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楚千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0万字

完结于2021-09-1412:02:00
新书《盲嫁误娶,将军的错位妻》,宝子们加个书架。新书期求收藏,求呵护!!!更新稳定,欢迎入坑。 上辈子抢个压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龙庭,本想白头到老,举案齐眉,渣男却朝她举起了刀…… 再世为人,夏文锦防火防盗防美男,誓要活出个别样人生。 夏家老爹愁白了头,女儿戏精、贪财、嘴毒、无赖、不要脸……整个南夏无人能及。这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后来夏文锦拐走了南夏最俊的皇孙,每天在京城大街招摇过市。 南夏众臣见识了她的粗鲁不要脸,在被怼得怀疑人生后,一致觉得她玷污了他们殿下这朵高岭之花,每日奏请废黜。 直到,敌国来袭,太子亲征,太子妃跟去了,一出口怼退百万雄师……

第1章钓鱼

天高云淡,锦州城墙巍峨恢宏,出游的人们盛装华服,三五成群,笑意盈盈,街道上一派热闹景象。

东面街边围了一圈人,声音喧闹!

“大还是小!”

“小!”

“大!大大大!”

……

这是一个街头赌摊,在一群由地痞无赖和妄想运气不错能占点小便宜的路人之中,最显眼的要数一个女子。

她一身缁衣,头上戴着青灰色尼姑帽,宽衫长袖,赫然是个尼姑。这尼姑十五六岁,一双眼睛分外灵动,好像积聚着满天的日光,不过脸色有些黑,就像块光滑的黑泥上嵌着两颗耀眼的宝石。目光转动间,好像露珠在荷叶上打滚,又如黑宝石落在白玉盘上,晶莹剔透。

此刻,她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踏在凳子上,双袖捋至肘部,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动作豪迈,指着摊主手中的赌盅,右手将手中抓的一把碎银铜钱拍在桌上那个小字上,声音响亮:“全押,小!”

摊主尖眼鼠须,眼珠滴溜溜的转。这可是个金主,就这么一会儿,已经从她手中赢了二十两多银子了,看不出这小尼姑这么有钱。接下来的半年,他可以大鱼大肉好吃好喝什么都不用做了。不过人心是不知足的,小尼姑这下拍下来的银子零碎加起来大概也有二三两,要不,赢完这把收工?

摊主揭开赌盅,声音带着飞扬的尾音:“开啰!”

三枚骰子躺在盅底,三三一,小!

摊主惊呆了,骰子是做过手脚的,所以他才能赢多输少,这一把,明明能赢,却输了!大概只是手滑了?

小尼姑面前的碎银堆多了,她眼眸闪亮,十分豪爽:“还来不来?”

到自己手里的银子又出去了,摊主犹豫了一下,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咬牙:“继续!”

接下来就见鬼了,之前把把输的小尼姑一连赢了三把,小把碎银成了一堆,摊主额头冒汗,看着小尼姑的眼神都发绿了。

小尼姑拍桌笑,豪气地把所有的银子往前一推,还是那么豪迈:“太慢了,不尽兴,换个赌法,咱俩对摇,谁点数多谁胜,一局定输赢,敢不敢?”

摊主正输得冒汗,听她这么说,尖眼中掠过一抹喜色。他有底气,骰子灌了水银,他想要几点虽不是百发百中,但偏差不大。小尼姑竟然想跟他比点数,这不是送银子给他吗?

这边的动静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围观。

摊主先摇,毕竟是一把定输赢,小尼姑面前有二十多两银子,这可是四十多两的赌注,他摇了好久才放下,小心地揭开,一抹喜色出现在他的眼里,六六五,这几乎已经稳赢不输了,除非小尼姑能给摇出个六六六来,但这种机率感人,基本不可能。

轮到小尼姑了,她手一划,赌盅就把三粒骰子给罩了进去,动作潇洒随意,接着就是一通狂摇,而后,往桌上一顿,揭开了盅盖。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不过是街头对赌,竟让她有几分指点江山,挥洒自如的帅气。

碗里的骰子还没有完全停下来,但是停下来的两个,神奇的都是六点,剩下的那个绕着两粒骰子转,也牵动着围观所有人的眼神,会是几点?五点平局,六点就赢了,但是也很可能是一二三四点。

小尼姑老神在在地看着骰子,很淡定,很显然她笃定那一定同样是一个六。

刚开始众人还在大声叫着点数,此刻,他们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盯着那即将停下来的骰子。

那骰子翻了个个,眼看就要停在六上,摊主的脸色已经变成灰色。他就不该贪,可他万万没想到小尼姑还有这种手段,他这是要输得血本无归了吗?

突然,整个桌子猛地震颤,人群退散,一个人猝不及防地从侧面撞了过来,整个身子后倾,虽然他极力稳住,但后腰还是撞在桌边,疼得嗷叫一声。

接着,那颗即将停下,六字已经望天的骰子,被这一股撞击力带得一扑一翻,不但变成了一个一,还带得另一颗六成了三。

摊主:“……”

小尼姑:“……”

众人:“……”

“啊哈哈啦……”摊主笑出猪叫声,死灰脸一瞬间红光满面,手下丝毫不带迟疑地把桌上的银子全部扒拉过去。

愿赌服输!小尼姑到手的胜利飞了,冒火的眼神看着那个撞桌子的罪魁祸首。

……那人正被人按在地上打。

打他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眉目清俊,薄唇微抿,白衣绝尘,有如谪仙临世。那双似眯半眯丹凤眼,眼中似带着三分笑,但仔细一看,就知道那是错觉,他眼底的那份冷锐,不但没有半分笑意,反倒带着凌锐和锋芒。

这是个冷傲清绝,高贵脱尘的白衣公子。

小尼姑可不管这些,她视如不见地把那少年推开,抓住地上那人胸前衣襟,目光危险,怒喝:“赔钱!”

那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努力睁开一条青肿的眼缝,被她凌厉含怒的目光一扫,顿时觉得全身汗毛直竖,苦兮兮地道:“不……不关我事,是他踹我,我才撞上的。”

少年公子斜眼看了一眼小尼姑,清俊绝尘脸上微微变色,眼里一片鄙夷,哼道:“这世道,连尼姑也敢到街头聚赌了?伤风败俗!”

他衣履精致,气度高华,明明只是站在那里,却有睥睨一世的感觉,那种出类拔萃的独特,那份彰明凸显的高贵,使他有鹤立鸡群般的高高在上。这是从小从骨子里浸润出来的气度,让人难以忽视。

“尼姑怎么了?尼姑吃你家米了?”小尼姑不满了。

少年公子轻嗤一声,理也没理她,一脚踹在地上那人腿上:“拿来!”

那人惨叫一声,知道跑不过,苦着脸从怀里拿出一个绣工精致,面料高档的青色钱袋,少年接过,转身扬长而去。

小尼姑转头,摊主已经收摊闪人,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他还不赶紧的跑?

除了看热闹的人,再没有别人了。

小尼姑悻悻地道:“臭小子!”

她避开人群,绕过街巷,很快到了一个偏僻的门户,闪身进去,把帽子一摘,一头青丝露了出来。她又三两下扒掉身上的尼姑缁衣,在边上的水槽里把脸洗干净,入眼只见眉如远山青黛,眼如秋水凝波,肤如凝脂丝滑,唇如朱樱点红,哪里还是个黑脸尼姑?分明是个漂亮少女。

听到动静,屋里有人出来,这是个真正的尼姑。少女懊恼地道:“真倒霉,本来可以让你不用住在这里的。”说着,拿出一个约摸二两的银锞子,道:“钓了半天鱼,眼看就要赢一把大的,遇上个臭小子捣乱,偷鸡……呃,现在只剩这么多了。”

尼姑也只有十八九岁年纪,眼神之中却多了几分沧桑之色,她摇摇头,道:“文锦姑娘,别为贫尼的事费心了,这里能住,可儿的病也很有起色,贫尼已经心满意足了。”她看那少女一眼:“再说,如今你也自身难保,虽是乔装出门,但要被认出来了,再被抓回去,那如何是好?”

少女夏文锦不在意地摆摆手,摇头一笑,如宝石般的眼里熠熠生辉,她道:“遇上就是有缘,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你带个孩子,以后也做不成尼姑,能帮得上我自然要帮你!”她目光眯了眯,那个臭小子坏她财路,还用那样鄙夷轻蔑的眼神看她,好像看着什么脏东西一样,她是能咽下这口气的人吗?当然不是!

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王妃的乌鸦嘴超灵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得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 岂料画风变成这样: 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今天辰时前出门,九成九会遭雷劈。” 摄政王:……有何化解之法? 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 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觉得您似乎又被坑了。 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看,何谓头顶锅盖风轻云淡。 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 上京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尤其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作出极大贡献。 群众:怕说的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八成是个托儿! 三曰:四姑娘克母克兄克叔婶姐妹,得送去庵里放养几年磨磨心气儿。 叔婶姐妹:哭唧唧,求求乃们别造谣了。命苦哇,你们每造谣一次,我们就集体倒霉一回。 数年后,姜奈牵着小版摄政王逛街。 儿子好奇问:娘亲,为什么坊间尚存一赌局,赌你在爹爹手里,活命不过三旬? 姜奈一脸心虚:这事要从一副山居图说起。 当年娘亲年少无知,把你爹坑在一副画里,差点把他给活活饿死啦…… 儿子:……您当时怎么想的呢? 姜奈:就觉得他怪可怜见的,饿得腰太细了……

梓云溪·完结·349万字

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啦

“我看上了太子殿下,姐把太子殿下让给我吧。”顾二小姐道。 顾长安淡笑:“问题不大。” 待她进了宫,所有想她死的人以为她会殉葬,她却一跃成为风华绝代的太妃娘娘。 “姐是太妃,让皇上翻我牌子,皇上会听的。”已成为德妃的顾二小姐又来了。 她却让德妃永远没有侍寝的机会。 顾太妃的宗旨是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她这个人旁的本事没有,就是有几个小马甲,弃妃是她,宠妃是她,太妃也是她! 【双洁,架空】 【双洁,架空】

一千万·完结·100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温黄穿越到古代后,嫁了个特别厉害的夫君。 京都第一美,第一强,皇帝亲外孙,还是本届探花郎! 温黄心头那个美滋滋儿,摩拳擦掌,干劲满满,准备奋斗个一品诰命,儿孙满堂! 结果……他不近女色。 温黄旁敲侧击,内涵暗示,他只无动于衷,还要求分床! 温黄怒了。 她是百亿CEO,角逐世界五百强! 种种手段向他施压,温黄霸气表示,谁也别想扼杀本姑娘的理想! 夫君魅惑人心淡淡一笑,除非枯木能逢春,咸鱼能翻身,否则,你休想。 温黄冷哼。 想搞我?你等着,我可以的! …… 后来,生了好几个,温黄才知道,他踏马装的。 从她十五岁开始,他就挖空心思编织情网,等着她往上撞……

夏虫语·完结·123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全京城都盼着我克夫

【重生娇滴滴·真狠厉女主vs病娇小可怜·真大佬男主】 (1v1,男强女强,双洁) 初见沈珺九时,燕无戈说:“她是生是死,与本王何干?” 后来燕无戈说:“阿九就是本王的命!” …… 沈珺九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自从和北王燕无戈定亲开始,全京城都在盼着她克夫。

鱼有有·完结·95.7万字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待字闺中的姜宁怀着孕,瘸着腿进了姜家二房,正遇上皇帝为煜王选妃。 高门贵女们铆足了劲的参加选妃,那朵花却落到了看热闹的姜宁头上。 姜宁:“???” 她不敢让煜王当接盘侠,想尽办法告诉别人自己怀孕了,但全世界都不信。 她吃了吐,她们笑她装病。 她犯困,她们笑她装娇弱。 她肚子大了,她们笑她吃太多。 姜宁想要大夫证明,但找来的十八个大夫全都口径一致:您就是吃多了! *** 煜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这是常安城百姓对皇帝家老五的描述。 但真实的煜王却冷酷残暴,对女人只利用不动心。 他知道姜家二夫人是皇帝老爹的白月光,也知道姜家刚寻回的女儿与姜家二夫人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 于是,即便那姑娘瘸着腿,他还是把手中的绣花抛到了她怀里。 *** 婚后,他明知道自己是接盘侠,但为了皇位,即便对她厌恶至极,还要装模作样的去宠她,直到……

公孙小月·完结·104万字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 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 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 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 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 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完结·140万字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哦~) 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不近女色,甚至背负克妻之名。 却不知,魏远视女人如猛兽…… 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

细雨鱼儿出·完结·1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