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庶夫套路深

家有庶夫套路深

妖治天下

古代言情/已完结

216万字

完结于2020-04-2603:38:58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第一章跑了

叶棠采坐在妆台前,呆呆地看着眼前精致的雕花铜镜。

只见镜子里映出一名大红嫁衣、凤冠霞帔的艳丽少女。叶棠采歪了歪头,镜子里的少女也跟着歪头,她皱眉,镜子里的少女也皱眉,竟不是幻觉。

“姑娘,凤冠戴着不舒服吗?”丫鬟惠然关心地问道,“这是要戴一整天的,哪里紧了或松了姑娘定要说出来,不要忍着。”

叶棠采眼神这才有了些恍然,但仍盯着镜子不肯移眼:“惠然,你瞧,镜子里的是谁?”

惠然扑哧一笑:“当然是你自己呀,还能是谁?”

叶棠采说:“难道我要改嫁了?”

噗地一声,正在喝水的秋桔一口茶喷了出来,边上的喜娘也是身子一歪险些扭了老腰,惠然一个踉跄,急道:“什么改嫁,姑娘才第一次嫁……不,呸呸,什么第一次嫁,就这一次!”

喜娘笑道:“你这丫头胡吣什么,新娘子刚才说,要改一改嫁衣侧边的带子系法。”说着还真上手去解了那侧的带子,绕成别的样式:“喏,这才叫百年好合结。”

惠然一脸感激:“嬷嬷有心了,秋桔,快带嬷嬷下去吃口茶。”

秋桔机灵,早就从钱匣子摸出一块小银锭塞到喜娘手里,拉着喜娘到外面休息吃茶。

屋里只剩下主仆二人,惠然才哭丧着脸:“姑娘,这种玩笑可不能再开了,要是传到张家耳中,就不好了。”

叶棠采努力地压下心中的激动,稳着声音试探道:“我要嫁的……是张博元?”

“姑娘,你又说这种混话了。”惠然想死的心都有了,“除了博元姑爷还能是谁?这种话,再不能说了!”一脸祈求之态。

叶棠采嗯了一声:“扶我到床上坐着吧。”

惠然依言扶着叶棠采,小心翼翼地走到拔步床。

叶棠采稳稳地坐好,打量着周围,思量了好一会,才终于确定,她重生了,回到了临出嫁这一刻。

高兴之余,叶棠采又有些无奈,既要重生,若是早那么一天,她也能周旋着退亲,眼下这情况,却只有一条路可选了。

叶棠采无奈地笑了笑。

这时珠帘晃动,秋桔走进来,声音带着抱怨:“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来?离吉时可不远了。”

“瞧你,急什么呢!”惠然嗔了她一句,“难道他还能不来,不过是有事耽误了而已,一会让外面的人不要拦太久,拜别礼节什么的也快点就是了。”

叶棠采嗤地一声,唇角勾起不知是自嘲还是苦笑,因为新郎还真不会来了!因为马上、立刻即将发生一件大事!

过了一刻钟左右,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叶棠采放在膝上的手不由自主地紧握,垂下的双眼微眯:来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伸出一个小脑袋,却是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小姑娘,秋桔打起珠帘:“三姑娘?”

叶家现今的当家人是老侯爷叶鹤文。

叶鹤文有共有三子,嫡长子、庶次子和庶三子。叶棠采是嫡房嫡长女,三姑娘叶薇采是嫡房庶女。

“是薇采?”叶棠采道,又朝她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大姐。”叶薇采跑到叶棠采跟前,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外面、外面出事了。”

“是迎亲队来了,闹得太过了么?”惠然道。

“不不。”叶薇采不住地摇头,“迎亲队没有来,而且不会来了。因为大姐夫跟二姐姐跑了!”

叶薇采口中的二姐姐是二房的女儿。

“你说什么?”秋桔惊叫。

“三姑娘快别乱说。”惠然震惊道:“你是哪听来的胡话?”

“才不是胡话,外面都在说!”叶薇采道,“姐姐你早上大妆时,母亲让我和二姐姐一起到迎春园帮着招待女眷,但路上她说头晕回房了,我只好自个儿去。忙活到现在,个个都在等迎亲队,谁知道,现在迎亲队没来,却等来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是谁乱传的?这是在毁我们叶家姑娘和张家的名声啊!”惠然声音颤抖。

“是一名男宾。”叶薇采怯怯地看了她一眼:“至于是哪家宾客我就不晓得了。当时大家都在等迎亲队,议论着都快误时辰了怎么还不来,突然有一人道:‘莫不是城外的真的是他们?’别人追问,那个人才道,他因公办差,昨儿出了城,今天一早才匆匆赶回来参宴。在城外,他看到了一对少年男女在望波亭附近相会并驾马离开。当时觉得眼熟,一时想不起是谁,等进了城才想起是张郎和二姐姐,但却不敢相信,毕竟今天是你们大婚之日。直到现在新郎迟迟不迎亲,他才狐疑起来。”

“然后呢?”惠然声音颤抖。

“然后他们都追着问二姐姐在哪里。不知哪个妇人嘴碎,说她一早看到二姐姐背着一包东西趁乱跑了出门,原以为她出去买东西,没想到是跟姐夫私奔。宾客看热闹不嫌事大,要多难听说得多难听,然后新郎带着小姨子私奔传得宾主皆知,想压都压不住。”叶薇采说着都快哭了,喘了一口气儿,接着说:“我刚刚跑到二姐姐的房间看过了,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怕是真的,大姐姐……”

叶棠采双眼有些茫然,或是想起前生的种种,心里一股又一股苦意涌上来,说不出来什么感觉,五味翻杂。

过了半天,她才慢慢地开口:“迎亲队来了吗?”

“还没有来……”叶薇采道。

叶棠采黑色的眸子温度一寸寸变冷,最后慢慢挤出跟前生一模一样的话:“你去看看祖父他们如何处置,惠然你也去。”

叶薇采闻言一溜烟跑了出去。惠然青着脸离开,走到门口,又嘱咐两名守门的嬷嬷别放人进来,才追了出去。

叶棠采狠呼一口气,先稳住,让事情一步步地发展到那一步,再决断。

外书房,东次间——

靖安侯叶鹤文正绷着一张老脸坐在太师椅上,隔着一张黄梨木茶几,一名四十出头,脸容尖削的貌美妇人正悠闲地喝着茶。

妇人是叶鹤文的继室苗氏,苗氏只生了一个女儿,才刚刚十六岁,正待字闺中。

下首一溜站着的是叶鹤文的三个儿子,分别是嫡长子叶承德,庶次子叶承新、庶三子叶承刚,三人的妻子分别是温氏、孙氏和罗氏。

“大太太!大太太!你醒醒啊!”丫鬟婆子们的惊叫叠声响起。

却是温氏在听得准女婿在大婚之日与庶房的侄女私奔,气得浑身发抖,又加之昨天操劳过度染了风寒,一口气没缓过来,生生被气得晕厥了过去。

“老太爷……二姑娘不会做这种事的。”孙氏跪在地上,哭得脸上的妆都花了,“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老太爷……老太爷啊……”

叶鹤文被丫鬟婆子的惊叫,还有孙氏的哭喊吵得头昏脑胀,终于忍无可忍:“住嘴!全都给我住嘴!老大,你快把你媳妇抬出去。”

叶承德厌烦地皱了皱眉,只叫了两个婆子,把温氏抬了出去,自己也趁着这个借口溜走了,好像现在出事的不是自己女儿一样。

“老太爷。”这时一名小厮跑进来。

“如何,花轿来了没有?”叶鹤文急急跨上前。

“没有。”小厮脸色极为难看,“小的赶去张家,别说是迎亲队伍,张家连大门都不开,好像没有这桩婚事一样。宾客来过好几桩,但不见张家开门都走了。”

这次轮到叶鹤文气得浑身发抖了:“岂有此理!就算张博元这小混帐跑了,张家也该派花轿前来,先把婚事圆了再说,张赞这老匹夫究竟是什么意思?”

苗氏轻轻啜着茶,凉凉道:“定是张家觉得脸面丢尽了,认定是二丫头把张公子给勾坏了,一气之下,干脆不娶了呗。”

“那老匹夫居然敢给我难看!不过是泥腿子而已,祖上三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地的下等人!我呸!”叶鹤文狠狠啐了一口。

正如叶鹤文所说,张赞家里原是穷种地的,借钱念的书,后来中了举,与叶鹤文一届的举子。最后叶鹤文考了进士第七名,而张赞考了第八名,比他还要低一个名次,二人一起编入翰林。

出身低,考得还不如他,纵然一起共事,叶鹤文也从未正眼瞧过张赞。

谁知道,几十年过去,叶鹤文只混到了从四品秘书少监一职,说白了就是个管图书的。而张赞却官拜正三品大理寺卿,十分得圣宠。为着这事,叶鹤文别提多怄了,心里暗讽张赞不要脸,溜须拍马功夫一流,否则哪会升得比他快。

后来温氏与张家儿媳不知怎么的交好了,叶鹤文心里怄气,却懒得管。后来两个女人居然说要做儿女亲家。

叶鹤文瞧不起张赞,但又稀罕张家正蒙皇宠,又是张家先提的亲事,便权当勉为其难成全张家吧!

两家订亲后,居然很多人暗地里说他好福气,居然找了这么一门好亲家。

叶鹤文简直要怄死了,他们可是堂堂的靖安侯府,簪缨世家,百年大族!难道还高攀了?那个张家,不过是泥腿子出身。但那老匹夫还算有礼,他便不与他计较。

可现在,他摆足排场嫁孙女,那老匹夫倒好,居然关起门来不迎亲!这让他老脸往哪里搁?

小厮急道:“老太爷,张家不迎亲,现在该如何是好?是不是不嫁了?让宾客都散了?”

叶鹤文的火气噌地往上窜:“放他娘的狗屁!不进他张家门,我叶家女就嫁不出去了?前儿个不是有一窝穷亲戚到咱们府上打秋风的?一直住到现在还没走吧?我记得他有个儿子尚未婚配。刘二,你去问问,谁愿意娶大姑娘,就换上新郎服到正厅里拜堂!”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新文《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已开,欢迎亲们入坑! 一朝穿越,顾明卿成了大晋朝忠勇侯府的嫡次女。 顾明卿原以为从此就能过上“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的悠闲日子,谁知亲爹是入赘侯府,而她是原配生的小可怜,身份那叫一个尴尬。 顾明卿还没来得及适应新身份,就被继母嫁到农家,真是刚出虎穴,又进狼窝,不过—— 腹黑忠犬相公:“爹说男人就要疼爱妻子。娘子,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疼你,啥好吃的,好用的都先紧着你。” 疼儿媳的公公:“明卿啊,我最遗憾的就是没能有个白白嫩嫩的闺女,你是我儿媳,跟闺女也差不了多少。以后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爹一定为你做主教训他!” 视儿媳如女儿的婆婆,“我这盼了那么多年,老天总算给我送了一个好闺女。明卿啊,以后你就是我亲闺女了。” 顾明卿摸摸下巴,这日子跟她想的不一样,她好像掉进福窝了!

凌七七·完结·312万字

侯府小哑女

燕云歌自末世而来,重生侯府,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每天吃好喝好乐无忧! 然而…… 她爹一门心思造反, 她哥一门心思造反, 她嫁个男人,还是一门心思造反。 燕云歌掀桌子,这日子没发过了!

我吃元宝·完结·319万字

旺夫小哑妻

新文已开《小宝寻亲记》小可爱们请挪步^_^ ——   上河村最有学问的宋家三郎娶了个小哑妻。 小哑妻身段好,模样俏,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就是不会说话。 继母说她便宜,五两银子就能换——温婉白眼。 妯娌笑她命苦,被人欺负都还不了口——温婉白眼。 算命先生说她旺夫,将来必定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温婉眉开眼笑:这个好。 【小哑妻谋婚篇】 为给继弟交束脩,继母五两银子卖温婉,要给瘸子做续弦。 温婉捏紧小拳头,坚决不认命。 知道上河村宋家三郎霉运罩顶,某天在高粱地碰着,她鼓起勇气捞根树枝蹲在他跟前写:你娶我,我旺夫。 宋三郎盯着她的字看了看,沉默片刻,说:“好。” 【非穿越,非重生,本土男女主,男主科举向,女主第六感异于常人,前期真哑后期恢复,种田日常温馨宠文。】

叶染衣·完结·223万字

我家夫君惹不起

【新文——《反派夫君靠我续命》正在连载中,作者专栏可见,小可爱们继续求支持呀】 重生古代农家,成为头上有六个哥哥,倍受爹娘宠爱的老来女 却是个好吃懒做,性格骄横,长了满脸痘痘几乎毁容的极品 为了避免嫁不出去,她还捡了个哑巴,天天虐待出气 穿越而来的傅七宝并不知道,眼前这个被原主打得遍体鳞伤的少年,会是未来一统天下,手段狠烈的帝王 所有伤害过他的人,都被挫骨扬灰,不得好死… 几年后 傅七宝:“我想过了,当年逼你是我不对的,从现在起,还你自由。” 男人精致绝美的脸上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 “是吗?既然如此,那些和我没关系的人,也都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不如都一起处理了吧。” 傅家人瑟瑟发抖,不,姑爷,我们就认你一个!事不宜迟,马上成亲!

墨初舞·完结·116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 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 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 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 “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 “爷有穆九!” “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准备赐给您做妻子!” “爷有穆九。” 怒:“等穆九什么时候愿意嫁给爷了,你们就有夫人了!” 穆九:“不用隔三差五进宫去跪这个拜那个,偶尔跑出去潇洒一圈也没人说她不够端庄,当然,如果那个侯爷不要天天来骚扰她就更好了!” 某爷:“做梦!” 一对一,女强爽文,欢迎入坑,作者玻璃心,不喜欢不勉强。

妖殊·完结·144万字

锦此一生

“清容,要是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着谁?” 穿越而来的陆清容刚满周岁,就面临这么个棘手的问题。 陆清容觉得,娘亲太草率了……

孟寻·完结·128万字

掌欢

(已出版简体、繁体)骆三姑娘仗着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就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良家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撒野,她伸根手指头就让她消失了——直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叫骆笙。

冬天的柳叶·完结·111万字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推荐古言甜宠新书《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已发布~ 秦王妃在山上养病期间不安分!——此传闻属实。 秦王妃隔三差五就会去隔壁山头找一俊美男子!——此传闻也属实。 皇上至纯至孝,甘愿出宫静修,为祈祷大凤王朝福泰安康吃素三年,即将功德圆满,却偏偏叫一寡妇坏了修行!——此传闻铁证如山。 那寡妇后来成了贵妃。 只是奈何贵妃娘娘有心疾,三不五时就要昏厥一下,据太医院掌院断定,贵妃娘娘活不过三十。 所以一众宫妃盼啊盼啊,盼到头发都白了,还是没能盼到贵妃娘娘驾鹤西去的消息~~

巴西松子·完结·40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