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之渡我不渡她

架空之渡我不渡她

july.D

古代言情/已完结

34.8万字

完结于2021-01-05 00:57:20
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他是积德行善的佛。 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她在闹,“你得娶我了。” 他在笑,“好,但姑娘年纪太小,若5年后,你无意中人,我便还俗来娶你”。 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诀别,她躺在他怀里,慢慢的合眼。 他眼角滑落了第一滴泪……

第一章 匆匆

三月里的风,有点儿寒,淅淅沥沥的春雨连续下着,天空一片灰蒙蒙,凉,一种透心底的凉意。

潋月头戴黑纱,一身的黑衣静静的坐在破庙里。

她面前燃着一堆火,一只金黄的烤鸡在火上慢慢地烤着,她随意的转动着手里的烤鸡,香味四溢,她忍不住吞了下口水,真香。

天才刚刚黑,等待的时间总是有些漫长。

她摘下黑纱,黑色雪纱的衣裳把她小巧的脸衬出几许苍白,那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烤的金黄的鸡,她慢慢地啃了一大口,好看红唇翘起,脸上是大写的满足。

门外,依旧是黑漆漆的夜空,和微微的冷雨,这雨似乎是不会停歇一般,飘飘洒洒地落在这尘间。

潋月手里啃了一半的烤鸡却突然停住,伸手拿过一旁的黑纱,瞟了一眼门外,又悠哉悠哉的带上黑纱继续啃起来剩下的半只烤鸡。

不一会,一个不慌不忙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

只见来人撑了把油伞,身穿着一身白衣,来人是一个年约23左右的和尚,一步一步靠近破庙主厅,身姿挺拔,步伐稳健,莫名地带着几分仙气。

潋月不声不响的透过黑纱打量着进门的和尚,和尚穿白衣?也真是少见。

待他慢慢步近,潋月也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真好看,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嘴唇微薄,带点儿粉色,十分的诱人。

还有这身高,这腿长,唉,真是太可惜了。

潋月欣赏的目光围绕和尚,忍不住叹息,好好不容易有个合她眼缘的,却居然是个和尚。可惜啊可惜。

潋月充满欣赏的眼睛里带了几许暗芒,这和尚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不少。

“施主,打扰了。”

只见那一身充满仙气的和尚正朝着自己略略一俯首。

尔后,他便寻了个离火堆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

声音低沉,相当悦耳。连声音都这般醉人。

潋月唇角一勾,故意将手里的半只烤鸡伸到和尚面前。

“香吗?”她俏声问。

年轻和尚低垂了下眼眸,看了眼递到眼前的烤鸡,唇角似乎勾起了一道轻微的弧线,不真切,让人感觉那只是错觉,属于自己的臆想。

“香的。”那淡淡粉色诱人的唇瓣开合,发出低沉好听的声音,幽深的眼眸里却是十分淡漠。

潋月暗暗失笑,听到这样的回答有些意外,这和尚甚是有趣。她本以为他会苛责她的冒犯。

她这番举动确实有几分失礼。

“师傅莫见怪,只因我味觉偶失,所以有些冒味了。”

潋月声音忽然低了下来,明显地带着一丝丝失落,可眼底却闪着精光。

“我叫潋月,小师傅您呢?”

她才不管他信与不信,继续隔着黑纱继续肆无忌惮盯着那张好看的脸。

“贫僧法号无痕。”无痕淡漠而有礼的声音响起,他淡淡地看了潋月一眼,隔着纱,也能感觉到潋月打量自己的视线有几分灼热,嗯,几分。

也就是这一眼,他感觉到潋月身上的煞气,不由得在心底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世道如此,身上带着煞气的人太多,太多。

无痕自小跟着师傅跑南闯北,见过了太多人间沧桑,当下世道混乱,多国相争,乱,乱的很。

无痕回过神,微微合上眼脸,欲作休息。

眼前之人虽有煞气,却无散发出杀意,而且功力在自己之下,虽不可大意但也无须过意警惕。

说实话,无痕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般肯定,但他是个和尚,大道自然,佛法其中,一切随心而定。

潋月看着无痕,欲开口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悄然止住。总想抓着些什么,她居然在这和尚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渴望。

多余的渴望。或许是这和尚给人的感觉太干净,让她忍不住心生向往。

最终,她也收回了视线,她眼底却多了些许的无可奈何。

潋月继续啃着手里的烤鸡,一边嘀咕着道。

“无痕你饿吗?”潋月的声音不柔不刚,多一分太媚,少一分太刚。

她平时的话并不多,但也许是该死的冷雨夜,她感觉心里似乎有颗种子要萌芽。

这情绪来的太快,快的不合情理。

只是又如何,潋月,本就是个矛盾的人,既理性有洒脱。

而现在,她就是想和眼前这个十分干净的和尚说说话。或许,她羡慕他,羡慕他。

无痕有点呆愣,没想到眼前的居然如此唤他,心底生出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似乎眼前之人认识很久,莫名的熟悉感。

正常人都会唤他师傅吧,或者和尚。

他睁开眼,望着眼前的女子,眼神里多了些探究,再不是面对路人之感。

“接着。”

还未等他回应,忽地一个油纸包飞到他怀里,稳稳当当的落下。

油纸包透着几丝香甜的味道,他不缺的食物,但怀里的油纸包似乎勾起了他的食欲。

无痕向着潋月回了一礼,谢过潋月,便打开怀里的油纸包,拿起里面白馒头,慢慢的吃了起来。

说不清什么味道,总觉得和平时吃的不一样。

潋月一边啃着烤鸡一边看着眼前和尚,看他吃着手里的馒头,但馒头在他手里却变成了稀罕物,修长白皙的五指拿着白馒头,吃的叫那一个优雅。

这和尚有毒啊,潋月看着那张俊俏的脸,无声的撇了撇嘴角暗地吐槽。

潋月在等人,等一个她要杀的人,这是邀月阁阁主发给她的任务。

而她,虽是阁里排位还不到前十的杀手,但依旧是杀人如麻。

她笑了笑,确实啊,死在自己这手里的人不算少了。

邀月阁,是江湖上一个声名远播的杀手组织,她自小就被培养成一个杀手,杀手的眼里没有对错,只有失败与成功。

成功了,就是自己活着,失败了,就也没有什么失败可言,这乱世中只是不知不觉中少了一个人罢了。

不多时她手里的烤鸡被她啃了个精光,这夜也越来越黑,冷风呼呼的从破门处吹进来。

靠近门口处打憩的和尚慢慢站了起来,他眼眸掠过四周,往一旁的角落走去,只见他弯下腰抱了一小把干柴慢慢地靠近火堆,步伐不紧不慢十分从容。

这干柴应该是以往路过之人留下的。那修长的手往火堆里添着柴火,火光在他完美的轮廓上落下了阴影。

潋月就这样静静看着无痕那完美的侧脸,心里莫名多了些暖意,莫非每个和尚身上都会给人这种感觉?应该是吧。

她歪了歪头,黑纱下的小脸上,充满英气的眉毛轻蹙,她不信佛,也没烧过香,自然也没接触过和尚。

这一身的罪孽,佛门之地,岂容得下她这种人。

潋月忽然站起来,往外走,尽管外面下着雨,而她的目标今夜必将经过这破庙,但这一刻她却不想在这和尚面前杀人。

似乎被他身上圣光所扰,让她自惭形秽,而她的心底似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身上的黑暗。

那颗种子已经在偷偷的破土而出,在她还没留意之时。

她是魔,他是佛。

这一面之缘,就让她产生这种情绪的人,这辈子,头一回。

潋月是个冷静之人,不古板,不冷硬,却也和别的杀手不相同,她身上多了几分人气。

“无痕,你欠我一饭之恩。”

空气里飘来少女好听的声音,悄悄地钻进了无痕心里。

无痕看着少女慢慢离开的身影,并没有开口回应。

潋月离开的太快。

门外黑沉沉的,雨还在下,冷冷的夜,冷冷的雨,冷冷的风。

无痕收回目光,视线落在了火堆上。

空气中除了还残留着烤鸡味,再无其他。

没有任何的其他气息,没有脂粉味,没有属于女子身上的任何气息。

这透露出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这女子不是一般人。

潋月,他心里无声的低唤了声这个名字。

最终,那清淡的眼眸里再无一丝波澜。

有时候,人与人的交集往往就在一个擦肩而过之间产生。

你以为的路人,或许某年某月某日,成为了你的同路人。

因与果,丝丝缠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的倾城意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傅五瑶·完结·60.5万字

外婆是棵核桃树

新书《末世求生:开局人类缩小100倍》上传了 【非童凡响童心入梦】最具商业价值奖作品。 七岁那年,胡豆豆被迫寄养在他外婆家,通过他外婆得知后院子里有一棵大核桃树,因种种原因,后来这个废弃的院子竟成了他和他外婆的避难所。 之后他们在这院子里搭建小树屋。 在院子里养鸡,养兔,把那里当做自己的“秘密花园”。 有一天胡豆豆突然发现,这个小树屋竟能使他的小小愿望得以实现。 于是,枯燥乏味的生活中,不开心的胡豆豆就利用这个小树屋找回自己失去的快乐,同时,也帮他同学,以及他的老师实现了各种小愿望。 可是后来,这个‘魔法’一般的小树屋被胡豆豆识破了真相,原来是他外婆在作弊。 于是,胡豆豆也决定作弊,让他外婆把曾经没有实现过的心愿逐一地实现。 随着胡豆豆慢慢的长大,有一天,他突然自问,我外婆为什么一直对我那么好呢? 而他外婆呢,总是简单的回答说是因为爱。 胡豆豆却从来都不相信这种爱! 因此,他决定去现实生活中去寻找答案。 …终于,直到他外婆在小树屋里,把自己的故事讲完,胡豆豆才隐隐明白了…

睡不着丫·完结·43.5万字

在他心尖上撒个野

【傅轻云X沈君晏,纨绔大小姐VS精英助理】 【我成了死对头的心上人姊妹篇】 江城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傅家大小姐美得让人想犯罪。 但大家也都知道,傅家大小姐就是一只无法无天的喷火龙。 她那位坐拥千亿财产的父亲曾经当众放话:谁能征服这位小祖宗,他愿意让小祖宗带着千亿家产嫁出去! 遗憾的是……没人敢打大小姐的主意。 曾经有人断言,大小姐这辈子注定孤独终老了。 可后来,有人看见她窝在沈家那位低调得像个边缘人物似的小公子怀里,软软的撒娇。 - 原来,爱情真的是这世上最温柔的力量,能让小刺猬化身成为专属于你的小奶猫。 *简介其实是瞎写的。 *七夕发文,这篇小甜饼就当是献给读者的礼物吧。

陆知知·完结·6.6万字

逾矩占有

(已完结,放心入坑)秦诚×陆昭 PS:新书《余温陷落》已发文,飒美法医×年下狼狗,宝们可以去支持一下哈! 【玄幻小甜饼】 偏远古城里,周围都知道江岸开咖啡馆的秦先生有位长相极美,被他宠进骨子里的夫人。 那夫人不苟言笑,弱柳扶风,总带着点冷气。 可极少有人知道,这位夫人,藏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陈旧的楼里,她以笔墨缀他眼尾,勾勒他名,一如百年前的他,温声细语,描摹“昭昭”。 —— “借我一盏烛火 点亮你的轮廓 思念通明以后付与一纸传说” —— 她是他遥不可及的月亮,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逾矩占有。

果茶爱清酒·完结·9.3万字

傅总,劫个婚

有些人的爱情叫缘分,有这人的爱情叫虐缘。 林韵不信什么缘分,但是傅慎谨的出现,让她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孽缘,逃不开躲不掉,连死都不受控制。 可她不曾想到,恶魔一生中唯一一次回头,居然是爱上她。 只是这爱,苦不堪言……

曦儿姐·完结·94.1万字

妖夫凶猛

家传的银蟒旗袍上的那条蟒竟有一天活了……

软萌冰箱少女·完结·138万字

在权臣大人心上撒个娇

小公主在知道自己要代替小皇弟去做质子的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过一生,普普通通才是真!但是现在她的生活明显就……脱轨了!“萧……萧大人,我我我觉得此事,还可以……可以再商量一下!”为了不被送走,小公主每天战战兢兢地跟在萧珩身后。萧大人渴了,端水。萧大人累了,捶腿。萧大人冷了……“这题我会!”邺朝谁不知佞臣萧珩无情阴戾,他暗害先帝,屠杀忠臣,祸乱朝纲。所有人都觉得小公主命不久矣,但谁知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卿卿乖,让臣抱抱。”小公主抱着锦被,红着眼眶踢了萧大人一脚,“你走开呀!”三观不正喜欢作妖大奸臣x貌美怂包小公主

夏礼礼·完结·108万字

首辅大人有妖气

新书《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已发布,欢迎移步一阅:) — 「那位首辅大人确实一身正气啊。」 冯嫣最近常常这么想。 毕竟,自从嫁入魏行贞的府邸,那些过去常常困扰着她的麻烦事,立刻烟消云散。 然而某一天,一身正气的首辅大人,终于在她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一条真 · 毛绒绒的大尾巴。

柯遥42·完结·96.9万字

她未曾坠落星海

周也是个姑娘,但打小就挺浑 浑到什么程度,大概就是,别的小姑娘是被男人堵在巷子里,她是把男人堵在巷子里 周也第一次跟唐易琛在巷子里狭路相逢,本以为他会拒绝 没想到唐易琛顶着一张清心寡欲的脸咬牙说,“去你家。”

一日三粥·完结·8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