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倾城意

他的倾城意

傅五瑶

现代言情/已完结

60.5万字

完结于2020-04-19 12:24:43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第1章 请问你是自愿的吗

郑轻轻总是在做同一个梦,梦里她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四周没有陈设,一片空荡惨白,只有绿色的藤蔓植物爬上窗沿,成了整个房间里除了白色以外,唯一的亮色。

她就坐在房间的正中央,背影瘦削,整个人都在颤抖。就像是某种濒临破碎的瓷器,已经从表面开始斑驳破败。

然后她听见身边有很多嘈杂的声音,或近或远,他们说:“郑轻轻,你们全家都有病,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待在家里,为什么要出来惹人恶心?”

她想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可是声带好像生锈的发条,缓慢老旧,一个字节也发不出来。

那些声音见她不语,越发惹上了快意:“别和她说话,她有病。”

梦里的郑轻轻将头埋在胸口,了无生气地低下头。

在无数的诘问责难中,她终究没有勇气把那句话问出口。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郑轻轻以为,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梦。

所以每每醒来,她就会庆幸地和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只是梦魇罢了。

所以哪怕日夜困扰,那也不过是她一个人的,不堪言说而已……

———————————————-

s市民政局。

男人拿着笔,正在填写一份《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

他微微低着头写字,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不紧不慢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陆郗城。

写完,他抬头,将笔递给一旁还在发呆的女孩子。

他喊她的名字,语调柔缓,音质很低,富有磁性:“轻轻,签字。”

这个叫郑轻轻的女孩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活灵活现,招摇生气。她的模样只能算中上,可是那双眼睛太出彩了,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多看两眼。

而此时,她正抬起头,仔细地看向喊她的男人。

男人的眉眼疏朗温柔,眼睛是很好看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翘,弧度很撩人。比起惊艳繁复的眉眼,他的唇色却是淡淡的,嘴唇也偏薄,倘若不是一直挂着笑,其实很容易让人想到凉薄二字。

郑轻轻觉得迷惑,明明从头至尾,他都在微笑,可是周身气质,却有不容滋扰的味道。就像是落拓纸上的一笔丹朱,可远观,却很难叫人生出亲近之感。

但是总的来说,这是一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十分翩然俊美的面容。

她被他好看得晃了一下神,神情有片刻微微恍惚。

郑轻轻回过神,从男人手中接过笔。

她看见纸张上,对方姓名处,写着“陆郗城”三字。字迹极雅致,力透纸背。

郑轻轻抿了抿唇,打算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大概是她的模样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工作人员是一个微微有些胖的中年女人,她突然开口,制止了她:“这位小姐,请问你是自愿结婚的吗?”

她被这话吓了一跳,笔尖划过纸张,墨水氤氲开......

她沉默了一下,才低低地说:“我是自愿的。”

陆郗城看了她一眼,讳莫如深的眼神。他将划花的纸递给对面的工作人员,语气谦和:“麻烦换一张新的。”

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手中各拿着一本红色的小本子。

郑轻轻站在阶梯上,翻开小红本,这才有些清楚的意识到,她是真的结婚了啊。

嫁给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予我救赎时

见过沈渡的人都说,他是个变态。 偏执,病娇,做事狠厉,不择手段。 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想躲得远远的。 却极少有人知道,他最干净的心尖儿上,放着此生谁都无法替代的女孩。 他为她心动,为她情谋已久,甘愿赔尽一身傲骨,发了疯一般的为其沉醉着迷,爱得刻骨铭心,深情又卑微。 纵使他再如何克制隐忍,他也一遍遍地向她重复。 “欢欢,我不脏的,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他也像是一束破晓的光,穿越万千混沌云层走近她的身旁,与她并肩,站在心口最致命的位置,说,爱她。 沈渡:“我愿意为你,放下一切。” 沈渡:“你说的话,我都听。” 她的少年,从幼时第一次牵起她的手,到最后拉她进婚礼的殿堂,她就知道,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救赎。 白清欢:“听话点,给你糖吃。” “……真是要了命了。” 【双向救赎&治愈甜宠&青梅竹马&久别重逢】 重度抑郁症病态男主VS白衣天使温柔女主 偏暗黑系救赎文,1V1双洁。

迭晚·完结·9.4万字

苏北有佳人

十七岁那年,苏北和顾佳宁约定大学一起去燕京。 后来在机场的角落里,苏北看着顾佳宁头也不回地进了安检通道,去了西部那个号称十三朝古都的城市。 — 二十五岁那年,苏北和顾佳宁在两家家长玩笑般地安排下结了婚。 — 新婚第二天,顾佳宁就背着单反,拉着行李箱去了青藏高原,果决的背影和当年她去上大学时一模一样。 — 苏北想大概两人之间所有的玩笑,都只有他当了真。 他演着独角戏,看着顾佳宁在这场婚姻里自由来去…… ———— 小剧场: 酒吧包厢里,他一杯一杯地灌自己酒,开口时,声音听不出情绪:“我要结婚了。” 看着好友惊讶的神色,他继续开口:“商业联姻,和顾家。” — “你就这样同意了?”好友不理解,轻易妥协可不是他的风格。 他笑起来,神色却有几分哀伤:“我迟迟没有回答,他们都以为我是不愿意。” 又饮尽一杯酒,他的声音愈发低沉:“其实我只是怕她不愿意。” 校园+都市

屿行·完结·20.6万字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学生徐韫节一见钟情。 少年气质清冷,像夏日晚风,似雨后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 向来对什么都没耐心的程大小姐硬是用了一整个学期外加半个寒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到了手。 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多久便夭折了。 - 分手那天,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来到程阮家楼下,固执地追问:“为什么?” 程阮忽略少年阴鸷的视线,敷衍道:“不为什么,就是玩腻了。” 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转身走进自家的豪宅。 那天过后,程阮再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 - 多年后重逢,当初穷困贫寒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出成熟男性独特的温柔内敛,转身成为了白城徐家掌权人的长子。 还是程阮的联姻对象。 再次相见,男人五官冷冽利落,似云间淡淡暮霭。 只一眼,便轻易让程阮再次沦陷。 - 为了顺利继承家产,程阮主动找到徐韫节,提出合作。 - 男人面色冷静自持,轻飘飘看她一眼,漆黑的眸子似打翻的浓墨,温声提醒她:“我似乎没必要趟这趟浑水。” 程阮一想也是,便立刻转移了目标,问他:“你弟今年多大?是不是还没女朋友?” “……” —— ①1v1,双洁 ②恃美行凶大小姐vs偏执霸总

宋予人·完结·43.7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 .. 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慕你多时

(双重生,宠文,双洁) 傅瑾珩那个人啊,是名门傅家的九爷,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 唯独可惜的是,他清冷不易亲近,高岭之花,不得攀折。 可是只有余欢知道,他是怎样步步为营得到她,咬着她肩胛时,一双眼睛又是怎样的猩红。他说:“顾余欢,除了我的身边,你还想去哪里?” 余欢到底还是怕了他一辈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 那人遥遥地对她笑,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说:“余欢,这辈子,你也是我的。” 原来,爱是黥首之刑,越深爱,越深刻。 …… 海城有传闻,傅家九爷的妻子顾余欢心肠歹毒,擅长吹枕边风。但凡和她有过冲突的人,都会在海城销声匿迹。 众人都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顾余欢。 余欢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身侧面色平静的男人,表示今天也是背锅的一天呢! …… 很多年后,余欢才知道,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爱了她两辈子,穷尽了所有。

傅五瑶·完结·79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俞先生的心头宝

星宝新文《郁先生的心尖宠》已开,求收。那张脸颠倒众生,偏又禁欲十足,简直是勾得人心痒痒。 ~~~~~~~~~~~ 默默无闻的宋秋竹在一次相亲宴上,被俞先生钦点为未婚妻,一夜成名。 俞先生是谁,锦城五大豪门之一,风胜集团的执行总裁。 他十六岁就接手风胜集团,让集团更进一步,被人尊称为先生。 他说一不二,高高在上,冷漠矜持。 后来,宋秋竹被送往俞先生的别墅风苑,提早过上了同居生活,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 白莲花妹妹说:你不过是一个做幼教行业的,你能有什么出息,能配得上俞先生吗? 后来,她创办的幼儿园成了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上得了的学校。 绿茶婊继母说:贱人生的孩子就是贱人。你母亲这样低贱卑微,你能高贵到哪里去? 却不知,婚后俞先生宠她入骨。一声俞太太,让她成为锦城最有话语权的女人。 * 年少时他救了她一命,后来他要了她这个人。她是他心尖上的娇人儿,心头宝。 他的爱成熟克制,一举一动,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之下,却又任她自由翱翔。 (阅读指南:双洁一对一,成熟睿智型男主和励志成长型女主,甜。)

花之星宝·完结·145万字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1v1,双洁) 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 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 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 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 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兜兜转转,为她而来。 …… 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 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 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 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 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 可无一例外, 他们都爱她。 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傅五瑶·完结·47.7万字

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

新书《夫人她是白切黑》已发。 (大家闺秀vs娱乐圈邪魅总裁) (内里超A重生女vs外表花心痴情男) (1v1,宠文双强) 海城第一世家裴家大小姐裴紫鸢是个标准大家闺秀。 温婉淑然气质如仙,国家级箜篌演奏家,国际箜篌协会成员,知名民乐乐团主要成员。 13岁获国家器乐电视大赛弹拨乐少年组冠军,年少成名。 18岁提前完成学业,22岁就参加了五十多场国际性的音乐会。 重回22岁,这些头衔仍在,她却不再是只会音乐的她。 前世,裴家家破人亡,是相亲被她拒绝的男人将她救下。 他教她一身本事,等她亲手报仇后带她回上京。 她才知道,他不仅是白手起家坐拥大半个娱乐圈的总裁,还是上京神秘世家时家的继承人。 他为救她而死。 让她以他夫人的名义继任时家,她亲手为他报仇。 自此,她执掌时家20年,成了上京杀伐果决冷血无情的黑寡妇。 病逝回到一切未开始前。 她和他初识。 裴家尚在,她的父母亲人也安在。 她记忆中,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亦是她可托付性命的至交。 却不知道,他们早已互明心意。 重生后她失去部分记忆,忘了她爱他入骨。 她只想护住裴家帮他挡掉前世那些要么给他戴绿帽子要么接近他是另有所图的烂桃花,是为报他的恩情。

荢璇·完结·56.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