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妆

大红妆

姚颖怡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8万字

完结于2020-07-0800:11:18
开新书了,〈花千变〉欢迎入坑! 沈彤活了两辈子,她觉得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她有心有力有记性,还有大把的好年华。 某人,你听到了吗? 这盛世大妆,非我莫属!

第一章八月初九

沈彤屏住呼吸,紧贴着石壁,下面是万丈深渊,只要一脚踏空,她就粉身碎骨。

“辛六,我知道你藏在下面,咱们的规矩你懂得,同袍一场,你也不想让我们为难吧。”

沈彤紧抿双唇,这是辛五的声音。

和辛五一起来的,还有丙组的人。

几天前,三皇子周铮代天巡狩黄河灾情,甲、丁、辛三组共派出二十名死士行刺。那也是沈彤正式成为死士之后经历过的最惨烈的一战。

那日,他们本已做好万全准备,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坐在车里的人根本不是三皇子周铮,而是萧韧!

对方早有防备,设下陷阱任由他们飞蛾扑火。

此刻,沈彤眼前又浮现出萧韧把剑尖从她胸口处移开时,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不杀你,并非是因为我不杀女人,而是我没有必要杀一个死人。”

是的,萧韧早已看透,即使他放过了她,而她也一定会死。

不是死在萧韧的剑下,而是要被主人灭口。

那一刻,她在萧韧眼中,已经是个死人。

从她被带回来的那一天起,她的命就不是自己的,她是死士,从八岁到十八岁,她只做过两件事,一是准备成为死士;二是做一名合格的死士。

从萧韧手中逃出后,沈彤在死人堆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甲二,正想带着他一起逃,甲二却笑着对她说:“好妹子,给哥来个痛快的,求你了。”

她没有迟疑,举刀刺进甲二的胸膛,甲二感激地望着她,断断续续地说:“谢......谢......逃吧......不......要......回......去......”

那一役,二十名死士里,只有她和同是辛组的辛拾逃出生天,辛拾要回去,而她迟疑了,辛拾冷冷地对她说:“我们的性命是主人给的,能死在主人手里是莫大的光荣。”

他们是死士,他们的性命卑贱如同尘埃,他们甚至没有名字,只有编号。他们的每一次任务都是以生命做代价,如果他们胜了,那么死的便是对方;而如果他们败了,等待他们的便是死亡,即使敌人留下他们的性命,主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每一次失败,对于主人便是一场危机,所以不能留下一个活口,哪怕是他们这些只会杀人的死士。

沈彤的耳边回荡着甲二临死前说的话,明知道回去会死,可是辛拾还是要回去,而辛拾也一定会说出她还活着的消息。她想活命,就应该杀死辛拾的,可是沈彤没有动手,她受了伤,她做不到一击致命,与其和辛拾拼个你死我活,还不如保留气力逃走,于是她没有回头,朝着与辛拾相反的方向跑去。

可是沈彤还是被找到了。

并非是她逃亡的手段不够高明,而是因为上边派来追杀她的人,不仅有丙组的人,还有最熟悉她的辛五。

辛五比她早三天入门,辛组只有辛五和她是女子,所以从小到大,她们都是最好的朋友,亲如姐妹。三个月前,辛五被派去执行其他任务,沈彤没有想到,两人再次见面时,辛五是来杀她的。

沈彤不怪辛五,辛五是奉命行事,如果今天逃跑的人是辛五,她也会听从命令来追杀的。

她们只是刀,主人手中的刀,一把刀不配拥有感情和生命。

两年前,她和辛五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那时她还曾打趣说,这里用来藏身最合适不过......

沈彤苦笑,所有人都知道她和辛五是交心好友,所以上边才会派辛五来杀她,如果今天她没有死,那么死的就会是辛五。

沈彤咬咬牙,她提起一口气,猛的飞身跃起,双手攀住石壁,让自己整个人暴露出来。

她仰起头,便看到一身劲装的辛五。辛五的脸色苍白,一双美目冷冷地望着她,这一刻她们不是袍泽,更不是姐妹,她们是猎人和猎物。

辛五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她居高临下,俯视着沈彤:“辛六,你逃不掉的,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还有丙组的人,如果不想吃苦头,你就自己做个了断。”

“辛拾呢?”沈彤问道。

“死了。”辛五淡淡地说。

“他只有十八岁吧。”沈彤叹了口气。

“你也是。”在辛组里,辛五、辛拾和她是同龄,他们都是孤儿,不知家乡父母何处,更不知自己的生日,因此就连年龄其实也并不确切。

“今天是八月初九,以后就是我的忌日了,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日子,真好。”沈彤笑了。

“嗯,八月初九,是个好日子,我记住了。”辛五的目光终于从沈彤身上移开,她抬起头看向湛蓝的天空。

碧空如洗,看不到云,只有一只孤雁瑟瑟而行。

沈彤也在仰头看天,原来蓝天这么美啊,可惜她以前没有留意过......

辛五俯身,伸出了手,沈彤扬起自己的手臂向上伸展,艰难地够到辛五的手,辛五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悬崖上两只手紧紧相握。

沈彤又笑了,她笑得很美,如同刚刚绽放的花蕾,来不及盛开,在风雨中挣扎着想要留下最后一抹嫣红。

辛五也笑了,笑着笑着,辛五松开了彼此相握的手。

沈彤双臂展开,伤痕累累的身体宛若一只断线的纸鸢向山崖下坠去。

山风猎猎,沈彤的长发被吹得飞扬起来,千丝万缕在风中飞舞。

原来坠落的感觉是这样的,如此漫长,漫长到让她记起了很多事,那些她早已忘记的往昔,一幕幕在脑海中展开,恍如隔世。

她记起开满紫藤花的小院子里,母亲在花架下做针线,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母亲面前,母亲一边责备她,一边温柔地用帕子拭去她额上的薄汗。

这时丫鬟走过来,领着一个人,那是曾经做过母亲丫鬟的蓉娘。

蓉娘在母亲面前跪下,母亲使个眼色,有丫鬟哄着她,带她出了院子。

出去的时候,她看到有个小女孩站在外面,惊慌失措,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小女孩和她差不多的年纪,她好奇地打量着小女孩,小女孩也看着她......

现在想起来,那个小女孩的脸,有些熟悉,她是谁啊,怎么想不起来了?

那以后的事呢?来不及回想了,这一世是来不及了......

......耳畔有风声,有鸟鸣,沈彤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消失不见。

八月初九,第一个属于她的日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芳

传闻不学无术的池大小姐,在撞柱醒来后,忽然变得通情达理了。 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而且诗书礼仪,处处出众。

云芨·完结·101万字

盛芳

一梦三百年,侥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本来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儿时随手埋的金珠玉璧。 然而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时富贵,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

须弥普普·完结·103万字

裙上之臣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 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

青铜穗·完结·83.2万字

春妆

新书《卫姝》已发,欢迎围观吃瓜。 别人重生,先打脸刷怪,再逆天改命;红药重生,先Ctrl+c,再Ctrl+v。 红药:改啥命啊?万一把命改没了,你赔啊? 某男:我陪,两辈子。 特别声明:本文架空,考据党请慎入,以及,本书又名《我老公的妈妈是史上最憋屈的穿越女》。

姚霁珊·完结·109万字

折锦春

新文《卫姝》已发,欢迎打卡。 秦同春首,春不顾秦。 前世的秦家满门抄斩,秦素遍身污垢、忍辱半生,她一直以为,那是命。 重生后她才明白,那不是命,而是局。 破局求生,折春成锦,她,真的能做到么?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特别提醒:本文架空,时代背景借鉴三国至两晋,考据党请慎入。 已著完结文《庶庶得正》,心急的书友可以先移步过去看。

姚霁珊·完结·218万字

齐欢

重生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发生。 正当她将案子查出些眉目时,前世夫君的对头找上了门。 徐清欢:奸臣 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 ……一年后 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 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 徐清欢:等等……我查查再说。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即可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

云霓·完结·179万字

花娇

郁棠前世家破人亡,今生只想帮着大堂兄振兴家业。 裴宴(冷眼睨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姑娘的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难道是觊觎裴家宗妇的位置? 郁棠(默默流泪):不,这完全是误会!我只是想在您家的船队出海的时候让我参那么一小股,赚点小钱钱……

吱吱·完结·128万字

崔大人驾到

简介:师门突然遭遇灭顶之灾,她莫名变成了清河崔氏嫡次女,不光要手忙脚乱的应付着多如牛毛的规矩,还要解开围绕在身边的种种谜团…… (陈年老坑恢复更新,日更不断,有事会请假)

袖唐·完结·121万字

掌欢

(已出版简体、繁体)骆三姑娘仗着其父权倾朝野,恃强凌弱、声名狼藉,没事就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良家美少年。对清阳郡主来说,这种人敢在她面前撒野,她伸根手指头就让她消失了——直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叫骆笙。

冬天的柳叶·完结·1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