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春光

画春光

意千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3万字

完结于2021-08-06 09:47:28
重生后,田幼薇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如果前世她不嫁,邵璟是不是不会死! 如果她不做温室的花朵,是不是父亲兄长也不会死! 眼睁睁看着亲人一个个死在面前,利刃穿腹,烈火焚身,那种滋味真的撕心裂肺! 再活一世,田幼薇这辈子不想再做温婉小女人,她要全家团圆做富豪,有钱又有权,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至于邵璟,她可以默默守护助他上青云,就是别再做夫妻! 邵璟黑脸:重生个锤子哟,田幼薇你胆儿肥了,竟敢始乱终弃!!! 于是,这辈子,当邵璟长成绝世美男,时尚达人,文武双全,精通多国语言,日进斗金,御前红人的探花郎后,田幼薇仍然没能甩掉邵大人! 两世为人,邵璟隐藏至深,只为用温柔深情织就一张天罗地网陷住一个人! 阿薇,不管世事有多艰难,我只想让你生活甜如蜜。

第1章 童养夫

船行海上,晃晃悠悠。

田幼薇一觉醒来,身边空空荡荡,伸手一摸,被子早就冷了,邵璟不知去了哪里。

舱内气闷,她起身推开小窗。

腥热的海风迎面扑来,海浪拍打船舷“哗哗”作响,她长舒一口气,却听窗外有人低声说话。

“……你听说了吗?谭节度使想把女儿嫁给姑爷,被姑爷拒了很生气,竟然辱骂姑爷天生软骨头,活该做人一辈子的童养夫,就连自家祖宗都丢了,生了孩子要姓田……”

“这也不是第一次,自从姑爷中了进士,人人都知道他俊美多才又擅长与番人做生意,日进斗金,不知有多少名门贵女想要嫁他,还有人许他锦绣前程,他都没动心,就只念着田家的养育之恩,一心只对主母好。”

“这算啥?还有好些人听闻姑爷和主母还没孩子,就想送姑爷美人小妾红袖添香、传宗接代,这么好的艳福,姑爷也推了!咱主母命真好,遇着这么好的夫婿。”

“咱姑爷是真有良心,可惜命不好给人做了童养夫,不然公主也是尚得的,只怕前途无量呢……”

田幼薇扶窗而立,目光透过窗缝,看着静谧的海面发怔。

是的,她有一个极好的夫婿,高风亮节,一诺千金,人还长得极其俊美能干,多才多艺,待她也很好,忠贞不二,体贴温柔。

人人都道她命好,按说她应该很知足很开心很幸福,但她并没有。

因为她知道,邵璟并不爱她,只是为报恩才做了她的童养夫,又因为一句承诺,竭力守护她到如今,撑起行将崩溃的田家,一直做到今天的越州首富。

恩义如山,压得人抬不起头来,明明不爱,却得承受这一切,必然很辛苦。

族妹幼兰曾开玩笑地说:“阿姐真是有福,只需貌美如花,将调制瓷釉的配方牢牢握着,孩子都不必生养,姐夫照样乖乖听话,果然是从小养大的最贴心……”

虽是开玩笑,也是讽刺她除了空有一张脸,懂得调制瓷釉之外,其他什么都不行,更是讽刺她挟恩图报。

她其实不是这么无用,她有她的长处,只不过邵璟太出色,就显得她平庸了。

田幼薇的眼睛有些酸涩,将手轻轻放在腹部,她也很想给他多生几个孩子。

可是她一个都没有,成亲好几年,不知是否聚少离多、境遇艰难的缘故,她一直迟迟不能有孕。

今年以来,他更是鲜少碰她——人躺在她身边,她知道他醒着,可他一直假装睡着了。

或许,他并不想要生养姓田的孩子,毕竟对于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童养夫”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样的情形下,她自然不太敢麻烦邵璟。

譬如此刻,半夜醒来,他不在身旁,她也不过问。

不是不想,只是不想让他觉得厌烦。

窗外的谈话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明月照在海上,静谧温柔,田幼薇将手捂着眼睛,无声流泪。

要这样彼此委屈艰难地过一辈子吗?她不愿意,更不想被人看不起。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紧不慢,沉稳有力,是邵璟来了。

她迅速擦去眼泪,回身一笑,语调欢快:“阿璟回来了。”

舱内昏暗,其实谁也看不清楚谁的表情,但她还是努力的笑。

邵璟累了一天,肯定不想面对一张哭兮兮的脸,她也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过凄惨可怜。

“怎么起来了?”邵璟的声音低沉悦耳,十分好听。

他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完美得不得了,哪怕就是声音也比别人好听十倍。

田幼薇心里想着,飞快地回答:“舱里有些气闷,我透透气,你不用管我,只管去忙,忙完了早些休息。”

邵璟停下脚步,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沉默不语。

田幼薇知道他在生气,可她就连他为什么生气也不知道,这就是她的悲哀。

他们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

邵璟比她小一个月,十一岁那年落难来到她家,之前也没说要做她的童养夫,而是当成弟弟养着。

他从小就亲她,是她的小尾巴,成天跟在她身后“阿姐、阿姐”的叫,什么好事都记着她,更是不许任何人说她半句不好。

后来家中接连意外,先是兄长故去,父亲病重,族人想要谋夺家业,父亲便让邵璟做了她的童养夫,招赘在家,继承家业。

从那天起,他不再叫她阿姐。

再后来,他添了许多心事瞒着她不肯说,问得多了也只是敷衍,久而久之,她就不问了。

流言如刀,杀人不见血,刀刀要人命。

田幼薇满怀苍凉,低声解释:“我不是催你回来和我一起,你又忙又累,我是怕吵到你,隔壁有间空舱房,我布置好了,随你方便……”

邵璟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大力将她拽了过去。

田幼薇吃了一惊:“阿璟?”

黑暗中,她听见邵璟在低低喘息,是那种拼命压抑着怒火的喘息。

她有些不安,试探着拿开他的手,轻声道:“阿璟,其实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邵璟缓缓吐出一口气,声音还算平静:“你说。”

田幼薇低声道:“这些年委屈了你,本该鹏程万里,却被耽误了。其实你不欠田家什么,也不欠我什么,你已仁至义尽。我们和离吧!”

这话在她心里盘桓了太久,说完之后,一直压在心头的那块巨石也跟着松了。

“和离?”邵璟先是一愣,随即高声道:“为什么?”

田幼薇诚恳地道:“我和你这桩婚事,从一开始就错了,勉强在一起误人误己。我们没有夫妻缘,这样下去是互相折磨,趁早还来得及……”

“我只要家里的田产窑场,其余财产都归你,都是你在外奔波辛苦挣来的,只是要顾及族人的口舌是非,得暗里操作才行。你觉得如何?”

“你……”邵璟似要发怒,终又压下,沉声问道:“互相折磨,误人误己,你是这样看的?”

田幼薇咬牙:“是!我们本是相依为命的亲人,实在没必要做成仇人。”

“仇人?”邵璟喃喃一句,不再说话。

田幼薇一直等不到他出声,不安中又可耻地生出几分期待:“阿璟,你觉得如何?”

邵璟又沉默了许久,声音疲惫而苍凉:“你说得对,我们没有夫妻缘,趁早还来得及……”

他豁然转身,大步往外:“就按照你说的办吧,家产都给你,我只要几件随身衣物就可以了。”

舱门被大力打开又关上,海风吹入舱内,带来几分凉意。

田幼薇冷得牙齿打颤,想笑,却流了满脸的泪。

她挣扎着爬上床慢慢躺下,告诉自己,就这样吧,该放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舱外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铜锣声响。

这是报警铜锣,有海盗出没!

田幼薇一愣,迅速起身下床,奔到窗边往外观看。

月色黯淡,海上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雾,甲板上乱麻麻一片,她听到邵璟在下达命令:“加速,挂红灯示警,操家伙,准备厮杀!”

田幼薇推开舱门跑出去,扶着船舷往后看。

只见在船的后方,有两艘海船借着雾气的遮掩,飞速向他们包抄过来,显然来者不善。

田幼薇心中生起不祥的预感,更多是不解。

此处距离明州港不远,朝廷早就肃清这一带的海盗,为什么竟然又有了海盗?且她们船上没有贵重货物,并不值得海盗如此大动干戈。

有人朝她跑过来,大声喊道:“回舱房!姑爷让你回舱房!”

田幼薇赶紧转身往回跑,还未进舱,就听“轰隆”一声巨响,船剧烈晃动起来,却是一艘海船恶狠狠撞上了他们的船。

她被甩出去撞到船舷上,又跌落下来,挣扎着正要起身,就被赶过来的邵璟抓着胳膊推到身后。

“各位好汉好商量,船上所有资财尽归诸位,只求饶我等一命……”

船老大话未说完,就被一枝冷箭当胸射死,紧接着,许多钩子钩住船舷,一大群蒙着面的彪形大汉拿着朴刀凶悍地冲了上来,见人就杀,十分凶残。

邵璟把田幼薇往舱门前一推,带人迎头对上。

田幼薇害怕又绝望,敌众我寡,对方蒙着面,一言不发只顾杀人,显然不是为了求财而是为了夺命。

她举目四望,但见挂起示警的红灯被射断挂绳掉了下来,便冲过去捡起红灯,重新系绳挂起。

周围有朝廷的水师巡逻,看到红灯就会过来救援,她不能上阵拼杀,至少能做好这个事。

风有些大,船颠簸得厉害,田幼薇站立不稳,索性趴在地上紧紧拽着绳索,一点点往上升起红灯。

突然,有人急促地喊了她一声:“小心!”

紧接着,她被人抱着往地上滚了一圈,手中的绳索跟着断了,灯也跌落下来。

她尚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人已然松开她,飞身跃起,举起朴刀干净利落地砍翻一个蒙面海盗。

是邵璟。

他又救了她一命。

田幼薇按下翻滚的情绪,红着眼睛捡起灯笼,准备重新升灯求救,敌众我寡,这是他们唯一的求生希望。

绳索结到一半,她听到一声很轻微的弓弦响动。

她若有所感,匆忙抬头,恰好看到一枝羽箭凝着冷光射向邵璟。

“阿璟小心!”她骇然大叫,扔掉灯笼冲过去,却是迟了一步。

万千厮杀风浪声中,她只听到“噗”的一声闷响,眼睁睁看着那枝冷箭准确无误地射入邵璟的心口。

邵璟回头凝视她一眼,轰然倒下。

“阿璟……”田幼薇肝胆欲裂,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手只抓到他一片衣角。

“阿姐,对不起……”邵璟定定地看着她,话未说完,眼里的亮光已然黯去。

“不要……”田幼薇宛若被挖空了心肝,悲鸣着捡起邵璟的朴刀,疯了似地朝近旁一个海盗砍去。

“噗”的一声轻响,肚腹微凉,她垂下眸子,看到刀尖穿透她的肚腹,倒映着月光,雪亮中透着血色。

她扑倒在地,身体渐渐冰凉。

一双华贵的靴子停在她面前,靴带上钉的金兽装饰精美而罕见,年轻男子操着标准的官话,慢条斯理地道:“真是可惜了。”

这就是杀害她和邵璟的人,这样的装扮,绝不是海盗。

为什么?她和邵璟都是勤恳守信之人,不曾与谁结下生死之仇,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

田幼薇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她拼命想要看清楚是谁,却怎么也抬不起头来。

失去意识之前,她听见靴子的主人说道:“都烧了吧,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福运娘子美又娇

柳三娘重生了,一想起自己孤独一生的结局,她这辈子怎么也要嫁出去。 柳三娘着急的瘦了好几圈,这时候,那个打铁的楚砚竟然来提亲了!!! 柳三娘:…… 这人日后倒是成了流芳百世的定北王将军,只是他,他身形高大还力大无穷,她有点害怕会被他一把捏死! 楚砚把她圈在双臂之中,嗓音低沉说:“别怕我,我在外是狼,但回来了,我就是你的狗,你是主人。” (他的女人谁敢动1v1)

肤白如雪·完结·205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太子家有朵霸王花

苏临曦十五上战场,十六立战功,十八岁荣归故里时已是战功赫赫、名动四方的镇边女将。 江暻泞三岁识千字,五岁能吟诗,不过十四便才惊天下,能在金銮殿上与君王群臣论天下事。 只是,她行事粗鲁,毫无名门闺秀之态,他身娇体弱,兴许连而立之年都迈不过去。 旁人道她年纪大,他只报以一笑,十八正好,是娇花一样的年华。旁人道她无淑仪,他亦是报以一笑,能如骄阳一般璀璨,才是真正活过。 而每逢有人笑他弱不经风,她则是一甩九节鞭,冷哼,我能打抗揍会赚钱,他只要貌美如花就好。 ps:男主大女主两岁~ (1v1,身心干净,大甜饼,坑品保证,小可爱放心入坑,么么哒) 新书《王爷是朵黑心莲,得宠着》已开,欢迎入坑~

槿年陌雪·完结·149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全京城都盼着我克夫

【重生娇滴滴·真狠厉女主vs病娇小可怜·真大佬男主】 (1v1,男强女强,双洁) 初见沈珺九时,燕无戈说:“她是生是死,与本王何干?” 后来燕无戈说:“阿九就是本王的命!” …… 沈珺九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自从和北王燕无戈定亲开始,全京城都在盼着她克夫。

鱼有有·完结·95.7万字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妖治天下·完结·216万字

花娇

郁棠前世家破人亡,今生只想帮着大堂兄振兴家业。 裴宴(冷眼睨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姑娘的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难道是觊觎裴家宗妇的位置? 郁棠(默默流泪):不,这完全是误会!我只是想在您家的船队出海的时候让我参那么一小股,赚点小钱钱……

吱吱·完结·128万字

逢春

陆玄难得发善心,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