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错爱,负罪前妻

新婚错爱,负罪前妻

夏染雪

现代言情/已完结

134万字

完结于2020-09-05 23:02:50
凌泽,我求你,再是给我一个月,一个月他就可以出生了。 沐天恩,可是我等不了。 所以他的一句话,她被迫六月剖腹产子,只是为了要她孩子的脐带血。 她用半生岁月追着他的脚步,她陪他同生,跟了他共死,贴上了自己的半条命。 他说她会不得好死,因为她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也是她的亲姐姐。 可是最后她真的死了,他却哭了。

第一章 会长出来的,不怕

满院的灯红酒绿,杯觥交错之下,却仍是挡不住阵阵冷风的侵袭,明明个个都是冷的缩着身子,却仍是穿着单薄的礼服站在此地,脸上笑着,可是内心当中可能也真的要骂上一句。

这日子真的过成了狗的,哪个傻雕大冬天弄个露天酒会。

此时,一个穿的圆滚滚的小不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这里晃晃,那里晃晃,跟只小鸭子一般,随时都能摔倒,却又是毅力不倒,顽强不惜。

她穿过了人群,再是晃了半天,才是晃到了外面,突的,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再是甩着自己的小胖腿跑了过去,然后一把就抱住了一个小少年的双腿。

然后抬起小胖脸对着那人笑着,右脸也是陷下去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哥哥吃糖,”她伸出自己的小手,小小嫩嫩的手心里面,有着一块将要融化了的巧克力。

“哥哥吃糖糖,不哭。”

小少年伸出了手,终是拿走了她手心里面的巧克力。

然后剥开了上面的包装纸,再是将巧克力塞在了自己的嘴中。

不甜,微苦,而后融化。

“哥哥,不哭。”

小丫头还是咧开小嘴笑着,一双眼睛也是笑的如同弯起来的月牙儿一般。

小少年不由的戳了戳她的脸,一双尤如冷泉般的双瞳也是映在了她的眼中,而后于轮回的生生世世,自此不忘记。

一缕柔暖的细阳从窗户爬了进来,一点一点的终是落在了那一人的脸上,透着是一种莫名的白,白的不实,也是白的病态,如同失去了半分的血气一般,能看到也就只是年轻少女没有任何瑕疵的脸。

因为年轻,因为命硬。

她突是睁开了双眼,而后从被子里将自己的手拿了出来,再是放在眼前,以着现在的光线而看,都似是可以看到她身体里流淌着的那些血液。

醒了,外面突来声音,也是让她木然的眼中,突是多了一些光亮,细细碎碎,温温柔柔。

一只手也是放在她的额头之上,那道加着烟草的气息,那种近如入骨般的体温,令她就连身上那种隐隐的疼痛都不再是自知。

“凌哥,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恩,梦到了什么了?”

男子醉如醇酒般的声音,绵长,沉静,也是令她的心口不由的轻轻一颤,她抬起头,一双黑瞳当中,也是叠下了层层的涟漪。

“梦到,我们小的时候……”

“你哪能记住了那么多?”男子笑着,有些绷直的嘴角有些吝啬于笑,却最后还是对着她笑了。

她张了张嘴,刚是想要说什么,结果却见听到门打开,然后又一人走了进来。

眼前的温暖顿失,她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连一丝的空气也无法再是抓紧。

“姐姐……”

她的红唇轻叹,双手也是不由的再是握紧,门口处,那一对男女临门而站,如金童玉女一般,而这样的画面,却似根根绵绵细细的针,就此直扎入到她的心底当中。

“你怎么醒了?”

“我来看看她。”

“她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体,壮的跟头牛一样,平日里也是吃的多,到是你,都是病了这么久,现在才是好了一些。”

“我怕她疼。”

“你放心,她不会疼的,”男子轻笑的声音笃定也是无容拒绝。“天恩,你疼吗?”

一只手将身上的被子抓紧,又是一身的冷汗,而后也是汗湿了重衣。

“我……”沐天恩突然笑了起来,一双眼睛也是映着那一方晴空。

“姐,我不疼,我真的不疼。”

她笑着,说着,却是无人发现,她眼角滚下了来的那一滴泪珠。

这世上谁的血不是血,谁的肉不是肉,谁的疼不是疼?

肉可以给人,血也是可以给人,可是唯有疼,却无法给人。

她叫沐天恩,智商一般,学习一般,做什么事好像都是一般,可能就如同妈妈所说的一样,她就是沐家最是失败的存在,可是她却还有一个好处。

就比如现在,这为她为姐姐捐到了第三次骨髓。

当然,她从来没有感觉这有什么不对的,因为她最爱的就是姐姐了。

抱着一本书,沐天恩走在学校里面,她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好像也没有那般疼了,厚重的刘海也是挡住了她的半张脸,便是连她的人也都是跟着一并的沉重了。

突然的,她停下了步子,也是看着挂在学校墙面之上的那一张刻意放大的照片,一张愁云惨淡的脸,瞬间也是跟着晴空万里。

她不由的对着他的照片傻笑了起来。

“你又看他的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跑了过来,再是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之上,结果却是不小心的撞到了她的后腰。

沐天恩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脸上的色血也是跟着向下退着。

当然也是将撞她的人吓的面如菜色,还以为自己闯了大祸了。

“秋秋,我没事,”沐天恩还是笑着,右边的脸上也陷下了一个十分的漂亮的酒窝出来。

她是一个天生带笑之人,有酒容的人,笑起来,不会难看的。

“真是吓死我了,”王秋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而后伸出手捏了一下沐天恩的脸。

“你说你姐的这病什么能好,总不能隔几年你都是要给她捐次骨髓吧,这都是捐了几次了,再是这样下去,你还能不能活?”

“你胡说什么?”沐天恩板下了脸,再是抱紧了怀中的那些书,“她是我姐姐,我能出生来都是因为姐姐,我不给姐姐捐,我去给谁捐,再说会长出来的,不怕。”

“你走火入魔了。”

王秋翻了一下白眼,其实还是很担心她,有时太认死理了不好,她真的很怕,会不会有一日沐天恩便会将自己给作死在上面了。

对了,她还有一件事情。

她伸出手,也是掰过了她的脸,然后指着那张照片,很认真的对她说道。“沐天恩,你最好不要对他起心思。”

“为什么?”沐天恩不明白。

“你们不配啊。”

王秋又翻了一下白眼,“他配你姐姐正好,你……”不是王秋看不起沐天恩,就沐天恩这智商,真的够同人家的玩吗?

沐天恩扯了一下嘴角。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余生誓死娇宠

“我这六年丢的半条命,你拿什么赔?!”女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握着她的手,“我的命。” …… 六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背叛,厉霆深亲手把刚刚产女的徐漾送进精神病院。 徐漾发誓,如果有一天她能出去,一定让算计她的人血债血偿! 友情,爱情,都是狗屁! 六年后,女儿病重需要脐带血,厉霆深亲自接出徐漾:“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就放过你。” 三个月后,徐漾确诊怀孕,她知道,自己有底牌了。

南之情·完结·9.4万字

和首富老公离婚后我爆红了

《校草老妈今天也在罩我》新书发布了,轻松小甜文~ 三年前盛惜嫁给了A 市第一首富陆劭峥。 她努力当好温顺本份的妻子,换来的却是不屑一顾。 盛惜幡然醒悟,搞男人不如搞事业。 很快陆首富就收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 离婚前,在陆劭峥眼里,盛惜温柔漂亮听话,但却老实木讷毫无情趣可言。 而离婚后—— 公司旗下的直播平台,甜美豪放的某一姐人气火爆。 娱乐圈出了个当红女王,身边围绕着各种俊男鲜肉大献殷勤。 后来,某俱乐部里陆总又偶遇浪的没边,笑的不要太开心的女人。 女人感叹:“果然还是年轻男人好啊,看看这腹肌,马甲,人鱼线。” “……”陆总一张俊脸都气歪了。 去他妈的老实乖顺,这位前妻路子野的很! 一点也不老实! 当死对头也拿着大钻戒,笑的一脸风骚:“嫁给我,气死你前夫。” 陆首富:“???” 一个个都觊觎他老婆,当他是死的?!

唐乌微·完结·107万字

和霸总离婚之后

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说的就是宋瑾年与安亦茜。 十年爱恋与付出,她终于成了他的妻。尽管很快就以离婚收场,可她多了腹中的小肉团。 三年后,她从人尽可欺的丑小鸭蜕变为艳光四射的女强人,出入有萌宝作陪,帅哥相伴,人生迈上巅峰。 而他,亦成为站在权势与财富顶端的男人。 再相遇,她心如止水,而他,心潮澎湃。 “孩子是谁的?”男人深暗的眼眸微眯,提起她身边的小家伙问道。 “与你无关。” “是吗?”一张亲子鉴定书飘落下来,宋瑾年清冽的嗓音越发寒沉:“你确定与我无关?!”

任迎迎·完结·182万字

恃婚而骄

在爱情坟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浅心死如灰,决定离婚,从此断情绝爱专心搞事业。 那个结婚后就三五个月见不到的老公变成前夫后三天两头在自己眼前晃悠。 与人谈合作时,男人低声轻哄,“浅浅,他钱没我多,这个项目让我来投资好不好?” 遇到白莲花起争执时,男人摊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莲花脸上,“浅浅,这样打人手才不会疼。” 后来林清浅终于走上事业的巅峰,追求者无数。 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追求者二送她一箱草莓,当天晚上她收获了一冰箱的草莓。 追求者三送她一只猫,然后家里就成了宠物店。 林清浅忍无可忍,发微博:已婚,拒撩。 发完微博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这下你满意了? 清隽矜贵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浅浅,我很大度,但这并不妨碍我吃醋。” 林清浅:“……” (1v1甜宠文,男主不渣女主不白,信我=v=)

妖妖逃之·完结·152万字

她的爱情已迟暮

木槿用了八年的时间都没能走进周野的心里,可是她不在意,毕竟她是他唯一的妻子,然而当他心中的白月光夏灵蝶回来后,她知道自己的位置没了。 好在,她也是别人心里的白月光。

紫雪凝烟·完结·4.5万字

霍少情深似海

她狱中怀孕,却换来他不屑的嫌弃,他说她不配生下霍家的孩子。一碗打胎药让她魂丧牢房,他得知后却万箭穿心痛不欲生,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其实他瞒了全世界,他只想保住她的命。

纳兰松松·完结·6.9万字

傅少离婚吧

他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吗?” 她冷笑“她比你小十岁,你怎么下得去口?”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人!” “所以你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必须恪守妇道?傅砚安,我为你守了两年,也可以了吧?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让我无尽的等待,就以这种方式来凌迟我,傅砚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后来傅砚安找到那个19岁的男孩,问夏知在哪里。 男孩说:“她想看看沿途的风景,看够了,她也就回家了。” 他苦苦哀求男孩把她还给他,男孩笑着问:“她是你弄丢的,我拿什么还?”

亓绪·完结·12.9万字

裴先生娶了个200斤的胖子以后

27岁的天才美女医生夏清猝死在手术室了! 她还重生了! 重生在了她最熟悉的病房。 重生在一个200斤的产妇身上。 一个剖腹产不打麻药被疼死的产妇身上。 除了年轻一无是处。 这要夏清怎么忍? 复复仇、减减肥,顺便抢抢渣女的心上人,真是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小剧场:“你们听说了吗?裴总未婚生子,要结婚了!” “娶了谁?娶了谁?” “南城林家200那个胖子!” “二少疯了吗?” “这年头富家少爷都流行吃猪肉了?” 林夏清侧头看着,“您嫌我胖?” 裴正扬看着身姿丰满的女人,“不胖,手感刚好。” 助理:裴总,带您去眼科可好?

双囍PF·完结·300万字

霍先生只婚不爱

八年的婚姻,到头来只换成一纸离婚协议书。 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霍易丞逼着挺着大肚子的她签下骨髓移植书。 上手术台之前,靳宠儿问他:“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你会不会有一点点愧疚之色?哪怕只是一点点。” 他讽刺道:“为了让我忘不了你,你连自己都诅咒?” 几天后,她从他的世界消失,他却满世界找她。 彼时的靳宠儿才明白,爱错一个人,原来会这样万劫不复。

白希茗·完结·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