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娘子山里汉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5万字

完结于2020-06-2810:01:00
【新书《姜女贵不可言》已上线,欢迎围观~】 季妧第一次出嫁,花轿临门新郎就挂了。 季妧第二次出嫁,吉时刚到新郎的坟被雷劈了。 一而再被退货,凶名传遍了十里八乡,眼看是要砸手里。 重男轻女的奶奶拍腿恸哭:“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你一两银子都卖不掉!” 季妧:“……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算命的昨天还讲我将来有大福运。”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吧。 当务之急是先分家立户,甩掉那一帮子吸血亲戚,再动动手致个富啥的,养大随手捡来的便宜弟弟。 咿!还有“年十七不嫁者使长吏配之”的规矩? 不怕不怕,找个假夫君应付一下就是。 那个村口的流浪汉收拾收拾还能看,就他了!

第1章一两银子都卖不掉

夜半三更,寂静的大丰村突然传来一阵狗吠声。

叫声此起彼伏甚是激烈,渐渐往村西转移,直过了很久才平息下去。

村里的人此时多半都已进入梦乡,并没有把这番动静当回事。

村西季家。

堂屋里一灯如豆,跳跃的火苗映在一张张低沉不语的面孔上,莫名添了几分幽森。

炕上盘腿坐着的是季家的当家人季庆山,旁边是他的老妻康氏。

下首左边站着的,是大房季连松和其妻杨氏。

右边椅子上坐着的,则是三房季连槐和其妻朱氏。

如此,除了在镇上读书的老四季连樘,季家一家也算是到齐了。

至于二房……众人的目光复杂的下移。

堂屋正中那块地上,搁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个纸片薄的人,放眼看去哪还有半点人形,血糊糊的一片,瞧着格外瘆人。

康婆子的脸越拉越长,心口那把火也越拱越旺。

她蓦地蹦下炕,迈着小脚几步走过去啐了一口。

“这个遭雷劈的丧门星!就是专门来克老娘的!活着活着是赔钱货,一两银子都卖不出去!眼看要死了好歹能帮老娘捞一笔,这刚到手的钱还没焐热又飞了!老娘还不如养头畜生,再不济也能割肉吃!”

康婆子越说越气,一拍腿干嚎起来:“季家是造了什么孽哦,摊上这么个克星鬼,我的命怎……”

季庆山啪嗒啪嗒抽着烟袋,闻言把烟锅子往炕桌上一磕,语气不十分好:“时候不早了,赶紧说说怎么办吧。”

康氏唠叨别的倒还好,只有一句特别不中听。

怎么就成了季家造的孽了?这妧丫头是二儿子生的,那二儿子身上也流着一半康家的血,指不定是谁造的孽呢。

他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康氏且有的闹,因而也没在上面歪缠。

朱氏赶紧接道:“是啊娘,这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回头别死在屋里,怪不吉利的。”

她说着用手遮了遮鼻子,似乎已经闻到了什么不好的气味。

老三季连槐坐没坐相的打了个呵欠:“娘你倒是快拿个章程,这夜里怪冷的,我还等着回去睡觉呢。”

老大季连松动了动嘴,似乎也想说些什么,却被杨氏紧紧扯住了袖子。

康婆子埋怨自己命苦的话被生生憋回了肚子里,看着眼前几个不通人气儿的,更觉得自己的命苦了。

不过一屋子人都等着她拿主意,她又愈发觉得自己的重要性来,这个家果然是处处都离不得她。

她清了清嗓子,又厌恶的瞥了眼地上。

“有什么可商量的,她之前住牛棚,现还抬到牛棚去,等咽了气,再用破席子一卷,挖坑埋了就是。”

季连松再也忍不住:“娘,这不……”

“这不好吧。”朱氏快他一步,“算命先生都说了,她是天煞的克星,命硬的很!先克死了二哥又克死了二嫂,这都是咱亲见着的。原先家里有人还不信,你瞧瞧,送一家克一家,嫁一户绝一户,如今打发都打发不掉!这……这要是人在老宅断了气,再埋进祖坟,怕是会把咱老季家的风水整个都毁了的呀!到时不但地下的祖宗们不得安宁,就连咱们活着的……”

朱氏偷偷看了眼公婆,小声嘀咕了句:“俺们倒没啥所谓,就是四弟,他将来可是要做官老爷的人……”

果然,季庆山和康婆子的脸立马变了。

季庆山尚还稳得住,康婆子火烧眉毛一般,片刻不等就下了吩咐:“老大老三,你们俩快赶紧!把人抬到……”

抬到哪呢?总不能往大门外一扔,人来人往的也不好看。

烟雾缭绕中,季庆山咳了一声:“村尾是不是还有个废弃的破窝棚……”

大丰村的人集中居住在村南头和村子东西两头,村子的东北角因为近山脚下,只稀稀落落住着几户人家。

破窝棚的主人原是个老猎户,自去年死后,夜里有人经过那附近总能听到一些怪怪的声调,闹鬼的传言就这样起来的,久而久之,越发没人往那块去了。

康婆子猛一拍桌:“就抬到破窝棚去!”

朱氏就知道,只要打着老四的名义,万没有办不成的事!

季连樘是康氏的心头肉,更是季家最有出息的一个。十七岁那年就连着过了县试和府试,得了童生的资格,当时那可是大丰村头一份!给季家二老挣足了面子不说,村里谁见了他们不敬上三分?

季连樘也就此成了全家地位最超然的存在,这些年几房攒点钱都用来供他在镇上读书了。

朱氏倒不是真的关心季连樘,她是实在被这贱丫头的毒性吓怕了,生怕接下来就要克到他们三房。

两个女儿倒还罢了,她的乖儿子将来长大也是要读书进学当官老爷的人呢!

康婆子拍了板,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二话。

季连槐虽说有点不想去那邪门的地方,在朱氏的催促下,也不情不愿的起身。

季连松却迟迟没有动静。

“老大你游魂呢!”康婆子没好气,开口就是吼。

季连松涨红了脸,使了大力挣开杨氏,支吾道:“娘,咱、咱不能这样,二弟家就剩小妧一个了,而且她还有气,就这样抬出去……要不、要不找郎中给看看吧,说不定,说不定还有救……”

“放你娘的狗臭屁!”

季连松话没说完就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

康婆子骂起人来向来是六亲不认,才不管季连松的娘正是自己。

她掐着腰,气的简直要升天。

“这赔钱货一个铜板没给老娘赚,还要老娘倒贴银子给她治病,没门!如今是你四弟考秀才的关口,一家子都要勒紧裤腰带紧着他,哪还有闲钱给个丧门星治病?平日里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这才哪里就显着你了?话说的倒是轻巧,就凭你整日在地里刨食能赚几个?你那还有个瘸子累赘,以后这个家、你们这房,还不是要指着你四弟!”

季连松被骂的的一脸紫涨,可是老娘的话句句踩在软肋上,他垂下头,刚刚一瞬间挺直的腰杆又再次弯了下去。

堂上再无人开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农家娇女

夏离穿越到了一户古代农家。 养养娃,种种田,捏捏渣,挣挣钱,顺条狗子前世缘。 农家小日子简单又热闹。 直至遇到那个长得像叶风的男人,日子就变得不一样了……

寂寞的清泉·完结·87.2万字

天赐农家小福妻

开新文了,《楚大人的美娇娘野翻了》,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1v1,男女主身心干净,大宠文。)沈清兰作为一名过时的皇牌杀手,唯一的愿望就是坐吃等死,谁知贼老天看不过,在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夏日,一道雷将她劈死了。 ———— 醒来之后,她就成了异世一个小村庄的傻女,本想顺理成章当个坐吃等死的傻子,奈何家里人口众多,米缸里的米供不应求。 *** 第一次邂逅,他主动上前打招呼,她不理。 第二次见面,他是她的东家,他对她道:“姑娘,交个朋友?” 她点头,应下了。 他大喜之下,给她又是送房又是送钱的,美曰其名,朋友有难,不能不帮。 第三次见面,他给她带了礼物 之后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每次见他,她都能收到新的礼物。

清画·完结·89.5万字

农门猎女

穿越成穷山沟的农家长姐,林燕娘接过猎户爹的弓箭上山,却猎了个昏迷不醒的将军回来。 完结书:《农门凰女》、《农女皇商》

白羽凤麟·完结·78.5万字

重生农门小福妻

【新文已开《重生后,朕和皇后在逃荒》求支持^0^】。女军医重生古代遇上干旱逃荒,祖父渣,祖母毒,要卖掉她全家换粮食。 顾锦里表示:小意思,先解决渣爷恶奶,再找水换粮,带着全家渡过灾荒。 逃荒到大丰村安家,外来户不好混,各种被欺压,怎么破? 顾锦安表示:没关系,哥哥我是科举大佬,一路连科,秀才举人进士,光耀门楣,俯视渣渣。 日子正过得有滋有味,兵灾四起,顾锦里掀桌,本姑娘只想种田,打仗神马的,滚! 逃荒捡到的小哥哥:娘子莫慌,你相公是战场狂人,小兵变侯爷,护你万亩药田,一世安好。 PS:打脸虐渣种田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互宠,欢喜结局。【女主不行医,只会用医药知识发家致富^0^】

风十里·完结·713万字

掌家小农女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 且看陈小暖如何带着老实娘亲和可爱妹妹,家财万贯!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319万字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 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但父慈母善,姐姐彪悍护短,弟妹呆萌纯良。 一穷二白有何惧?有手有脚还有脑,财源自然滚滚来! 极品亲戚一箩筐?姚瑶的原则是,小女子动口也动手!毒舌把人怼吐血,出手就打没商量! 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家人和美,小日子过得温馨惬意。 刚及笄便有媒婆踏破门槛,姚瑶只一句“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我要娶夫”给打发了干净。 谁知第二天竟真有人主动上门求入赘……

楚正秋·完结·224万字

旺门佳媳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 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死之人,给人冲喜 冲喜就冲喜,季善不信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不想垂危夫君病因竟是考试恐惧症,这不是送分题吗? 且看她如何化恐惧为动力,助自己的第N个学生金榜题名。 只是某人不是说好中了就放她自由么?怎么越来越撩了 不知道老阿姨对小鲜肉的抵抗能力为零,再撩就真要忍不住了 某小鲜肉:“忍不住就别忍,来吧,别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季善能怎么办? 只能如他所愿,夫妻俩一起一路高中,让极品都全部退散,走上人生巅峰了……

瑾瑜·完结·281万字

重生农门小当家

已开新《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欢迎入坑! 清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朝醒来,成了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苦,外加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好在同名同姓,样貌一样,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也不少。 本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口诀算法,一跃成了倍受欢迎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 这位时常来酒肆的“独眼”有型男子,真是祁九里的菜啊,既然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

一只小胖·完结·102万字

农家丑妻

新文《娇妻傻婿》,跪求收藏 夏曦穿越以后,恨不得老天爷来道雷再把她劈死过去。丑就算了,竟然还成了孩子娘。 更让她崩溃的是,竟然嫁了个白眼狼。 夏曦怒了, 虐极品,踹渣渣,休了白眼狼。 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却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大人物,自此一宠再宠,变成了最尊贵的人。 小剧场:一月黑风高夜,两千兵士手持火把,肩抬聘礼来到一农户前。 某人下马,上前敲门。 无人应。 “夏娘子,我来求亲!” 无人应。 “我带来一千抬聘礼。” 无人应。 某人鼓起勇气,提高声音,“娘子,孩子是我的!” 屋内默。 然后一道清亮的声音传出来,“进来!” 某人大喜,推门而进, 一把闪着寒光的砍刀迎面而来, “你去死!”

晗路·完结·3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