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一路烦花

现代言情/已完结

189万字

完结于2020-10-04 11:06:08
本文出版名《一万次心动》,新书《大神你人设崩了》~【本文专注扒马,女主帅,男主炸,身份多重,双宠+爽文+微科幻+无逻辑】 秦苒,从小在乡下长大,高三失踪一年,休学一年。 一年后,她被亲生母亲接到云城借读。 母亲说:你后爸是名门之后,你大哥自小就是天才,你妹妹是一中尖子生,你不要丢他们的脸。 ** 京城有身份的人暗地里都收到程家太子爷的警告:隽爷老婆是普通人,不懂京城规矩……脾气还不好。 直到一天,调查某个大佬时,他的手下望着不小心扒出来的据说什么都不懂的小嫂子的其中一个马甲……陷入迷之沉默。

001初到云城(求收藏)

八月底,日头当空,小镇热浪翻滚。

镇中心卫生院二楼略显破旧的门边懒洋洋地倚着一个女生,她穿着简单的黑白格子衬衫,低头的时候,领口歪了一下。

两个袖子十分不羁的卷起。

在往下是一条低腰牛仔裤,有点旧,因为她的动作,一截清瘦细腻的腰露出来。

样貌惹眼到不行。

护士看到一个男人第三次路过女生时,她递给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内努努嘴,“苒苒,你爸妈来了?”

秦苒低头撕开糖衣,长睫微垂,咬进嘴里的时候,她才半眯着眼睛,“是吧。”

护士啧了一声,“看不出来。”

说完一句便拿着病历匆忙离开。

病房里面就是秦苒的亲生爸妈,宁晴和秦汉秋。

两人十几年前就已经离婚,秦苒一直跟着外婆,半个月前外婆生病,眼下需要转院,宁晴跟秦汉秋才回来。

秦苒靠在墙壁上,一只腿微微曲起,面无表情地听着。

隔着门都听出来宁晴的声音冷漠十足,“秦汉秋,我妈情况严重,我带她去云城疗养。”

秦汉秋看向她,不知是讽刺还是其他,目光复杂,“苒苒被学校退学了,宁海镇没学校收她,你正好带她回林家,林家路子多,总会给她找个好学校。”

“我已经带了语儿嫁进了林家,你还要我再带一个拖油瓶?林家人怎么看我?”宁晴有些烦他的胡搅蛮缠,就秦苒那样的,学校想找就能找?

说起这个,秦汉秋怨气明显,“我当初是想带语儿走,你不要苒苒就要推给我?”

他们有两个女儿,秦苒跟秦语,只差一岁,各方面却是天差地别。

两人离婚时为了争取秦语的抚养权,闹得天翻地覆,后来还是秦语自己想要跟着妈妈,这一场官司才算打完。

那时候秦苒没人要,两人互相推脱最后谁也不管。

外婆陈淑兰看着可怜,一个人抚养了秦苒十二年。

病房内,宁晴看着秦汉秋嘲讽的脸庞,心中憋了一口气,比起秦语,谁想要带一个打架斗殴的女儿?尤其还是要带入豪门,动辄就会被人笑话,宁晴心里千百般的不愿意。

秦汉秋是小时候被拐到他们镇上的,一个穷小子,陈淑兰看中了秦汉秋,结婚几年宁晴就受不了秦汉秋的不上进,他除了搬砖就是工地,宁晴干脆离婚。

离婚后宁晴带着秦语嫁到了云城有钱人。

秦汉秋也迅速再婚,跟他现任的老婆还生了一个儿子,日子红火。

秦汉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宁晴怕他到时候真去林家闹,那只会让她更丢脸,只能咽下一口苦水,不甘不愿地带秦苒回云城。

“苒苒,你也”秦汉秋出病房门,看到秦苒,他顿了顿,叹息,“林家有钱,你跟你妈过去,他们铁定能给你找个好学校让你读高三,说不定以后还能考个大学。”

秦苒那成绩能不能考到大学……秦汉秋也就随口一说。

秦汉秋现在要养一个儿子,负担也不小,城里的房子还没买,总要为以后打算。

来之前他现任的妻子就打过招呼,不能把秦苒带回去。

秦苒往后靠了靠,卫生院走廊上没有空调,闷热的空气几乎凝住,她半低头,手指绕着衣领的第二粒白玉般的扣子。

手指纤细,毫无杂质,犹如凝结的玉脂,裹着冷意。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又冷又燥。

她并不理会秦汉秋,解开这粒扣子后,忽然眯了眯眼,朝走廊上正对着自己的窗户看过去,眸子里寒光毕现。

跟窗户隔着几米远的地方是一间办公室。

对面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男人穿着禁欲的白大褂,样貌清隽,身材俊挺。

卫生院最近新来的主任,江东叶。

江东叶看了眼对面与卫生院并不相配的高定沙发。

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指尖夹着一根烟,修长且分明,淡色的烟雾薄薄升起,手臂随意的搭着,目光似乎凝了半分钟。

江东叶顺着对方的目光朝外看去,“瞅什么呢?”

男人穿着黑色丝质衬衫,窝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笑,“小腰挺细。”

他侧着头,鼻梁很高,皮肤极白,半眯着眼睛,极长的睫毛遮住眸底,朦朦胧胧的过分疏冷。

似乎是刚清醒,声音低哑偏又带了不经意的清泠。

携裹着几分清绝。

“嗯?”江东叶翻了页病历,没听清。

抬头一看,瞧见这风流韵致的颜色,觉得京城里那些男男女女为这位三爷疯狂,也不是很难理解。

“没你的事儿。”程隽伸直了大长腿,倚在沙发上,轻笑一声,然后开口,“过两天这边任务完了你就回京城。”

“你呢?”江东叶回过神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烟按灭在烟灰缸。

程隽起身,两条腿笔直修长,微敛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他伸手拍了拍衣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烟灰,漫不经心的:“有其他任务。”

**

宁家的车就在小镇的卫生院楼下。

是一辆黑色的宝马,挂着云城的车牌号。

宁晴跟医生交涉之后,就直接带秦苒跟陈淑兰回云城。

“林家规矩多,别把你的那些坏习惯带到林家,听到了?”宁晴偏头,揉了下眉心。

秦苒只带了一个黑色背包,将包搭在腿上,半眯着眼有些发困,不在意的点点头。

曲着一双又细又直的腿。

浑身上下一股子混不吝的匪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

“有这么困?你昨晚做贼去了?”在林家做了十二年的贵妇,宁晴现在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

她最厌恶的就是秦苒身上与秦汉秋如出一辙的匪气。

秦苒从兜里摸出一副黑色耳机要给自己戴上,不甚在意,“去网吧打了一晚上游戏。”

随着她抬头的动作半挂着的耳机滑到衣领里,搭在脖子上。

“你……你以后不准去网吧!”宁晴看着她这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咬牙,“别不服管,你要是拿出语儿的十分之一,我也不用不着对你这么耳提面命。林家不是你外婆家,你的一言一行影响着你妹妹,自己不想好,你也别连累语儿。”

一想到还要去找关系,让林麒把秦苒弄进高三,宁晴愈发烦躁。

以秦苒现在这情况,怕是找遍整个云城,也找不到一个愿意收她的学校。

她当年仗着好样貌嫁给了丧妻的房地产生意人林麒。

秦语小时候就极其聪明,长得好看也讨喜。

成绩优秀,天赋出众,从来没有让林家人为她学习上的事情操过一次心。

不管放在哪儿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林家人对秦语满意的不行。

宁晴带秦语嫁到林家自然是高兴的。

可想想接下来要带着秦苒去林家。

宁晴连中饭都没有胃口去吃。

**

下午四点,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云城林家别墅前。

“夫人。”开门的是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中年女人,见到宁晴后面的陈淑兰与秦苒,目露诧异。

宁晴胸口有些闷,她心烦意乱,“张嫂,你带我妈跟苒苒进去,语儿要下课了,我去接她。”

秦语一向都是林家的司机接送。

今天宁晴亲自去接,说白了还是烦心,不想在家里对着秦苒,要出去喘口气。

张嫂目送宁晴离开,这才偏头看向两人,目光中透着怀疑。

“老太太,秦小姐,”她上上下下用极其隐晦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才开口,“进来吧。”

说着,当先侧过头在前面带路,在两人看不到的角度,撇了撇嘴角。

陈淑兰一路走过,看到装修精致的欧式建筑。

手指无意识的攥着衣角。

停在大厅门边,张嫂刚要拿出拖鞋。

却看到陈淑兰就这么穿着鞋走进大门。

陈淑兰脚跨进去后,才感觉到张嫂望着她诧异的眼神。

她虽然是乡下人,但一向爱干净,脚上跟衣服上都没什么灰尘。

张嫂的目光如芒在背,可外孙女就在身边,陈淑兰极力忽视张嫂的视线,挺直腰板。

她往回走了一步,想要换鞋,却见张嫂将拖鞋又塞回去了。

林家客房挺多,张嫂摸不准宁晴现在的态度,将两人带到三楼的一间客房。

在二楼拐角处看到一间半敞开的房子,里面摆着的名贵的小提琴露了一个角。

秦苒多看了一眼。

张嫂瞥秦苒一眼,面无表情地道:“那是二小姐的琴房。”

秦苒挑着眉眼,懒懒散散地跟在张嫂身后,漫不经心的想着,看来秦语在林家挺受宠。

楼上的客房挺单调。

“这是洗手间,热水器会用吧?”张嫂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介绍,仿佛她对面的两人是山顶洞人。

秦苒坐在矮桌面上,一只腿微微曲起,一手随意拨弄着摆在矮桌上的鲜花,袖子挽了一截。

露出细白的手腕。

“二位先休息,需要什么叫我一声,我就先下楼了。”张嫂说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就下楼去厨房帮忙。

她离开后,秦苒锁了门。

陈淑兰看着一尘不染的漂亮房间,略微思索着,好半晌,笑着道:“这位张嫂看起来人挺……挺好相处,以后……你跟你妈,唉。”

秦苒将背包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倒。

闻言挑了下眉,没开口说话。

陈淑兰看着秦苒在摆弄自己的东西,也没打扰她,这个外孙女古里古怪的东西特别多。

上次一起来看到桌子上摆着的反射着寒意的枪,陈淑兰着实被吓到了,不过后来秦苒说那只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枪。

秦苒曲腿坐在桌子上,摆弄着背包里的东西,一台没有标志的笔记本电脑,看起来挺新,也没有牌子,她随手放到桌子上,没去管。

又拿出一个十分厚重的手机。

她继续扔到桌子上。

她东西一向乱,在一堆物品中挑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瓶。

拿起来的时候还发出晃动的声音,里面是水。

外面只用黑色的笔凌乱的画了一个大写的Q,还贴着一张便签。

秦苒将便签撕下来,上面乱七八糟的写了一串字符,旁人看来只是一串乱码,她看了半晌,扔到一边。

手中只拿着白色塑料瓶,偏头看了陈淑兰一眼,纠结了一下还是塞回兜里。

不多一会儿,张嫂上来敲门——

“先生跟大少爷回来了,正在楼下,想要见见二位。”

**

楼下,林麒跟林锦轩正在低声说话。

毕竟是又要带一个女儿回来,宁晴没有这个胆子擅自做主,在卫生院的时候就给林麒打了电话。

“听说休学了一年,在原来的学校记了大过,是个刺头儿,送进一中有点够呛。”林麒想着宁晴的请求,忧心的拧着眉头。

他原本以为秦语那么乖,她的姐姐也差不到哪里去,当时就没有多问。

眼下倒是麻烦,林家还从来没有出过这般劣迹斑斑的人。

林锦轩眉眼漠然,一手搭在沙发上,歪头按着手机似乎在跟人聊天。

林麒说话的时候,他甚至连头也没抬,对林麒口中的秦苒兴致缺缺。

只是在听到楼梯口动静的时候,他不经意地抬眸瞥一眼。

怔愣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神你人设崩了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 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异世女记者灵魂占领两年。 好不容易夺回身体—— 豪门母亲:童少是留学生,你高中就辍学了,虽然你们是娃娃亲,不要强求。 父亲:歆然也是我的女儿,希望你跟她好好相处,多向她学习。 弟弟:我只有江歆然一个姐姐。 ** 在夺回身体前,孟拂是《全球偶像》女团节目里排名第四什么都不会被全网黑的花瓶角色,是江家不肯对外承认的大小姐;夺回身体后——恕我直言,在座都是孙子。 一开始各大网络粉丝让她滚出女团,滚出娱乐圈,无脑黑孟拂,一批粉丝纷纷怒怼黑粉,安慰孟拂。 直到后来,某大神转发了一条博:【我的新戏转一发】 某人评论:【你上错号了。】 发现了真相的粉丝猛然回过神——【大佬她不需要安慰。】 男主苏承:古武隐士家族天才继承人,禁欲系超A神秘系男主苏承。 女主孟拂:即思维跳跃、表演大师、王不见王、财迷,自称什么都会“一点”的全网第一学霸孟拂。

一路烦花·完结·197万字

全世界都知道我不好惹

【封面底图为作者本人私有,非商用,侵权必究。】 为了恰饭的初迢接了一桩单子,成为即将死去的厉家大少的未婚妻。 不仅能够得到丰厚报酬,还有机会继承庞大遗产。 大佬初欣然接受,却没想到厉家大少能够听见她的心声 —— 厉司丞在家人的要求下有了一个未婚妻 该未婚妻每天都会对着他,含情脉脉,泪眼婆娑的说:“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是鱼,你就是水,离开了你,我怎能独活?” 下一秒厉司丞就听见她的真实想法:我到底啥时候才能继承他的遗产,哎,愁人。 厉司丞:呵呵 (欢乐逗比文,带沙雕玄幻风格)

孤木双·完结·102万字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双强双洁互宠扒马,男帅女拽】 听闻墨爷的太太是个不学无术的小霸王,各路人马暗中看笑话。 学习垃圾?陆眠甩出理科状元的高考成绩单。 没有才艺?陆眠一手弹琴一手作画,现场表演一心二用。 只会败家?两天净赚一个小目标了解下。 拳击、围棋、鉴宝、赛车……来来来,比个够。 斯文的萧祁墨扶着眼镜,引以为傲:“谁还有话说?” 下属小心翼翼的举起手:“墨爷,查到了!那个以一己之力捣毁非法实验室的人,好像是太太……” 萧祁墨看了眼恬静练书法的娇妻,“不可能!” 直到—— 国际精英组织举行换届大会。 带着面具的萧祁墨和陆眠双双登台继任。 萧祁墨:隔壁副首领有点像我老婆…… 陆眠:隔壁首领的眼神有点熟悉…… 很快,有人看到新上任的首领将副首领堵在了卫生间…… 斯文败类腹黑BOSSx玩世不恭马甲Girl。

兜兜有铜钱·完结·235万字

全能千金帅炸了

扮猪吃虎十多年,乔卿向来不把名声当回事。 但有人蹬鼻子上脸,企图伤她在意的人。 乔卿决定不再伪装自己。 草包废物?天才智商惊爆你的眼球! 低贱平民?真实身份让你高攀不起! 菜鸟弱鸡?古武绝学打的你满地找牙! 学神,棋神,车神,武神……随着重重身份一一曝光,那些曾经狗眼看人低的人纷纷倒戈,变成了添狗。 乔卿大门一关,谢绝来客。 挡住了利益熏心的人,却挡不住某个妖孽男人。 从此翻墙爬窗,成了君夜玄的绝活。 身为君氏财团总裁,君夜玄有足够的筹码护乔卿一生。 可让他心塞塞的是,乔卿太独立也太能干,不等他出手就能摆平一切事端。 君夜玄有小情绪了,他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了! 于是某天,微博置顶了一条求问消息:媳妇儿太有本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童涅儿·完结·107万字

余生有你,甜又暖

刚发现自己会被裴聿城的意识附身时,林烟是拒绝的。 明明在酒吧蹦迪,一醒来,躺在了荒郊野岭。 明明在家里打游戏,一醒来,站在了欧洲大街。 明明在跟男神烛光晚餐,一醒来,站在了男洗手间。 这日子没法过了! 后来的林烟—— “大佬求上身,帮我写个作业!”“大佬求上身,帮我考个试!”“大佬求上身,帮我追个男神!”“大佬,听说生孩子挺疼的,等日后我生孩子的时候,不如你……” 裴聿城:“……”

囧囧有妖·完结·171万字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新文《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 【本书已完结,出版名《轻吻星芒》】陆少:“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 众人:“???” 陆少:“看书好好看,翻得那么快,能记住几个字。” 顾芒又拿起一本,一目十行。 陆少头疼:“遇上不爱学习的宝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 直到有一天。 “爷,京城好几所知名大学都在抢夫人,国外的超一流大学也来抢人了!” “爷,几家中医研究院为了抢夫人争得你死我活。” “爷,国际有名的几大律师事务所都在抢夫人。” “爷,几大黑客组织也来了……” “爷,几大财团也来了……” “爷……” 陆少:“妈的!都给老子滚!”

南之情·完结·157万字

你好,King先生

云想想上辈子是个风风光光的大明星。 这辈子她想要做个兢兢业业的好演员。 爱惜羽毛,宁缺毋滥,不靠粉丝数量说话,作品才是底气。脚踏实地的靠自己一步步迈向王座,却一个不小心与那位世界级大佬产生纠葛。 从此以后大佬会悄悄在微博上关注她,会以送她高科技保护物品为由,制作一个只有无名指能够戴上的戒指套路她,会美其名曰他们家族以让恩人涉险为耻辱而监视她! 直到她被他箍在怀里:“你现在太危险,只有做我的太太才能安全。” 云想想:……

锦凰·完结·253万字

觉醒后我征服了全世界

第一次见面,她对他说:宋先生,你恐命不久矣 他身边人说她是骗子,还威胁要揍她。 第二次见面,她对他说:宋先生,你明天就要死了 她差点被揍。 第三次见面,他在死亡边缘徘徊。 *** 乔今,芳龄二十,性格乖糯,自杀后性格大变,神神叨叨又爱装逼。 人称——神经病 宋砚青,芳龄二十五,出生尊贵,一生不凡,命格极弱,身体也弱,走两步咳一步,在乔今的眼里,是个短命相。 这是一个神经病遇上短命鬼的惊天爱情故事(虚假) 装逼不翻车大佬X腹黑如玉羸弱贵公子大佬

孤木双·完结·115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