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你还喜欢我

惟愿你还喜欢我

霏霏我心

短篇/已完结

20.3万字

完结于2020-07-0700:10:00
八年后的再次重逢,是意外还是处心积虑。 她避,她让,他紧追不舍。 某日, 南酒忍无可忍:“韩靳晏,你有病吧!” 他逼近,得寸进尺:“我是有病,你是解药。” 除你之外,药石无医。 当初胡同巷外温柔给她递糖的白衣少年,仿佛镜花水月,黄粱一梦。 可现实再一次重叠,是清醒,还是沉沦。 最后的最后, 她离开的义无反顾,决然又冷清。 可那机场登机的最后一刻, 往日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年轻总裁却发了疯似的冲向她,眼底像是染了血,是惊心动魄的偏执情绪,恼怒又冰冷地狠狠威胁,声线低哑,咬牙切齿:“南酒,你敢走!” 他认输了。

第1章时过境迁,再次重逢

时隔八年,南酒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再一次遇到韩靳晏。

那么的猝不及防。

纸醉金迷的酒吧,光线昏暗而颓,打落在人的身上,耳边是不停的劲爆的音乐,男男女女放纵而尽情的在舞池中跳舞。

南酒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男人,怔愣了半晌,好像在一瞬间被深夜的潮水掠夺呼吸,逐渐吞噬。

周围很吵,嘈杂的声音和调笑声,混乱的传在人的耳旁。

只剩了眼底清晰的倒影。

面前的男人,

侧颜俊美如初,五官深邃而立体,那双深沉如海的眸,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漠然,冷酷的气质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

似是和少年时期一样,

而此刻,

那双有些幽深的眸,像是落着星星点点的光,就那么落在自己身上。

南酒是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一个。

她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一次又一次,指甲嵌入掌心,生疼的刺痛感,可是面前却笑得灿烂,静默了良久,张了张口,南酒听到自己用平静的声音说:“……好久不见。”

韩靳晏站在那里,像是被人钉上了钉子,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南酒,因为侧身的动作,光影自他眼底熄灭,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如同那划破夜空一闪而逝的流星,短暂但耀眼。

好半晌,他才慢慢开口,嗓音低沉而沙哑:“好久不见。”

南酒和韩靳晏对视,静了两秒,就两秒,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兴致勃勃的开玩笑声音打破了这在酒吧中一方小小寂静天地的沉默气氛。

“嗨,韩靳晏,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可都在包厢等着你呢。”伴随着声音由远及近,随之走近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熟稔的语气:“这是见到了哪位小美人了啊?是不是……”

韩靳晏还没开口,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孟子曜刚刚走过来,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里。

他停顿在原地,眼睛下意识地瞪大了些,等真的确认面前的身影是谁的时候,那双黑眸不受控制的浮现震惊的情绪,显然是意想不到的,错愕的喃喃自语:“……南酒?”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不羁的皮衣,柳丁靴,长长的波浪发披散在身后,三分美艳,像是盛放的玫瑰,张扬又肆意,可是眉梢上调间,却又无端升起三分颓唐,如烈焰熄灭的烟灰。

孟子曜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了南酒!

而且……

还是这两个人碰到了一起!

“韩靳晏,你……”孟子曜只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这都是什么事啊?!

韩靳晏神情冷漠,酒吧迷离的光线打落在他的身上,侧颜线条依旧冷硬,语气也是宛若冰雪,淡的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巧合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又深又黑的眼眸就落在了南酒的身上,眸底深处像是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冷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余生誓死娇宠

“我这六年丢的半条命,你拿什么赔?!”女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握着她的手,“我的命。” …… 六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背叛,厉霆深亲手把刚刚产女的徐漾送进精神病院。 徐漾发誓,如果有一天她能出去,一定让算计她的人血债血偿! 友情,爱情,都是狗屁! 六年后,女儿病重需要脐带血,厉霆深亲自接出徐漾:“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就放过你。” 三个月后,徐漾确诊怀孕,她知道,自己有底牌了。

南之情·完结·9.4万字

拾光里的我们

有关系好的同事偷偷问她和BOSS有过什么关系。 陆珈基本如实相告,消除同事的好奇心,“我爸曾拆散过他和女朋友。” 以及,“我写情书追过他。” 同事整个人都兴奋了,“结果呢?” “没追上。” 也有好事者问他,和她的关系。 他从来不想多说。 至于原因,呵,他真不想跟那个脚踏多船、半途而废的女人再扯上什么关系。 是不是所有未完待续的感情,都在寻找一个饰词。其实真的很简单—— 只要给我一个理由,便陪你共度一生。

随侯珠·完结·24.2万字

柏舟不思今

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 江医生一本正经:“瞎说,这明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 他是年轻有为的心理学医生江柏舟,擅长洞察人心,冷傲矜贵,在娶了青梅竹马的聂岑今后,却只热衷于怎么秀恩爱。 接连好几天,岑今收到亲朋好友对他这‘可耻‘行为的强烈控诉,终是忍无可忍:“话说……我们就不能低调点吗?” 江医生轻抬眼皮,语气懒散:“不能,不服,就让他们憋着。” * 后来,一向温婉可人的岑今扬言要离婚,江医生敛了敛眸光:“离婚?” 聂岑今拉着小脸,非常严肃且认真:“嗯,离婚。” 坐在沙发上的江医生稍稍迟疑了一下,深邃的眸底泛着丝丝笑意,缓缓起身走过去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越渐圆润的肚子:“乖,我们大白天不做梦。” 【双向暗恋的甜宠文,1V1,今天你缺糖吗?】

槿郗·完结·104万字

恃婚而骄

在爱情坟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浅心死如灰,决定离婚,从此断情绝爱专心搞事业。 那个结婚后就三五个月见不到的老公变成前夫后三天两头在自己眼前晃悠。 与人谈合作时,男人低声轻哄,“浅浅,他钱没我多,这个项目让我来投资好不好?” 遇到白莲花起争执时,男人摊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莲花脸上,“浅浅,这样打人手才不会疼。” 后来林清浅终于走上事业的巅峰,追求者无数。 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追求者二送她一箱草莓,当天晚上她收获了一冰箱的草莓。 追求者三送她一只猫,然后家里就成了宠物店。 林清浅忍无可忍,发微博:已婚,拒撩。 发完微博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这下你满意了? 清隽矜贵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浅浅,我很大度,但这并不妨碍我吃醋。” 林清浅:“……” (1v1甜宠文,男主不渣女主不白,信我=v=)

妖妖逃之·完结·152万字

墨爷你前女友又来求复合了

分手两年他得了厌女症,跟女人靠太近就会反胃呕吐。 墨爷:怎么到处都是丑女人。 众兄弟:??? * 乔若心突然归来,求复合求宠爱。 墨爷:你说分手就分手,你说复合就复合?你算什么东西! 她直接强吻,墨爷瞬间乖了,像一只温顺的猛兽。 众兄弟:???你的厌女症呢?你那享受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墨爷:滚!免费看还这么多话! * 乔若心:兄弟们,帮我追墨琛,成功之后每人一个亿,他付钱。 众兄弟:???您二位真是比翼双彪啊! 墨爷:你们背着我建群聊? 众人纷纷退出群聊…… * “小鬼,哥哥挺好哄的,你耐心点。” 又美又飒的嗲精爱豆X病态偏执的暴躁总裁

叶亚希·完结·69万字

郁总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虞清是贵胄圈众所周知的顶级白富美,矜贵傲慢明艳无双,是遥城无数男人心中的白月光。 而一朝家族破产,父亲入狱,白月光落魄为尘埃。 在所有人都冷眼看她笑话的时候,她悄声匿迹,无人能寻她踪迹。 在众人快要遗忘她的时候,她又在娱乐圈悄然出现,犹如清晨的玫瑰,依旧耀眼璀璨。 听说,她让导演下跪。听说,她玩弄影帝感情。听说,她无情残害亲妹妹。 又听说…她意图勾搭遥城鼎鼎大名的郁总,反而被当众丢出房—— 公司里,郁言深看着电脑上新闻,默默燃起一根烟,眉眼冰冷清淡的给虞清打了个电话。 “清清,我知错了。以后别半夜乱跑出房,没你我睡不着。” 遥城郁言深,不近女色,危险又神秘,是无数女人心中高悬的白月光。他眼中的虞清,永远是娇滴滴的小姑娘。

清和月初二·完结·90.3万字

新婚错爱,负罪前妻

凌泽,我求你,再是给我一个月,一个月他就可以出生了。 沐天恩,可是我等不了。 所以他的一句话,她被迫六月剖腹产子,只是为了要她孩子的脐带血。 她用半生岁月追着他的脚步,她陪他同生,跟了他共死,贴上了自己的半条命。 他说她会不得好死,因为她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也是她的亲姐姐。 可是最后她真的死了,他却哭了。

夏染雪·完结·134万字

医婚

【全文已完结,番外都是独立故事篇章,可放心入坑!】 正文简介: 传闻医学界翘楚,世家出身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 你想离婚?” “恩。” “理由。” 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

槿郗·完结·18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