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地狱里来

他从地狱里来

顾南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

143万字

完结于2021-06-17 23:01:35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001:镇草戎黎

祥云镇地处正南方,依山傍水。

正是十月清秋,前几日刚下过雨,风里还略有几分潮意,路边枫叶簌簌,和煦的秋阳漏过树缝,在青砖石板路上摇碎了一地树影。

一条长街,两排树影,沿途是店面,街上人来人往。

街尾有个便利店,叫美福佳,店门开着,外边走廊上零零散散地堆放了许多包裹,有几个还挡着路。

风卷着树叶起起落落,飘到了一双白色板鞋前面,鞋的主人踩着落叶从马路对面走来。他个子很高,腿很长,走得慢慢悠悠。

他的鞋子很干净,黑色的裤子不知是在哪儿沾了灰,夹克里面穿了一件灰色卫衣,卫衣的帽子很宽松,随意地扣在他头上,太阳从左边打过来,侧影在右边,地上的影子轮廓分明,慵懒落拓。

他绕过挡路的包裹进了店里。

这会儿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员工,是个相貌斯文的年轻男孩。男孩坐在收银台前,听见声音,抬头叫了一句:“戎哥。”

戎黎嗯了一声,把卫衣帽子摘了,走到最近的货架上,拿了一包袋装的三明治,拆了包装,叼在嘴里,然后拉了把椅子,放到有太阳的地方。阳光有点晃眼,他又把帽子戴上了,双腿搭在纸箱上,拿出手机,开了游戏。

没过一会儿,来了个客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穿着短靴、短裙,还有英伦风的呢子外套。

她走到门口,目光怯怯,望了一眼笼在太阳光里的男人,只一眼她就迅速挪开了视线。

“拿快递。”

戎黎把搭在纸箱上的腿收回来:“手机尾号。”

声音清冽,透着几分随意懒散。

女孩子抬头:“8946。”

这次她看清了,他从太阳光里走出来,头发修得很短,半点不遮额头与眉眼,皮肤偏白,杏眼之下,骨相很美。

他生了一双看似很乖巧的眼睛,双眼皮的弧度很小,稍稍内弯,睫毛不算长,但很密。

这副皮相温柔极了。

就是那笼着雾隔着烟似的眸光很淡,像江南烟雨里的山水,惊艳,却不真切。他凝眸时,眼底有几分随心所欲的散漫、有些颓,有些丧,虽藏得好,可依旧还有一股子没有被驯化的野性。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就是这长相与他的做派不太相符,他坐姿挺糙,头发应该是街上老齐头那里剪的,三十块一个,只负责长短,不负责造型。

女孩子打量完,红着脸,低了头。

戎黎路过了她,走到最近的货架前,开始翻找。他把手机放在了椅子上,游戏里的枪声一直没停。

他是个游戏爱好者。

动作不紧不慢的,他从货架的最上面一层,翻到了最下面一层。

这时,收银台前的男孩子问客人:“短信能给我看一下吗?”

男孩叫王小单,高考落榜之后开始在店里工作,已经有些时日了。

女孩这才把目光收回来,递上手机。

王小单看了一眼快递信息:“戎哥,在后面那个架子上,袋子装的。”

“嗯。”

戎黎去后面找了。

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他走出来:“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太敢看他:“何桐。”

他核对完名字,从地上的小纸箱里拿了支笔,连同包裹一起递过去:“签字。”

他手指的骨节很长,指甲修得整齐,上面有很明显的小月牙,若是手掌翻过来,能看见掌心薄薄的一层茧。

女孩签完字,递回给他。

他把签了字的单子撕下来,和笔一起扔进了纸盒子里。

“谢谢。”

女孩道完谢,抱着快递出去了,等走到了外面,她才回头看店里。

那个人又坐回了椅子上,低着头在看手机,阳光穿过玻璃窗,落在他脸上,他戴着卫衣的帽子,睫毛的侧影偶尔扇动,细看,他右边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店里冷冷清清,只有游戏里的声音。

“前面有辆车。”

戎黎嗯了声:“看到了。”

队友说:“后面有人,我开车,你扔雷。”

戎黎把袋子里剩下的半个三明治三两口咬进了嘴里:“行。”

几秒后,轰的一声,一辆车、两个人,一起被炸了。

队友:“……”

这他妈是个菜鸟。

队友:“我艹你**!你炸我干嘛?!你他妈会不会——”

戎黎面不改色,退了游戏,重开。

不到五分钟,游戏人物啊了一声,game over。

他关了游戏,把帽子扯下:“去吃饭。”

王小单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

店门没关,吃饭的地方就在街对面。戎黎喜欢肉食,不爱吃素,去了一家常去的卤肉馆子。

他点了两份卤肉饭,拿了双一次性的筷子,用嘴撕掉包装,把其中一份的肉都拨到另一份里面,又把青菜全部挑出来。

他吃得很快,没一会儿盘子就见底了。

“喝什么?”

王小单嘴里塞得满满的:“矿泉水就行。”

戎黎去冰柜里拿了瓶矿泉水,扔给王小单,又给自己拿了一罐啤酒。

吃完,他放下一张一百的纸币,把王小单的一起结了,也没让找钱就先走了。王小单喝了一口汤赶紧起身。

“钱放在桌子上了。”和老板招呼了一句,王小单跑着追出去了。

街上人很多,祥云镇附近大大小小有几十个村子,只有这一条商业街,取名花桥,今天又是周末,街上人挤人,十分热闹。

过马路时,对面的男人莽莽撞撞,半个身子撞在了戎黎肩上。

男人往地上吐一口痰:“眼瞎啊,走路不看路。”

他三十多岁,虎背熊腰。

戎黎掸了掸肩,没说话。

王小单气不过,回怼了句:“骂谁呢你!”

男人又朝地上呸了一口,骂骂咧咧地走了。

戎黎手插进兜里,摸了摸。

“怎么了,戎哥?”

“是个扒手。”

“这孙子。”王小单扭头要去追。

戎黎回头,只瞥了一眼:“算了,没几个钱。”

人还没走远,光天化日为什么不追?

王小单去便利店打工的时间不是很长,对戎黎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话少,不爱笑,人懒,桃花多。他身上总有一股子小镇里养不出来的气场,王小单甚至有一种错觉,他皮相之下,或许还有另一副模样。

花桥街的左边有两个村子,只隔了一条路,一头是吴家寨,一头是徐家岗。午后,阳光正好,村里务农的妇人得了空,搬了凳子在门前的场子上闲聊。

三五妇人围作一团,磕着瓜子话家常,说一说东家长,聊一聊西家短。

“桂珍家那闺女昨天许了人家。”

说话的吴家寨村长的夫人,她爱做媒,十里八村都管她叫肖娘。

肖娘旁边的妇人问:“许给谁了?”

妇人是隔壁徐家岗的人,姓许,在家排行老五,大名艳娇,小名五妹。

肖娘抓了一把花生,边剥着壳说:“街上卖电器的老五家。”

老五家有个儿子,二十好几了。

许五妹一听,不大乐意了:“前阵子我表嫂托人去了桂珍家说亲,桂珍还说她闺女才十七,要再留两年,怎么后脚就把闺女许人了?”

一旁织毛衣的妇人搭腔:“老五家就一个儿子,县里和市里都买了房,街上还有两个店面,镇里不知道多少人家想跟老五结亲。”妇人是肖娘的妯娌,她笑说,“别说十七了,十五桂珍都答应。”

这乡镇里,说亲最看重的就是条件。

许五妹语气不免有几分酸了:“前阵子不是还说桂珍闺女看上了街尾那个收快递的吗?”

街尾收快递的,是后头竹峦戎村的人,虽刚回镇里不久,但长相实在出色,这前后几个村子的人都听闻过他。

肖娘是帮人做媒的,对村前村后的单身男女都有些了解:“那也得人家看得上她,戎家那小子虽然年纪大了点儿,还带着个拖油瓶,但他那长相,搁镇里也挑不出第二个,没瞅见上他店里拿快递的都是年轻小姑娘吗,可都是去瞧他的。”

那模样生的,啧啧。

其实吧,照外头来说,二十五六不算大龄,可这小镇里的读书人不多,大多是初高中就出去打工了,二十出头的年纪家里就差不多帮着张罗婚嫁了。

戎黎都快二十六了,家里没其他大人,还有个四岁的拖油瓶,在长辈看来,的确算不得良配。不过不打紧,那模样可不愁找不着媳妇。

几位妇人笑笑闹闹,又从桂珍家闺女说到了村头寡妇和村尾鳏夫的那些事儿。

这时,一姑娘打门前路过,妇人们都朝她瞧了去。

那姑娘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旗袍,长到脚踝,脚下是一双米色平底小皮鞋,头发刚过肩,挽了一半,散着一半。她在旗袍的外头搭了一件米色的针织开衫,手里的包包是白色缎面的料子,像是出自绣娘的手,下角绣了一朵与她旗袍同色的花。

路上莽莽撞撞的小孩撞进了她怀里,怯生生地同她道歉。

“对不起姐姐。”

她莞尔:“没关系。”

她拢了拢衣裳,缓步前行。

屋前的妇人们没瞧见她正脸,但见她腰身窈窕,一步一生莲,便是那声音也似泉水击石,空灵悦耳。

江南出美女,这姑娘可不凡啊。

肖娘问道:“那姑娘哪个村的?”真真是俊俏。

她当久了媒婆,见这样出色的人儿就十分心痒。

许五妹猜想:“说话没口音,外地来的吧。”她远远望去,那小蛮腰细的哟,“这天儿,穿那一身也不怕冷。”

肖娘笑说:“我要有那身段,大雪天我也穿旗袍。”

傍晚,日落西山,彩霞铺了半边天,祥云镇前有条白滇河,后面是玉骢雪山,水天接一色,泛着橙红,与山上延绵的翠绿相接。江南小镇,天然雕琢,景色甚是好。

白滇河旁有个村,叫花桥杨,村里有个单身汉,叫杨老四。杨老四平时不务正业,在街上小偷小摸,有时也会跟着外头人去城里倒卖香烟。

杨老四又在外面喝醉了,一走一晃。他嘴里吹着口哨,往村尾走。他那一层小平房在最北边,前后都不着人家。

他醉醺醺地接了个电话。

“喂。”

是狐朋狗友,邀他打麻将。

杨老四鼻头通红,酒还没醒:“打什么麻将,没钱!”

他手里拎着个黑色袋子,袋子里面有两瓶烧酒,还有个白色缎面的包包,里面现金不多,有一块绣了花的手绢,还有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旗袍,手执团扇。

这包是杨老四在粥店从一穿旗袍的姑娘那里顺来的,他把钱塞裤兜里,其余的都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宰了几个,一只肥的都没有。”他朝地上啐了一口,“妈的,一群穷鬼。”

狐朋狗友在电话里玩笑,说带他干大的。

杨老四又从外套里摸出一个男士皮夹,里面现金也不多,还有张身份证:戎黎。杨老四没管,把身份证塞了回去,将现金全部抽了出来,数了数,扔了皮夹:“行啊,带哥干一票,谁怕谁孙子!”

被扔进垃圾桶里的男士皮夹沉到了底部,刚巧,女孩子的照片滑了进去。

狐朋狗友电话里戏谑他。

“少给我扯犊子!”杨老四推开院门,眼睛突然被手电筒的光晃了一下,他抬手挡住,眯着眼看院子里,“谁啊?”

院里头有棵桂花树,树下放了一把破旧的摇椅,摇椅上坐了个人,他低着头,手里拿着手机,嘴里咬着根烟。

手机里砰砰砰的,他在游戏。

开了数枪,一枪都没打中。

戎黎关了游戏,抬起头来,一双杏眼生得标致,瞳孔像掉进了深井里的月,模糊了明亮与漆黑的界线。

他收起手机,从口袋里摸了幅黑色手套出来,戴上。

夕阳昏黄,摇椅下面放了一个功率很大的手电筒,上面落了几瓣桂花。

杨老四有些眼花,挂了手机揉了揉眼睛:“你他妈谁啊!在我家院子里干嘛?”

戎黎不语,从地上捡了块砖,他起身,站在树下,满园的桂花被风吹得乱舞,花香沁人心脾。

杨老四这才瞧清了人,是白天那个年轻人,手里那几张还没来得及塞进口袋的纸币就是他的。

那双眼睛和白天不太一样,阴阴沉沉,教人毛骨悚然。

杨老四是个欺软怕硬的,怵了:“钱都还你。”他把身上的钱也都摸出来,扔在地上,“你的皮夹在门口的垃圾桶里,其他的东西我、我没动过。”

戎黎把烟扔在地上,碾灭,掂了掂手里那块砖。

他说:“钱留着,买你的手。”

声音淡得像一缕烟,毫无情绪。

杨老四扭头就跑,可还没出院子小腿就被砸中了,他回头,那人拂了拂肩头落的桂花,穿过风,从漫天飞絮里走来。

“别过来!”

杨老四瞳孔放大,瑟瑟发抖地往门口爬。

夕阳渐渐暗了,村头的狗在疯狂地吠。

“汪!”

“汪!”

“汪汪!”

竹峦戎村几乎家家有狗,巷子里一有脚步声,一群狗就开始叫唤。

不见来人,先有光照来,天还没彻底黑,那道光却出奇得亮,不像是一般的手电筒。狗见了人后,就都消停了。

是戎黎。

他有轻微夜盲,天稍暗,就要打灯,还要打特别亮的灯。

这天说变就变,风很大,雨将下未下。戎黎走到家门前,刚推开门,三四岁的小男孩就从堂屋里跑出来,嫩生生地喊:“哥哥。”小孩胖乎乎的,虎头虎脑生得可爱,走路歪歪扭扭,“哥哥。”

“哥哥,你回来了。”

戎黎关上院门:“嗯。”

男孩叫戎关关,与戎黎没有血缘关系,是他继母带过来的孩子。

那孩子爱笑,圆圆的眼珠子一笑就特别亮,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哥哥跟前,奶声奶气地问:“哥哥你买什么呀?”

戎黎说:“糖油粑粑。”

戎关关伸出肉嘟嘟的手:“我帮你提。”

戎黎便把袋子给他了,他卫衣的袖子很长,从外套里露出来,袖口有血迹,戎关关眼睛尖,看到了。

“哥哥,你流血了。”

戎黎看了一眼袖口:“不是我的血。”

戎关关睁着大眼睛看着哥哥。

他哥哥说:“村口有人在杀猪,这是猪血。”

“哦。”

“去厨房拿筷子。”

“好~”

戎关关提着袋子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

戎黎去堂屋,拿了瓶汽油,把外套和卫衣脱了,扔在院子里装垃圾的铁桶内,然后倒上油。他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咬在嘴里,点上。

烟雾缭绕里,一双漂亮的眼睛融了沉沉暮色,森森又凛凛。

他把没熄火的打火机扔进了铁桶里,嘭的一声,火光冲出来。

抽了几口烟,他从口袋里掏出个皮夹,一打开,一张照片滑了出来,想来是那杨老四顺来的东西。他蹲下,捡起来,借着火光打量。

照片上是个穿旗袍的女孩子。

腰真细。

烟灰落在了照片上,戎黎把皮夹里的身份证抽出来,剩下的连同那张照片一起扔进了火里,他转身进了堂屋。

外头起了风,掀起那张烧到了一半的照片,雨滴忽然落下来,浇灭了上面的火,照片的女孩子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扮乖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顾南西·完结·106万字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喜欢你我说了算

林薇:我要上清华。 江宿:我就不一样了。 江宿:我除了要上清华,还要……你。 … 誓要上清华的学霸女主VS伪学霸真桀骜的男主 … 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喜欢。 喜欢你我说了算。 … 【无论过去多少年,江宿和林薇都不会忘记那一天,那是他和她见面的第一天。】

叶非夜·完结·63.2万字

越界招惹

新书《与狼共眠》已火热刺激上线! [最野的玫瑰,躁动无人区] 初见,温弦一眼就看中了陆大队长。 垂、涎、欲、滴。 一场爆炸,身为特种兵队长的他左耳失聪退役。 温弦:“嗯?怎么才能得到你?是麻袋还是甜言蜜语。” 陆枭叼着烟,冷漠道:“你是风光大明星,我是这鸟不拉屎无人区的队长,穷得很,你看中我什么?” 温弦:“我想看你是怎么亲我的。” 陆枭一哽。 燥了脸,无情走人:“不知羞耻,想都别想!” 隔天。 他:“心血来潮?” 温弦:“处心积虑。 ” [无人区大队长vs绝美大明星,二者皆大佬,全文高甜] 此书已全国出版上市,当当淘宝等皆有售卖、漫画已腾讯动漫上线。

傅九·完结·112万字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老公每天不一样

【美食大佬女主VS人格分裂男主】 为了拯救家族危机,郦唯音不得不嫁给许家大少许一默,智商八岁的傻子。 婚后—— 老公第一天软萌软萌对她死缠烂打:“音音,我会很乖很乖,你要对我很爱很爱。” 郦唯音:╮(╯▽╰)╭ 老公第二天高冷睥睨对她不屑一顾:“你放心,我对小傻子的女人不感兴趣。” 郦唯音:(⊙_⊙)? 老公第三天清雅绅士对她陌生防备:“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房间?” 郦唯音:(ΩДΩ) 老公第四天轻佻慵懒对她暗送秋波:“告诉我,你是他们三谁娶回来的?” 郦唯音:(╯‵□′)╯︵┻━┻ 这TM哪里是嫁了个傻子,分明是嫁了个精分!

锦凰·完结·136万字

于他心上做妖精

第一次见面,她被他缉拿,成为了他名单上的嫌疑人,奈何那张脸过于优秀。 身为娱乐公司老总的她存了贼心。必须挖回来!当摇钱树! 可大佬不缺钱,不缺名,死活不肯就范。 她横了横心,决定——把他追到手。 “你说,我身高165,能吻到你什么位置?”她笑的明媚热烈,盯着他。 男人眉眼没有任何波动,黑眸瞥她一眼。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她唇瓣一舔,笑:“春秋大梦,首尾两个字连起来那个梦。” “……”这个小妖精! 几个月后, 宋意终于失去了耐心:“你他妈到底喜不喜欢我?追你多久了都?” 唐肆一笑,凑近她:“宋小姐,这只能证明,你撩人技术有点儿差啊。” 宋意气抖准备怼人。 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哥哥教你——” 带着气音,性感勾人心尖儿。她脑子里都炸开了花! 起初,她以为唐肆是个成熟稳重,气质有些慵懒清冽的男人。 最后她发现,那只是在工作的他。 不工作的他,懒散坏气,不折不扣的,老、流、氓! …… “你要是没选择这行,你会干嘛?” “当明星。”男人眉眼深邃,笑:“然后想办法被宋总……潜规则。” 众人震惊:“居然有人撬墙角都撬到警局来了!”

朝思暮欢·完结·124万字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本文已出版,出版名《喜欢你,没道理》】 初相见,薛夕被迫对这个充满危险的男人一见钟情,不谈恋爱会死的她只能主动出击: “我有钱,也很能打。” “做我男朋友,我罩着你。” 于是,大家慢慢的都知道,薛家的学神大小姐养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她护短的厉害,直到某天—— 薛夕将他护在身后,对面前几个疑似小混混的人凉凉道:“我男朋友胆小,你们有什么冲我来。” 小混混们啧啧发抖的看着被保护的某大佬,传说中的黑阎王,原来喜欢这个调调? 【爽文,女强,打脸,1v1】

公子衍·完结·178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