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你还喜欢我

惟愿你还喜欢我

霏霏我心

短篇/已完结

20.3万字

完结于2020-07-07 00:10:00
八年后的再次重逢,是意外还是处心积虑。 她避,她让,他紧追不舍。 某日, 南酒忍无可忍:“韩靳晏,你有病吧!” 他逼近,得寸进尺:“我是有病,你是解药。” 除你之外,药石无医。 当初胡同巷外温柔给她递糖的白衣少年,仿佛镜花水月,黄粱一梦。 可现实再一次重叠,是清醒,还是沉沦。 最后的最后, 她离开的义无反顾,决然又冷清。 可那机场登机的最后一刻, 往日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年轻总裁却发了疯似的冲向她,眼底像是染了血,是惊心动魄的偏执情绪,恼怒又冰冷地狠狠威胁,声线低哑,咬牙切齿:“南酒,你敢走!” 他认输了。

第1章 时过境迁,再次重逢

时隔八年,南酒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再一次遇到韩靳晏。

那么的猝不及防。

纸醉金迷的酒吧,光线昏暗而颓,打落在人的身上,耳边是不停的劲爆的音乐,男男女女放纵而尽情的在舞池中跳舞。

南酒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男人,怔愣了半晌,好像在一瞬间被深夜的潮水掠夺呼吸,逐渐吞噬。

周围很吵,嘈杂的声音和调笑声,混乱的传在人的耳旁。

只剩了眼底清晰的倒影。

面前的男人,

侧颜俊美如初,五官深邃而立体,那双深沉如海的眸,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漠然,冷酷的气质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

似是和少年时期一样,

而此刻,

那双有些幽深的眸,像是落着星星点点的光,就那么落在自己身上。

南酒是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一个。

她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一次又一次,指甲嵌入掌心,生疼的刺痛感,可是面前却笑得灿烂,静默了良久,张了张口,南酒听到自己用平静的声音说:“……好久不见。”

韩靳晏站在那里,像是被人钉上了钉子,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南酒,因为侧身的动作,光影自他眼底熄灭,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如同那划破夜空一闪而逝的流星,短暂但耀眼。

好半晌,他才慢慢开口,嗓音低沉而沙哑:“好久不见。”

南酒和韩靳晏对视,静了两秒,就两秒,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兴致勃勃的开玩笑声音打破了这在酒吧中一方小小寂静天地的沉默气氛。

“嗨,韩靳晏,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可都在包厢等着你呢。”伴随着声音由远及近,随之走近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熟稔的语气:“这是见到了哪位小美人了啊?是不是……”

韩靳晏还没开口,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孟子曜刚刚走过来,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里。

他停顿在原地,眼睛下意识地瞪大了些,等真的确认面前的身影是谁的时候,那双黑眸不受控制的浮现震惊的情绪,显然是意想不到的,错愕的喃喃自语:“……南酒?”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不羁的皮衣,柳丁靴,长长的波浪发披散在身后,三分美艳,像是盛放的玫瑰,张扬又肆意,可是眉梢上调间,却又无端升起三分颓唐,如烈焰熄灭的烟灰。

孟子曜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了南酒!

而且……

还是这两个人碰到了一起!

“韩靳晏,你……”孟子曜只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这都是什么事啊?!

韩靳晏神情冷漠,酒吧迷离的光线打落在他的身上,侧颜线条依旧冷硬,语气也是宛若冰雪,淡的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巧合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又深又黑的眼眸就落在了南酒的身上,眸底深处像是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冷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余生誓死娇宠

“我这六年丢的半条命,你拿什么赔?!”女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握着她的手,“我的命。” …… 六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背叛,厉霆深亲手把刚刚产女的徐漾送进精神病院。 徐漾发誓,如果有一天她能出去,一定让算计她的人血债血偿! 友情,爱情,都是狗屁! 六年后,女儿病重需要脐带血,厉霆深亲自接出徐漾:“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就放过你。” 三个月后,徐漾确诊怀孕,她知道,自己有底牌了。

南之情·完结·9.4万字

我成了死对头的心上人

【已签约出版】 本书又名:《和死对头扮演模范夫妻的日子》 迫于家族联姻的压力,姜乔英年早婚了。联姻对象是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别人家的孩子”——傅景行。 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后第二天就远赴欧洲开拓海外市场了,一年半载都未必能见上他一面。 不用时时刻刻扮演模范夫妻的姜乔简直浪得飞起,每天跟志同道合的小姑子逛逛逛买买买,喝完下午茶就去唱歌喝酒蹦迪彻夜狂欢。 一年后的某个夜晚,酒吧,单身派对。 姜乔正蹦得开心,手腕却忽然被人一把拽住。 一年轻俊美男子咬着烟,视线在她精致妖艳的妆容上停留了几秒之后,勾起唇漫不经心的笑:“玩得挺开心的呀,老婆?” 姜乔扭头对小姑子说:“现在的年轻人也太直接太奔放了,一上来就乱认老婆。” 小姑子吓得两腿发软,绝望道:“嫂子……这真是我哥!” - 人人都说姜乔和傅景行是形式婚姻,一定撑不过两年,姜乔深以为然。直到某一天,她发现了几件惊悚的事情: 1.她的游戏直播间里,粉丝榜一是傅景行。 2.她心血来潮写的玛丽苏脑残小说,粉丝榜首是傅景行。 3.书房里藏了3650封写给她的情书,情书底下的落款名字是傅景行。 姜乔:“……” 她好像一不小心知道了太多秘密,今天晚上会不会被傅景行灭口?

陆知知·完结·32.6万字

陈先生想结婚的第n天

【新文:野火沦陷】 他一见她就欢喜的心发软,而她却一见他就害怕的腿打颤。 印象中那个一直留着寸头的男孩,好像从来都不会笑,让人有一种下一秒他就会一拳砸下来的感觉,即使见了他那么多次,她还是觉得有点凶,这也是她为什么怕他的原因。 她躲他,远离他,不去招惹他……她一直以为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可能会再有交集。 可当他坐在她的对面,以相亲的身份出现再次出现的时候,她慌了…… “好久不见,简意,我是陈嘉许。” 【婚后】 “还怕我吗?”他抵着墙壁,像第一次问她那样。 简意又慌了,“不……不怕……” 他紧紧逼着她,“我凶吗?” 简意快哭了,“不……不凶……”

困困鸭·完结·13.9万字

假若不曾爱过你

推荐霏霏最新短篇【惟愿你还喜欢我】 “你要是敢走,就是逼我去死。” 婚礼殿堂上,她以死相逼,他却离开的义无反顾。 她因为他,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 冰冷的手术门口, 她绝望,她哀求,她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只求顾寒辞留下这个孩子。 男人俯身,捏住她的下颚,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冰冷讥讽:“我的孩子,你配吗?” 终于,她遍体鳞伤,心死如灰。 她终于想要逃离这一切,可是那人却死死纠缠不放。 她始终微笑,眼底没有半分波澜,平静地看着男人痛不欲生的眼神, “顾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苏以晚爱了顾寒辞十年,横跨了整个青春。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爱上了顾寒辞。 爱顾寒辞的那个姑娘早就死了,死在了那个最冰冷的手术室里。

霏霏我心·完结·9.5万字

恃婚而骄

在爱情坟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浅心死如灰,决定离婚,从此断情绝爱专心搞事业。 那个结婚后就三五个月见不到的老公变成前夫后三天两头在自己眼前晃悠。 与人谈合作时,男人低声轻哄,“浅浅,他钱没我多,这个项目让我来投资好不好?” 遇到白莲花起争执时,男人摊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莲花脸上,“浅浅,这样打人手才不会疼。” 后来林清浅终于走上事业的巅峰,追求者无数。 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追求者二送她一箱草莓,当天晚上她收获了一冰箱的草莓。 追求者三送她一只猫,然后家里就成了宠物店。 林清浅忍无可忍,发微博:已婚,拒撩。 发完微博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这下你满意了? 清隽矜贵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浅浅,我很大度,但这并不妨碍我吃醋。” 林清浅:“……” (1v1甜宠文,男主不渣女主不白,信我=v=)

妖妖逃之·完结·152万字

江医生一往情深

【新书《我有六个大佬崽崽》已发】江谨言怎么也没想到,母亲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就是他在心里藏了十年的白月光。 于是,相亲当天就把人娶回家。 谁知结婚没几天,宋思思就跟他提离婚,“我觉得我们进展有点快,要不,我们先离婚冷静冷静再复婚?” “……” 后来他答应离婚了,她却可怜巴巴地拉着他的衣袖:“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白希茗·完结·4.5万字

她的爱情已迟暮

木槿用了八年的时间都没能走进周野的心里,可是她不在意,毕竟她是他唯一的妻子,然而当他心中的白月光夏灵蝶回来后,她知道自己的位置没了。 好在,她也是别人心里的白月光。

紫雪凝烟·完结·4.5万字

傅少离婚吧

他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吗?” 她冷笑“她比你小十岁,你怎么下得去口?”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人!” “所以你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必须恪守妇道?傅砚安,我为你守了两年,也可以了吧?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让我无尽的等待,就以这种方式来凌迟我,傅砚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后来傅砚安找到那个19岁的男孩,问夏知在哪里。 男孩说:“她想看看沿途的风景,看够了,她也就回家了。” 他苦苦哀求男孩把她还给他,男孩笑着问:“她是你弄丢的,我拿什么还?”

亓绪·完结·12.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