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有罪时

待我有罪时

丁墨

现代言情/已完结

70.2万字

完结于2019-07-2111:29:32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晚8点前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第1章

天空灰白,云层浓厚杂乱,望不见一丝蔚蓝的天。这样的天空下头,是墨绿色的连绵高山。高山之下,是一片深绿色的树林。再往近处,就是深黄、浅黄、草绿和各色花朵夹杂的大片草原。

一条灰白的公路,就在眼前。

天空飘着一点小雨,风开始大了。路旁有几只绵羊,不顾风雨嚼着草,抬头望向尤明许。

尤明许没想到六月的藏地还会这么冷,她只穿了条防水裤,T恤外是件冲锋衣。长发束成马尾罩在头盔里。尽管身上冷,她的越野自行车还是保持均匀稳定的速度。

前后左右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再低头看表,今天就这样,也许该找个地方休息了。

但这片地区本就偏僻,居民稀少,只有一些驴友会走。她又骑了一阵,已是下午四点多,天更暗了,山边阴沉沉一片。雨滴在变大。

尤明许累了,也有些饿,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和香肠,慢慢吃着。

她停了十几分钟,只有一辆车经过。本地牌照,很旧。开车的是位中年大叔。尤明许朝他挥手想要搭车,他跟没看到似地飞驰而去。

尤明许也不在意,靠在路旁树下,继续吃着冷冰冰的香肠。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驶来一辆摩托,摩托上坐着个长发年轻人。尤明许看着他不动,年轻人皮肤黝黑,穿着牛仔夹克,面相看着就有点鸡贼,那双眼更是绕着尤明许打转。

他在她车旁停下,盯了她两眼,问:“去哪里啊?”

尤明许这时听到汽车的声音,往后瞟了眼,又有辆汽车驶了过来。雨蒙蒙的,车灯亮着,一时间她看不清驾驶座上的人。

她往前方扬了扬下巴,示意摩托青年自己的方向。

摩托青年又问:“一个人啊?”

尤明许笑笑,答:“不,还有几个同伴,他们在后面,我骑得快。”

青年目光有点深,不吭声了,手按在摩托把手上,也不动。这时那辆后面来的车,从他们身旁经过,速度平稳不快。尤明许越过摩托青年,隔了缀着水滴的车窗,看到个年轻男人。皮肤挺白,轮廓也不像本地人。寸头,五官分明。他也穿着冲锋衣,黑色的,微微竖起的衣领里,露出一小片脖子和喉结。挺帅,而且是那种带着坚硬男人味的帅。

摩托青年也回头,打量了开车的男子几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尤明许把自行车头一抓,飞快跳上去就想走。哪知道摩托青年大概也是放羊打猎之类出身,又或者类似的事干过很多,反应也很快,身体偏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车头,另一只手就抓向她背后的包。

竟是个打劫的。

尤明许狠狠瞪他一眼,咬牙想要挣脱。两人立刻撕扯在一起。而前头那辆车已开出百余米远,只怕难以注意到身后的状况。尤明许把心一横,抱着背包,大喊道:“放手!你放手!救命啊……抢劫!救命……”

摩托青年凶相毕露,一拳朝尤明许的脸打过来,恶狠狠地骂道:“想死!闭嘴别喊了!”尤明许反应比较快,极为狼狈地躲开这一拳。青年顺势擒住了她的手腕,倒是愣了一下,触手只觉得柔软滑腻异常,再仔细看她的样貌,心尖就颤了一下。

脑子里有点气血上涌,青年想再干点别的了。他索性丢开摩托车,也不抢包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就往那几棵树后推,脸上似笑非笑地说:“你躲什么躲?我不抢了不抢了,这种天气,一个女孩子走这条路多不安全,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浮,又开始动手动脚,尤明许哪里有不明白的,心中厌恶鄙夷无比。可当下的情形确实危急得很,她一面拼命挣扎抵抗,一面用尽全力再次大喊:“车牌号川AXXXXX的大哥,救命!求你救救我!有人抢劫强~奸!救命啊——”

摩托青年有点恼火,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那辆车居然真的没走,停在前面了。他犹豫这一下,尤明许趁机挣脱就跑。青年低低骂了句,刚想追上去,却见那辆车居然掉了个头,“叭——”尖锐的汽车喇叭声突然响起,车笔直朝他们开来。

尤明许踉跄跑了几步,一抬头,就看到黑色轿车离自己只有十几米远了。驾驶座上那人紧盯着她,目光警觉而坚定。而他的手一直压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声始终在持续,穿过雨帘贯穿公路,几乎响彻整片原野。

尤明许的心头就这么一热,莫名的安全感涌了上来。她似乎看到那人朝她点了点头,一个加速,车转眼就要到眼前。

尤明许回头,就见青年跳上摩托,一脚油门跑了。

尤明许像根木头似的,抱着背包,呆呆站着。

雨不知何时下得更大了,噼里啪啦落在地上,还有他的车上。他一个急刹,人从车里出来。尽管天色灰暗雨水重叠,在两人周围乃至远方,蔓延成一片灰蒙蒙的模糊世界。尤明许还是看得更清,他约莫一米八高,一身冲锋衣裤,身材结实,面容温和干净。

他看一眼尤明许,又往摩托车远去的方向望了几眼,露出几分凶狠神色,但立刻收敛了,转头又望向她,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尤明许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谢谢你掉头回来。要不是你,我真的就完了。”

他很温和地笑笑。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偶尔出手搭救的女孩,会长得这么明艳动人。在这么糟糕的背景里,那张脸也会叫人眼前一亮。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停,即刻移走,问:“你有没有其他同伴,要不要联系他们?”

尤明许答:“我现在就一个人。本来有个朋友一块儿,昨天她家里临时有事,先回去了。我想把剩下的路走完。”

男人没说话,手搭在车门上,随意地敲了敲。尤明许就看到有水滴沿着他削瘦分明的手背,无声滑落。

他问:“那接下来,你一个人能继续骑吗?需不需要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尤明许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靴子。冲锋裤腿扎进靴子里,线条帅气利落。她答:“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到前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实在骑不动,也不想骑了。”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

尤明许抬头,看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那神色居然是有点勉强的。但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说:“好。”

尤明许对他一笑:“谢谢!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

雨水纷纷从天而落,混一片迷蒙颜色,而纤瘦的女人身处其中。他看着她两颗眼睛珠清澈动人,鼻子很秀气,一笑那饱满的红唇,竟有几分天生的性感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看了两眼,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焦躁。当她望过来时,他已移开属于男人的无礼目光。

他开的是辆普通轿车,说:“后备箱装满了行李。”就帮尤明许把自行车系在了车顶上。

狂风骤雨来临了。

黑压压的云,压向山顶。天地间晕沉沉一片,车外只有轰隆的雨声,之前颜色丰美的藏地景色,仿佛转眼间褪去色泽。只余一团好像能吞噬掉一切的阴暗,能见度变得很低。

他的车开得不快,偶尔也会有别的车经过。车里有暖气,尤明许脱掉外套,只穿紧身长袖,坐了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回暖。

她偷偷望去,他似乎很专注在开车。刚才淋了雨,他把外套也脱了,里头是件深灰色长袖,很衬他。

过了一会儿,他问:“介意我抽根烟吗?有点累。”

尤明许答:“不介意。能不能给我一根?”

他这才有些讶异地看她一眼,眸中带了点笑。他伸手在中控台上抓了抓,摸出半包烟。尤明许向来知情识趣,直接拿起来,抽出一根先递给他。

他接过,说:“谢谢。”

尤明许自己含了根,他又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递给她。尤明许动作熟练地夹着烟,慢慢抽着。明明两个人依然话不多,感觉却比之前刚上车时要亲近熟悉了些。

他说:“顾天成。我叫顾天成。”

“尤明许。”她又扫了眼车外的雨,“要不是遇上你,我现在不知道淋成什么鬼样子了。”

他唇角一勾:“小事。”

尤明许问:“你是干什么的?”

顾天成答:“IT。你呢?”

尤明许:“服装,我做服装设计。”

顾天成笑了笑,轻声说:“难怪这么好看。”

尤明许听清了,不说话。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好看。他也安静着,就跟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似的。两人各自抽完烟,雨已小了些,她看了眼黑下来的天色,问:“还有多久能找到休息的地方?”

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前年来,再开个把小时,应该能看到藏民的家。”

尤明许说:“好。”抱紧双臂,靠在车椅里,过了一会儿,伸手擦了一下脸,然后按着额头。

顾天成察觉了,问:“怎么了?没事吧?”

然后就听到她把脸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没事。就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有点怕。”

她的嗓音很平静,平静中带着一点自嘲的笑意,还有半点难以掩饰的委屈。之前顾天成就觉得这个女人非常胆大镇定。上车后也没有任何哭闹失态,神色如常地和他一起抽烟聊天。没想到过去这么一会儿了,她才后知后怕,终于也露出了几分属于女人的柔弱无助。

侧眸望去,女人的长发已经散开,微微带着波浪卷,乌黑浓密。小脸躲在手臂后,下面是纤细的腰身和修长双腿。她从手臂后露出眼睛,那里头清亮流光,倔强生动。

顾天成的心口就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他抬头望着前方,这里是川藏交界处的荒原,天为幕,地为席。没有别人,远离城市。远离一切平凡、拥挤、勾心斗角和伪装。他却和这个女人,如浮萍般相遇,在同一辆车里,躲避风雨,温暖前行。

尤明许和他目光交汇。他的神色还是淡淡,嗓音却柔和了几分:“别怕。我一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乌云遇皎月

她就像个小太阳, 而我是躺在太阳下的旅人。 因她照耀,终于抬头哭了。 —— 硬汉汽车修理工VS二萌女作家的爱情故事。

丁墨·完结·31.1万字

送你一个黎明

她以为她看到的只是一道微光,没想到却是黎明出现前的第一道光。 他用尽所有的耐心,只为送她一个黎明。

随侯珠·完结·33.3万字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她与顾先生

没遇上唐迟的顾临峥,如岭上之花,高不可攀。 而遇上唐迟的顾临峥,依然高冷禁欲,却多了一个属性——撒狗粮。

孤木双·完结·84万字

暗黑系暖婚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204万字

挚野

那时候他还很穷,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她偷偷买饭给他吃,还差使他去院子拔草干活。 他蹲在满地野草中,一脸悲壮:“看,寻笙,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许寻笙:“白痴。” …… 后来,他走到了千万人面前,江山在他身后。他想问的却只有一句话:“我们能不能继续相爱?” 就像当年,你爱上一无所有的我。

丁墨·完结·48.8万字

乔先生的黑月光

在小伙伴眼里,池月是个异类。 经常翘课,不挂科。 来自穷困地区,不缺钱。 长着校花级的脸,不谈恋爱。 赚了很多钱,不拔一毛。 在乔先生眼里,池月其实…是个神经病。 ☆★☆★ 日常一: 两人出门。 乔先生扔给池月一个口罩。 池月:今天有霾? 乔先生:我怕忍不住在大街上亲你。 ☆★☆★ 日常二: 只要池月生气,乔先生就买东西给她。 池月: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物质的女人? 乔先生:当然不是。 他淡定的把一个限量版包包送给了保洁阿姨。 后来,池月看到保洁阿姨拿它背菜,心如刀割。 …… ☆★☆★☆★☆★☆★☆★☆ 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 现代:《慕川向晚》《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 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汴京小医娘》《长门好细腰》

姒锦·完结·117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他来了,请闭眼

丁墨都市言情推理文第二部。 约会时,他说:“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每十分钟亲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无聊的事。” 吃醋时,他说:“与我相比,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写满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个好女人。” 爱爱时,他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资质和领悟力超群。顺便提一句,我的观察力也很好。” 求婚时,他说:“言语无法表达。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就是——我爱你,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丁墨·完结·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