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沐皆是你

入沐皆是你

白线菇菇

古代言情/已完结

40.8万字

完结于2020-11-18 20:08:00
简介

架空

她——仙界权力至高无上,美貌四界之上的花仙之主。 他——让三界都闻风丧胆的魔界之王。 她,还是华国唯一的公主殿下。 他,还是华国众人敬仰的国师大人。 他与她两次情缘,注定一世相逢。 她与他因一女子之名黏吝缴绕,因一场明修栈道的嫁娶再续前缘。 他因她的外愚内智为之动容,此为一回;他因她的剑戟森森意惹情牵,此为二回。桩桩回回,注定此错。 清梦落花,娆娆苍茫。媚眼间,寒凉荒芜。与之相逢,却几何缥缈。 “明明知道你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我,可是,如果是你的话。。。” 我愿意。 “母亲,您为我筹谋了这完美的一切,为什么还是。。。” 非他不可。 四下再无人,入目皆是你。 这里新人作者,请多多关注! 剧情未展开,不如多看几章?保证惊喜!! 记得关注、收藏(加入书架)、评论哦! 黑莲花女主+腹黑妖孽男主 or 妖艳有毒仙妃+傲娇黑切黑魔王

第一章 嫁衣嫁于他

天,白茫茫的一片。

今日是魔界魔王迎娶仙界花王的日子,却是凄凉无比,毫无喜庆之感,整个魔界都知道这位花王为何会嫁给一个恐怖如斯的魔王。

沐颜静静的坐于马车上,一身艳红色嫁衣轻裹她纤细的腰身,没错,她的确是被“送”给魔王的,成为了两界皆会“同情”的仙子,她从小继承花王之位就注定了身份的高贵,但万万没想到会一落千丈。

从小她就胜负欲极强,就连母亲都告诉她,她是注定要成为仙界帝后的人。

马车似乎缓缓慢了下来,许是已经进了魔宫,她安静的坐在马车上不做声,直到车外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主人,到了。”

“没有来?”

那女子犹豫了一下,她知道沐颜在问谁,只好看了眼无一人迎接的宫门口,她们是被直接送进了沐颜即将居住的莲返阁的,但是宫门口的荒凉却是能看出来的,她收回眼神,“主人,可以下马车了。”

声音刚落,沐颜妖娆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莲返阁的门前,她微皱柳眉抬眼望去,莲返阁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陋,反倒是有些让她没反应过来。

狂风肆无忌惮的刮着,猛地吹动她发间繁重的发冠,直“叮叮”作响,在一片宁静中显得有些孤寂,魔界的天气忽冷忽热,总是没有规律。

沐颜望了眼莲返阁内跪了一地的侍女侍从,就知道这魔王倒是将她妃子该有的都安排了,却唯独不愿亲自现身。

从前她一直幻想自己成为仙界帝后会有什么样的排场,会请些什么神仙,会有些什么歌舞,甚至是会用什么花朵酿酒来招待。

“呵。”

沐颜轻笑一声,似是在嘲讽仙界帝王,更似是在嘲讽自己。

她遣退了一众侍仆,不想看见那些侍仆对她投来的同情、又或者是嘲笑?

沐颜静静坐于铜镜前看着自己,只见她嘴角轻弯,笑得颠倒众生。

“主人。。。”一身着淡蓝色衣裙的女子清淡寡味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接下来。。怎么做?”

铜镜中那张妖艳至极的面容停止了肆无忌惮的嘲笑,勾起嫣红薄唇,说道:“怎么做?雪莲你认为呢?”

自她继承花仙之王位时,雪莲便跟在她身边了,算是她唯一的心腹。

雪莲的样貌没有沐颜那般妖艳绝美,但有着自己清新高雅的美,眉梢微挑,一双犹如小动物般湿漉漉的眼睛,薄唇微抿,而尤为醒目的则是她发间那朵淡蓝剔透的雪莲花簪,那是雪莲督主之首的标志。

雪莲犹豫地开口,“仙帝吩咐主人一定要在这期间想办法控制魔王。”

沐颜紧紧地抓住了木梳,尖利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木屑中。

似笑非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抚上脸庞,她到底有多久都画这浓而艳的妆,从前的她是未有过一丝装扮的。

看着这个妖娆而陌生的面孔,似乎也是一种倾国倾城的美,这种美人人皆知,也人人皆用。

“雪莲。”她语调缓慢,犹如流过石边的溪流,“你说,凌浩会喜欢我这样妖艳的脸吗?”

“主人。。。”雪莲默默收了声,这仙帝到底爱不爱主人?她也不知道了。

“这么荒谬的事都做出来了,原来我也仅仅是他坐稳王位的棋子。”

她是仙界众花仙之王,如今却被像送礼物一般送与了这个传言中阴险狠辣、两万年来从不接近女色,听闻长相更是丑怖的魔界大魔头。

魔界因为这个魔王的战无不胜而如愿的收复了妖界,从此妖魔同界,掌管在了魔王的手中。

而仙界这边自然对魔界开始有所畏惧,但似乎也是因为仙界的实力不可小觑,魔王冷魈对仙界竟是迟迟未出手。

沐颜本应该是成为仙界帝后的第一人选,现在却被仙帝亲手送与了魔王。

而仙帝唯一的要求便是魔王冷魈封沐颜为妃,仙魔两界从此友好往来。

沐颜回过神,屋外传来的吵闹声令她微皱柳眉:

“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是那个女人的生辰,全魔界都在为此庆祝,魈王也为此大办生辰宴,大肆封赏。”

“哦?是吗?”沐颜意味深长的笑了,就连那双媚眼也随之弯起,事情似乎也越来越有趣了,“我嫁入魔界的第一天,就发生这么有趣的事?”

薄唇轻轻扬起,“雪莲,将那件百花红罗裙拿来,为我更衣。”

“是,主人。”

******

坐在宴会首座的魔王冷魈身旁一女子娇羞的靠着他,一袭俏皮的芙蓉色连珠对孔雀纹锦外裳,将她灵动的眼眸映的更加可爱动人,静静看着魈王妖媚的侧脸傻傻的微笑,这个男人是她爱的人,她恍惚的看着被烛光映照的冷魈,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是假象。

“如儿在想什么?”

冷魈忽地凑在月如的耳旁,话语间带起阵阵热风,两颊瞬间通红的月如像个煮熟的虾一般,可爱诱人。

看着月如羞得抬不起头,朗声笑了,说:“哈哈,如儿害羞了?这是对你刚才发呆的惩罚。”

突然大殿下惊呼声和讨论声渐起,一袭红衣女子那妩媚而酥的入骨的声音也随之响起,“王,原谅沐颜的来迟,沐颜自罚三杯,如何?”

沐颜的到来令大殿下小憩饮酒的魔界臣子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纷纷看着这个美名远扬的三界第一美人。

长长拖曳至地的百花锦红罗裙上用淡淡的白色百花绣织,百花随着沐颜的走动若隐若现,就如活物一般忽暗忽明,外复一层透明的蕊红色薄纱,将她身材勾勒的完美至极,仙气非常。

纤纤玉手中轻握着一把白绒千钧扇。那千钧扇由仙气缭绕,纯白色的薄绒布满,细腻纯净。

扇柄由翠红色的玉石化形,剔透非常。扇柄下系着一条银色绣着花纹的丝带,丝带纤长柔美,与沐颜一身红竟毫无违感,甚是般配。

轻抿的红色薄唇,诱人而美丽。柳眉配着那双微微弯起的凤眼,那双眼仿佛有魔力,诱惑人心。

额间那朵牡丹花钿隐隐泛着光,像是要生长出来,繁杂不失淡雅。这额间的一抹牡丹花钿是每一代众花之王的标志,只有经过了传承仪式才会有,那是沐颜母亲离开仙界时就传承给了她的。

及臀的墨发却只用朴素的云鬓花颜水晶步摇挽起,脸侧几缕微卷的细发在步摇的摇晃下显得俏皮,妖娆而不失素雅的一个美人。

看呆的魔界大臣们心中像有猫抓一般奈不住,这样一个美人是三界都遥不可及的,现在却被当做礼物献给了魔王。

冷魈也有些怔住,她是真的很美,祸国祸民的美。

沐颜缓缓抬眼看向大殿的主座之上,那一眼,似曾相识。

冷魈身形极为修长俊美,一袭深紫泛蓝的云翔织锦罗袍的领间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的流云纹,腰间束着同色的细纹蓝边带,发丝由镂空银丝微微束起,万千发丝仿若绸缎般柔顺,额角的发丝温顺随意的搭于鬓角。

冷魈眼神较为犀利的扫向她倾国倾城的脸,打断了她对他的细细打量:“好好养着身子便是,你来作甚?”

沐颜讽刺的淡笑,养着?做什么?给他心爱的女人日日供血吗?

当初她被送与冷魈时,凌浩便告诉过她,冷魈在一百年前身边出现了一相貌平平的凡间女子,冷魈对那女子的疼爱超乎世人对他的传闻,但那女子得了一种无人能救的‘怪病’,这病也成了一个谜。

为什么只有花仙之首沐颜的血液可以维持她的命?这更是无人所知。

仙的血液可救一沾染了魔气的凡人,多么荒谬,多么可笑。

也许这只是一个借口,又或许隐晦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沐颜看了眼冷魈身旁的月如,笑着说:“沐颜在这儿谢过王上,但是怎么说沐颜也是后宫唯一的妃子,刚来就不懂礼数岂不是让他人笑话了去。”

“沐颜祝月如姑娘早日寻得称心如意的郎君。这件是沐颜从仙界带来的礼物,希望月如姑娘莫要嫌弃才是。”沐颜手中白扇轻轻一挥,她身后的雪莲就将手中托盘端给了月如的贴身侍女,月如拿起那支泛着淡淡粉光的冰牡丹簪花,晶莹剔透的花朵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泛着更加艳丽的光芒。

月如笑着,大眼睛掩饰不住的喜欢,说:“谢谢颜姐姐的礼物,如儿很喜欢,颜姐姐快起来。”

月如说着已经牵起沐颜的手走向冷魈,将沐颜安排在自己身旁,沐颜看着月如小小的脸庞,她就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一般。

没有一丝心机的模样,引得她垂怜。

月如看起来仅仅只有十五六的样子,冷魈这个有着将近八万年修为的大魔头竟也被这样的女子所吸引,也许她已经夺走了这个魔王冰冷的心。

但令人疑惑的是冷魈既然为了月如什么都可以做,又为何不娶她?

看着月如那张对着冷魈藏不住爱慕的目光,心中不禁悲怜起自己。

当初她也有过这样一段“幸福”的时光,那是在仙界时:

“浩,你在哪里?”桃花林中一抹粉色的身影若隐若现,一只纤细而白净的玉手缓缓拨开一支桃花缀满的枝条,露出一张美得惊人心弦的脸庞。

她乌黑的墨发随风飘扬着,两颊由于奔跑泛着红晕,一双勾人的媚眼在寻找着什么,清纯可爱却依然透着妩媚之美。

女子似乎有些着急了,柳眉微微皱起,嘟起了小嘴,可爱得紧。

沮丧地放下手,转身准备离开时,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清香。

是他。

眉头缓缓舒展,嘴角也扬起了笑,那个可爱动人的笑容。

“浩。”

“颜颜,怎么这么不听话?我不是让你乖乖待在房里吗?”

男子抬手捧起那倾城的脸蛋,想要训斥。眉间也微微皱起,但看着她那委屈的模样,心中终是狠不下心。

拦腰抱起沐颜,缓步走出桃林,一切渐渐恢复寂静,只有那踩在脚下的桃花瓣随着脚步轻轻飞起又落下。

——颜颜,我好爱你。

——颜颜,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爱着我,不离不弃。

——颜颜,相信我,我都是为了你。

——众花之王沐颜,本帝将这重任交与你,希望你能不负众望。

——王后之位暂不封选。

他,霸道而温柔,又残忍而冷酷。

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呢?现在的沐颜断然选择了后者。

******

仙界。

素色一片的宫殿,白色的帘帐环绕在床头,纯白色的摆设,甚至是凄冷的宫殿院落,满园的各种白色的花,这白是沐颜离开仙界前吩咐众花仙换的,她知道自己被凌浩亲手送与魔王时,她也只是木讷的换了自己宫殿的装饰。

那犹如祭奠她的白。

她说:“此人已故,无需再挂念。”

那个面上永远单纯可爱的沐颜,已故。

“对不起。”凌浩默默地抚摸着每一件她喜欢的物件,因为那上面有他们的回忆,他们的誓言。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那时他说,成亲吧,成为我唯一的王后。

当时的她是那样的高兴,却没想到最后她成了别人的妃,而送走她的人是他。

为什么偏偏是给她承诺的他?

不是他狠心,而是只有她,冷魈会需要。

下界时她那冰霜般的眼神看向他,一身绣满牡丹花的红嫁衣衬托她纤纤一握的腰身,繁重的金步摇在她鬓角叮叮作响,为这凄凉的婚礼更是添了一丝孤寂,她是如此的美好,这本该是穿给他的嫁衣,如今却穿与了他人。

她的声音依旧那么轻软,一字一顿着:“浩王,臣定不负众望。”

一字一句都不留余地讽刺他的可笑,他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但一想到这是为了仙界,他必须这么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新文《秦先生你矜持点》求收藏,求支持!】 【《鲛人泪》全文大整改中,欢迎收藏,整改完成后再畅读全文!】 - 【1v1双洁双强HE,双面女主VS双身份男主】 【多角色多身份,请放心入坑】 凰映月,她杀朝臣,抢侍君,训女帝,逼退位。 恣意妄为,无人敢惹;善于权谋,惹之必死! 鲛玉龙,他绝色无双,灵力高强,世间无敌手。 曾单纯爱过,也淋漓恨过, 最终还是乖乖走上追妻宠妻之路。 - “娇娇~” 一句玩笑般的爱称,自此两人纠缠。 打趣是它,真情是它,痴傻也口中唯独念着它。 “保你无忧,如此,便好。” 一滴鲛人泪,从此爱恨羁绊纷至沓来。 以它护你,恨它护你,惧它不能再替我守护你。

是果酱吖·完结·101万字

待到花开浪漫时

苏雨漫一直认为他是被迫才娶了她,所以才在刚结婚就丢给了他N张纸的协议书,刘以待面无表情的看完了铺满几张纸的协议书然后说了一句话 “这么多的条件好歹也让我写一个,不多,一个就好。” 听见刘以待只添加一个条件苏雨漫便喜滋滋的答应了,却不想刘以待飞龙凤舞的写了一句外文而且是她看不懂的,想了下应该没问题她就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不想被他嘲笑连几个字都看不懂的苏雨漫索性就直接把协议书收了起来,不过是一个条件而已,怕什么? 终于,某一天的夜晚,苏雨漫忍不住问道:“你加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刘以待勾唇一笑,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后背上“听了你可别生气,我写的:以上做废~”

再三思文·连载中·31.7万字

侠女轻狂:大小姐要逆袭!

祯朝末年,统治者的地位摇摇欲坠。江湖上,武林门派林立,正邪交错,儿女情长。沈一心、任雪婵,虽是绝代女子,却也巾帼不让须眉。乱世之中,他们会给我们留下怎样的身影?一部专门写给女生的武侠小说!一起来看英雄女儿的成长历程吧!

九虎叔夜·连载中·178万字

倾覆江山之绝色女丞相

一位是意气风华的少年丞相,一位是温文尔雅的魔尊,世人皆知这两位是男儿郎,可却被命运的联系在一起。 后来的后来,世人发现,少年丞相竟然不是男儿,是一位倾城绝艳的女子。

落离公子·连载中·50.1万字

不做玫瑰也可以

【狗系学长*元气学妹】建筑系三年级的学长段晏阳很难追? 学妹顾楠势必攻略他,陪他组队开黑,晨跑偶遇,武协打拳…… 武协会长许瀚霖叼着根狗尾巴草路过,时不时给她使点绊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追人,没那么容易。 好兄弟问他对顾楠什么感觉? 许瀚霖说除了讨厌没别的。 兄弟看着许瀚霖的心率,原来讨厌一人心跳会飙升到128次。 那年夏天我无比憧憬大学,今年夏天我无比憧憬那年。 立意:不做玫瑰也可以做世界的千千万万。

张文澈·连载中·7.4万字

两朝凤仪

世人都说,可怜那东周的悯德皇后,薨殁时不过十五岁。 京郊吉祥铺的花二收着银子,翻了个白眼。 一头是长她二十岁名正言顺的夫君。 一头是跪在她脚下贼心不改的儿郎。 花二觉得,被那么多人惦记的她,余生成了一场豪赌。 若干年后,花二扶了扶脑袋上的凤冠,嗯,确实,玩大了。 ------------------------- 总之,这就是一个逆臣之子觊觎帝王之妻,一不要脸,就吃到了嘴里的故事。 -------------------------- 非重生!非穿越!非宫斗! 双洁!HE!绝对甜文! 书友扣群号 743945110 阿枕的大宇宙开篇,全文免费。

枕冰娘·完结·79.4万字

山河皆她掌中之物

镇国公府里那位性子清冷的嫡小姐,一夕之前变了个人。 平日里目中无人的她,醒来后看见谁都要怼上几句,靠着病恹恹的身子,愣是唬的谁都不敢动她。 此后这位嫡小姐收门客,养权臣,做富商,招兵买马……桩桩件件惊世骇俗,冒天下之大不韪,谈她者色变! 燕晚清是世人口中的妖女祸害,是群臣眼中除之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大家避若蛇蝎的存在。 唯独那神祇明月的太子爷,从神坛上走下来,在暗无天日的巷子里,锁着她的脖颈,一遍又一遍的问她:”嫁还是不嫁?”

十灯·连载中·46.3万字

重生后,我抗旨不接赐婚

上一世,他给了她权力地位,却独独把她关在了冷院,让她心冷而死。 这一世,她发誓,再不入那王府一步。 海阔天空,她要自由的飞。 她要寻一常人,相亲相爱一世一双人。

时澜凌羽·连载中·23.8万字

历劫神妃

风紫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人生不够刺激,生活太过于安分。 所以她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结果,她总是身陷水深火热之中不得安生! 看她不死神魂如何怼天怼地怼危机。 某天,那个她惦记了很久很久的美色告诉她:你总算历劫结束,该娶夫生子了。 是的,本殿苦尽甘来,冕神快到碗里来吧!

琉丽花·连载中·44.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