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暗香

古代言情/已完结

250万字

完结于2021-03-15 00:00:00
重生后变黑芝麻馅腹黑女主VS撩死人不偿命伪君子真恶霸男主 皇帝:九王选妃要德言容功才华出众。 傅元令:我有钱! 皇后:九王选妃要家世显赫相得益彰。 傅元令:我有钱! 贵妃:九王选妃要月貌花容身姿窈窕。 傅元令:我有钱! 肖九岐:本王选妃…… 傅元令:嗯? 肖九岐:要有钱!!! 重活一回,傅元令深切感悟要站在权力巅峰指点江山,不再重复上辈子的凄惨遭遇,不仅要有钱,而且是要超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就能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不是被人掌控! 如果有钱的同时,还能嫁一个易掌控又颇有身份地位的丈夫,那就更完美了。

第一章:楔子

元兴二十六年,上京。

春日,万物复苏。

王城,刑房。

昏暗的灯光在墙角闪烁,略有些斑驳的石墙上倒映出纤细婀娜的身影。

室中置一石床,四角悬挂镣铐,此时镣铐正紧紧扣锁着一名女子,纤细白嫩的肌肤上满布镣铐留下触目惊心的青紫於痕。

石床旁,身穿红衣的女子微弯着腰凝视着石床上的人,嘴角噙着一抹得意中透着阴狠的笑意,明明笑着,那漂亮的双眸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倒像是毒蛇吐着蛇信展开攻击的姿态。

“当初接你这个贱种回来,真以为是父亲想要认回你这个女儿?你可真是太天真了,如不是为了替三皇子筹钱,你休想踏进傅家大门一步,谁让你就只有钱呢。”

“你以为这婚约真是为你定下的?不过是家里哄着你先替我占着位置罢了。”

说一句话,这美人就拿一张纸沾了水敷在女子的脸上,隐约还能看出几分清丽脱俗的容颜。

越看着她拼命的挣扎,张着嘴巴却嗬嗬一个字说不出来,她就越高兴,越有种诡异的快意!

“你想问我三皇子殿下知不知情?三皇子与我青梅竹马,这件事情当然是知道的啊,毕竟作为他的未婚妻,这些年你可没少被人算计吧。换到我身上,他怎么舍得?”看到女子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她的笑声愈发得意。

“如今大局已定,三皇子马上就要成为储君,太子妃的位置你一个野种怎么配坐上去,该到了让位的时候了。”

“傅家长女重病身亡,三皇子信守承诺不弃婚约依旧从傅家选女作为太子妃,我作为傅家长房嫡女当然是最佳人选。我会带着你那富可敌国的嫁妆,风风光光的做到太子妃的位置上,一世荣华,无人可比。”

“傅元令,你想不到吧?”

“傅元令,你早就该死了!”

柔嫩白皙的手指捻起最后一张浸满水的纸敷在傅元令的脸上,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再也看不到分毫,眼看着她被捆住的四肢用力挣扎求生,眼看着她被气毙之刑活活闷死,眼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傅宣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死了,就好。

心中积累了数年的郁气,终于在这一刻散尽。

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守在门外的人这才推门而入。

“死了没有?”

“死的透透的,您放心吧。”

“用一领草席子卷了仍乱葬岗去吧。”

“是。”穿深色衣裳的小太监手脚麻利的把人卷了起来,扛在肩膀上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眼角扫到曲公公轻轻拂拂衣角,慢悠悠的叹口气,似是呢喃的开口,“这位倒是可惜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吧,心善的人这世道是活不下去的。

小太监展通闷头往外走,不该听的话他假装没听到。

早些年他曾受过傅姑娘的恩惠,今日不能救她性命,却特意选了一领崭新的草席,而他也没把她扔到乱葬岗去,乘着夜色亲自驾着牛车,将她埋到了西山深谷。

青岩寺的元清大和尚有一回喝醉了说这里是风水宝地,别人只当这位酒肉不忌的大和尚胡说八道,可他没钱请人看风水,也不敢给恩人大葬立碑,更没本事救她性命,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大和尚的话是真的,葬在这里盼着恩人来世能投个好胎。

将最后一捧土洒下,展通磕了三个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西风卷着落叶飘上半空,打个旋儿,又慢慢的落下来,正好铺在刚堆起来的坟茔之上,似是给它披了一身崭新的衣裳。

***

与此同时,深夜正在酣睡的九皇子猛地坐起身来,冷汗从额角密密实实的沁出来,滑过棱角分明的脸颊没入脖颈中。起身,赤着脚走到宫灯前,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捡起铜拨子将烛火拨亮了一些,

心口砰砰直跳,跳的他有些心慌,正要叫人,恰在此时门被轻轻的推开,就看到裴秀疾步走进来,低头跪地回禀,“殿下,傅家大姑娘急症突然发作,人没了。”

肖九岐浑身一僵,木然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手中捏着拨灯的铜拨子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重重的击在人的心尖上。

裴秀大气也不敢喘,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好久才听到殿下冰冷中带着肃杀的声音传来,“查!”

傅家那些人怎么敢?

他要她们偿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首辅娇娘

新文《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已开更。 * 本是侯府千金,却因出生时抱错沦为农家女。 好不容易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无人上门娶她。 说她容颜丑陋,天生痴傻,还是克父克母的小灾星? 可她半路捡来的夫君,是未来首辅。 她上山领养的小和尚,是六国神将。 就连随手救下的老太太,竟然也是当朝太后。 某男恶狠狠道:“娘子,谁敢欺负你,为夫把他办了!” 神将道:“姐姐,六国疆土,你想去哪里,我都打给你!” 太后道:“皇帝欺负娇娇了?等着!哀家这就去把他废了!” 【明明可以凭运气却偏要靠实力的霸王花女主】VS【深藏不露折翼少年男主】

偏方方·完结·344万字

一品容华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妙手神医VS凶残世子,前世欢喜冤家,今生再次重逢* 程锦容凭着高妙的外科医术,成了大楚第一女太医。进宫救亲娘,扶持亲弟弟登基坐上龙椅,前世仇敌一一俯首。 在报仇雪恨的路上,她遇到了前世的救命恩人。 凌厉凶狠的平国公世子贺祈,唯有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出温柔深情。 重活一世,只为快意恩仇! 携手白头,共享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95万字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得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 岂料画风变成这样: 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今天辰时前出门,九成九会遭雷劈。” 摄政王:……有何化解之法? 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 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觉得您似乎又被坑了。 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看,何谓头顶锅盖风轻云淡。 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 上京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尤其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作出极大贡献。 群众:怕说的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八成是个托儿! 三曰:四姑娘克母克兄克叔婶姐妹,得送去庵里放养几年磨磨心气儿。 叔婶姐妹:哭唧唧,求求乃们别造谣了。命苦哇,你们每造谣一次,我们就集体倒霉一回。 数年后,姜奈牵着小版摄政王逛街。 儿子好奇问:娘亲,为什么坊间尚存一赌局,赌你在爹爹手里,活命不过三旬? 姜奈一脸心虚:这事要从一副山居图说起。 当年娘亲年少无知,把你爹坑在一副画里,差点把他给活活饿死啦…… 儿子:……您当时怎么想的呢? 姜奈:就觉得他怪可怜见的,饿得腰太细了……

梓云溪·完结·349万字

太子妃她命中带煞

没人告诉谢桥,胎穿后劲这么大,竟然成个病秧子。 好在亲和力MAX,养的动物能打架,她种的药草都成活。 进能制符看相、砍桃花;算命望气,看风水。 退可琴棋书画、雕刻、下厨、赚到银子白花花。 竟还被太子拐回了家。 “听闻太子妃自幼克亲、命中带煞,是个短命鬼,与太子成亲,没准都要性命不保,很快就要两腿一蹬玩完啦!”京城秘闻。 N年后。 “皇太祖父、太祖母,今日又有人偷偷赌你们升天了没?!”

年小华·完结·131万字

二婚必须嫁太子

祖母老谋深算,亲爹远在边疆。还有个强行嫁给自己爹还害死自己亲妈的长公主继母。又被这继母算计嫁给一个中山狼,还被强行灌了药导致小产。雁南归穿越过来就接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简直不知道从哪下手才好些,但是第一件事必须是离!这垃圾堆里捡来的男人留着过年吗? 然后就是报仇,这群狗东西一个也别想跑。但是如何扳倒一个长公主,这是个问题。 太子殿下横空出世:跟我,你那狗后妈迟早要跪着给你磕头。 太子如此多娇,引雁南归折腰。 如果你的恶毒后妈是个公主,你如何能扳倒她呢?那就是直接打进她娘家!把那个该死的老皇帝从皇位上薅下来!

雪中回眸·完结·126万字

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

秦欢想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所以这辈子男主说非要娶她为妻 她真不想啊。 顾绍光:娘子,千万别生气。 秦欢望天:要不要再祈福个天雷打打这糟心的憨憨! 穿越了的秦欢怎么都没想到她这辈子成了奉安村人见人怕的傻妞。 又土又村。 哎,这糟心的穿越,孤儿一个,后娘还心黑,怎么活下去是个大问题。 这就是穿越后秦欢要面对的人生。 京城里还有个人生更糟心的人,顶级豪门世家的顾绍光 他夸谁谁倒霉。 后来这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相遇了。 村妞和世家豪门贵公子 你以为这是灰姑娘嫁入豪门么。 不不不,绝不是。 这其实是一个秦欢大佬即使小号重练,也依旧是你爸爸的故事。

湘见川·完结·129万字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楚千尘重生了。 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貌美无双。 上一世,她因为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从此移情别恋,侯府厌弃她,却又一再利用她,最后把她视作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 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 …… 上一世,他捡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教导。 他死后,她用了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再睁眼时,竟重生在了毁容之前…… 翻盘重来是必须的。 更重要的是,她想见他! ———— 小剧场: 听说,宸王不喜女色,最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 听说,曾经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绝。 前世,楚千尘也是这么以为的,青衣素钗,生怕他不喜。 直到今世,花好月圆夜,宸王摸出一个小巧的胭脂盒,笑若春风地看着她,“我替你擦?” 楚千尘:“……” 宸王:“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天泠·完结·213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出版名《将门盛华:吾命为凰》,当当、淘宝均有售哦。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 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 后来…… 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 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 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 · 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雪夜,被堵城外。 萧容衍:白姑娘三番四次救萧某于水火,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萧公子误会。 萧容衍:萧某三番四次救白姑娘于水火,白姑娘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

千桦尽落·完结·3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