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情深似海

霍少情深似海

纳兰松松

短篇/已完结

6.9万字

完结于2020-03-1518:13:30
她狱中怀孕,却换来他不屑的嫌弃,他说她不配生下霍家的孩子。一碗打胎药让她魂丧牢房,他得知后却万箭穿心痛不欲生,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其实他瞒了全世界,他只想保住她的命。

第1章你还想狡辩?

滂沱大雨倾盘而下,狂肆的雷电仿佛要劈开黑沉的夜空。

霍景宸站在窗前,墨色的眸子如泡浸在冰水中,寒意刺骨,长指握着一杯猩红如血的红酒。泛白的骨节透出他内心的怒意。

“少爷,沈小姐站在外面,三个小时了。”神色谨慎的助理霍岩站在男人的后面,轻声禀告。

看着屹立在狂风暴雨中瑟瑟发抖,却依然倔强撑着一身傲骨的女人,男人仰首,杯中的红酒一抿而尽。

随着砰的一声,酒杯落地开花,沉寂的空气中,响起男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沈暮云仰着头,任由冰冷的雨水落在她苍白的脸上,迷蒙的眼睛,分不清里面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霹雳的雷声一闪而过,眼前的雕花大门终于开了,看着俊冷英挺的男人,她忙不迭地快步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焦急地说:“景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放火,我不能坐牢……”

男人的头发被雨水淋湿,少了一份深沉的凌厉,但深邃的墨色眸子依然冰冷无情,他蓦地拽住她的手,用力一甩,把她压在门边的墙上,骨节分明的长指捏住她的下巴,眸色深沉地盯着她冷得颤抖发紫的嘴唇,低沉的嗓音扬起:“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

男人强大的气场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沈暮云摇着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纷纷从她的脸上滑落,她嘶哑的嗓音充满了焦急和无奈:“我没有狡辩,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手机为什么会落在那里,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这么苍白无力的狡辩,你去跟法官解释吧。”霍景宸蓦地松开手,转身。

“景宸。”沈暮云从背后抱住他,脸上满是惊慌失措,“我没有狡辩,我说的都是实话,现在只有你能帮我,看在我们曾经相爱的份上,你帮帮我,我真的不可以坐牢。”

“相爱?”男人冰冷的语气里透着不屑和讽刺。

男人冰冷不屑的声音,化作锐利的刀,狠狠地刺进她的心脏里,让她瞬间有了一种呼吸被夺走,就要窒息的死亡感。

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她松开了抱住他的手臂,她好冷,那深入骨髓的冷,让她瑟瑟颤抖,她哽咽着,艰难地恳求:“我可以认罪,请你好好照顾我弟弟,他已经等到了适合他的骨髓……”

“你有什么筹码跟我谈条件?”男人打断她的话,冷酷无情。

雷声滚滚,闪电霹雳,大雨沥沥地下着,沈暮云伸出颤抖的手,轻轻解开了发带,滴着雨水的长发披肩而下,失去光泽的眸子弥漫着绝望,她闭上眼睛,嗓音嘶哑地说:“我以自己为筹码。”

霍景宸慢慢转过身,闪烁的雷电下,被雨水洗礼过的脸孔更显得精致漂亮,即使苍白,依然透着致命的吸引力,她本是那么骄傲的女人,如今却……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心里熊熊地燃烧起来,霍景宸蓦地伸手把她打横抱起来,穿过雨幕,回到房里。

沈暮云由始至终没有睁开眼睛,在黑暗中绝望地承受着。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余生誓死娇宠

“我这六年丢的半条命,你拿什么赔?!”女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握着她的手,“我的命。” …… 六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背叛,厉霆深亲手把刚刚产女的徐漾送进精神病院。 徐漾发誓,如果有一天她能出去,一定让算计她的人血债血偿! 友情,爱情,都是狗屁! 六年后,女儿病重需要脐带血,厉霆深亲自接出徐漾:“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就放过你。” 三个月后,徐漾确诊怀孕,她知道,自己有底牌了。

南之情·完结·9.4万字

和霸总离婚之后

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说的就是宋瑾年与安亦茜。 十年爱恋与付出,她终于成了他的妻。尽管很快就以离婚收场,可她多了腹中的小肉团。 三年后,她从人尽可欺的丑小鸭蜕变为艳光四射的女强人,出入有萌宝作陪,帅哥相伴,人生迈上巅峰。 而他,亦成为站在权势与财富顶端的男人。 再相遇,她心如止水,而他,心潮澎湃。 “孩子是谁的?”男人深暗的眼眸微眯,提起她身边的小家伙问道。 “与你无关。” “是吗?”一张亲子鉴定书飘落下来,宋瑾年清冽的嗓音越发寒沉:“你确定与我无关?!”

任迎迎·完结·182万字

顾先生他每天都想要结婚

“总裁,前台有个小男孩说是您祖宗。” “赶出公司!” “我不敢,他那张脸像是缩小版的您!” “……” * 五年前,一场蓄意爆炸,所有人都以为她香消玉损! 五年后,她带着四岁萌宝和上亿流量归来。 一时间,某些人慌了,各种阴谋,陷害接种而来。 她淡定的见招拆招,手撕仇人,收集证据,让仇人付出成倍的代价。 最后,还一不小心,被南城最矜贵的男人宠成了祖宗!

子夜轻语·完结·99.6万字

恃婚而骄

在爱情坟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浅心死如灰,决定离婚,从此断情绝爱专心搞事业。 那个结婚后就三五个月见不到的老公变成前夫后三天两头在自己眼前晃悠。 与人谈合作时,男人低声轻哄,“浅浅,他钱没我多,这个项目让我来投资好不好?” 遇到白莲花起争执时,男人摊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莲花脸上,“浅浅,这样打人手才不会疼。” 后来林清浅终于走上事业的巅峰,追求者无数。 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追求者二送她一箱草莓,当天晚上她收获了一冰箱的草莓。 追求者三送她一只猫,然后家里就成了宠物店。 林清浅忍无可忍,发微博:已婚,拒撩。 发完微博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这下你满意了? 清隽矜贵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浅浅,我很大度,但这并不妨碍我吃醋。” 林清浅:“……” (1v1甜宠文,男主不渣女主不白,信我=v=)

妖妖逃之·完结·152万字

他说爱情已迟暮

小时候,大师对陆淮左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唐苏一直以为,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两情相悦,满心欢喜。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垂死之际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缱绻,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空一场……涅槃重生。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放开苏苏,让我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素年·完结·243万字

薄爷的心尖宠又跑了

江城人人都知,楚烟是薄郁的心尖宠,婚前宠她入骨,婚后天天虐狗,谁能想离婚之后更是把楚烟宠的无法无天! “总裁,楚小姐又跑了!” “再跑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薄郁头也不抬,淡定签文件。 “总裁,楚小姐说她要随便找个男人结婚!” “放着我来,我是那个随便的男人。”薄郁立刻丢下文件,逮住某只离家出逃的楚小姐,拖走去民政局领证。 “薄郁你放开我!我就算找野男人结婚也不会找你的!”楚烟抗议。 “你好,我叫野男人,姓薄。” 薄郁自我介绍:“你知道你是谁吗?” 楚烟:“……” 薄郁宠溺一笑:“你是薄太太。” 楚烟:“!!!” 薄太太爱恃靓行凶,薄先生便恃婚行宠,其名美曰:如此一来,我俩天生一对!

快乐的他人格·完结·77万字

你是我的婚然心动

听说家族为自己挑选的结婚对象是方眠,陆千宸不为所动。 当看到方眠的第一眼,陆千宸便知道,这是他的一眼万年。

苏苏苏如意·完结·14.9万字

新婚错爱,负罪前妻

凌泽,我求你,再是给我一个月,一个月他就可以出生了。 沐天恩,可是我等不了。 所以他的一句话,她被迫六月剖腹产子,只是为了要她孩子的脐带血。 她用半生岁月追着他的脚步,她陪他同生,跟了他共死,贴上了自己的半条命。 他说她会不得好死,因为她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也是她的亲姐姐。 可是最后她真的死了,他却哭了。

夏染雪·完结·134万字

陆太太复婚吧

三年前,宋如意为救母,嫁给了云城首富陆先生。 三年后,宋如意带着小拖油瓶穿梭在景城的大街小巷中。 一天,小拖油瓶好奇心爆棚,趁宋如意没注意,旋转了电动车的加速把。 宋如意吓坏了,猛的一波操作。 可她们还是把前方豪车的车屁股给撞了,车灯碎了。 宋如意傻眼了,这豪车她在陆先生的车库见过,陆先生说非常贵。 就是换车灯,她送几年的外卖都不够啊。 宋如意想跑。 小拖油瓶却抱着她猛哭,“呜呜哇哇,妈咪,你是不是要把我卖给人家赔车?” 宋如意:“……” 这小脑袋瓜里成天都想什么呢? “不会的,妈咪不会的。” 宋如意安抚好了小拖油瓶,却错过了最佳的逃逸时间。 一个黑影站在她们跟前,“小姐,请上车。” 宋如意:“……” 这主人就在车里? 宋如意抱着小拖油瓶颤巍巍的上车,看到里面坐着的人后,顿时五雷轰顶,她整个人直接晕过去了。 晕过去之前,她还听到小拖油瓶又哭了,“妈咪,妈咪,你不要死……” “放心吧,你妈咪没死,只是晕了。”吓晕的。 陆先生没补后三个字。 “呃,没死吗?”小拖油瓶揉着眼睛,“你怎么知道?” “因为……”陆先生凑过去,死死的盯着那个晕过去的女人,“我也想知道。” 在这该死的女人眼里,他陆靖南是不是真的这么可怕? 看他一眼就能晕?

格子虫·完结·17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