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华锦

九重华锦

莫西凡

古代言情/已完结

321万字

完结于2020-12-3113:20:36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藏身乡野,只待时机报了血海深仇。 奈何,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 为了活命,免不得心狠手辣。 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谋划。 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林家落魄的嫡小姐。 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 实在懒得理会,偏生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好略施手段图个清静。 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 面对一张似笑非笑十分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暗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 兜兜转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 既是各有所图,不如互相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 (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负大好年华。) 旧文《江山尽风流》《一寸锦绣》完结作品哟~~

第一章城楼一跃成千古

天宝十二年,金汉京都兵临城下,金汉大势已去,金汉皇帝弘锦瑞不肯降,大殿之上,质问群臣,群臣不语,年仅二十四的弘帝心灰意冷大笑之后突然挥天子剑自刎朝堂。

凤栖宫内,金汉皇后墨宝华一身凤袍,一丝不苟的发髻,额头金凤衔珠,肤白如雪,口若含丹,闻讯,无悲无喜,凤眸轻合,再睁眼,古井无波。

转身抬脚迈过门槛,伸手,一旁大宫女堇兰含泪扶着,她家主子,二八芳华,一身锦绣,墨家怎么能说舍就舍。

“皇后姐姐,你自小聪慧过人,应该明白爷爷和爹的意思。”墨宝珠一身绚蓝彩锦,气如牡丹,飞霞发髻上一支翡翠镶金的步摇微微闪动,贵气逼人。

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轮廓乍一看有些相似,气质截然不同,一个锦绣天成,一个贵气凌人。

同是墨家千金,墨宝珠才名在外,墨宝华却是默默无名,若不是一朝封后,恐怕,鲜少有人知道,墨家还有个墨宝华。

墨宝华步履平缓,波澜不惊的走到凤座前缓缓坐下,就好像天塌下来,都影响不到她一样。

墨宝珠目色沉了沉,不动声色,从她这个姐姐入宫起,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否则,进宫的就不会是墨宝华,而是她墨宝珠。

堇兰扶着宝华坐稳,看了一眼墨宝珠身边婢女手上的托盘,托盘里一副白绫、一杯鸩酒,这是让主子二选一?

再顾不得,冲上去朝着墨宝珠噗通一声跪下。

“三小姐,求求你,求求你.....皇后是您的亲姐姐,是墨家的亲骨血啊...”堇兰也不知道要求什么,只是不停的求着。

求这位墨家最受宠的三小姐去跟老太爷和大爷求情?还是求这位三小姐放过自家主子?

天底下,要主子死的人,竟然是主子的至亲家人...主子一生骄傲,情何以堪。

“堇兰,起来吧。”墨宝珠不过是自作主张,爹和爷爷,现在还不会要她的命,他们想要的东西,还在她手里。

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宝华终于开口,堇兰抿着嘴一边摇头,一边无声哭着,最后还是乖乖起身。

至始至终,墨宝华都没有看一眼托盘里的东西,整了下衣袖,对上墨宝珠的目光,四目相对,本该是世上最亲的人,却形同陌路。

“你确定是爷爷和爹让你来的?”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她的命,可惜,聪明过了就是蠢。

“没错!你这什么表情,不信吗?你是墨家的女儿,既然入了宫,当了皇后,如今皇上死了,你就的殉葬,以守墨家气节,怎么,不想死?”墨宝珠的话带了几分恨意和隐含的几分自得。

为了墨家,爹最后还是选择舍弃了她不是吗?她不过是早点动手罢了。

颔首表示知道了,也无风雨也无晴,墨家的女人,不都是墨家男子大爷的工具嘛?她到是想的没错,最后,她的结果无非一死,这墨宝珠还真是不如她那个二姐和娘,太急切了。

墨宝珠还要说什么,这时候,墨宝珠的大丫鬟智妍急匆匆走来,看了墨宝华一眼却并未行礼,俯在墨宝华耳边轻松嘀咕了几句,瞧着神色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墨宝珠身边的几个丫头都是从小调教,精挑细选的,比一般人家的小姐都强一些,能让她大惊失色的,该是什么大事吧。

听完丫头的话,墨宝珠脸色微变,看向墨宝华的目光有些闪烁。

她从来不会承认,她这个墨家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墨家三小姐,会嫉妒这个爹不疼,娘不爱,家族不喜的姐姐。

没错,她嫉妒,嫉妒她明明境遇如此窘迫,却生的一副傲骨,更嫉妒她明明无人照应,却能自学成才,气度非凡,就如现在,家人抛弃,鸩酒在前,却还能如此镇定,仿佛一切早已料到。

她更嫉妒,更嫉妒皇上竟对她动了真心。

她真想看看,面对生死,她能不能有所动容,看来,她错了。

直到现在,她都看不清这个姐姐。

她这一生,到底求什么...不管她求什么,都无所谓了!

“时候不早了,你该去陪皇上了。”墨宝珠没了刚才的耐心,一字一句中带了一丝急切的和一如既往的冰冷。

“我娘呢?”墨家能拿住她的,也只有这一处软肋。

墨宝珠今天站在这里,就说明,他们找到她娘了,高估自己而已!愿赌服输。

“你现在谁也护不住。”墨宝珠冷笑,给自己的两个丫头使了个眼色,凤栖宫内早已没了宫人,全是她带来的人。

智妍和另外一个婢女慧妍立刻会意,端着托盘里的鸩酒朝着凤坐上的墨宝华步步逼近,这个人,之前还是母仪天下、尊贵万千的皇后,可现在,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她们也不需要怕。

“住手,你们要做什么?住手!”堇兰冲了过去,一把扑洒智妍手中的酒杯,虽然害怕,却毅然决然的护在墨宝华跟前。

瞟了一眼堇兰的背影,墨宝珠走近了两步,低头看了看地上被洒的鸩酒,冷声道:“她到是个忠心的。”

“她一直是个好的。”墨宝华这一次没有阻止堇兰,只是望着她的背影,轻声幽道。

堇兰眼泪婆娑的缓慢转身,笔直在墨宝华跟前跪下,一声不吭狠狠的磕了三个头,夫人的藏身之处,除了主子,只有她知道。

“主子,堇兰绝没背叛主子。”

“哈哈,进来吧。”墨宝珠拍了拍手,门口突然走进一个男子,紧张兮兮的低着头,眼睛不敢看向前方。

“栋...梁...是你...”

堇兰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脚步歪斜,伸手指着进来的男子,浑身发抖。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堇兰面目赤红,瞪大双眼,显然不敢相信,反应过来,冲了过去对着对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就是她卖身为奴供养的好弟弟...

嘶哑的喊声透着无尽的绝望。

“姐,他们说,皇后活不成了,你跟着她也会死,只要告诉他们,就给很多很多的银子,以后你也不用给人当奴才,娘也可以安享晚年....”

用尽全力,甩出一记耳光,堇兰咬着嘴,含泪回首看向墨宝华,她对不住主子,主子的恩情,只有来世再报,她没脸再活在这世上了。

“主子,快走!”

堇兰突然拔下自己的发簪,冲到墨宝珠跟前,一手勾着墨宝珠的脖子,一手拿着发簪顶着墨宝珠的脸。

“三小姐容颜无双,奴婢贱命一条,都给我让开!”堇兰疯了,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但是她一点都不害怕。

“堇兰!”墨宝华也没想到!大喊出声,她并未怪她。

“主子,堇兰对不住你,堇兰贱命一条不值一提,主子,快走吧。”她知道,等着她的只有一个死字,如果能换来主子一线生机,她死不足惜。

主子聪慧过人,只要出了皇宫、出了城,一定能有办法活下去的。

“快放开小姐!”慧研惊叫。

“姐,你疯了!快放开三小姐。”

凤栖宫早就没了宫人,门口也只有墨宝珠带来的几个人,现在墨宝珠在人间手上,他们根本不敢乱动,那银簪可能要不了命,但是花了小姐的脸,他们一样没命。

宝华看出了堇兰眼中的决然,这丫头的脾气,她了解的,起身,步履轻盈,低头数着步子,脸上渐冷,罢了,大不了,一起去了,也是个可怜的丫头。

“我娘呢?”宝华步步逼近,一双凤眸沉不见底,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平日没有的戾气。

“我不知道...贱人,你要是敢伤我...”

“我娘呢?”

重复的一句话,语气加中三分,如深冬之寒让人骨头都觉得发冷。

“她....她已经死了,快放开我家小姐。”

死了....

智妍望着此刻的墨宝华,感到无比害怕,吓的大喊,“死了,是她自己乱跑...”

“在哪里?”

“西城...城门口!”

“堇兰,走,咱们去送送娘。”墨宝华闭上眼,头也不回的迈出高高的门槛,记得入宫的时候她就说过,总有一天,她要把这些门槛都拆了...

棋差一招,也是金汉和她的宿命,如果,如果再给她一点时间...罢了,事已至此,她还想这些做什么,只是连累了娘。

皇宫早已乱成一团,宫人们能逃的都逃了,如今皇上都死了,宫里的护卫各自散去或是已经有了依附的方向,谁还管的上一个落魄皇后?

家国乱,百姓犹如惊弓之鸟,城外易家兵马兵临城下之,战旗飞扬,号角撕鸣。

“这个不长脑子的蠢货,快给我追!”

正在大殿与众臣商议开城门接新主的墨亦宏听到消息脑袋一嗡,心中大叫不妙,气的一拳落在廊柱上。

“长康,我这走不开,你速回去将此事告知太爷,一定要拦住皇后不计代价!”

“是,老爷!”

此时,墨亦宏肝胆都颤抖着,恨不得自己飞身而去,急的双眼通红,心里默念,一定要拦住,一定要拦住。

可惜,一切都晚了。

当墨宝华看到城门口血泊中有些认不出的娘亲时,俯身轻轻整理了她娘的头发和衣襟,对身后追来的墨家老太爷等人如若不见。

收拾好了,墨宝华退去凤袍覆在她娘亲身上,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火折子,点燃,看着熊熊燃起的火焰,自始至终,没有掉一滴眼泪。

看到这一幕,追赶而来的人都不敢靠近。

“华儿,先回家,一切好说,你还有墨家!太爷会给你做主。”

都到此时了,还这般装腔作势做什么?墨宝华突然有些累,望着火堆,头也没回的朝着城楼而上,娘,若有来生,女儿一定好好孝敬你,管他什么家国天下...

娘,女儿来陪你,他们想要的东西,休想得到。

“主子!”堇兰绝望的看着墨宝华的背影。

据说,金汉帝死后,皇后悲痛欲绝,不顾劝阻直奔城楼,面对城门外几十万敌军,决然一跃而下,追随金汉帝而去,如此情深重义,让人嘘嘘不已。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权门贵嫁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 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如何从烂饭粒蚊子血变成朱砂痣白月光, 这条路任重道远。 好在她有一身医术护体。 可是号称包治百病之后,她发现事情渐渐有些不对了----某人挑眉问她:“我的相思病什么时候帮我治?” -----老书《名门闺战》《春闺密事》已完结

秦兮·完结·275万字

医判

【悬疑+医生+爽文】 本文又名:【四小姐的逆袭登顶攻略】【叶医判探案集录】 叶文初的人生目标,仅仅是抢到财产后,做个逍遥的首富。 可叶家钱太多,盯着的人更多。 想要保住钱财和性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莫风流·完结·142万字

千金令:嫡欢

上有病“弱”生母一枚,下有“小可怜”幼弟一只, 亲爹不成器,祖父不靠谱,还附赠一家子牛鬼蛇神内斗不断, 最可怕的是,庶妹居然还是个敢和女主抢男人的妖艳贱货!!! 穿成重生文里被脑残女配虐的弱鸡配,祁欢表示很悲催, 女主携恨归来,正准备大杀四方, 照这个剧情走下去,这一家子是妥妥要团灭的节奏! 和女主杠,只有死路一条,祁欢只想解决一下内部矛盾保平安, 然后既来之则安之的谈个恋爱遛遛狗,悠闲过过小日子, 她发誓自己一直都是遛墙根躲着女主走的,可是走着走着猛回头—— 却发现她把男女主给遛没了…… * 纯情儒雅的假老成世子爷X貌美心黑的真淡定大小姐 排雷:穿书文,黑原女主,但女主有自己的故事线,主业不是和原女主掰头。

叶阳岚·完结·193万字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 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 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 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 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 “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 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 【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 【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完结·118万字

冠上珠华

分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重生了。 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来她手狠心黑。 谁也别想吸着她的血还嫌腥膻了。 重来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 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 不用这么费力的,瞧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 你就是上面最华丽的那颗。

秦兮·连载中·276万字

隐世医女

活明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个真糊涂,人生有没有重来一遍? 秦念西真的重活了一遍。 这一世,她从重重围困的后院出走,虽过着隐世生活,却以一手惊世医术力挽狂澜,让该好好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 他们活着,能让这太平盛世延绵下去,让战火不能重燃,还这天地一片清明。 也能让她的存在,回归到本来的意义。 原来世间万事,不过一念之差。

蒹葭浮沉·完结·104万字

嫡女谋生记

如此优秀的新时代女性,却一不留神被穿越大神开玩笑似的送到了古代,光荣地成为京城四品官员林府嫡系子孙中不受宠的软包子一个。 穿越第一天,她就面临着三房要被长辈团灭的危险。林清浅面对林家一群狼,心有戚戚,救人难度系数有点高呀。虽说有难度,好在林清浅骨子里自强不息的骨气还有,好吧,别人指望不上,她只能自个上了...... 幸福生活靠自己不假,可是一路高歌之上,不请自来的王爷算怎么回事?还有,你老人家来了,为什么还顺了一群麻烦人物来给她添堵?

懒语·完结·145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21万字

夫人她不是善茬

新书《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上线咯~ * 《夫人》的有声剧已在连载中,欢迎收听。 * 小娇娘能打仗,能破案,家世好,模样佳,就是身体不好,人人传她天岁难永,求娶的门户越走越底。 年轻战神无妻缘无子女缘,偏就不信邪,机关算尽把小娇娘扛回了家。 婚后两人开了挂,生娃又升级,小日子鸡飞狗跳却又清甜如蜜! … 听说:白侯爷的嫡女钟情于雍亲王。 听说:雍亲王对华阳郡主情有独钟。 听说:淑妃为给白家女铺路,给华阳郡主下红花,许以侧妃位。 阿宁:殿下钟情于我?这碗红花,烦劳殿下亲自给姐姐送去! … 听说:魏国公府世子徐悦是克妻命,连死了三任未婚妻。 听说:定国公府的华阳郡主战后重损,天命难永。 听说:徐世子无妻缘无子女缘。 听说:华阳郡主战后伤了根基,汤药难离,命不长久! 众人:命里之数,难逃!难逃! 神医一捋长须:来,生几个给他们看看! 病娇腹黑后知后觉小娇妻VS温润如玉宠妻如命老铁树 双强,甜宠,虐渣不留情 (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青山羡有思·完结·16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