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小哑女

侯府小哑女

我吃元宝

古代言情/已完结

319万字

完结于2022-06-1314:07:27
燕云歌自末世而来,重生侯府,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每天吃好喝好乐无忧! 然而…… 她爹一门心思造反, 她哥一门心思造反, 她嫁个男人,还是一门心思造反。 燕云歌掀桌子,这日子没发过了!

第一章渣爹

上谷郡,广宁侯府。

广宁侯夫人萧氏,带着丫鬟婆子急匆匆赶往位于侯府东北角的会宾楼。

哐!

刚进院门,就听见一声响动,似是重物落地。

她面色一沉,莫非来迟了?

“都在原地等候!”

里面情况不明,不宜让更多人看见,萧氏只带了两个心腹婆子进去。

厢房门口,一个丫鬟一个小厮,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厢房内,一男一女,趴在地上,同样昏迷不醒。

广宁侯夫人萧氏见此情况,眉头紧锁。

不用想她都知道,打人者正是侯府四姑娘,她的亲闺女燕云歌。

燕云歌,十岁出头的年纪,身量高挑,赶得上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她五官精致,模样俊俏,眉宇间英气勃发。

身穿一套骑射服,不施粉黛,不佩珠宝首饰,唯有两只衣袖用彩色丝线镶边,浑身上下就这么一点色彩透着女儿气。

这么个精致漂亮的小姑娘,却因为五岁那年意外受伤,自此发不出声音,做了哑巴。

见母亲萧氏到来,燕云歌甜甜一笑。

她指了指门外的丫鬟小厮,然后拿出纸板和一支炭笔,迅速写下“该打”二字!

“该打”二字,龙飞凤舞,颇有气势。

之后,她又指着屋里昏迷不醒的一男一女,写下“该杀”二字。

怕“该杀”二字不够有力量,她又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萧氏眉眼抽动,表情很是无奈。

“娘怎么来了?今日之事和四妹妹没关系,是我拉着四妹妹壮胆。没想到这么巧,正好碰上这二人在此处幽会。原来这二人一直都不清不白。”

侯府大姑娘燕云菲站出来,护在四妹妹燕云歌的身前,明显是要扛下所有事情。

燕云歌着急,她从大姐姐身后钻出来,举手比划。

分明是她拉着大姐姐来会宾楼抓奸,此事和大姐姐无关。

怕母亲萧氏不明白,她在纸板上重重写下“抓奸”二字。

还不忘指一指趴在地上昏睡不醒的一男一女,抓的就是这对狗男女。

萧氏抬手,示意两个亲闺女稍安勿躁。

她盯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一男一女,面色阴沉。

虽然没看到一男一女的正面,可是从二人的衣着,还有躺在门外的丫鬟小厮,已经猜到这对男女的身份。

她吩咐婆子:“将二人翻过来!”

婆子领命,上前粗暴地将一男一女翻过来,露出正面。

“竟然是凌公子和二房的云珮姑娘。”

婆子一声惊呼,面色不安地望着夫人萧氏,又小心翼翼观察大姑娘燕云菲的表情。

萧氏眉头紧锁,虽说早已经猜到二人的身份,还是不及亲眼看见的冲击力。

两个贱人!

婆子悄声问道:“夫人,现在怎么办?”

大姑娘燕云菲的未婚夫凌公子,同二房的云珮姑娘幽会,观二人衣衫不整,恐怕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这可如何是好?

还有十天,大姑娘燕云菲就要和和凌公子成亲,结为夫妻。

偏偏在这个时候,凌公子偷吃二房姑娘,婚事还能继续做下去吗?

若是婚事继续,有这档子事夹在中间,夫妻二人岂能和睦相处?

若是取消婚事,大姑娘燕云菲要怎么办?还能嫁给谁?

被堂妹抢了夫婿,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太丢脸了!

纵然大家会指责凌长峰贪花好色,做事没分寸。可他是男子,最多也就是被指责而已。一两年后,众人就会忘了此事。

至于燕云珮,既然敢偷吃,就说明她已经不要脸。

真正承担后果的人,是无辜的燕云菲。

她会被流言蜚语纠缠,甚至会被人泼脏水……

想想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况,婆子顿觉不寒而栗。

难怪四姑娘燕云歌一脸杀气腾腾,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这二人若是死了,也算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萧氏阴沉着一张脸,婆子能想到的,她当然能想到。

婆子想不到的地方,她早已有了成算。

此时不能急。

她问道:“他们二人为何昏迷不醒?你们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燕云菲面色平静,好似地上躺着的男人,并不是她的未婚夫

她轻声说道:“我们来的时候,这二人估摸着是刚开始亲热,正在宽衣解带。四妹妹手劲大了些,一人一巴掌,二人就昏了过去。”

燕云歌何止是手劲大了些。

她本是末世孤女,靠着天生力大,在末世艰难生存。

死后投生到燕家,却将上辈子天生力大的天赋也带了过来。

虽说她才十岁出头,但靠着力气大,对付两三个成年人不在话下。

燕云歌替大姐姐不值。

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对狗男女,害人不浅。

不如趁着还没走漏风声,直接将二人抹了脖子,假装意外,一了百了。

“云歌不可冲动!”萧氏紧张道,“二房的云珮,可以不用顾忌。但是凌长峰,他是弘农郡凌氏家族长房嫡子,他若是出了事,凌家一定追究到底。届时你爹爹为了平息凌家怒火,定会将你交给凌家处置。”

萧氏担心燕云歌冲动行事,害了自己,因此格外担心。

燕云菲也说道:“妹妹不可为了我沾染血腥。这对狗男女,收拾他们的办法多得是,犯不着脏了自己的手。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筹码,让爹爹放弃凌家,护着我们。”

“云菲说的对,云歌你切莫脏了自己的手。更不可授人以柄。”

萧氏紧张到脸色发白。

见母亲和姐姐都在为她担心,燕云歌心头暖暖的。

她笑了笑,示意母亲和大姐姐不必担心,她当然知道不能杀了这两人。

杀人简单善后难。

因此一开始,她动手的时候就留了余地,只是将二人打晕,而不是一拳头敲死。

她只是担心大姐姐燕云菲。

大姐姐你怎么办?

你还要嫁给凌长峰吗?

当初父亲定下这门婚事的时候,眼睛一定是被狗shi糊住了!

凌长峰一看就是个贪花好色的主,大姐姐嫁过去,岂能有好日子过。

燕云菲伸出手,捏捏燕云歌的脸颊,真嫩。

她笑了笑,说道:“这种男人,不嫁也罢。”

萧氏闻言,眉头又皱了起来,却没有作声。

婚事要不要继续,需仔细思量。

至于凌长峰,萧氏露出厌恶之色。

凌长峰此次来到上谷郡,是为了迎娶燕云菲。

没想到,短短时日,他竟然和二房的燕云珮纠缠在一起,还有了肌肤之亲。

很明显,从始至终,他就没将燕云菲放在心上,更没有为燕云菲考虑过一丝半毫。

燕云菲哪里配不上他?

堂堂广宁侯府嫡长女,要家世有家世,要品貌有品貌,哪里不配?

他竟然如此羞辱燕云菲,实在是该死!

萧氏心头深恨,却没有失去理智。

“好个不知羞耻的燕云珮,连大姑娘的夫婿也敢抢。”婆子啐了一口,十分嫌恶。

萧氏当机立断,“先将二人绑起来,分别关押。此事不可声张,全府下封口令。”

“燕云珮迟迟不回家,二房若是问起来,该如何回答?”婆子问道。

萧氏板着脸,厉声说道:“让二房滚!我们侯府又没责任替他们二房照看闺女。”

婆子得了命令,偷着乐。

心头已有成算,等二房上门要人的时候,定要狠狠羞辱对方。

……

大丫鬟得了消息,急匆匆进门禀报。

“夫人,侯爷回府,正往这边赶来。”

闻言,众人震惊。

萧氏紧锁眉头,“侯爷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赶回来。莫非侯爷已经知道此处发生的事情,是谁走漏了消息?”

无人作声。

很快,外面响起了成串的脚步声。

广宁侯燕守战,带着亲卫小厮来到会宾楼。

萧氏身边的下人,全都被亲卫“请”到院外。

就连萧氏身边的两个心腹婆子,也没能幸免。

广宁侯燕守战走进厢房,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昏迷不醒的凌长峰和燕云珮。

观二人衣衫不整,无需解释,就知这二人发生了何事。

他果断下令,“将这二人带下去,分别看押。没有本侯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二人。尤其是二公子和四姑娘。”

燕云歌大怒,不服!

广宁侯燕守战冷哼一声,指着燕云歌,“防的就是你。”

凭什么防着我?

哐当!

燕云歌直接踢翻了小杌凳。

“云歌,不可无礼!”

萧氏轻声呵斥,却并无半分责骂之意。

只不过身份需要,她才出声。

燕守战又吩咐道:“拿着本侯的手令,命二公子带补给进山。七日之内,不许他回来,否则军法从事。”

“诺!”亲卫领命而去。

萧氏面色一沉,“侯爷为了凌长峰和燕云珮的性命,真是煞费苦心。若是云歌有心杀人,哪需等到侯爷回来动手,早就宰了这二人的脑袋。至于二郎,他护妹心切,却也不会冲动杀人。”

广宁侯燕守战哈哈一笑,“夫人误会了!本侯这么安排,只是以防万一。并非认为二郎和云歌会杀人。再一个,云菲婚期在即,此时不宜见血。”

虚伪!

特么的找借口都不知道找个像样点的,纯粹敷衍了事。

不就是怕凌长峰有个三长两短,对凌家没法交代,断了和凌家结成联盟的机会,甚至可能招致凌家的报复。

为了利益,赔上女儿的终身,太理所当然。

直说就行了,编什么破烂理由。

摆明了,燕守战根本不在意她们母女三人的感受,更不在意大姐姐燕云菲的前程未来。

渣爹!

燕云歌呵呵冷笑,抬手,一劈,一掌劈掉桌子一角。

她冷眼看着,毫不掩饰对父亲燕守战的鄙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权门贵嫁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 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如何从烂饭粒蚊子血变成朱砂痣白月光, 这条路任重道远。 好在她有一身医术护体。 可是号称包治百病之后,她发现事情渐渐有些不对了----某人挑眉问她:“我的相思病什么时候帮我治?” -----老书《名门闺战》《春闺密事》已完结

秦兮·完结·275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锦此一生

“清容,要是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着谁?” 穿越而来的陆清容刚满周岁,就面临这么个棘手的问题。 陆清容觉得,娘亲太草率了……

孟寻·完结·128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 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 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 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 “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 “爷有穆九!” “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准备赐给您做妻子!” “爷有穆九。” 怒:“等穆九什么时候愿意嫁给爷了,你们就有夫人了!” 穆九:“不用隔三差五进宫去跪这个拜那个,偶尔跑出去潇洒一圈也没人说她不够端庄,当然,如果那个侯爷不要天天来骚扰她就更好了!” 某爷:“做梦!” 一对一,女强爽文,欢迎入坑,作者玻璃心,不喜欢不勉强。

妖殊·完结·144万字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妖治天下·完结·216万字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顾家大小姐声名远扬,不以美貌,不以才华,只凭“倒霉”二字。 金牌医师顾锦璃名噪一时,因美貌,因医术,更因用不完的好运气。 一次意外,举家穿越,当倒霉晦气的顾家大小姐变成了运气爆棚的现代锦鲤…… 父亲官职低微?无事,爹地拍的一手彩虹屁,哄得帝王合不拢嘴。 母亲娘家无依?无事,妈咪耍的一手暴脾气,揍得亲戚迈不开腿。 女儿蠢笨又倒霉?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传说中的锦鲤! 她本不求锦绣前程,青史留名,惟愿发家致富奔小康,过好自家的小日子。 奈何锦鲤属性加持,普通太难,平凡无望,总有队友助她扶摇直上。 小嘴一张,就收割了死心塌地的生死之交;小脚一跺,便镇压了上蹿下跳的极品亲戚;小手一挥,便捡了个身份尊贵的绝美夫婿。 一副倾世好容貌,一手绝世好医术,纤纤素手玩得了琴棋书画,拿得了算盘药杵,就是没想过执一人之手,终白头到老。 某人弯唇而笑:无妨,遇到为夫,再想不迟。 她是他的如花似锦,他是她的天赐凉缘。 从此,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Ps:本文又名《全家一起穿越了怎么办》《现代锦鲤的古代生活》,温馨轻松,愿逗君一笑。

浮梦公子·完结·193万字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 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 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 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 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 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 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 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 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 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 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 某人一声轻咳。 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 “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 “不辱没,是我高攀了。” 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完结·13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