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曾照江东寒

明月曾照江东寒

丁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

23.5万字

完结于2020-02-1214:25:42
我只觉得自己耳间隐隐生疼,一直疼到脑后。而又有梗塞的钝痛,从胸中蔓延开去。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如死一般寂静。我抬眼,眼中却朦胧,大家似乎都在看我,可我却辨不清他们眼中的含义。 一把清亮的声音划破我的思绪:“泓儿,回来。” 我有些混沌的转头,只见林放已在矮几后站起,拢袖看着我。众目睽睽下,他朝我伸出手。 灯火如昼。他的手,瘦长白皙,静静的伸出,就在离我丈许的位置。

第1章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战家的女儿,宁做那盖世英雄,也不做祸国美人。”

爹爹这句著名的战氏家训,本没什么新意。

只是他在我即将正式踏入武林之前,朝整个武林放出这么一句话,着实大大损了我的薄面。

据婢女小蓝报告,武林人士人手一本的快报《武林风声》对我爹这话做了两种推测:

第一,战家女儿丑若无盐。这句话就是要提前警示大家,我不是美人。

第二,我爹曾在二十岁时搞大武林第一美女的肚子,放弃武林副盟主之位携美私奔,引起当时武林少壮派的公愤。而战家女儿踏入武林的目标,就是为了美人。

我不得不说,两种推测都很恶毒。

恰恰这时,小蓝传话门主召见。于是我恶向胆边生,抓起一份《武林风声》,气势汹汹的直奔爹娘的宅子。

刚迈入厅堂,我便察觉到气氛不对。爹坐在主位,长眉紧锁,面色铁青;娘的眼中泪光闪动,脸色泛红。

经验告诉我,爹娘在生气。

我一向反应灵敏,马上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定是被爹发现,我前天将他的“冰魄兰”的花朵和嫩叶摘了,和鹿肉一起炒了下酒!那兰花可是爹前年从西域带给娘的生辰礼物。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还不如猪肉。早知便不吃了。

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对面二位还是我父母。

我把《武林风声》随手一扔:“爹,我知道那兰花珍贵,可是吃都吃了,下次你再给娘带一株好了!”

爹的眼睛徒然睁得很大:“你说……你把冰魄兰吃了?”

我顿时察觉自己失策,原来他们不知道……

娘责怪的看我一眼,爹双袖瞬间飘扬鼓动,隐隐有风雷之声。

我扑到娘怀里,躲开爹的杀气腾腾。

末了,在娘宠溺的目光下,爹的双手无奈的垂下:“且饶你一次。三个月后,你下山去。”

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泓儿,娘舍不得你,不放心你……”

下山?不会吧,为了一株破兰花就要逐我下山?

不对,肯定不是因为兰花——这么多年来死在我手上的珍稀花草鸟兽多着呢!不差这一株。

那是为什么?

虽然我很想下山,可是又不好表现得太雀跃,只得强忍住激动,颤声问道:“下山?为什么?”

爹鄙视的看我一眼:“下山,去参加那个武林大会。”

原来,这才是他们刚才愁眉深锁的原因——舍不得我啊!顿时心里有些得意,不过——

“我去武林大会?爹,你才是门主!”武林大会,不都是要各派当家的才能参加么?

“我才不去。去了会被仇家追杀的。”爹理所当然的说道,“门主的事好办——今日我就把门主之位传给你。拿着,这是令牌,门主之位已经传给你了。”

我接过那个破旧残缺的小木牌——没错,是真的,是我幼时经常踢着玩、拿火烧的那个。

可是战门主,这样……有点儿戏了吧!

爹看我一眼,继续道:“三个月之内,你必须收起你那猴脾气,拿出点门主的威严来。否则我就派小蓝去,你就给我呆在山上。”

我……

爹,蓝儿不过是我的贴身侍女好不好?她那三脚猫功夫还是我教的。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

天很蓝,水很清。

池子里的鱼儿很笨。本小姐我钓鱼很惬意。

又一尾天山红腹斑乐颠颠的咬上鱼钩,我淡定的提起鱼竿,手腕一抖,红腹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水线,应声落入鱼篓中。

“蓝姑娘,你看,父亲大人的雪玉虾果然虾中极品,用作钓这红腹斑竟然百发百中。”我抚着鱼竿笑道。

坐在树荫下的小蓝“腾”的跳起来,双手握拳抗议:“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说话!天哪,如果被门主知道,你用他的雪玉虾,来钓他的天山红腹斑,还不气死!”

望着原地发飚的小蓝,我掩嘴一笑:“蓝姑娘多虑了。我们明日便下山,父亲大人至少要两天后才会发现。”

小蓝抚着额头:“可是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讲话了?很难受……”

我诧异的看着小蓝:“是父亲大人让我培养门主的高贵威严气质啊!”

小蓝语塞,走过来探头看了看仅剩的几只鱼饵——雪玉虾,恨恨道:“剩下这几只,留给我做红烧虾。”

我笑:“蓝姑娘真是赶尽杀绝。”

明日,便要下山了。躲在这后山钓鱼,也是有些舍不得。

日落时分,回到家中,用了饭,娘过来给我收拾行李。

我娘是个特别好心的人,真不知道当年号称武林小霸王的爹如何将她骗到手。看着娘向我的包袱里塞玉佩、金簪、松栗糕……

我挡住她的玉手:“娘,爹给我钱了,够用。”

“你那么贪玩,如果钱花光了,就把这些当了。”娘固执的塞进去。

“可是……”我从包袱里掏出油乎乎的松栗糕,“这个也能当?”

“路上吃的!”娘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掏出一件金丝薄衣:“泓儿,这是娘祖传的宝甲,刀枪不入,你穿上。”

我怀疑的指着那宝甲右肩的大洞:“真的?”

娘的脸色顿时非常难看:“这不是你七岁时拿火烧的么?”

我立刻非常听话的穿上。

———

默默含泪、依依惜别,这种场景,在我战家是不会出现的。

大师兄盯着我背上的包袱:“你一个姑娘出门,就带这么点东西?你不用换洗衣服吗?”

六师弟哈哈大笑:“师哥,她哪里像个姑娘?我看她是打算下了山就不换衣服了!”

三师兄摸摸我的头:“小师妹,下山了千万不要闯祸。如果闯祸了也不要说是战氏的人。随便说一个旁的门派。”这主意好,我点点头。

才及我腰间高矮的七师弟,一把抓住我的天蓝色褥裙:“师姐,二师兄说你下山是为了抢个美人哥哥回来成亲。你不跟我成亲了吗?”

我缓缓抬起头,清清淡淡的的扫视一周,一字一句的道:“各、位、多、虑。”

他们几个群体性打了个寒颤,六师弟哀叹道:“又开始装了!”

娘挽着爹排众而出,笑道:“我看泓儿装得不错。去参加武林大会,定能唬住那些武林前辈,以为我家泓儿深不可测。”

“还是娘了解泓儿!”我扑过去,挽着娘的手。

“泓儿,记住爹的话。”爹很严肃的看着我,“能否夺得武林盟主之位不重要。关键是结交武林朋友,亮一亮武艺,让全武林知道我战家并非没落。”

“我晓得。”不就是去武林走一遭,闹他个天翻地覆,让所有人知道战家前任门主虽然归隐多年,但战家依然不是好惹的呗!

这任务让我着实喜欢。

“下山后,一切小心。”爹说。

我挺胸抬头,点点头,我身后小蓝也雄赳赳的点头。

“爹,娘,各位同门,泓儿告辞!”我拱了拱手,一派武林人士作风。一旁的娘霎那又红了眼圈,伸手整了整我的衣装。

“你去吧。”爹淡淡的道,“我的雪玉虾,天山红腹斑,你既已弄死大半,便等你回来了,再行责罚。”

我身形一滞,拉起小蓝,风一般的掠下山去。

———

行走江湖者,求的不过名利二字。

爹让我进入武林,便是要我为战家扬名。

虽然这一路我也顺手收拾了几个草寇、几个小偷,可这么大的晋国,我实在默默无闻。于是我琢磨着,只能在武林大会上一战成名了。

于是一面游山玩水,一面琢磨着如何在武林大会上露脸。

两个月后,我们到了建康。武林大会还有十多日才开始,我的盘缠却花光了。好在娘有先见之明,一根金簪,换来一月开销。

与建康相比,我和小蓝是十足十的乡巴佬。看着满街衣着光鲜的人来人往,再看看我俩粗布山野男子装扮,顿觉不堪入目。

于是买来一青一白两套新布袍换上,我俩变成翩翩贵公子。我得意洋洋带着小蓝穿行于街巷间,只觉得欢喜非常。

买新衣花了不少钱,只好又拿出玉佩去当铺。

掌柜乐呵呵给了我三百钱。不错,够用两月——估计在建康待不了那么久,身上的宝甲应该可以留住,不用当了换钱。

小蓝细细的点着小小的五铢钱,我百无聊赖的看着当铺墙壁上挂满的各色书画——写得真差,不及娘的一半功力!

却隐约听到墙那边有人窃窃私语。我一向耳力敏锐,仔细凝听。

“那个败家子,竟然将暖心珠拿来当。郑琮被这个儿子气得够呛,花了一万钱才赎回去。”

“这下可好,整个武林都知道暖心珠在郑家,只怕又是一场争夺啊!郑家大祸临头了!”

我猛然抬起,暖心珠?《万宝忝录》记载,暖心珠是上古宝物,孙吴时为宫廷秘宝,后在战火中失踪。此珠带在身上,可益寿延年、容颜不老,磨碎成粉服下,可起死回生。

大约掌柜看到我面色诧异,大声咳嗽一声,墙内两人便止住声音。

我实在缺乏江湖经验,刚刚都不懂掩饰表情。下回一定要改。

我气焰嚣张的横了掌柜一眼:“小蓝,我们走。”

走,我们去夺宝。

“小姐,你要那珠子有何用处?”小蓝急急跟上来。

“没什么用。抢着玩。”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送你一个黎明

她以为她看到的只是一道微光,没想到却是黎明出现前的第一道光。 他用尽所有的耐心,只为送她一个黎明。

随侯珠·完结·33.3万字

蓁蓁美人心

对令狐蓁蓁来说,“结清人情,两不相欠”一向是她在外往来行走的准则。 既有所得必有所予,反之亦然。 直到某天,她遇见一位巧舌如簧的少年郎,一清二白的账被他算成一笔怎样也算不清的烂账。 ** 令狐蓁蓁:我觉得我们两不相欠了。 秦晞:并没有。我还欠你一样东西。 令狐蓁蓁:是什么? 秦晞:那句“喜欢你”。

十四郎·完结·46.7万字

他与月光为邻

第一次见面,她非要赠送给他一枚糕点。尽管他最讨厌甜食,还是努力吃掉了; 第二次,她因为害怕伸手抱了他。他脸色微红:“这位小姐,请先松手。” 第三次,她不小心亲了他,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却说:“意外而已,你不必介怀。” 作为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身心健康的优秀军官,应寒时无法不介怀自己的初吻。 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对她负责。 ——当他负手站在星空下,温柔凝视着我。 我看到星星化为流光,在他身后坠落。 Star-Drift,他们敬畏地称他为“星流”。 我的生命中,永远璀璨永不坠落的星流。 新浪微博名:丁墨。官方百度贴吧:丁墨吧。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等,《美人为馅》3月上市,当当有售。

丁墨·完结·38.1万字

阿禅

张静禅家道中落,年轻有为,英俊单身,是本市商界强势崛起的新贵。其父多年前破产欠债10亿,他执意替父背债,蛟龙困于泥潭。 有一天,失恋又失业的社畜李微意一觉醒来,成为8年前还是豪门阔少的张静禅。 张静禅:“如果你能替我挽回这10个亿,我愿意……” 李微意望着他的脸蛋身材,咽了咽口水。 张静禅:“分你1个亿。” 李微意:“!!!!” ———— 起初我以为那次穿越和往常一样,只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才知道,他等了整整8年。 时间循环+男女互穿。疫情期间存稿的练手中篇,20万字左右,主要目的是提高作者的细节设定和推进能力,小甜文。 每周六更,周日不更。

丁墨·完结·31.9万字

琉璃美人煞

我一定能成仙,她说。 他上下看看她,冷笑:确实能成仙,懒仙。 她心安理得地舒了一口气:懒仙也是仙。 他无语。很好很强大,谁说懒人不能成仙~

十四郎·完结·98.2万字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他来了请闭眼》第二部 山上,住着一个奇怪的人。他从不跟人交谈,出门总是戴着墨镜围巾口罩,还很傲慢。但是听说,他是一个神探。 我知道。 为什么? 因为我曾经与他相遇过。 但是他现在…… 别说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 你好,我是刑警简瑶,薄靳言教授的妻子。 ———————— 他曾经差点就抓到了我。 但是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

丁墨·完结·35.5万字

寂静江上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 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 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 ——爱情、悬疑—— 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丁墨·完结·14.1万字

帝凰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 --------------------------------- 另三个版本的文案,请见公告区专版。 ---------------------------------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 帝凰56相册视频:http://www.56.com/p16/v_ODg2MjY4Mjk.html?pstyle=1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帝凰土豆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5A1rLlj7-k/ 56视频不好下载上传,土豆版本的可以,感谢晏晏辛苦制作,某也爱你。 =========== 《帝凰》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10655 《扶摇皇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99415 《扶摇皇后终结篇》当当购买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123801 =========== 请买书的亲们,下完订单操作成功之后,记得再去点“写评论”,点亮那五个星星,可别点漏了,星评对我也很重要,谢谢。

天下归元·完结·11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