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唇

染唇

吖匕

玄幻言情/已完结

47.7万字

完结于2021-05-0719:29:59
【我愿生而彷徨、我愿生而动荡、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捧着一腔孤勇,对你臣服,俯身亲吻你靴上的金色徽章——国境四方】 第一次见到她,她坐在大殿刻满复古花纹的座椅上,满殿的华贵装饰不及她的半分动人。她把沾了他血迹的指头轻轻含在嘴里,他听见她的声音:“我想要他。” 被带回古堡,祁止暗道失算,但他没想到的是,遇到希希莉娅,才是他步步退守、溃不成军的开始。 “嘶~”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尖细的牙齿轻轻的破开一个小口。 半晌,估摸了一下时间,捏捏小姑娘柔软的耳垂,“别贪心,再多该醉了。” 希希莉娅不舍的抬头,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一片水色,红唇娇艳欲滴。 祁止沉沉的盯着,声音低哑又温柔,像是蛊惑般的:“这么喜欢?那再咬一口...” 【稀有的纯血萝莉吸血鬼VS占有欲超强的心机男主】

第1滴血

祁止割开自己手腕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

他静静的站着,鲜红的血从他的手腕上留下,一滴一滴的汇聚在草地上,空气中很快就弥漫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但是他好像没有察觉一般,只是盯着不远处的一片湖泊。

已经是黄昏了,稀薄的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没有半分暖意。平静的水面上倒映着天边瑰丽的火烧云,四周静得可怕,只听得到风佛过青草的沙沙声。

但是祁止知道,那些“人”很快就会到了。想到这里,他甚至还勾起了嘴角,饶有兴致的摘下脚边的野花编了一个小小的花环,也不管花环上是不是沾上了点点的血迹。

有几道影子从山壁上掠过来,速度快的惊人,只是眨眼的速度,就把祁止团团围住。

来人个个都眸色泛红,嘴角不受控制的长出雪白的獠牙,盯着祁止的目光狂热又贪婪,像是长时间迁徙在沙漠的旅人看见了绿洲,显然他们都不是什么所谓的“人”。

被这样赤裸-裸的目光包围,祁止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专心于手上的工作,彷佛那是什么绝顶重要的事业。

丹尼尔挥挥手,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族人。面对绝对的诱惑,身为古堡的首席骑士长,他还尚有几分冷静。

经过了上个世纪的大战,双方都元气大伤,血族和人类已经有很长久的时间不曾交锋过了,他们和人类定下了规定,人类承诺定期为吸血鬼提供新鲜血液,而吸血鬼则要约束自己的族人不去肆意伤害人类。

除了政府约定的送来的死囚之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陌生人踏上这片禁忌之地了,甚至于吸血鬼在人类世界中的形象也渐渐变得模糊。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能找到这里,还带着这样一身非同寻常的血气,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丹尼尔慎重起来,这段时间,公爵不在古堡,他务必要保护好堡内的安全,哪怕是豁出性命。古堡里的那颗珍宝,就算是搭上这里所有血族的性命也是不及半分的。

“把他带回去,让人好好的看守着,公爵回来之前,不能让他出任何事情。”丹尼尔顿了顿,看见祁止还在不停流血的手腕,眼中的红色又深了些,“另外,去外面找几个人类医生帮他的伤口把处理一下,免得他死了。”

这么做,一是人类流血过多是真的会死掉,关于这一点,吸血的血族最清楚不过。

二则是因为,要是再让这个人类这么流血下去,丹尼尔没有把握会不会引得整个古堡动荡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眼前这个人流出来的血好像比其他人类的更香,勾的他们身体里冰冷的血液开始翻腾叫嚣。

也许是太久不曾吸食过新鲜的血液了吧。丹尼尔开始盘算,离新一批的“血液”送来还有多久的时间。契约过去了这么久,那群阴险狡诈的人类越发的敷衍了,送来的“血液”一批不如一批,时间还拖得越来越长。

身为血族,他们向来自诩“优雅的坠落者”,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黄金时代过去这么久,他们仍然保持着西方贵族的生活步调,对于祖辈与人类契约这一件事本就心怀不满,更不用提人类日益见长的怠慢。

族中不满的声音愈来愈多,至今还没有撕破脸皮的原因不过就是那神出鬼没的吸血鬼猎人了。

血族的生命很漫长,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繁衍能力也格外的差,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血族血液里的强大能力也渐渐被稀释,纯血种的血族寥寥无几,上个世纪的大战更是将血族的元气大伤,以至于,到了现在,依旧存在的纯血女公爵竟然只有那一位...

没有十足的把握,血族的的确确不敢轻易的向人类动手。

翌日,亚西伯恩踩着晨光走进古堡,巨大的古堡像一只沉睡的野兽,静沐在晨曦之中,没有人迎接他。

并不是亚西伯恩的身份不高贵,相反的,正是因为只有作为珍贵稀有的纯血种,才能面对这样的阳光无所畏惧。

与黄昏时暮色沉沉的太阳不一样,清晨初生的阳光和午时猛烈的日照都是吸血鬼避之不及的存在。亚西伯恩敏锐的闻到空气中残留的淡淡血腥味,准确的向昨日祁止站过的位置看了一眼,浅绿色的眼眸深处泛起腥红,他没有停留,径直向古堡走去。

行走间翻飞起来黑色披风露出里面红色的光滑面料,暴露了他不同于表面那般冷静的内心。

没人能体会亚西伯恩内心的激动,只有他知道,只有他知道,血族的时机终于到了。为了这一天,他等了实在太久太久。

刚刚踏进古堡,丹尼尔的身影就像鬼魅般出现在亚希伯恩的身后。永远骄傲的骑士长温顺的低下他的头颅,古堡光可鉴人的地板投映出他眼神里狂热:“亚西伯恩公爵,昨天古堡的附近...”

还没等丹尼尔说完,亚西伯恩抬手打断他,“人在哪?”

“地下室。”

话音刚落,亚希伯恩就消失在了大殿。丹尼尔疑惑了一会,作为忠心耿耿的骑士长,他陪伴在公爵身边的时间很久了,这样漫长的时光里,亚西伯恩伯爵刚刚那样的焦急,他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幼时目睹了路易斯公爵夫妇的消亡,第二次就是希希莉娅殿下的沉睡。

难道...

丹尼尔的眼中瞬间爆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那个古老的预言是不是就要实现了?

血族的黎明即将到来!

月曜日出生;

火曜日受洗礼;

水曜日结婚;

木曜日得病;

金曜日病加重;

土曜日死去;

日曜日被埋在土里,

这就是爱德华的一生。

远方传来炙热的心跳,

那是藏在匣子里的救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的倾城意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傅五瑶·完结·60.5万字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听见他的心跳声

天才大提琴少女X无所事事的游戏厅老板 最后一场巡演结束后,阮粟患上了演出障碍,尝试了很多方法也始终无法从困境里走出。 直到,听见他的心跳声。 后来,当沈燃重新回归赛场时,有记者采访问道, “你当初在最辉煌的时候选择退役,时隔三年再次复出,能透露一下是什么原因吗?” 沈燃看着坐在台下对他笑的小姑娘,眉头微挑,视线重新望向镜头, 缓缓开口:“赚老婆本。” * 治愈系小甜文,又名沈老板的宠妻日常

北风未眠·完结·22.8万字

慕你多时

(双重生,宠文,双洁) 傅瑾珩那个人啊,是名门傅家的九爷,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 唯独可惜的是,他清冷不易亲近,高岭之花,不得攀折。 可是只有余欢知道,他是怎样步步为营得到她,咬着她肩胛时,一双眼睛又是怎样的猩红。他说:“顾余欢,除了我的身边,你还想去哪里?” 余欢到底还是怕了他一辈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 那人遥遥地对她笑,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说:“余欢,这辈子,你也是我的。” 原来,爱是黥首之刑,越深爱,越深刻。 …… 海城有传闻,傅家九爷的妻子顾余欢心肠歹毒,擅长吹枕边风。但凡和她有过冲突的人,都会在海城销声匿迹。 众人都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顾余欢。 余欢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身侧面色平静的男人,表示今天也是背锅的一天呢! …… 很多年后,余欢才知道,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爱了她两辈子,穷尽了所有。

傅五瑶·完结·79万字

同桌她又A又飒

【白切黑乖萌软妹×实力苏宠冷冽校草】 阴差阳错做了同桌之后,林青柚一度以为自己会被他一巴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但某一天,他却把一朵玫瑰放到她的手心,长睫微敛,眼神温柔下来。 “如果可以,我想把世间所有东西都送给你,可你什么都不缺,我想来想去,脑子里也只有这点庸俗的浪漫,你别嫌我俗气。” 【片段】炮灰:“景行,苍蝇不叮无缝蛋,你敢说这事与你无关?” 景行淡淡抬眼,还没开口,就听小姑娘软声开了口:“怎么,你是蛆吗?这么了解苍蝇?” 炮灰:“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 没等他说完,一个巴掌就啪地一声,落到了他的脸上。 小姑娘收回手,无辜眨眼:“够响了吗?” 不够的话,还有。 ——“我隔着大雪望向你,恍见银河融入你眼眸,从此星子坠落,江河倒流,我看到了这个世界该有的温柔。”

是uu呀·完结·124万字

惊!疯批奸臣被娇软美人亲懵了

绝色心机公主×阴冷偏执掌印 (原书名《权宦的掌中雀》) [双洁1v1HE+架空历史私设如山+男主真太监+双疯批主角] 大梁朝昭定公主宋清安,白玉为骨雪为肤,生就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囊。 世人眼中,昭定公主有倾国倾城貌,温柔端方,才气过人,受万民爱戴。 可惜因曾沦于冷宫,落下了体弱的病根。 “裴掌印,这可是犯上大罪。” 昏暗金绡帐内气息缠乱,宋清安桃腮染红,眸光潋滟,攀附着裴卿哑声说道。 后者轻柔捧住她脸颊,徐徐落下一吻,眼中情意缱绻疯狂。 “……此是公主先招惹的。” —— 裴卿是于尸山血海中爬上高位的人,所处之地皆为深渊。 她的到来,如同一道突兀明光,撕破深渊的黑暗。 可那并不是救赎的光,裴卿以为的皎皎明月,其实与他同样深陷泥淖。 “公主,他们都恨咱家。” “那……我便来爱你。”

流云簪·完结·45.1万字

于他心上做妖精

第一次见面,她被他缉拿,成为了他名单上的嫌疑人,奈何那张脸过于优秀。 身为娱乐公司老总的她存了贼心。必须挖回来!当摇钱树! 可大佬不缺钱,不缺名,死活不肯就范。 她横了横心,决定——把他追到手。 “你说,我身高165,能吻到你什么位置?”她笑的明媚热烈,盯着他。 男人眉眼没有任何波动,黑眸瞥她一眼。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她唇瓣一舔,笑:“春秋大梦,首尾两个字连起来那个梦。” “……”这个小妖精! 几个月后, 宋意终于失去了耐心:“你他妈到底喜不喜欢我?追你多久了都?” 唐肆一笑,凑近她:“宋小姐,这只能证明,你撩人技术有点儿差啊。” 宋意气抖准备怼人。 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哥哥教你——” 带着气音,性感勾人心尖儿。她脑子里都炸开了花! 起初,她以为唐肆是个成熟稳重,气质有些慵懒清冽的男人。 最后她发现,那只是在工作的他。 不工作的他,懒散坏气,不折不扣的,老、流、氓! …… “你要是没选择这行,你会干嘛?” “当明星。”男人眉眼深邃,笑:“然后想办法被宋总……潜规则。” 众人震惊:“居然有人撬墙角都撬到警局来了!”

朝思暮欢·完结·124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