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

表小姐

吱吱

古代言情/已完结

77.8万字

完结于2021-02-23 19:00:00
王晞的母亲为给她说门体面的亲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镀金。可出身蜀中巨贾之家的王晞却觉得京城哪哪儿都不好,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早点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自己住的后院假山上可以用千里镜看见隔壁长公主府……她顿时眼睛一亮——长公主之子陈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们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

第一章 旧事

京城的春天,是个梅花谢了桃花开,梨花海棠如雪簌的季节。

这样的时节,最适合全家人一起出门踏青游玩,或者是在家里举办一场赏花会。

位于西城小时雍坊的永城侯府,老侯爷在三年前驾鹤西去,新任侯爷虽然简在帝心,直接被皇上夺情任命为了五军都督府中军都督,可阖府上下却也更加小心谨慎,守孝期间不要说宴请了,就是春节都没有敢喧嚣热闹一番,家中几位适龄小姐的婚事也都被耽搁了。

如今除了服,永城侯夫人就寻思着是不是在家里举办一场春宴,让家中的几位小姐能在京中贵妇人们面前露个脸,尽快地把婚事都定下来。

不凑巧的是,几天前永城侯太夫人娘家的表侄孙女来他们家走亲戚,太夫人一高兴,就把这位表小姐安置在了侯府里春景最好的晴雪园住下了。

永城侯夫人只能重新找个地方设宴。

她的心腹嬷嬷就给她出主意:“要不,改在后花园?地方比晴雪园还大,景致也算明媚。”

可府里的后花园怎比得上院中有座太湖石假山,院后有两株三百年的梨树和一片梨花林的晴雪园应景?

侯夫人不免叹气。

那嬷嬷只好道:“要不,跟太夫人商量商量?让表小姐在太夫人的玉春堂住几天?今年不比往年,几位小姐的婚事要紧。太夫人总不能为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管亲生的孙女吧?”

侯夫人闻言轻飘飘地瞥了嬷嬷一眼。

嬷嬷见状,眼皮子一跳,低声道:“夫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侯夫人想了想,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偌大一个花厅,屋里除了她们两人再没有旁人,这才压低了嗓子,悄悄伸出两根指头。

这是什么意思?

嬷嬷半晌没能意会。

侯夫人只好提醒嬷嬷:“二姑奶奶!”

他们府上现在只有一位姑奶奶,早年间嫁到了镇守金陵的成国公府做世子夫人,如今已是成国公夫人,哪里来个二姑奶奶?

嬷嬷困惑间,突然想起了永城侯府的一桩旧事。

二十五年前的上元节,府里的二小姐跟着大小姐去长安街观街灯,却被拍花党拐了去。老侯爷立时就报了案。虽说拍花党很快就被抓到了,二小姐却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早已投河自尽了。

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她顿时心里怦怦乱跳,额头冒出细细的汗来:“您是说?”

这嬷嬷是侯夫人的陪嫁丫鬟,和侯夫人几十年的主仆之情,侯夫人身边的大小事多半都是她经手,侯夫人也没想瞒她,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叹息道:“你在府里这些年,有些事想必也听了些音。

“当年二姑奶奶被拐走,老侯爷怕她失贞,坏了侯府的名声,根本就没有报官,也没有抓到拍花党,只是对外放了话,说是人早死了。”

嬷嬷吓了一大跳,失言道:“老侯爷的心也太狠了!”

侯夫人倒没有责怪她,还跟着感慨道:“谁说不是。当时太夫人跪下来求老侯爷去找人,老侯爷都无动于衷。

“太夫人左眼,就是那个时候哭瞎的。

“二姑奶奶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过了两、三年,自己找了回来。老侯爷闭门不见,说自家的闺女早就死了,还说二姑奶奶是冒认官亲,悄悄派了人去要处置了二姑奶奶。

“还是太夫人,求了舅老太爷出手,才救了二姑奶奶一命。

“可自此之后,二姑奶奶也和家里断了来往。

“后来也不知怎地,二姑奶奶嫁去蜀中王家,给王大老爷做了填房,生了一儿一女。这位表小姐,就是那位二姑奶奶唯一的女儿。”

嬷嬷愕然,道:“我就说,太夫人娘家姓施,舅老夫人姓黄,舅夫人姓单,又从哪里冒出个从蜀中过来的,姓王的表侄孙女来?”

侯夫人道:“我当时也纳闷来着,要不是大姑奶奶听说这位表小姐来了,派了心腹的嬷嬷日夜兼程送了一堆金银珠宝、吃食玩物过来,我也没猜到。”

嬷嬷听着神色微凛,道,“二姑奶奶既然和我们府里断了来往,那怎么又把表小姐送了过来?难道是有什么事求我们家不成?”

侯夫人道:“你仔细想想!”

嬷嬷沉吟:“瞧表小姐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难道,二姑奶奶是想让太夫人给表小姐寻门好亲事?”

“还算你没有老糊涂。”侯夫人笑着点头,道,“士农工商。那王家虽是蜀中巨贾,但表小姐想嫁得好,还得借助我们府上的名头。何况还有大姑奶奶。”

嬷嬷听了,心里颇不是滋味。

说起来,不管是府里的大姑奶奶还是他们侯爷,一个没有在父亲面前为妹妹据理力争,一个在灯会上丢了人,都有对不住二姑奶奶的地方。老侯爷去世的时候,二姑奶奶甚至没有来上炷香,可见心里还是有怨的。如今为了表小姐,二姑奶奶却向他们低了头。

她不由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侯夫人的心情也很复杂,道,“所以说,这府里谁都能动,就表小姐动不得。”

“奴婢明白!”嬷嬷连连点头,骤然想起前几天灶上的婆子在她耳边嘀咕,说表小姐挑食,嫌弃她们做菜的秋油没有晒足六个月。

她不以为然,还想着灶上的婆子倚老卖老,到别人家做客的表小姐也不知谦让,都不是省油的灯,但只要不撕破脸,她就当不知道好了,时间长了,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那就看她们的本事了。

现在看来,却有些不妥。

表小姐既然是这样的来历,只怕不仅是太夫人的心头肉,就是大姑奶奶,心有愧疚,也是要捧着宠着的。若是因家中的仆妇传出表小姐的什么不是出来,府里是侯夫人主持中馈,太夫人和大姑奶奶只会觉得是侯夫人治家无方,到时倒霉的还是侯夫人。

她是侯夫人的人,自然要全心全意为侯夫人打算。

嬷嬷忙将这件事告诉了侯夫人。

侯夫人一愣,也怪灶上的婆子多事,想起昨天东市鱼肆来家里结账,特送了两条新鲜的鲥鱼过来,吩咐嬷嬷将两条鱼给表小姐送过去:“看她想怎么吃?你亲自盯着厨上的婆子帮着做了送过去。”

上行下效。有了这一着,想来府里再也没人敢轻慢那位表小姐了。

嬷嬷拍了胸道:“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亲自盯着。”‘

侯夫人颔首,不禁好奇地道:“我们家的秋油真的没有晒足六个月?她真能吃得出来吗?”

嬷嬷脸一红,道:“我去问过了,那天内院厨房的秋油用完了,灶上又等着用,那婆子就让人去西跨院的厨房随手拿了一坛先用上了……”

西跨院是家中仆妇住的地方,西跨院的厨房也因此专司家中仆妇的饭菜,自然不如内院厨房的用料讲究。

侯夫人脸也一红。

两人商量着怎么敲打家中的仆妇。

*

晴雪园里,表小姐王晞穿了件粉色绣菖蒲花的织锦斗蓬,手中举着支景泰蓝八宝纹掐丝珐琅的千里镜,正趴在太湖石假山顶暖阁的窗棂上,窥视着隔壁府邸后花园的竹林。

重重翠绿间,一道白色的人影兔起鹘落。

雪色剑光时而如水银泻地,时而如电蛇漫天,卷起阵阵罡风,落叶飞舞。

就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也能感觉得到那人看似随意洒脱,剑势却蕴含着如山似岳般的磅礴之气。

“真是厉害啊!”王晞不由赞叹,遗憾只能看到舞剑人身影却看不到脸。

她想了想,探出窗去。

暖阁里服侍的丫鬟们不由得一阵低声惊呼。

旋即又怕惊扰到了王晞,齐齐捂了嘴。

王晞没有注意。

千里镜看得比刚才又清晰了几分。

她能看清楚舞剑的是个年轻男子。肩宽腿长,头发高高束起,穿了身丝绸的中衣,回击盘旋间,薄薄的衣裳贴在他的身上,依稀可见有力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腹。

啊!

王晞在心里尖叫。

脸微微有些发热。

要是能看清楚他的脸就更好了。

不过,就凭这身材,这身手,就算他五官寻常,站在人群中肯定也是气宇轩昂的人。

真正的男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王晞不由踮了脚,身子又往外探了探。

她的大丫鬟白果看得额间冒汗,忙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猛地揽了她的腰,这才强压着心中的担忧温声笑道:“大小姐,您小心落了下去。”

王晞回首,撒娇般地朝着白果嘟了嘟嘴,却也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

立刻就有个浓眉大眼的丫鬟迎上前去,眉飞色舞地道:“大小姐,我没有骗您吧?是我昨天一早无意间发现的,立马就告诉了您。这个人比过年时老爷请来的那个什么公孙大娘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公孙大娘和他一比,简直就是鱼目和珍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嗯嗯嗯!”王晞笑盈盈地对那丫鬟道,“这件事你做得很好。”然后交待白果,“你等会赏红绸一袋银锞子。”

叫红绸的那丫鬟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迭声向王晞道谢。

王晞还惦记着舞剑的人,谁知道等她转身再举着千里镜望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隔壁府邸院落里已空空如也,只留满地的绿叶。

“唉!”她失望地叹气,“也不知道明天还舞不舞剑?要是能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就好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澹春山

同名小说已上市 上辈子我是个天天加班的社畜,被迫扶弟魔,最后累死了 可能老天看不过眼,所以我这苦命社畜穿越了。 我成了每天吃香喝辣,呼奴唤婢,拥有一百多平私人小院的官小姐。 虽是个庶女,我也认了,反正太太不坏,我爹有前途,亲姨娘还不给我生弟弟 婚事推给我,我也不抗拒,嫁就嫁,反正他家巨有钱,颜值98。 这辈子吧,我就一个愿望,好吃好喝好玩,咸鱼一条。 可我没想到,我要当咸鱼,我老公只想搞大事。

意千重·完结·112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春意闹

晋王老六庶出,娶的是六品小官家的庶出女,这家世低的真是提不起来。不过就算是王爷的儿子也没用,又不袭爵。庄皎皎对这桩婚事满意极了。不当家做主,不应付公婆,不顶门立户,钱也够花,觉也够睡。夫君也俊美,小妾也……算了,小妾们是不省心,不过还能翻过天去?再生两个孩子,这日子不就这么过去了吗。 两口子想法差不离,混吃等死就完了,可万万没想到,陛下不行了,太子比陛下还着急,爷俩死了个干干净净。这往下一扒拉,得,晋王得继位。 哦豁,老公公成了皇帝陛下。老公他成了皇子…… 好日子算是彻底完蛋了。既然完蛋了,那不如就闹起来,春意正好,且要逍遥。

雪中回眸·完结·108万字

齐欢

重生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发生。 正当她将案子查出些眉目时,前世夫君的对头找上了门。 徐清欢:奸臣 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 ……一年后 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 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 徐清欢:等等……我查查再说。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即可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

云霓·完结·179万字

暖君

遇到你之前,冰缩寒流;遇到你之后,花柔酒软。

闲听落花·完结·71.7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逢春

陆玄难得发善心,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0.4万字

金粉

好不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到这一生会突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来后她准备了长达四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要为己除害……

青铜穗·完结·12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