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大人易折腰

尚书大人易折腰

八匹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3万字

完结于2021-01-1117:01:02
本是勋贵世家之女,却被换做五品主事的女儿,性格决定命运,心善总有好报。 好吧,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就活成了主角。 新书《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为了甩掉悲惨女配的人生,夏千遇每天都在努力的恭维男主对女主的爱慕。 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只是,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肿么男主的脸越来越黑? 言墨发现他能听到夏千遇的心里话之后,看着她乖巧又嘴甜的作派:呵,表里不一、心口不一的女人。

第一章:宴会1(翻身后的重生)

太元三十三年夏。

顾辅国将军府。

多年的养成了习惯,只要是进了夏天,谢元娘便日日到玉松居后院的小湖纳凉,十五岁嫁进顾府,现已三十三岁,十八年的习惯就没有改过。

今日方走至假山前,便听到有说话声从假山后传来,“.....顾族百年世家,重视名声,若当年没有她算计我,传出私相授受的流言,我又如何会娶她?”

“纵是她嫁进府中,日日在母亲身边进孝服侍,又重新学习规矩礼数,也抹不掉她盘算嫁进顾府的事实。”

“平时初一十五去她院子是惯例。前几天晚上去她院里,也是她当着孩子们的面留人,总不能当孩子们落她的脸,毕竟顾府的规矩还摆在那,晚上没有碰她,这醋你总该不能吃了吧?”

“娶她进府,次日就抬你进门,十多年来,你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我只盼着你早日怀上一个咱们的孩子,你生下的我才认是自己的孩子。”

一直沉默的女子才娇声道,“那她呢?她生的两个孩子呢?大少爷年少便中了探花,你能不欢喜欢?”

原来在假山后说话的人,正是刚升任辅国将军的顾庭之与贵妾敏氏。

“让她生下嫡长子与次子,不过是顾族百年规矩压着,你看我可有全心教导过那两个孩子?亦是小叔不愿坏了顾氏的百年传下来的德行,将两孩子接到身边教导的结果。”

假山后谢元娘手里的帕子慢慢的攥紧,她知道当年她抢了姐姐相看的顾庭之,才得了这门婚事,顾庭之看不上她她理解,最后也认命了,甚至从没有与顾庭之计较过任何事,端庄贤惠大声说话也不曾有过。

可今日听到这样一席话,谢元娘头顶便直冒火。

顾庭之这厮看着人模狗样的,却是个满嘴跑粪的小人。

明明他自己要留在正院休息,转身就推到她的身上,她像那么如狼似虎的女人吗?即便她谢元娘是那样的人,他顾庭之堂堂一个辅国将军还压不过她一个内宅的妇人?

这是其次,且说这些年来留在她这个正妻的院子,顾庭之便像在做贼一般,房里之事不好对外面讲,谢元娘自己忍着气,还要也让院中的下人闭紧了嘴。

再说他顾庭之,便是如今的年岁,哪次留下不是像个没碰过女人的少年,猴急的抱着她往床上去,折腾到天亮才罢休?偏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在她这个正妻前面吃素的模样。

若说谢元娘蹉跎至如今,最后的尊严也便是此事,此时竟让顾庭之把黑白弄了个颠倒。

欺人太甚!

这一刻迸发出来的火气,让谢元娘抛弃了和婆婆多年来学的修身养性,几步窜到假山后,暴跳如雷的指骂道,“放屁,一派胡言!顾庭之,你个赚钱买棺材,装你大爷的瘪孙。”

这哪里是金陵城脍炙人口温训怯弱的少夫人,可见当年那个嚣张任性的谢二又活了过来。

“夫人。”敏氏似被惊吓到,身子软在顾庭之怀里。

顾庭之俊朗无可挑剔的面敛上,平日的冷淡和矜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惊愕.....有一丝的慌乱。

谢元娘使出浑身的力气喊完后,不想再多看这一对让人反胃的男女,调头便往回跑。

她动作太快,一切也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跑动间,她的脑子却格外的清晰,她想起她还是姑娘时恣意傲娇的模样,嫁给顾庭之后,对家人对顾庭之的愧疚让她一直在改变自己,求得所有人的原谅。

她错了,错的太久了,好在醒悟的还不太晚。

待停下来时,她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跑到了小湖岸边,微风吹过,竟是嫁进顾府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道重力,她只来得及低呼一声,整个身子就砸到了湖里,湖水一股脑的涌上来,她奋力的挣扎,隔着湖水,还能看到蔚蓝的天空。

天很蓝,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过天空了。

她刚刚有勇气面向新生活,不可以死在这里,挣扎的动作越发的强烈,身子却下降的越来越快,胸口也憋闷欲裂,直到湖水从口鼻涌进来,挣扎的身子动作放慢,到最后停下来,任由着身子下坠,

耳边有低呼声,还有重力锤在胸口,谢元娘强挣睁开眼,她看到顾庭之歇斯底里的悲痛欲绝声,还有惧怕失去的慌乱之色,不由得嗤笑。

顾庭之怎么可能为她伤心呢,定是她看错了。

她用力全身的力气,道,“我要与你合离。”

终于说出来了,她唇角微扬的合上眼。

被欺负了十八年,今日终是翻了把身,这才是她谢二的作风!

————————

太元十五年,春。

十里长堤,杨柳堆烟。

二月的金陵城已进入了春天,寿春郡王府的一处府门外,挤满了马车,排在前面的马车有打扮精致的姑娘被扶下车,马车被赶走,后面的排队的马车继续上前。

这日正是郡王府的南蓉县主宴客。

郡王府在京城里极为显赫,数代的绵延积累,加上祖上传下来的宅子有一片百年杏花林,整个金陵城谁人不知.能参加郡王府举办的宴会,更是身份的象征。

排在后面的一处马车里,谢元娘仍旧有些呆滞,直到身边的丫头令梅唤了几声,抬起头,眼里还透着茫然。

“姑娘,马上就要到咱们了。”出门时姑娘有些不舒服,在马车里小睡了一会儿,此时醒来仍旧不怎么精神,令梅难免有些担忧,“刚刚徐妈妈过来说大姑娘身子不舒服,已回府了,今日只有姑娘一人参加宴会,待见到县主时,让姑娘帮解释一二。

“令梅,今儿是初几?”谢元娘说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妨碍不了她原本就婉转好听的声音。

“姑娘是怎么了?今儿是二月二上巳节(我给改了提前一个月啊,哈哈),南蓉县主这才在府内宴会请大家来赏杏花。”令梅诧异,却还是规矩的回答了。

“姐姐病了?”谢元娘又问。

令梅回道,“说是突然头疼的受不住,人已经回府了。”

谢元娘垂眸不语,良久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唇角轻挑,“原来是女儿节啊,甚好。”

她谢二又回来了。

是啊,不管是何原因,落水后她竟然又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甚好。

令梅笑道,“可不是,县主临时举动的宴会,听说金陵城多数的贵女都被邀请来了。”

谢元娘淡笑不语。

谢家双姝的名声很响亮,姐姐秀美靓丽,妹妹明艳动人,姐妹又才华横溢,能参加南蓉郡主的宴会,谢元娘一直觉得再正常不过,直到后来才明白,是她自负的遮住了双眼,谢父不过是个挂着虚职的宗人府丞,在这京城里遍地是权臣的地方,谢家连勋贵世家都排不上,可笑她一向高傲自大,却不知一直是世家贵女眼中的笑料罢了。

帘子微动,被婆子从外面撩起,“姑娘,到了。”

谢元娘扶着令梅的手下了马车,不动声色的由郡王府的婆子引进了内院,一路上谢元娘并没有多看,举止大方得体,原本就明艳动人,这一向不重规矩礼数的谢家二姑娘,竟然能让人从她的身上看出大家风范来,岂能不引人侧目。

上辈子正是参加宴会中途,谢家姐妹才知道谢父出事,谢父从三品降为五品,贵女变成了小户千金,才华再是横溢,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户人家,谢家姐妹一直压在京城贵女的上面,都说墙倒众人推,宴会上没少受人奚落嘲弄。

谢元娘又是个性子跋扈的,上辈子当时就与人争吵起来,更是翻脸走人,任姐姐怎么拦都没有拦住,她这番作派,落入那些勋贵人家的眼里,自然是太小家子气,名声也一落千丈。

后来又因为抢了给姐姐相看的亲事,名声是彻底的坏了。

带路的婆子直接将人引进了郡王府的后花园,说是花园倒不如是说座小山,还没有进园子便闻到了花香,待走过拱门,放眼放去便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谢元娘心情复杂,上辈子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便是从这里开始的,或者说在旁人眼里,她一直都只是只麻雀。

杏花林很大,特别是走在其中,身下的青石小路又不时的分出岔路,看的人有些花眼缭乱,根本不知道哪条路通向哪里,又似乎又全是一样的,让人错觉的认为一直在原地转圈。

观察了一番,谢元娘笑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被人算计生了个嗷嗷待哺的小奶包之后,姜妙以为自己今后的日子是这样的:遭人白眼,受人唾弃,孤儿寡母流落街头,暗无天日。 然而事实上—— 亲娘泼辣护犊子,姑妈神秘有背景,让她完全不用慌,就连身后的小奶包,也暗下决心要保护娘亲。 行吧,姜妙撸起袖子,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渣虐一个嫌少,两个不多。 怎奈她肤白貌美,入了权贵的眼,要绑回去当小妾。 姜妙心肝儿颤,转身就去抱那位权倾朝野的活阎王的腿求庇护。 听说活阎王是朵高岭花,还身中奇毒三不五时就闹眼瞎。 姜妙秉承着乖巧温顺不粘人的原则,安分守己不闯祸。 然而,姓肖的最近总是想方设法套路她,这画风有点儿不对劲啊! —— 坊间传言嗜杀成性喜怒无常的活阎王肖彻最近发现了两个了不得的秘密。 ——他突然多了个儿子! ——他儿子是重生的! 瞅着眼前软乎乎的小奶包,肖彻面色复杂。 小奶包理直气壮,“媳妇儿近在眼前不敢坦白真相肿么破?当然是套路她,爹爹给钱,小宝帮你。”

叶染衣·完结·127万字

权门贵嫁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 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如何从烂饭粒蚊子血变成朱砂痣白月光, 这条路任重道远。 好在她有一身医术护体。 可是号称包治百病之后,她发现事情渐渐有些不对了----某人挑眉问她:“我的相思病什么时候帮我治?” -----老书《名门闺战》《春闺密事》已完结

秦兮·完结·275万字

喜时归

新书《小千岁》已开~ …… 谢于归重生后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坟,盗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条嗅到血腥就不松口的疯狗…… …… 韩恕叼着她脖颈直磨牙:你说谁是狗? 谢于归:你不是? 韩恕:……汪。

月下无美人·完结·52.6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侯府小哑女

燕云歌自末世而来,重生侯府,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每天吃好喝好乐无忧! 然而…… 她爹一门心思造反, 她哥一门心思造反, 她嫁个男人,还是一门心思造反。 燕云歌掀桌子,这日子没发过了!

我吃元宝·完结·319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锦此一生

“清容,要是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着谁?” 穿越而来的陆清容刚满周岁,就面临这么个棘手的问题。 陆清容觉得,娘亲太草率了……

孟寻·完结·128万字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妖治天下·完结·216万字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 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 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 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 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 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完结·14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