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娇女

吾家娇女

夜纤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0万字

完结于2021-04-1413:04:43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 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 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 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 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 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 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 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 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 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 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 某人一声轻咳。 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 “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 “不辱没,是我高攀了。” 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第一章东宫

燕京,孟夏四月,柳暗花明,葱郁如茵,是万物化育的好季节。夏早日初长,南风草木香。四月初六日是太子妃沈氏三十二岁的生辰,虽然不大摆宴席,但是太子妃还是发请柬,请了些关系相近的女眷过来。

清晨,晏府四房的四太太南平郡主早早起来,边梳妆边问道:“去看看小姐可起来了?”

南平郡主出身荣王府,共生育了三子一女,长子晏同烛十二岁,家族中排行第四;次子晏同亮十岁,家族中排行第六;三子晏同明七岁,家族中排行第九。依照晏府的规矩都已搬到外院居住,如今身边就只有五岁的小女儿晏萩还住在四房正院的西跨院里。

“娘。”晏萩艰难地翻过高高的门槛进来了,她虽已满五岁,可因是个早产儿,小小的一只,还体弱多病,几次病得奄奄一息,险些夭折,把晏四爷和南平郡主吓得够呛,也让南平郡主自责不已,是她这个当母亲的没能给女儿一个好身体。

“我的儿,昨晚睡得可好?”南平郡主上前将女儿抱起,亲了亲她的小脸。

“潇潇昨晚睡得很安稳。”晏萩娇娇地答道。潇潇是晏萩的小字,是她的外祖母荣王妃特意去广济寺,请那里的高僧为晏萩取的,希望能借佛祖的力量,保佑小外孙女儿平平安安长大。

“今天要去东宫给太子妃祝寿,你姨母跟你说的事,你可记住了?”南平郡主笑问道。

晏萩点头,“记住了。”

南平郡主放下晏萩,打量她的穿着,晏萩年幼尚无封号,身上穿得是樱红色绣如意纹的交领长袄,梳着花苞髻,髻上簪着镶碎红宝石金簪,胸前垂着几根细细的小辫儿,尾端缀着小小的银铃,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脖子上戴着一个金项圈儿,圈上錾刻着鱼鳞纹,下面坠着雕有福寿纹的长命锁,锁上刻着双蝠拱寿桃和长命百岁的四字吉谶;锁的下方缀着佛手、石榴、寿桃、花生等形状的坠子。

“潇潇,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哟。”南平郡主满意地笑赞道。

“因为娘漂亮,所以女儿才漂亮。”晏萩嘴甜地道。

“早上起来吃蜜糖了,这么甜。”南平郡主笑着点点她的鼻子。“不吃蜜糖也这么甜。”晏萩笑道。

母女俩穿戴整齐后,南平郡主就让人抱着晏萩,坐着软轿,去春晖堂给晏老夫人闵氏请安。晏老夫人闵氏出身平国公府,是现任平国公之妹。晏太傅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但只有长子、次子和四子是晏老夫人所生。三子、五子和两个女儿都是庶出。

长房、三房和五房的人已经都到了,晏二爷在江宁府任四品知府,如今带着妻子儿女在任上。大太太周氏、三太太蒋氏、五太太汪氏和大奶奶王氏,坐在下方的靠背椅上,陪着老夫人闵氏在说话。晏老夫人年近六旬,满头银丝,额头眼角俱是皱纹,面容慈祥,唇角含笑地看着几个孙女。一个胖小子正在她坐的罗汉榻上翻跟斗,这胖小子是五房才两岁的十少爷晏同丰。

南平郡主和晏萩一进门,婢女就上前行礼道:“给四太太请安,给十二小姐请安。”晏家人丁兴旺,晏萩这一辈如今就有十位少爷,十三位小姐,五爷和五太太,还年轻,指不定还要增加多少人数。大少爷晏同书也成亲了,虽现在还没有子嗣,但迟早会添的,到时候晏家就是四世同堂了。

“不必多礼。”南平郡主牵着晏萩绕过八扇绘四季风景的大屏风,屈膝行礼,“母亲,儿媳给您请安了。”

晏萩给祖母请过安,挨个儿把屋里的伯母、婶母和堂姐们叫了一遍。晏大太太等人看着她,都露出和霭可亲的笑容。

“小人儿那来得这么多的礼数,仔细累着,潇潇呀,快过来,到祖母这里来。”晏老夫人对这个病弱的小孙女非常的疼惜,曾为了给她祈福,去寺里吃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素斋,平时也常吃斋念佛。

“祖母。”晏萩走过去,扑进晏老夫人怀里。

晏老夫人搂住她,不让她打滚,“我的乖乖,你一会要出门,可不能把衣裳给揉皱了。”

晏萩一想也是,乖乖地在晏老夫人身边坐下。晏老夫人摸着她的小脸,道:“祖母让厨子做了鸡蓉燕麦粥,一会潇潇要多吃一碗好不好?”

“好。”晏萩笑应了,她并不怎么挑食,只是身体弱,胃口小,吃不下多少东西,这就让长辈们非常的担心,总想哄着她多吃一点,这样身体好强壮一些,不要那么容易生病。

晏老夫人对晏萩的亲昵和关心,让坐一旁边的几位姑娘神情各异,有嫉妒有羡慕,还有怨恨。晏萩不用看也知道,对她有怨恨的是三房排行第六的堂姐晏芗。晏萩出生没多久,就知道她这个堂姐是个重生女,她的早产是这位堂姐造成的。

南平郡主怀孕六个月时,给晏老夫人请安的路上,被猫冲撞摔了一跤,那只猫是晏芗偷放的,晏萩之所以会知道,是她满月那天,晏芗背着人,在她面前念叨,“你的命还真硬,我放猫吓你娘,让她摔了一跌,都没让她摔小产。”

南平郡主摔一跌,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大夫都说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南平郡主舍不得,每日喝保胎药,才勉强将孩子留住;可惜仍不足十月,生下了晏萩。

刚生出来的女婴仅三斤重,瘦弱得连哭都是无声的,娘胎里带出来的不足,纵然精心养着,也仍然三天两头生病。

晏萩病弱,晏芗仍不肯放过她,冬日寒冷,她捏着冰块,塞进晏萩的襁褓里,冻得晏萩高烧不退,喝了半个月的苦药,才退烧,没有病死;晏萩半岁时,晏芗趁人不注意,想要捂死她;七个月时,晏芗用绣花针扎她,疼痛让她哭得嘶心裂肺,险些一口气喘不过来,死掉。这位堂姐三番五次的下黑手,想弄死她,直到她会讲话了,这位堂姐害怕她告状,才收手。晏萩的小命,这才有一定的保障,不用时时担心晏芗来害她。

晏萩一直揣测,这位堂姐要弄死她的原因是什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们前世结了仇,堂姐重生回来报复,虽然前世的事,晏萩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有些因果还是要承受的,谁让她一脚踩空,从楼上滚下去,然后莫名其妙的接收了这具身体呢。原本想可以收拾晏芗了,她却收敛了,弄得晏萩抓不住她的把柄,没办法收拾,只能在院子里安插眼线,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十二妹妹,你脾胃虚弱,一会去东宫,看到好吃的可别馋嘴,万一不克化又生病了,又要让家里人为你担心。”晏芗面上温柔,看似关心地叮嘱道。

晏萩眸中闪过一抹不耐,这人一天不挑事,会死吗?她都要怀疑,她前世弄死这人,是善举了。晏萩靠在晏老夫人身旁,弱弱地道:“我从来不乱吃东西,祖母,潇潇很乖的。”对付晏芗,不用自己直接出手,可以让靠山帮忙呀。

“嗯,我们潇潇可懂事了,从来不馋嘴。”晏老夫人笑着附和,低头看着小孙女,满眼怜惜。

闲话了几句,婢女进来,请众人去饭厅,晏家的早餐品种繁多,光粥就有五种,配菜八碟,还有银丝卷、鲜肉包等主食;一家人安静地吃完了早餐,南平郡主问晏老夫人,“母亲,您可有什么吩咐?”

“你是个妥当人,用不着我这老婆子啰嗦。”晏老夫人对几个媳妇都还比较满意,尤其是周氏和南平郡主,周氏是她作主娶进来的,南平郡主出身虽然高贵,但对她这个婆母非常的尊重。

“那儿媳就带潇潇出门了。”南平郡主行了礼,带着晏萩离开,看着晏萩纤细的背影,晏芗恨恨地掐着手心,这个丫头命真硬,病病歪歪这么多年,就是不死。转念又怨恨起南平郡主,去东宫这么好的机会,就只知道带她亲生女儿去,一点都不顾及其他几房的侄女。

二门处,停了一辆翠幄青绸银顶朱轮车,婢女扶着南平郡主上了车,接着把晏萩抱了上去,南平郡主的贴身丫鬟翡翠和晏萩的贴身丫鬟甘草跟着上了马车。

“若是不舒服,就告诉娘,知道吗?”南平郡主原本是不想带女儿出来的,可大姐所托,才不得不让女儿劳累一回。

晏萩点头:“嗯,女儿知道。”

晏家在城南,东宫离皇宫不远,在城中,小半个时辰后,晏府的马车和楚王府的马车在东宫的宫门外遇上了,南平郡主皱了皱眉,带着晏萩下了马车,对面的马车上也下来一对身穿宫装的母女,正是楚王妃小晏氏和她的女儿高城县主唐忻。

“南平见过楚王妃。”南平郡主虽是楚王妃的嫂子,可晏四爷如今只是中极殿正五品大学士,先国后家,南平郡主自然要给贵为正一品的楚王妃行礼。当然若楚王妃是个懂礼的人,必不会受娘家嫂子这一礼,然楚王妃却避也不避,端端正正受了她这一礼。

晏萩知道这个庶出的小姑母是个拎不清的,并不在意,跟着母亲,向楚王妃和高城县主行礼,“给楚王妃请安,给高城县主请安。”

楚王妃这才高傲地抬手道:“四嫂不必多礼。”她是庶女,做了楚王继妃后,就膨胀了,最喜欢在人前摆架子。

高城县主微微点了点头,“南平郡主。”

南平郡主见她神态倨傲,眸光微闪了闪,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娘,就能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来,虽不介意高城县主的无礼,只觉好笑,可是这是在东宫门口,若不表态,只怕有心人瞧见,当她南平郡主好欺负,淡淡地问道:“仪嘉今儿怎么没来?”

仪嘉郡主是前楚王妃所生的嫡女,当今的第一个孙女,颇得圣宠,如今养在宫里她亲祖母周贤妃身边。这事南平郡主是知道的,却故意拿来刺她。

楚王妃表情微僵,道:“母妃身体有些不舒服,仪嘉素来孝顺,就留在宫里照顾她祖母了。”

南平郡主笑了笑,不置可否,两对母女,进宫换乘软轿,在小内侍的引领下,往东宫待客的花厅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世人都说静安候府嫡四女真是好福气,进宫受宠,有子嗣有家世,那可真是风光无限啊!事实上,沈初柳自个儿都不清楚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最初是这样的,旁的妃子弹琴跳舞,沈初柳表示老娘又不是卖艺的。旁的妃子写诗画画,沈初柳表示老娘又不去考状元。人家嘲笑她不得宠,她微微一笑,老娘有家世啊。皇帝那是真没办法,嫔妃不来讨好,他还不能不见!谁叫人家娘家真给力呢?沈初柳那是真不在乎,那一家混账亲戚爱咋咋地,进宫就开始放飞自我。一时放飞一时爽,一直放飞就一直爽。做人嘛,做要紧是自在,要是太憋屈了,就算是皇帝老儿也不好使!

雪中回眸·完结·155万字

荣华贵女

出身在显贵的一品国公府,父兄简在帝心,无有清算之忧。 后宅内,亲娘掌权,嫂嫂照拂,偶有小风波,却不影响大局。 娇娇女只需在后院赏花吟诗,过荣华富贵,悠闲舒适的小日子。 国公权重,嫡女矜贵,难免引来居心叵测之徒。 左有皇子觊觎,右有权臣垂涎。 她县主名头,岂是白白占据? 她锦绣生活,岂容尔等破坏? 公子,我们能不偶遇吗? 不能。 郎君,你不是重伤,命不久矣了吗? 假的。 姑娘,你能不躲着我吗? 不能。 夫人,听说你打算等我死后,就改嫁? 假的。

夜纤雪·完结·101万字

盛嫁之田园贵夫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 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 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 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 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 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 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 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 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 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 【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冬月间·完结·222万字

太子家有朵霸王花

苏临曦十五上战场,十六立战功,十八岁荣归故里时已是战功赫赫、名动四方的镇边女将。 江暻泞三岁识千字,五岁能吟诗,不过十四便才惊天下,能在金銮殿上与君王群臣论天下事。 只是,她行事粗鲁,毫无名门闺秀之态,他身娇体弱,兴许连而立之年都迈不过去。 旁人道她年纪大,他只报以一笑,十八正好,是娇花一样的年华。旁人道她无淑仪,他亦是报以一笑,能如骄阳一般璀璨,才是真正活过。 而每逢有人笑他弱不经风,她则是一甩九节鞭,冷哼,我能打抗揍会赚钱,他只要貌美如花就好。 ps:男主大女主两岁~ (1v1,身心干净,大甜饼,坑品保证,小可爱放心入坑,么么哒) 新书《王爷是朵黑心莲,得宠着》已开,欢迎入坑~

槿年陌雪·完结·149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侯府小哑女

燕云歌自末世而来,重生侯府,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每天吃好喝好乐无忧! 然而…… 她爹一门心思造反, 她哥一门心思造反, 她嫁个男人,还是一门心思造反。 燕云歌掀桌子,这日子没发过了!

我吃元宝·完结·319万字

沈家九姑娘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夜纤雪·完结·111万字

拈花一笑不负卿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 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 “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 ————————————————————— 新文推荐《娱乐圈之桃之夭夭》 奶狗系小男主,柔软易推倒,可奶可狼,只是狗起来的根本不是人,文已肥,可入手,坚决不亏!

南酥青子·完结·130万字

嫡女的娇宠日常

重生回来的阮家三小姐,一心只想着家人平安,然后报一下仇,折腾一下前世仇人,最后在找一个普通简单的男人嫁了,过一世普通平淡的日子。 她自认为将自己的狐狸尾巴藏的很好,可每一次做坏事的时候,都会被那个恶毒的男人逮到。 最后,她被那个阴恻恻的男人提着她的狐狸尾巴逼嫁。 “要么嫁,要么送你去吃牢饭,选吧。” 怂成一团的阮家三小姐,委屈的哭成球,“嫁,嫁嫁嫁,我嫁!”

小笨月·完结·25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