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将门嫡妃

盛宠之将门嫡妃

三木游游

古代言情/已完结

260万字

完结于2020-08-1722:44:53
新文【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多多支持(*^▽^*)   【女主版简介】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爹娘丈夫都死了,也没儿子,只从自己的心,但绝对不怂! 前世作为道上响当当的赏金猎人,叶翎的人生信条是,不惹她,岁月静好,惹她,让你怀疑人生!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鬼丈夫诈尸了,这事儿,有点玄…… 【男主版简介】 彼时只当是一次报恩,事了拂衣去。 后来,南宫珩千方百计想“诈尸”,可惜太难。曾跟他拜过堂的小女人竟嫌弃他空有美貌,坚决不认他的身份! 废物人设精心经营许多年,南宫珩亲手给毁了,因为他要,振!夫!纲!哦不,追妻忙…… **这是两个表面傻白甜,骨子黑心肝的货色碰到一起,一见不钟情,相爱相杀的故事。 正剧,搞笑也是认真的。游游出品,一如既往的爽文,请多多支持。

001.喜堂变灵堂

南楚有二将,一叶,一云。

叶晟五年前率军与北胡交战,死于沙场。其弟叶勋承遗志,大退胡人,凯旋归来,敕封忠勇候。

一年前,胡人再犯,叶勋身体抱恙,难堪大任。云氏年仅十八岁的少将军云尧,力挽狂澜,击退北胡,连下十城,惊才绝艳,震惊世人。楚皇龙心大悦,破例册封云尧为南楚百年来第一位异姓王,封号为战。

战王云尧三月前突染怪病,卧床不起,天下名医皆束手无策,眼看时日无多。

有臣子向楚皇提议,可为战王赐婚冲喜,祛除邪佞。护国寺得道高僧掐指一算,叶氏女与云氏子乃天作之合。

忠勇候叶勋奉皇命,选中亡兄叶晟之嫡次女叶翎,与云尧结亲。

……

九月初八,大吉,宜嫁娶。

战王云尧行动不便,其弟云修代其前来忠勇候府,迎娶叶翎至战王府。

宾客盈门,今日的战王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大红绸花团团簇簇,云修牵着一头,另外一头是今日的新娘。

这是为云尧冲喜,迎亲他去不了,拜堂必须亲自来。

当云修搀扶着云尧出现在喜堂之上,宾客们时隔多日再见云尧,都知传言非虚。

云尧本是俊朗出众的美男子,此时却面色乌青,印堂发黑,双目无神,脚步虚浮,便是那身艳红如火的喜袍,也难为其增添一分气色,分明已是行将就木的光景。传言中,他是中了北胡的邪毒。

是以无人起哄喧嚣,这大喜之事,竟平添了几分哀戚。在场之人,无不唏嘘感叹天妒英才,也纷纷盼着,这冲喜真能得喜,将云尧从鬼门关拉回来,还南楚一个英勇健康的少年将军。

云尧之父云堃在叶晟之前便战死沙场,云尧之母薛氏一人端坐高堂之位。她尚未四十岁,鬓发已染上霜色,虽打扮喜气,面上却无一分喜意。

云修扶着云尧在喜堂之中站定,与新娘叶翎并排,压下声音询问:“大哥,你可以吗?”

“嗯。”云尧眼眸微垂,目光从旁边窈窕的身影上一掠而过,轻轻拍了拍云修的手臂,示意云修放开他。

云修便放手,往旁边退了两步,离得不远,若云尧体力不支,他可随时上前来。

云尧只身子微微晃了晃,并没有倒下。

楚皇派了身边的李公公来当礼官,李公公一看新人就位,清了清嗓子,微微仰头,面上浮着恰到好处的笑,扬起尖细的声音高喊:“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谁知李公公那长长的尾音尚未落下,一道红影便倒在了地上,却不是重病的云尧,而是新娘叶翎。

叶翎盖头遮面,是以无人能看到她此时的脸色,也不知一向身体娇弱却无病无灾的叶府小姐,为何突然在喜堂中晕倒。

两个丫鬟连忙上前去拉,叶翎身子瘫软在地,一时竟扶不起来。丫鬟的脸刷的一下都白了,立时慌乱起来。

宾客之中有太医,被人推着要上前来看。

太医尚未走近,薛氏开口了,神色不怒自威:“圣旨赐婚,吉时不可延误,新嫁娘的容貌也不可让旁人先看了去。许是叶小姐今日未进食,体弱晕眩所致。尧儿身体不好,不能久站,修儿过来,扶着你大哥。你们两个,扶好你们的小姐。李公公,开始吧!”

薛氏做主,先拜堂,再说其他,无人有异议,只喜堂之中越发安静了,唯余李公公略刺耳的尖细声音又响了三次,连尾音都短了许多,带着几分仓促的意味。

两个丫鬟一左一右架着叶翎,云修搀扶着云尧,听着李公公的声儿,草草行了拜堂之礼,一对新人便被扶着入了洞房。

薛氏起身,面上带了几分歉意:“尧儿不便出来敬酒,诸位见谅。”

宾客纷纷表示不妨事,各自入席,便开宴了。

叶翎感觉自己像是在梦中,恍恍惚惚间,听得一道不男不女的声音在喊“一拜天地”,很快又听得一声“二拜高堂”,她迷迷糊糊地想着,下一句该是“夫妻对拜”了罢,果真,如她所料。

在这过程中,叶翎身子不像是自己的,被人摆弄着,弯腰,低头,转身。待听到“礼成”二字,有两人架着她,深一步浅一步地走起来。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眼皮却沉重得很,一股纷繁杂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脑海中,头疼欲裂,很快又失去了知觉。

叶翎再次醒来,已是半夜,睁开眼,便看到了红彤彤的床帐。她闭上眼睛,理顺脑海中不属于她的记忆。她在另外一个世界死了,魂穿到了这个同名同姓的将门嫡女身上。而今日,便是原主叶翎嫁给南楚战王云尧冲喜的日子,拜堂之前,原主不明不白地死了,她来了。

叶翎感觉身子很沉,微微偏头,看到了帐子外面明灭的烛火。此时被围起来的这封闭空间,昏昏暗暗像是笼着一层血光,压抑沉闷。她艰难抬手,扯了一下垂着的红帐子。

一双素白的手伸进来,把床帐拉开了。

光线亮了一点,叶翎有些不适应,眨了眨眼,看到一个身着古装的少女俯身过来,手背在她额头轻轻贴了一下,松了口气:“二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太医说是饿晕的,今日一早奴婢给二小姐送去的粥,二小姐怕是没喝,偷偷倒了吧?奴婢让雪莺炖了燕窝,这就端过来,二小姐先吃一点。”

这是原主身边唯一的大丫鬟,名叫雪晴的。

雪晴很快端了燕窝回来,先放在床边的小几上,扶着叶翎坐起来,拿了个枕头垫在她的腰后,又端起燕窝,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送到了叶翎唇边。

叶翎张嘴,喝了一口。加了冰糖的燕窝,入口细腻爽滑,胃里这才有了知觉。

雪晴一边喂着叶翎,一边轻声说:“二小姐现在可是战王妃了,以后千万不能再耍脾气。京城里想嫁给战王的小姐好多呢,听说公主都心慕战王,只是战王病了,这等好事才落到了二小姐头上。奴婢相信二小姐这一冲喜,战王肯定就好起来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战王……叶翎发现雪晴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往床里侧瞟,她微微偏头看过去,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床上还躺了个人。是个年轻男子,原主的记忆中见过这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战王云尧。

“二小姐,战王喝了药就睡了,听不到咱们说话。”雪晴小声说。

叶翎神色怪异地看着云尧死气沉沉的脸,鬼使神差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云尧的脖子,冰冷渗人,没有一丝温度……

“他已经死了。”叶翎拧眉。

雪晴猛然瞪大眼睛,手中的半碗燕窝摔在了地上,脸色煞白,迟疑地伸手,颤抖着去探云尧的鼻息。

尖叫声响起,雪晴跌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

门外有人闻声进来了,为首的是个年轻男子,与床上的云尧容貌有几分相似,是云尧的弟弟云修。

叶翎正在想,她刚刚死了丈夫,是不是应该挤出两滴眼泪,表现一下哀伤才正常?结果云修大步走来,一脸厌恶地把叶翎给推到了地上去,坐在床上,抱起云尧,探了鼻息之后,眼泪夺眶而出,面色沉痛地叫了一声:“大哥!”

叶翎后腰撞在了桌子腿上,很疼,但没有人管她,她的两个丫鬟都被吓傻了。

薛氏来了,看着云尧的尸体,面色悲恸,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落下,若不是旁边有人搀扶着,便晕倒了。

叶翎身体虚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看着房间里人来人往,杂乱的脚步声像是踩在她的心口,让她感觉呼吸困难。不多时,里里外外都响起了压抑的哭声。

薛氏让云修为云尧换上了寿衣,把云尧的遗体抬出去。雪晴和雪莺这才过来把叶翎从地上拉起来,叶翎又躺回了刚刚死过人的那张床上,身上还穿着大红的嫁衣。

半夜时分,云尧的死讯传到了宫中。

待天亮之时,战王府大门外昨日挂着的双喜大红灯笼,已经统统换成了白色。石狮子上绑着的红色绸花,也被摘掉了。

府中一片缟素,而昨日的喜堂,一夜过后,变成了灵堂。

叶翎如提线木偶,被雪晴和雪莺换上了白色的丧服,搀着送去灵堂,跪在了棺材旁边。

面前摆着个火盆,叶翎拿了纸钱,一片一片往里面扔,看着火光明灭,心中在想,这趟穿越也没谁了,将门嫡女嫁做战王妃,听着真真是极好的命,结果出嫁当天就变成了寡妇。人生如戏,接下来,全靠演技了……

叶翎跪得膝盖酸疼,好在战王府的人还算有人性,没打算饿死她。雪晴送来的饭菜,她都吃了下去,力气恢复了些。

中间薛氏让雪晴和雪莺扶着叶翎回房休息了一个时辰,又被带过来为云尧守灵。

是夜,叶翎由跪变坐,靠着灵堂里的柱子,昏昏欲睡。

一阵浅浅淡淡的幽香随风袭来,叶翎的眼皮沉重地合上了。

秋夜风凉,冷月如霜。

灵堂门口的丧幡随风乱舞。吱呀一声,未封上的棺材盖移动了几寸,里面直挺挺坐起一人,如幽灵般飘起,轻轻落地,墨色的长发遮住了半张惨白的脸,一双眸子如幽潭深壑,沉静无波,绸面的寿衣在火光映照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火盆之中烧了一半的纸钱,被风吹起,染着细碎的火星,朝着那人飘去。他的手微微扬起,半片纸钱贴在了叶翎身后的柱子上,像是被钉上去的,风吹着也没落下。

“参见主子。”一道男声在阴影中响起。

“一刻钟,清除所有痕迹。”低沉清冽的声音。

“是,主子。”有人抬来一具尸体,放进了棺材之中,不管面容还是身形,抑或是那身寿衣,都与灵堂之中站着的那人分毫不差。

那人脚步轻移,走到叶翎身旁,低头,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薄唇轻启,声音微不可闻,似喃喃自语:“你在叶府生存不易,成了战王妃,好自为之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天子之上,一妃当道!——天妃 【女主版文案】 前世, 武昙身为定远侯府的嫡小姐,受家族庇荫,入宫封后,人人艳羡, 可最后,她兄长沙场阵亡,祖母抑郁而终,自己亦沦为君王手中用来杀人越货的棋子, 囚困冷宫,甘心赴死,却不知道有些所谓亲人温情脉脉的面纱背后究竟掩盖了怎样可怕的真相。 今生, 她还是那个明媚张扬的侯门千金,可是那一纸赐婚圣旨降下来的路上却莫名被人截了胡, 从此,杀伐冷酷的晟王殿下就天天变着花样登门恐吓要娶她,旨在拐带她老爹一起去谋反! 武昙瑟瑟发抖了数月之后,终于怒而掀桌:要人没有,要命一条!要我嫁你?没门! 然后—— 晟王殿下就给她跪了…… 【男主版文案】 萧樾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重生一世,他心怀国仇家恨,浑身戾气, 注意武昙,是因为前世的那一场荒唐, 本来就是逗着小丫头玩儿的,没曾想这小丫头吃软不吃硬,几次哄顺手,就欲罢不能了…… 于是晟王殿下痛定思痛:不就蹬鼻子上脸么?自己眼瞎手欠抢回来的亲媳妇,跪着也要宠上天撒…… 口嫌体直帅皇叔vs奶凶软萌娇小姐;谈恋爱么?甜死人那种! 注:男主重生,女主原装!没有苦大仇深,一路强宠到底!

叶阳岚·完结·390万字

盛宠嫡妃之侯门医女

穿越为候府唯一嫡女,亲爹偏心、亲娘软弱,姨娘算计、庶妹陷害,外加一个里外不分、胳膊肘往外拐的蠢弟弟! 好在老天给她开了个金手指,遇到的这些事儿都不叫事儿,凭着一身好医术,拐个如意郎君生包子。 什么,皇上赐婚,把她嫁给他那个体弱多病,命中带克,克死三妻的侄子?这是要她守活寡的节奏咩? 某王:娘子,器大活好时间长,欢迎验货。 某女:腰疼……

萧小白·完结·338万字

重生妖女策天下

她是侯门嫡女,绝世容颜令天下倾倒,身怀异香令神鬼艳羡。 静王曾言:“浅浅,我为王,你为后,废除六宫,一世一双人。” 一句谎话,便让云卿浅用忠勇侯府上上下下七十三口的鲜血,为静王洗濯了成王之路。 不曾想静王黄袍加身之时,便是她噩梦开始之日。 静王又言:“妖女,你不是喜欢男人么,那么从今日开始,朕,就成全你!” 云卿浅死前泣血:“若有来世,我踏破江山,定拉你共赴黄泉!” —— 一朝重生,悲剧未生,亲人尚在,云卿浅感谢苍天,给她改变悲剧的机会。 亲戚设计,渣男求娶,圈套来袭。 她将计就计,釜底抽薪,化险为夷。 从不出深闺的大小姐,变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京城第一人。 然而就在一切尽在掌控的时候,偏偏出现一个她完全无法捉摸的意外。 —— 威武侯府小侯爷穆容渊,纨绔不羁,不务正业,毫无建树,恃美行凶!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缺点,美似女,恶似魔,人不羁!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嗜好,观棋,看戏,赏美! 然而却在遇到云卿浅之后,把三大嗜好改成一个——拆台! —— 云卿浅恼怒:“小侯爷为何处处纠缠?” 穆容渊邪佞:“因为……你闻起来香香的。” —— 推荐新文《王妃人狠话不多》 推荐完结文《绝色毒妃之冷面寒王傲娇宠》

会云珠·完结·176万字

世子你又傲娇了

【本文男强女强,身心健康,女主穿越,概括来说,就是两个腹黑的人找到彼此,开启了坑别人模式的故事。】 听说,皇上下旨赐婚,慕王府的慕渊世子,要娶俞太师家的孙小姐俞琬琰为世子妃。 卞京城里,上到王孙贵族,下到普通百姓,集体懵逼...... 慕渊世子?就那个传言活不过25岁,整天知道读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病秧子? 没见过。 俞琬琰?俞太师传说中的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孙女? 更没见过。 一场赐婚,在卞京城的地界上,投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子,没有激起一点水波。 然而随着两人的一场婚礼,却掀起了东慕国里的权贵交替,众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叹,我皇果然是我皇,眼界就是独特! ———————————— 精彩片段: 慕渊:“听闻世子妃画技天下无双,可否给为夫留下一幅肖像?” 俞琬琰莫名其妙:“天天看到你,留肖像做什么?” 慕世子遗憾感叹:“世人都传本世子活不过25,总要给世子妃留下一点念想。” 某世子妃嘴角微抽,那个狡诈如虎,没人的时候上蹿下跳生龙活虎的人,是谁? “......那你准备一下。”

雨辰震震·完结·126万字

嫡女谋生记

如此优秀的新时代女性,却一不留神被穿越大神开玩笑似的送到了古代,光荣地成为京城四品官员林府嫡系子孙中不受宠的软包子一个。 穿越第一天,她就面临着三房要被长辈团灭的危险。林清浅面对林家一群狼,心有戚戚,救人难度系数有点高呀。虽说有难度,好在林清浅骨子里自强不息的骨气还有,好吧,别人指望不上,她只能自个上了...... 幸福生活靠自己不假,可是一路高歌之上,不请自来的王爷算怎么回事?还有,你老人家来了,为什么还顺了一群麻烦人物来给她添堵?

懒语·完结·145万字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顾家大小姐声名远扬,不以美貌,不以才华,只凭“倒霉”二字。 金牌医师顾锦璃名噪一时,因美貌,因医术,更因用不完的好运气。 一次意外,举家穿越,当倒霉晦气的顾家大小姐变成了运气爆棚的现代锦鲤…… 父亲官职低微?无事,爹地拍的一手彩虹屁,哄得帝王合不拢嘴。 母亲娘家无依?无事,妈咪耍的一手暴脾气,揍得亲戚迈不开腿。 女儿蠢笨又倒霉?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传说中的锦鲤! 她本不求锦绣前程,青史留名,惟愿发家致富奔小康,过好自家的小日子。 奈何锦鲤属性加持,普通太难,平凡无望,总有队友助她扶摇直上。 小嘴一张,就收割了死心塌地的生死之交;小脚一跺,便镇压了上蹿下跳的极品亲戚;小手一挥,便捡了个身份尊贵的绝美夫婿。 一副倾世好容貌,一手绝世好医术,纤纤素手玩得了琴棋书画,拿得了算盘药杵,就是没想过执一人之手,终白头到老。 某人弯唇而笑:无妨,遇到为夫,再想不迟。 她是他的如花似锦,他是她的天赐凉缘。 从此,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Ps:本文又名《全家一起穿越了怎么办》《现代锦鲤的古代生活》,温馨轻松,愿逗君一笑。

浮梦公子·完结·193万字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着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 【女主真神医vs男主伪废柴】 【先婚后爱】 【身心双洁】 【无误会无虐】 【搞事情是认真的,搞笑也是认真的】

三木游游·完结·248万字

九重华锦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藏身乡野,只待时机报了血海深仇。 奈何,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 为了活命,免不得心狠手辣。 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谋划。 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林家落魄的嫡小姐。 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 实在懒得理会,偏生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好略施手段图个清静。 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 面对一张似笑非笑十分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暗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 兜兜转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 既是各有所图,不如互相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 (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负大好年华。) 旧文《江山尽风流》《一寸锦绣》完结作品哟~~

莫西凡·完结·321万字

夫人她不是善茬

新书《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上线咯~ * 《夫人》的有声剧已在连载中,欢迎收听。 * 小娇娘能打仗,能破案,家世好,模样佳,就是身体不好,人人传她天岁难永,求娶的门户越走越底。 年轻战神无妻缘无子女缘,偏就不信邪,机关算尽把小娇娘扛回了家。 婚后两人开了挂,生娃又升级,小日子鸡飞狗跳却又清甜如蜜! … 听说:白侯爷的嫡女钟情于雍亲王。 听说:雍亲王对华阳郡主情有独钟。 听说:淑妃为给白家女铺路,给华阳郡主下红花,许以侧妃位。 阿宁:殿下钟情于我?这碗红花,烦劳殿下亲自给姐姐送去! … 听说:魏国公府世子徐悦是克妻命,连死了三任未婚妻。 听说:定国公府的华阳郡主战后重损,天命难永。 听说:徐世子无妻缘无子女缘。 听说:华阳郡主战后伤了根基,汤药难离,命不长久! 众人:命里之数,难逃!难逃! 神医一捋长须:来,生几个给他们看看! 病娇腹黑后知后觉小娇妻VS温润如玉宠妻如命老铁树 双强,甜宠,虐渣不留情 (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青山羡有思·完结·16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