候—— 霍靖北:“试婚一年了,你有什么想法?” 风千柠蹙眉:“什么……意思?” 霍靖北搁下文件,抬眸眯着她,“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不以相爱生子为目标的婚姻就是诈骗,你说我什么意思?” 风千柠:不是说好,是权宜之策吗? 霍靖北:你想过河拆桥? 风千柠看着男人那张禁欲尊贵的面孔,居然心儿有点颤……

北川云上锦·完结·328万字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

(虐渣宠文)“媳妇儿得宠,把她宠上天,哪怕作出花儿来也得惯着!”他是传闻中大杀四方的大魔王,遇见姜繁星之后日常生活变成:宠她!宠她!宠她!! 四年前她未婚生子,声名狼藉被关进疯人院,四年后为了拿回一切她撩上了权势滔天的无冕之王霍寒嚣。 姜繁星一脸妖冶:“霍爷,我只要霍太太这个身份!” 无数个不眠之夜之后,霍爷一脸慌张,“小祖宗,别哭,我把命都给你好不好?” Ps:这是一部腹黑恶魔小妖精和妖孽禁欲大魔王一日三餐花式秀恩爱,虐尽天下单身狗甜腻宠文!

沈欢欢·完结·274万字

我家影后超甜的

《会读心后,霍爷天天要我哄睡!》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最近,因拒绝影帝追求的姜语宁被全网diss得厉害,网友评: “连影帝都看不上,你的男人要上天吗?” “比影帝还有钱?” “比影帝还帅气?” 然后,一位神秘男士出来认领自家祖宗,并介绍:“这是我老婆。” 众网友立即开扒这个男人的身份,然后惊:“溜了溜了,你的男人真的能上天!” 【双向暗恋,双洁】

百香蜜·完结·163万字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已完结+豪宠+巨甜+爽歪歪】公众场合,她吐得昏天暗地。 面对关注,她解释:“没事,肠胃炎而已,多谢关心。” 那个背景神秘、权势滔天、国民上下为之抖三抖的男人却宠溺一笑,当众甩出她怀孕三月的报告单。 前世死在产床的舒歌重活一世,决定手刃白莲花,脚踢负心男,唯一的意外,就是不慎惹上了那个霸道狠辣的男人—— 某人好整以暇:“想报仇?爷帮你。” 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她警惕:“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某人不动声色:“嫁给我。”

酥芽·完结·258万字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

新书《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求支持!!! 【甜宠文,毒舌老司机VS傲娇小狐狸,婚后恋爱+苏爽虐渣】 未婚夫竟然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在一起! 为了打脸偏心的父亲和白莲花继母渣妹,苏婠婠脑子一热,答应了神秘大佬的求婚…… 传闻霍竞深是南城首富霍家的长孙,他俊逸不凡,气度矜贵,是所有女人眼中最完美的钻石男神。 可他居然大了自己整整10岁? 苏婠婠心里各种嫌弃:年纪太大!审美有代沟!毫无情趣的老男人! 她后悔了! 她想要离婚可以吗? 谁知婚后,霍总私底下疼她入骨,外人面前更是宠妻如命。 “老公,我没钱花了!” “老公,有人欺负我!” “老公,快把狗牵走!” “老公……” 嫁给老男人的好处可太多了,她成了南城首富的夫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作威作福,持靓行凶! 嗯,真香! 本文又名《霍总养妻已成瘾》,《闪婚嫁给老男人后她真香了》

苏子欢·完结·282万字

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 权景吾是谁? 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 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 简清是谁? 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 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是“啪啪打脸”。 第一次见面,她淡如清莲,身调款款,高调归来。 第二次见面,她狠如斗兽,脸上噙着淡笑,下手却狠辣利落。 第三次见面,她狡黠如狐,一声“小景”彻底缠住他的心,从此让他走向宠妻的道路一去不回头。 狗粮剧场: 属下,“boss,外面有人谣传夫人生来是克你的,与你八字不合。” 景爷,“胡说八道。” “……”一众属下眼观鼻鼻观心,往后挪了一步,生怕受到自家boss的怒火。 紧接着,只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携着几分宠溺的笑意,“她分明是生来给我宠,给我疼的。” 猝不及防被硬喂了一嘴狗粮,众人瞬间累觉不爱了,心中不禁长啸。 夫人,快来带走boss,boss又来虐狗了。

薄荷凉夏·完结·224万字

暖婚甜入骨

【已签出版】 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 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 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 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 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 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 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 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漫西·完结·2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