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甜呀

你那么甜呀

圣妖

浪漫青春/已完结

29.6万字

完结于2019-03-04 11:51:08
【出版同名:《你那么甜》】 人人都知纪亦珩有一把最好的嗓子,诠释得了少年的净,驾驭得了青年的狂和邪,自然连中年的稳也不在话下。 他是校园里的朗朗少年,也是未来一战封神的声咖。 …… 一日,施甜照着别人给的稿子要求纪亦珩快问快答:“脑公脑公,我们永远支持你……” 纪亦珩靠坐在椅子内,白色的衬衣袖口轻挽,他手里拿着一会要用的稿子,眼神清清冷冷,“谁是她们老公?我不是!” 施甜抖了抖手里的纸,“好好回答,掉粉跟涨粉就全看你这张嘴了。” 下一题。 “大神,大神,我们要给你生猴子!” 纪亦珩眼角跳动下,俊目微抬,手里的稿子被卷起后轻轻敲打在他的掌心里,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施甜,“好啊,来啊,看你能生几个。” 很甜夫妻正式亮相,用最美的声音撩拨你。 《青梅弄竹马》系列文,高甜暖宠,一把抓住你的小心心。 ———— 我的微博号:圣妖—潇湘 官方微信号:xiaoxiangshengyao

01等等我,一起洗啊

  九月,东城的军训基地。

天气酷热无比,头顶像是顶了个大火球一样,好好的一张张脸都被晒成了黑炭。

施甜从床上跳起来,梦里最后的记忆是教官让她绕场跑十圈,她可是硬生生被吓醒的,“几点了,几点了?”

“你可真能睡!都快七点了。”同寝室的一名女生穿着睡衣坐在对面的铁床上。

施甜拿起手机看了眼,疯了,六点四十了。“你们都洗过澡了?”

“对啊,你睡得跟一头猪似的,叫都叫不醒。”

施甜赶紧穿上拖鞋,急急忙忙从柜子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出来,“来不及了,我先去洗澡!”

这是军训基地,没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从新进来的第一天起,教官便三令五申规定了洗澡的时间,女生从六点到七点,男生从七点十分到八点十分。

谁要是错过了时间,谁就得顶着一身臭汗过夜。

这儿是部队集训的地方,一切都要按照部队的要求来。

施甜拿着脸盆往外冲,蒋思南走到门口,朝外面望了眼,“我去!不会出事吧?”

“能出什么事啊?现在都八点多了,男生也都洗完了。谁让她睡得那么死,喊都喊不醒,不出两分钟她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把她丢出去,臭死了。”

“好啊好啊。”蒋思南笑着将门关上了。

施甜抱着盆一路狂奔,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她准备狂野一把,随便冲冲就拉倒了。

另一栋楼上住满了男生,二、三楼的阳台上站了不少人,有人看到大步经过的施甜,开口喊了声,“嗨,同学。”

施甜这会没空搭理他们,她走到门口时,听到头顶传来一串口哨声。施甜蹙起眉头,完全没想到这口哨声背后还有什么深意,她抬头看向楼上的男生,谁怕谁啊,她好看的唇形轻抿,吹出一阵响亮的声响。

二楼的男生探出上半身,一张脸写满张扬的笑,“这位女同学,你牛,你特别牛。”

原本浴室门口都会有教官站着,今天却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这是看他们都老老实实的,所以放松警惕了吧?

施甜来不及细想,她推门走进去,有明显的水声传到耳朵里,真好,看来还有人跟她一样,踩着最后的时间过来洗澡啊。

她将脸盆放在地上,急急忙忙撕扯着身上快要馊掉的迷彩服,“同学,朋友,你洗慢点啊,等等我。”

水声骤然停了,施甜将外套丢到盆里,她的军训服不合身,腰围大出了不少,所以只能用皮带拴着。她这会一边解着皮带,一边冲里头喊道:“同学,你倒是再洗洗啊,或者,再洗个头?”

能拉着一个人作陪总是好的,这破皮带今天是成心要跟她作对,施甜怎么解都解不开,她也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吧。

她的腿刚迈进去一步,就听到一阵声音,像是夹了冷冽的风和潮湿的雨向她扑面而来。

可这阵声音,却分明是个男音。

“出去!”

施甜吓得顿住了脚步,什么鬼?男男男……男生?

她是学播音专业的,对声音的敏感度自然不用说了,男生的嗓音浑厚有力,厚重度把控得十分好,这真是一把难得的好嗓子。

施甜攥紧了腰间的皮带,厚着脸皮问道,“你谁啊?”

“出去!”

“我干嘛要走啊?现在还没到七点呢,是你自己来早了,同学,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啊!”

施甜听到有细微的脚步声传到耳朵里,男生应该是草草套了件衣服在身上。身上的水渍还来不及擦干,白色的T恤被沾湿后,紧紧的粘在身上。

“你说现在几点了?”

“不到七点啊!”施甜底气十足。

男生胸口起伏着,身体线条若隐若现,“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个机会混进来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是成心来偷看他洗澡不成?

施甜定睛细看对方的脸,居然是纪亦珩。怪不得声音这样好听,他是东大的名人,由他配音的一部广播剧点击量超了十亿。这成绩远远超过了编辑的预估,年度总排行单上,那部广播剧的点击量牢牢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在东大,你就算不知道自己的副课老师是谁,你都不会不认识纪亦珩这三个字。

施甜抓紧了裤子,扭头就跑,也别怪她怂,这个时候不怂不行啊,得罪了纪亦珩以后肯定没好果子吃。

她手忙脚乱地拿起地上的脸盆冲出去,跑到外面时,拖鞋打了滑,施甜差点把手里的盆都摔了。

楼上的男生,这会还没散,看到施甜出来,起着哄地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到什么了吗?”

施甜铁青着脸色走回去,看到隔壁班的一名女生,她忙抓紧问道:“你好,请问现在几点了?”

女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八点……二十八。”

施甜咬了咬牙关,心间万马奔腾,头顶红彤彤绿油油一片!

她疾步回到宿舍门口,一把将门推开,蒋思南探头看了看,“你怎么才回来?”

施甜将脸盆砰地放在地上,她走到床边,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时间是七点差了几分钟。

“老实交代,谁干的?我手机的密码只有你们知道,谁改了上面的时间?”

“哈哈哈哈!”蒋思南笑的都快不行了,“今天没得洗澡了吧?让你臭着,让你白跑一趟。”

“白跑个鬼!里面有人洗澡呢。”

“啊?不是吧,这个时候不该关门了吗?”徐子易看了看施甜的样子,“哇噻,小狮子,你这是裤子脱到了一半吗?”

施甜手一松,裤子差点掉下去,“我快被吓死了。”

“里面正在洗澡的,是男是女啊?”

施甜朝着两个罪魁祸首瞪了眼,“纪亦珩啊!”

蒋思南眼睛睁得跟两颗桂圆那么大,“是那个光听声音就能让人怀孕的纪亦珩?”

“下流!”施甜一屁股坐向床沿。“让我缓口气,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缓什么气啊,赶紧跟我们说说,你看到什么了?纪亦珩脱光了吗?”蒋思南几步跑到施甜身边,一张八卦脸,十分欠揍。

施甜将她推开些,“你们太过分了,我差点就被人看光光了,你你你……”施甜伸手就要掐她的脖子,蒋思南赶紧跳开,“我们也不知道啊,这个时间,男生应该都洗完了,我以为浴室都关门了呢,哪里想到纪亦珩还能开后门进去啊。”

施甜怏怏地坐着,澡也没洗到,自己都能闻到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

寝室门被人推开,朱小玉手里抱着个空脸盆进来,她刚将衣服晾在走廊上,“快来听大新闻,新鲜出炉的,有女生闯到浴室去偷看纪亦珩洗澡,太劲爆了!谁的胆子这么大啊?”

蒋思南听到这,不住朝朱小玉挤眉弄眼,手指还一直冲施甜的方向戳。

朱小玉没明白过来,她大步走了进去,“听说纪亦珩走出来的时候脸色可难看了,我好好奇哦,你们说那个女生究竟看到啥了没有?哎呀呀,大长腿男神的身材肯定是棒棒的。”

施甜气的躺到床上就不理她们了,蒋思南赶紧拉过朱小玉,“快别说了,我们闯祸了……”

施甜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她在学校就是个小透明而已,出糗就出糗吧,应该没多少人能将她认出来吧?

施甜安慰着自己,睡一觉就好了。

第二天,部队的铃声一早就响了,谁都不敢赖床,施甜快速地起身后,先将被子按照要求叠成了豆腐干形状,然后再把带有馊臭味的衣服往身上套。

早上6点整,例行跑步,施甜最怕的就是晨跑,高中时候住宿跟没跑够似的,好不容易挨到上大学,偏偏东大还有这么个规定,每年9月份都要军训半个月。

所以她都大二了,却还要来这个军训基地。

同寝室的三个女生跑在前面,施甜右手按着肚子,两条腿在地上摩擦向前,她实在跑不动了。可是教官吹着哨子跟在后面,她不跑都不行。

她喘着粗气往前冲,余光看到旁边有人跑过去,施甜低着脑袋,看见一双黑色的耐克运动鞋跑到了她的前面,奇怪的是,鞋子是正面朝着她的。

施甜忍不住抬头,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纪亦珩就跑在她前面,他戴着耳机,倒退着在跑,一双眼睛毫无遮拦的落在她身上。

施甜赶忙跑向旁边的跑道,男生见状,跟着跑过去,拦在了她身前。

“你干什么?”

施甜那会儿发育的比较晚,勉勉强强才长到了一米六的个头,从此以后连一公分都不肯多长了。她现在看向跟前男生时,都要高高的扬起脑袋,这让她更加没了底气。

纪亦珩戴着耳机,应该也没听到她的话,他身上的迷彩服短了一截,显然并不合身。他的脚踝和手腕露在外面,施甜离他那么近,甚至都能看到他手背上的青筋。

男生模样是干干净净的,施甜也听说过一些有关于他的传闻。人人都知他有一把最好的嗓子,诠释得了少年的净,驾驭得了青年的邪和狂,自然连中年的稳也不在话下。

如果说人生来就是一张白纸,那纪亦珩这张纸,肯定是得了上天的眷顾。因为画手在勾勒他五官的时候,一笔一画都是费尽了心思,将最好的线条和最深邃的眉眼都给了他。

施甜目光躲来躲去,她不知道纪亦珩这样拦在她面前的目的是什么?

她干脆停下脚步,不跑了,身后的同学猝不及防撞上她。“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停了?你不会是昨天偷看别人洗澡,长针眼了吧?”

施甜狠狠地回了过去,“你才长针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看?”

她听到耳边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很轻,微乎其微。

施甜看到纪亦珩一招手,几名男生跑了过来,他转过身,跟着他们一道加快了速度后跑开了。

他这一句话没说,就让她大早上的尝到了鸡飞狗跳的滋味。施甜不敢往深处想,她秒怂了,纪亦珩千万要大人不计小人过,再说他也没什么损失啊。

她看到他什么了?湿身诱惑吗?那也不算吧,再说她才是女生,要论吃亏也轮不到他啊。

蒋思南她们在终点处等她,跑完步就该去吃早餐了,施甜饿的前胸贴后肚,正要往食堂的方向充。

蒋思南一把将她拦下来。“纪亦珩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

“你少来,他都跟你面对面跑步了,肯定是说起昨晚的事了。”

施甜两手摁在腰上,一口气还没缓过来。“他嘴巴都没有张开过……”

“刚才我都听到隔壁班级的女生在议论你了,说你成功引起了纪亦珩的关注,目的达到了……”

“有病吧,”施甜反正是百口莫辩,“随便她们怎么说。”

“就是,”蒋思南挽住了施甜的手臂,“以后再有人敢胡言乱语,我就跟她们对撕,昨晚就是个意外嘛。”

施甜就是觉得奇怪,纪亦珩方才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昨晚的事原本都可以过去了,他突然来这么一下,施甜这会觉得所有人看她的目光,好像都充满了怪异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夜落闻声来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佳短篇奖】 【实体书已出版,7.28晚19:00预售!】 温时卿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一段歌声。 在他读研的瓶颈期间,这段歌声治愈了他的失眠和烦郁。 当他下定决心要寻出这支声音的主人时,它却忽然随着他的那些不快一起销声匿迹了。 从那以后,他每夜都会打开那名叫“闻声来”网络主播的电台,盼望着那段歌声的复出。 …… 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姜芥无意间打开了他当时录下的那段歌声,诧异:“咦?你什么时候偷偷录得我的声音?” …… 高冷古板外科医生VS活力四射天籁小仙女 ……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歌声撩人。

半颗青橙·完结·28.2万字

听见他的心跳声

天才大提琴少女X无所事事的游戏厅老板 最后一场巡演结束后,阮粟患上了演出障碍,尝试了很多方法也始终无法从困境里走出。 直到,听见他的心跳声。 后来,当沈燃重新回归赛场时,有记者采访问道, “你当初在最辉煌的时候选择退役,时隔三年再次复出,能透露一下是什么原因吗?” 沈燃看着坐在台下对他笑的小姑娘,眉头微挑,视线重新望向镜头, 缓缓开口:“赚老婆本。” * 治愈系小甜文,又名沈老板的宠妻日常

北风未眠·完结·22.8万字

有个人爱你很久

你知不知道,就算绝望如雨倾盆而下,只要仰起头总会寻到一丝微光。 你相不相信,某一天某一个地方,有个人会突然出现,他能给你救赎。 . 南姣爱过一个人,爱到万念俱灰山穷水尽 她背负所有骂名与罪恶远离,从此销声匿迹 原以为这一生都将如此暗淡无望,没有波澜 . 直到,上天安排她遇到了陈绍祁 . 这个男人有她见过最好看的眼睛 他沉默时如山,撩人时亦能满嘴情话 他陪她经风历雨,他为她孤注冒险 当死亡逼近,他说:“南姣,我要你活。” . 是他,为她余生填进光明信仰和惊涛骇浪 他是她的救赎。 .

Hera轻轻·完结·26.4万字

晨光已熹微

青春这场盛宴,相聚过后,即是离散 他是她久违的温暖与光 他是她最执着的信仰 可当有一天,温暖冷了,光芒灭了,信仰也崩塌了 她开始学会接受,试着习惯…… 然而,她却没料到,经年之后,会再次遇见他 一如当初,披着灼眼的光,锐不可挡,闯进她已然晦暗的世界……

花无双·完结·76.6万字

流鱼无恙

「逆水流鱼,不死不休」 那年,她20,他21 他对她表白 她反问他:“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街舞?” 那年,她27,他28 她将他堵在酒吧的过道里撒酒疯 她对他说:“你可以不再爱我,但你不能放弃街舞。” 彼时,他一头脏辫,满身辉煌 后来,他敛去锋芒,隐隐于世 滕翊原本以为,当他卸下盔甲,从此舞台与江湖不在 直到那个女人回到他的身边,一遍遍拂净他心头积尘 数年饮冰,热血难凉。 千锤百炼,梦想不毁。 阮妤永远记得,滕翊王者加冕的那个晚上,他穿越人海而来的坚定目光。 他说:“为它,初心不改。为你,矢志不渝。” 青春卷+都市卷 1V1 HE

Hera轻轻·完结·29.5万字

惟有余笙不负卿

余笙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情 传说中面冷心更冷的渝城楚少,俊美如神邸的脸上带着哀怨和无辜:“是你强迫的。” 余笙:“……” 他说:“我反抗过的。” 余笙咬着红唇最后挣扎着:“我们会天打雷劈的。” 此后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余小姐又挂科了。” “嗯,明天让她来我这补课。” “总裁,余小姐又旷课了。” “接她到办公室休息。” “总裁,余小姐又打架了,说让您去警察局接她。”助理一脸紧张,还来不及反应,那道卓越的身姿已消失在眼前。 一日某女作妖,小脸上带着懊恼:“楚叔,等我到法定年龄,你都三十一了。” 某人俊脸瞬间黑成一片,怒极反笑:“你还敢嫌我老?”

玉星雪·完结·173万字

良人可安

后来,他为她脱去身份,纵身商海 后来,他为她惩奸除恶,运筹帷幄 . 他让她知道:黑夜再猖獗,星光永不灭

Hera轻轻·完结·42.6万字

含羞

光线昏暗的地下室,楚河遇见苏茉。 蹲在地上的小姑娘抬头看他,漆黑长发,白裙子,细致洁净的一张脸,含羞带怯,有点可爱。 【注】: 1、免费福利文,不V,以我之爱,暖你一冬。 2、清冷沉静,网文大神男主VS腼腆乖巧,职业多变女主,暖宠·日常·现实向,年龄差八岁,成长系小甜文。

浮光锦·完结·8.4万字

暗糖难防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具人气作品奖】 听说在建筑界极负盛名的建筑设计师傅时御,最近竟沦落到给小民宿画设计图? 同行很吃惊,认为傅大设计师逼格尽失,人设崩塌。 直到他们见了那位美得令人窒息的民宿合伙人——律政界人称“温柔一刀”的大律师唐希恩。 吃瓜群众表示:清冷禁欲的傅大设计师,这是死于温柔刀下啊! —— 民宿开张日,唐希恩携创意设计师傅时御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听说傅先生此次是免费设计,请问传言属实吗?” 傅时御(面无表情):“不属实,无可奉告!” 记者:“对于说动傅先生亲自设计,请问唐律师有什么秘诀吗?” 唐希恩(一脸淡定):“秘诀?也就谈了个情吧。” 【成精的女律师 VS 口嫌体正直的男建筑设计师】

霏倾·完结·1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