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有点冷

农门贵女有点冷

诺诺宝贝

古代言情/已完结

214万字

完结于2020-11-1723:48:24
从国医天才、豪门千金,到以打猎为生的乡下丫头,不过是一场爆炸的距离。 身处白水村数一数二的人家,她的地位却在食物链的底端。 看着面黄肌瘦的姐妹和弟弟,她使计、挑唆,欲要和平分家,却总有人跳出来不让她好过。 那就来点刺激的吧! 先揍一顿,一顿不够就两顿。 做生意,建作坊,给姐姐攒嫁妆,送弟弟上学堂……分家后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就让那些人羡慕嫉妒恨去吧! 不过……公子,别以为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纯良,我就会忘了后山的尸横遍野,还有你曾对我刀剑相向,要把我灭口的事! 景玥:胡说!本王怎么会对阿萝刀剑相向?我只想救命之恩,以身相报。

第1章云萝

初冬的寒风也甚是凛利,天已阴沉了好些日子,今日却难得出了融融暖阳。

深深庭院之中一片喧闹忙碌,从凌晨天未明到日上中天,在正午日头最盛的时候,伴随着一声稚嫩的啼哭,所有忙乱都归于欢喜。

“殿下,是个俊俏的小公子……”

郑云萝猛的睁开了眼睛,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的落到她脸上,晃得她刚睁开的眼睛忍不住又眯了眯,眼中残留的恍惚和异芒也在这一眯之中迅速隐去,重新变得清淡。

她慢悠悠的坐了起来,侧身依靠在身旁的一棵大树上,肉呼呼的小脸又白又嫩,粉的唇,白的牙,两条眉毛弯弯,最美的却是她那一双似带着钩子的狐狸眼,清且亮。

真是个清甜可口的小萝莉!

不过郑萝莉现在的心情并不大美妙,倒不是因为刚才午睡时的那个梦,而是想到了她那个奔走在怯懦和愚孝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还的娘,昨天又一次撇下自家儿女,恭恭敬敬的将她这个小闺女辛苦得来的猎物供奉了上去。

供奉给了她温和、慈祥、善良……啊呸!

忍不住在心里把自己给狠狠唾弃了一百遍,此处四周无人,她为何还要如此虚伪?

所以,她那个祖母真的是刻薄又尖酸,偏心又自私!

“咔擦!”

她思绪一顿,默默的低头看向了被她不小心捏碎在手心里的柴刀柄,肉呼呼的小白脸上不带半点表情,唯有嘴角轻轻的一抿。

又要换新的刀柄了,真是诸事不顺!

随手将柴刀往篓子里一扔,碎裂的木屑则洋洒在地上,郑云萝拍着手站了起来,背起篓子迈步朝最近的陷阱走去。

那短腿短手短身材,小小的一团行走在山林间却意外的灵活,也不过就是眨眼间,她便已钻进了林子里再不见踪影。

大半个时辰后,山林深处燃起了一堆烟火,一只被拔光了羽毛开膛破肚的野鸡在树枝的支撑下探到了烟火上头,翻转烘烤。

那树枝的另一端执掌在一双白嫩嫩肉呼呼的小手之中,短短小小的七八岁小姑娘盘腿坐在火堆旁,粒粒汗珠在火焰的烘烤下冒了出来,模糊了饱满额头上那不知从何处沾来的灰泥,又顺着脸颊滑落,滑出几道雪白的痕迹。

她却端坐着巍然不动,小脸小嘴小鼻子,两抹黛眉之下,那一双飞扬的狐狸眼正直直的盯着树枝那一端逐渐变色收缩并慢慢沁出了油花的野鸡。

可不正是刚才入林的郑云萝吗!

只是面无表情盯着烤野鸡的云萝心里却是有些发愁,今日走遍了大半陷阱也只找到这一只瘦巴巴的野鸡,收获实在是太惨淡了。

从正月里的最后一场雪之后,至今三月有余,老天再没有落过半滴雨水。春耕时有一冬的冰雪消融,倒是顺利度过没有引起一点慌乱,然天气渐热,四月的太阳也比往年要更毒辣许多,每天照耀在水平逐渐下降的河流上,田间地头也多了许多忧心忡忡的人影,就连山中的猎物都变少了。

她不太懂农耕之事,但莫名来到这个世界,又意外流落到此近八年,耳濡目染下也了解了不少,抬头看着头顶蔫耷耷的树叶,想到不远处她往常用来清洗猎物的小溪流也在逐渐缩小,不禁为即将到来的干旱而忧愁。

这也是她因为娘将她辛苦得来的猎物奉送给了上房而气闷的最主要原因。

她昨日翻山越岭跑遍了所有陷阱,又追捕了两个山头,才获得了一只野兔和两只野鸡。

两只野鸡一只当场斩杀填了肚,一只送给了村后山脚下独居的刘阿婆,剩下一只兔子本想带回家中再偷偷给常年受苛待的自家姐姐和弟弟打牙祭。

却没想到一个没留神就被她那孝顺的娘给送到了爷奶面前,最终大半落进了小姑的肚子里,而她的亲姐亲弟却连半口肉都没落着。

她若是把那只兔子当做是端午节礼送去娘家,云萝都不会这么生气!

可她端午节礼送的是什么?一块粗麻布,一小坛米酒。

就这么点东西,她还没有亲自送去娘家,而是托了人顺带走的!

对自家软弱愚孝的爹娘,云萝早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心疼常年被苛待姐姐和弟弟。

只无奈她自己也还太小,纵然天生神力似乎并不比任何一个成年人弱小,也依然会在面对许多事情的时候显得特别无能为力。

这里终究不是她曾经的世界。

野鸡在火上“滋滋”的冒着油,外面的一层肉皮已收紧,肉香味开始弥散在林子里,云萝吸了吸鼻子,将野鸡收回,拿出一把不过手掌大小的短匕在肉皮上飞快的划了几刀,再撒上一点盐花继续烤。

这个事情,她早已做得驾轻就熟。

很久没有想起沈念那个混蛋了,她们从小争到大,却偏偏一起牺牲在了祖国的边境线上,被炸得粉身碎骨难分彼此。

不知是福还是祸,再睁眼时,她已意外降生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古世界。

可惜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就迷迷糊糊的来到此处。

乡野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偏又天生的力气极大进而导致食量也不小,在最初的那几年,她几乎从不曾吃饱过。

也因此,自从会跑会跳,她便开始跟着师父进山打一些小猎物来填充自己的肚子,仗着天生的神力和前世的技能,她很快就学会了如何从大山里获得食物。

只无奈终究是年纪太小,她想要偷摸着弄些东西去镇上换几个铜钱都千难万难,而且她真的是太能吃了!

一只野鸡落肚,她摸着软软的小肚子低头看面前白花花不见半点肉丝的鸡骨头,感觉只有半饱。

不过也能顶上个一两天了。

干旱已初现端倪,林间出没的小动物们都减少了许多,她摸着半饱的肚子扑灭了火堆,打算再去剩下的几个陷阱里看看,不然,就只能亲身上阵往山林的更深处发展了。

昨天还有三小只呢。

又是一个时辰后,头顶的日头已开始西斜,在山林的更深处,云萝蹲在林木之间中,托腮盯着在树根地下长得特别亭亭玉立的紫芝,纠结着她到底是采呢还是采呢还是采呢?

这是她在两年前就发现的一株灵芝,大概她的两个巴掌大小,甚是灵气逼人,以她的眼光来看,当是极品,能换来白花花的一堆银子。

然而,两年前的她芳龄六岁,拿着这样一颗紫芝出现在人前,太引人犯罪了!

当然了,她现在已经八岁,可是,好像也没太大区别。

有哪家药铺的掌柜会傻到跟她一个八岁的孩子诚信交易呢?况且,她也轻易去不了镇上,更不必说县城府城了。

交给老郑家?

那还是让灵芝宝宝继续安静的长在这里慢慢修炼成精吧!

纠结半晌,她终于还是擦了擦口水,伸出小胖手将附近的草叶拨拢遮挡住她的小灵芝,然后转身钻出了灌木丛。

还是再等等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下雨了呢。

怀着这样美好的愿望,她背好装了一只小野猪的背篓就颠颠的往外走。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小野猪!

她查遍了布置在山林里的几十个陷阱,就在以为今天仅收获了一只野鸡的时候,竟在最后一个陷阱里捡出了一只十多斤的嗷嗷小野猪。

当时它还有一口气,却最终丧命在云萝扎进去的那一刀下。

出山的时候,太阳已离西边的山头不远,白水村也零星升起了几股炊烟,村尾山脚下独居的刘阿婆正坐在院子门口的石台阶上择菜。

她一身青灰色细布衣裳服帖又平整,灰白头发一丝不苟的在脑后梳成一个髻,满脸沟壑挤压出两道深深的法令纹,冷肃着脸,远远的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十分的难以亲近。

似听到了脚步声,她抬头看去,就看到背着背篓的小姑娘一蹦一跳的下山来,金色的阳光照在那小小的一团上面,熠熠生辉。

“阿婆!”

云萝的声音清脆,尽管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目光澄澈,站在石阶下水灵灵的看着她,将那双过于凌厉的狐狸眼都柔和了。

刘阿婆冷漠着脸看了石阶下的小姑娘一眼,继续低头择菜。

云萝并不以为忤,径直上来石阶绕过刘阿婆进入了院子里,解下背篓、拨开柴草,拎出在山上就已经处理清洗干净的小野猪放到了灶房的案板上,又绕出来说道:“阿婆,今天有一只小野猪,我想吃红烧肉!”

一脸的理所当然。

刘阿婆择菜的动作一顿,耷拉的眼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却依然不搭理她。

云萝也习以为常,微蹙着眉头自顾自的说道:“每天吃烤肉,我都吃腻了。这小野猪虽瘦巴巴的不够肥,但红烧了应该也会很好吃的。”

你这话让一年都难得吃上两回肉的那些人情何以堪?

云萝才不管这些呢,她的胃口极大,怎能不吃肉?

她凑到刘阿婆身边探头看了眼篮子里的菜,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见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这才重新背起装着松松大半框柴草的背篓出了门,往村子里走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霍七七不愿意当好人,但是她却当了一辈子好人。只是别人的一辈子很长,她的一辈子却被定格在二十四岁那一年。当她在飞机上一脚踹下死对头眼睁睁看着飞机爆炸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害怕的时候。 后悔吗?她不知道,因为来不及多想。当现代天才穿越到古代,附身在同名的姑娘身上时,霍七七无比庆幸,她终于又活过来了。本以为在古代,从今往后,她就是个小有情趣的闺中小女时,她又忽然发现,她想得好像太多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个弱女子头上要顶着京城第一大纨绔的名号。霍七七为此哀叹不已,得了,还是先正名要紧。好不容易在她的奋斗之下要熬出头之际,谁又能告诉她,为毛她又和京城六皇子传出绯闻。好吧,虽然源头在她,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得努力,为了尊严和名誉,她只能再拼一把了.......

懒语·完结·156万字

农家医女种田忙

韩若秋是现代高智商医学博士,是众人口中的业界佼佼者,谁知一朝实验失败,竟带着医疗系统穿越到了鸟不拉屎的槐树村。接着耳边一阵敲锣打鼓,原来竟是她的新郎另娶新妇,还要贬她做妾?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当面退婚,扬言定要渣男贱女悔不当初。可回家面对一片狼藉,极品祖父母,吸血虫亲戚,婶娘算计,亲爹残废……开局一盘散沙,她要怎么才能扳回一城?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韩若秋开始准备反杀。可这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便宜王爷,为什么一直粘着自己?“你也看到了,我家里一贫如洗,养不起你。”某人两手一摊,准备赶人。“那我养你好了。”“……”

安芷兰·完结·279万字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 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但父慈母善,姐姐彪悍护短,弟妹呆萌纯良。 一穷二白有何惧?有手有脚还有脑,财源自然滚滚来! 极品亲戚一箩筐?姚瑶的原则是,小女子动口也动手!毒舌把人怼吐血,出手就打没商量! 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家人和美,小日子过得温馨惬意。 刚及笄便有媒婆踏破门槛,姚瑶只一句“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我要娶夫”给打发了干净。 谁知第二天竟真有人主动上门求入赘……

楚正秋·完结·224万字

贵女邪妃

传言,千雪国相府三小姐容貌丑陋,身体残疾,克父克母,天生带煞! 传言,千雪国相府三小姐体弱多病,为防克死亲父,被发配出京。 传言。。。。。。 然,传言,怎可尽信? 本是身赋异能的一名现代天才少女,奈何殒命!本以为的死亡,竟然会是意外地重生? 当表面上怯懦,实际上身躯里是藏了一个现代灵魂时,这千雪国上下,将会因为她的回归,带来怎样的暴风雨? 当表面上是被放逐,实际上是被保护的洛倾城,回到相府时,带来的,不知又是何等的血雨腥风? 一个看似无用的废物,竟然是短短数日,便让整个相府里换了女主人!面对姐妹的陷害,姨娘的算计,她竟是如同在看一出与己无关的好戏一般,优哉游哉! 当她的天赋异能,再配上她的绝世容颜,华光骤现,风姿卓越,再无人能及之时,一个天命邪妃的预言,则是在四国间,疯狂的流传着! 传言,邪妃降世,命中带煞,遇神杀神,遇魔杀魔!能得此女者,将所向披靡,再无败绩! 传言,邪妃妖艳,生性嗜杀,心思狠绝,杀人无数!若得此女者,必将背负千古骂名! 他,一国太子,温文尔雅,清朗如玉! 他,人人畏惧的天煞孤星,清傲孤冷,被称为是天下最为无情之人,却又被一国国师预言,他是天下最痴情之人! 当前世的羁绊,遇上今生的情劫,她该何去何从? 她是一名天生的煞女,谁人可知,她心本善? 他是一名天生的王者,谁人又知,他内心的那处软弱? 当他遇到她,于是,便出现了下面的这一幕: “你可听说过那个有关邪妃的传言?”妖艳如花的女子一袭大红色的衣裳,风华万千地看着眼前的男子道。 “嗯。”男子面容俊美,一袭白衣,雅致无双!(如果忽略到他一身的冰冷的话!)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名所谓的天命邪妃呢?你可还是要娶我?”女子笑的艳丽,像是正午的太阳,让人不敢直视! “嗯。”男子垂了眼睑,面色微红,似是有些羞怯了! “那你可知道,若是娶了我之后,你将背负一世的骂名?你也甘愿?” “嗯。” 女子瞬时笑靥如花,媚眼如丝,直看得男子心中……,原以为自己终于打动了她,以为她是要对自己吐露真心了,不想她竟是说,“原来,你是为了得到邪妃,所向披靡呀!” 男子的脸,瞬时便黑了,咬着牙道:“女人,你还真是有惹毛孤的本事!”  一句话简介,这就是一个有着特殊天赋的现代女天才,穿越到了一个看似草包,实则是有着强悍的实力的女子,在古代玩儿的风生水起的一个狗血故事!只不过,剧情总是要有些不一样的,精彩,也总是要有一些扣人心弦的! 本文女主看似邪魅,实则是心地善良,男主性格冰冷,腹黑强大,而且,典型的一闷骚男! 一对一,妞儿们,你们还等什么? 推荐完结文 《名医太子妃》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20066.html 《嫡女贤妻》链接:http://www.xxsy.net/info/475000.html

佳若飞雪·完结·255万字

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

她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学医者,当圣手仁心,救死扶伤。然而她学医,不是为了救人,是为了利用高超的医术,帮郁郁而终的母亲讨回公道。 数年的谋划,终于达成心愿。 只是再完美的计划,仍旧有破绽,真相大白的那天,她被父亲推下楼梯。 魂飞天外,苏醒后,已然改天换地。 在这陌生的时空里有慈母宠爱,有哥哥照顾,她接受了新的身份,安然度日,却不曾想到,历史会重演。 幸福家园被毁,为了躲避接踵而至的追杀,母子四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历经风霜,她决定出手,惩处那个富贵易妻的狠毒男人!

夜纤雪·完结·97.8万字

逃荒种田:我有一个医学院

【金手指大开的穿越逗比女Vs重生但被压制死死的铁憨憨】穿越第一天,云溪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可怜穿越女,刚睁眼就差点被某人给送走了!地狱模式穿越,请了解一下!重生第一天,柳行之第一反应便是想杀人,杀人不成,也得把那个祸害给丢了!破局什么的太容易,这波重生值了!穿越第一个月,云溪觉得银子是最香的,谁也不能阻止她发家致富。重生第一个月,柳行之大发慈悲,决定放过某人,穿越第N天,云溪低头看着手上镯子戒指,叹息一声,自怨自艾道:“也就几千亩地,也就几十家店,一个月也不过几十万两银子,好穷,还得继续努力!”重生第N天,捧着一张脸道:“夫人,看我,!”

沐云儿·完结·150万字

嫡女谋生记

如此优秀的新时代女性,却一不留神被穿越大神开玩笑似的送到了古代,光荣地成为京城四品官员林府嫡系子孙中不受宠的软包子一个。 穿越第一天,她就面临着三房要被长辈团灭的危险。林清浅面对林家一群狼,心有戚戚,救人难度系数有点高呀。虽说有难度,好在林清浅骨子里自强不息的骨气还有,好吧,别人指望不上,她只能自个上了...... 幸福生活靠自己不假,可是一路高歌之上,不请自来的王爷算怎么回事?还有,你老人家来了,为什么还顺了一群麻烦人物来给她添堵?

懒语·完结·145万字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顾家大小姐声名远扬,不以美貌,不以才华,只凭“倒霉”二字。 金牌医师顾锦璃名噪一时,因美貌,因医术,更因用不完的好运气。 一次意外,举家穿越,当倒霉晦气的顾家大小姐变成了运气爆棚的现代锦鲤…… 父亲官职低微?无事,爹地拍的一手彩虹屁,哄得帝王合不拢嘴。 母亲娘家无依?无事,妈咪耍的一手暴脾气,揍得亲戚迈不开腿。 女儿蠢笨又倒霉?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传说中的锦鲤! 她本不求锦绣前程,青史留名,惟愿发家致富奔小康,过好自家的小日子。 奈何锦鲤属性加持,普通太难,平凡无望,总有队友助她扶摇直上。 小嘴一张,就收割了死心塌地的生死之交;小脚一跺,便镇压了上蹿下跳的极品亲戚;小手一挥,便捡了个身份尊贵的绝美夫婿。 一副倾世好容貌,一手绝世好医术,纤纤素手玩得了琴棋书画,拿得了算盘药杵,就是没想过执一人之手,终白头到老。 某人弯唇而笑:无妨,遇到为夫,再想不迟。 她是他的如花似锦,他是她的天赐凉缘。 从此,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Ps:本文又名《全家一起穿越了怎么办》《现代锦鲤的古代生活》,温馨轻松,愿逗君一笑。

浮梦公子·完结·193万字

娇医有毒

别人穿越都是主角,顾若离觉得她是女配,人生百态妖孽作怪,她肯定不是最亮眼的那个。 看她娘,身份尊贵,气焰无双,风流绝色,冠盖京华。 看她姐,名门嫡长,誉满天下,琴棋书画,人人堪夸。 看她妹,勋贵幺女,骄矜风华,若柳拂风,满京桃花。 她没资格靠脸吃饭,只能靠才华。 一手医术,一根金针,闯一条盛世繁华路,做一回最瞩目的女主! 小剧场: 一间书房,一方长案,一把壶,两只茶盅! 一男一女对面而坐。 女人神色端凝,眉头微蹙。 男人双手交握,腰板笔挺。 一如谈判之态。 “房子修了,聘礼备了,诰命请了……”男人眸光深黯,语调沉着。 女人蹙眉,问的认真:“然后呢?” “你何时上轿?”男人微倾身,含笑看着女人。 女人起身,头也不回:“我最近很忙,分身乏术,再等等吧。” “好!”男人暗暗磨牙,面上却毫不在意,闲适抱臂看着女人的背影,“等到何时?!” 女人开门,面容端肃:“不好说。” “时不待人,你想好了!”男人回的咬牙切齿,拳头之中指骨脆响,他就不信,就算她是根铁杵,他也要把她掰弯低头! 女人离开,步伐从容。 窗外,听墙角的某人泪流满面,别人相爱是情不自禁,情投意合,情意绵绵……七爷和顾三小姐,简直就是情天霹雳,就等着那道雷最先霹到谁!

莫风流·完结·2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