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容华

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5万字

完结于2022-03-20 10:35:15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妙手神医VS凶残世子,前世欢喜冤家,今生再次重逢* 程锦容凭着高妙的外科医术,成了大楚第一女太医。进宫救亲娘,扶持亲弟弟登基坐上龙椅,前世仇敌一一俯首。 在报仇雪恨的路上,她遇到了前世的救命恩人。 凌厉凶狠的平国公世子贺祈,唯有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出温柔深情。 重活一世,只为快意恩仇! 携手白头,共享一品容华!

第一章 重生

别管我,快逃!

阿容,好好地活下去!

凄厉的嘶喊声在耳畔不停回响。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阿容!

一定要活下去!

程锦容从噩梦中惊醒,霍然坐直了身子。

额上冷汗涔涔,呼吸急促紊乱,心跳剧烈,似要蹦出胸膛。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这把刀,既细且薄,刀柄三寸,刀身也只有三寸。比常见的匕首还要短一些。以上好的精铁淬炼打磨而成。

刀刃轻薄锋利,在昏黄的烛火下闪着幽幽寒光。

熟悉的刀柄入手,程锦容心神渐定,凝神扫了四周一眼。

粉色的轻纱帐幔,绣着美人的屏风,梳妆台上放着精巧的首饰匣。

这个首饰匣是宫中御赐的珍品,共九层,每一层皆有三格,里面放着华贵精致的金簪玉钗耳环玉镯。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眼前的一切,久远又熟悉。

……

这是她前世住了十三年的闺房。

她幼年丧母,父亲程望被征派为军医。路途遥远,边关苦寒。父亲不舍她奔波受苦,在舅兄热忱的挽留下,将她留在了京城。

她自两岁起住进外祖家,及笄后和表哥裴璋定下亲事。回程家待嫁,不到一年,嫁入永安侯府,成了永安侯世子夫人。

夫婿对她关怀备至,公婆待她和善亲切。体弱多病的裴皇后,对她这个娘家侄女兼侄媳青睐有加,时有厚赏。

她在永安侯府过着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生活。

那时,她觉得自己是世间最幸运之人。

年轻的她,不知世间最险恶的是人心,更未窥破身边人丑恶虚伪的嘴脸。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镜花水月的幸福,终止于十八岁那年。

宣和帝病重,储位之争愈发剧烈。惊天隐秘被揭露!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一夕间,她的世界天翻地覆,支离破碎。

她的幸福只是一场滔天谎言。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程锦容这个名字彻底消失,苦寒边镇里多了一个以行医为生的容大夫。

半年后,宣和帝病逝,宣德帝登基,大楚朝内斗不休。心怀怨恨不甘的二皇子引来外敌,鞑靼铁骑踏进边关,踏破平原。大楚朝生灵涂炭,将士百姓死伤不计其数。

宣德帝不想做亡国君,忍辱求和,割让半壁江山。边关十几座边镇的百姓,皆活在鞑靼铁骑的淫威之下。

父亲程望,为了护住她的安危,以身为饵,引走了烧杀抢虐的一小股鞑靼骑兵,命丧箭下。

乱世中,人命如草芥。

鞑靼骑兵走后,她恸哭着为父亲收尸,草草下葬。

跪在父亲坟前,她满心苍凉。

深爱她的爹娘,都为了她而死。国仇家恨,只凭她一人之力,如何能报?

想死很容易,双眼一闭,万般痛苦皆消。

可她不能死。生活再艰难不易,也得活下去。她要带着爹娘对她的深爱和希冀,好好地活下去。

她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活死人,医白骨,短短几年间,成了闻名边关的神医。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鞑靼太子对她流露出倾慕之意,欲娶她为侧妃。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大仇得报,她满怀快意地了结自己的性命。

死的那一年,她二十五岁。

没想到,一睁眼,竟回到了十年前。

这一年,她只有十五岁。离及笄还有半个月,和裴璋的亲事尚未定下。永安侯夫妇的虚伪丑恶嘴脸尚未曝露,裴皇后好端端地活在宫中,父亲程望还是边军里的六品医官……

一切还来得及!

苍天怜悯,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一切都可以重来!

这一世,她要揭破仇人的丑恶嘴脸,要报家破人亡的血海深仇,要保护珍爱她的人!

……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程锦容鼻间微酸,握着刀柄的细长手指骤然用力。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一袭白色中衣的程锦容,沉默着坐在床榻上。

皮肤白净,细腻如瓷。青丝如瀑,乌黑顺滑。

柳眉弯弯,唇红挺鼻。明眸皓齿,清艳无伦。

十五岁的少女,无需珠翠锦缎,没有任何妆点,美得惊心动魄。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熟悉的悦耳声音淡淡响起:“不必了。”

小姐两日前发烧醒来之后,就变得古怪起来。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更奇怪的是,小姐两日前从药箱里取出这把稀奇古怪的刀后,便未离过手。睡觉时都要压在枕下……

白芷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过去。

程锦容白皙柔软的手指动了一动,那把细长的刀竟在指尖转动了一回。

寒光闪闪,锋利的刀刃在柔嫩的指尖旋转。

白芷吓了一跳,急急说道:“小姐,小心,别被割破了手指……”

程锦容神色未动:“退下。我要独自清静片刻。”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白芷是家生子,亲娘是永安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五年前到了畅春院伺候,是程锦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

程锦容一直对白芷信任器重,视为心腹。

现在想来,当年的她何等天真可笑。

白芷分明是永安侯夫人派来的眼线。她的一举一动,皆在永安侯夫妇的掌控之下。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白芷一凛,心里涌起莫名的畏惧和寒意。

小姐素来好性子,对身边人最是温和。此时眉眼沉凝,透出凛然的寒意。她竟无勇气和小姐对视,只得低头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

程锦容深深呼出一口气,将刀重新放入枕下,躺了下来。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她闭上双眸,很快入眠。

……

天亮了。

白芷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小姐……”

话音未落,门便开了。

程锦容已穿戴整齐,一袭青衣罗裙,乌黑的长发半挽,发间只有一支银钗。和往日金娇玉贵的模样大相径庭。

白芷一愣,脱口而出道:“小姐为何这般穿戴?若被夫人见了,定会出言嗔责。”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程锦容这位表小姐,在永安侯府一住十余年,衣食用度和裴家小姐们一般无二。有时,就连白芷都会忘了主子其实姓程。

程锦容神色淡淡:“随我去内堂。”

白芷还待再说什么,程锦容已迈步而去。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永安侯夫人住在听雪堂,畅春院离听雪堂颇近,盏茶功夫便到。

永安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薇笑盈盈地迎了出来,行了一礼。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表小姐容貌清艳无伦,平日衣着穿戴最是精心。今儿个怎么穿得如此简朴?还有那副冷静漠然的神情……

两日没见,像变了个人。

白薇迅疾看了白芷一眼,目中暗含询问。

白芷微不可见地皱眉摇头。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永安侯夫人端坐在上首。身为裴皇后的娘家长嫂,一品诰命夫人,永安侯夫人无疑是京城贵妇圈里最顶尖的人物。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十余位内宅管事束手恭立,无人敢随意张口,一派肃穆安静。

精明威严的永安侯夫人,见到程锦容的刹那,满面冰霜立刻化为春风拂面的柔和,含笑道:“锦容,快些到舅母身边来。”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一袭青衣罗裙的清艳少女动也未动。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程锦容抬起眼,目光平静淡然:“多谢舅母费心,不过不必了。我打算回程家举行及笄礼!”

永安侯夫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权门贵嫁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 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如何从烂饭粒蚊子血变成朱砂痣白月光, 这条路任重道远。 好在她有一身医术护体。 可是号称包治百病之后,她发现事情渐渐有些不对了----某人挑眉问她:“我的相思病什么时候帮我治?” -----老书《名门闺战》《春闺密事》已完结

秦兮·完结·275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重生后变黑芝麻馅腹黑女主VS撩死人不偿命伪君子真恶霸男主 皇帝:九王选妃要德言容功才华出众。 傅元令:我有钱! 皇后:九王选妃要家世显赫相得益彰。 傅元令:我有钱! 贵妃:九王选妃要月貌花容身姿窈窕。 傅元令:我有钱! 肖九岐:本王选妃…… 傅元令:嗯? 肖九岐:要有钱!!! 重活一回,傅元令深切感悟要站在权力巅峰指点江山,不再重复上辈子的凄惨遭遇,不仅要有钱,而且是要超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就能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不是被人掌控! 如果有钱的同时,还能嫁一个易掌控又颇有身份地位的丈夫,那就更完美了。

暗香·完结·250万字

拈花一笑不负卿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 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 “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 ————————————————————— 新文推荐《娱乐圈之桃之夭夭》 奶狗系小男主,柔软易推倒,可奶可狼,只是狗起来的根本不是人,文已肥,可入手,坚决不亏!

南酥青子·完结·128万字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唐晏宁前世为渣男所骗,违背母亲遗愿自甘为妾,因着庶出不得宠身份,过门后受尽主母刁难,婆母冷眼,最后落得被渣男送给上司谄媚讨好,凭着一股怨气怒气她亲手杀死了渣相公 然后自刎。 许是上天怜惜,她竟然没死 ,一朝回到十四岁那年。 一切悲剧还未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她宁为穷人妻,不为贵人妾,哪儿怕嫡母让她替大姐嫁给一个破落秀才。 她也不再推拒,只要堂堂正正的做个正妻,穷一点又何妨。 只是 ,这个传闻中江郎才尽家道中落的秀才好像有点不符合传闻啊! 等到她觉出不对的时候似乎有点晚了,不过也没事 ,她从未后悔过…

璃知夏·完结·101万字

嫡女的娇宠日常

重生回来的阮家三小姐,一心只想着家人平安,然后报一下仇,折腾一下前世仇人,最后在找一个普通简单的男人嫁了,过一世普通平淡的日子。 她自认为将自己的狐狸尾巴藏的很好,可每一次做坏事的时候,都会被那个恶毒的男人逮到。 最后,她被那个阴恻恻的男人提着她的狐狸尾巴逼嫁。 “要么嫁,要么送你去吃牢饭,选吧。” 怂成一团的阮家三小姐,委屈的哭成球,“嫁,嫁嫁嫁,我嫁!”

小笨月·完结·256万字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楚千尘重生了。 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貌美无双。 上一世,她因为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从此移情别恋,侯府厌弃她,却又一再利用她,最后把她视作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 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 …… 上一世,他捡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教导。 他死后,她用了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再睁眼时,竟重生在了毁容之前…… 翻盘重来是必须的。 更重要的是,她想见他! ———— 小剧场: 听说,宸王不喜女色,最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 听说,曾经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绝。 前世,楚千尘也是这么以为的,青衣素钗,生怕他不喜。 直到今世,花好月圆夜,宸王摸出一个小巧的胭脂盒,笑若春风地看着她,“我替你擦?” 楚千尘:“……” 宸王:“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天泠·完结·213万字

簪头凤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陆皇后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顺利晋级做太后。 睁开眼,重回韶华之龄。 当然是有仇报仇。 万万没想到,报仇的路上,有一双暗沉的眼眸盯上了她……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46万字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出版名《将门盛华:吾命为凰》,当当、淘宝均有售哦。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 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 后来…… 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 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 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 · 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雪夜,被堵城外。 萧容衍:白姑娘三番四次救萧某于水火,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萧公子误会。 萧容衍:萧某三番四次救白姑娘于水火,白姑娘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

千桦尽落·完结·3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