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倾天下

帝女倾天下

蓝幽若

古代言情/已完结

420万字

完结于2020-03-2410:44:10
前世,她是最尊贵的嫡公主。父皇疼爱,“母后”溺宠,皇姐爱护,夫君贴心,养成了她骄横不可一世的性格。直到,亲眼目睹了病重的儿子被夫君亲手摔死,她才幡然醒悟,这一切,都不过是“母后”精心策划的计谋。一场背叛,一杯毒酒,她失去了所有,带着怨恨死去。一朝重生八岁时,幼小的身躯下,藏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凤凰浴火,涅磐重生。她承受过的痛,必要敌人千百倍偿还!这一世,看她如何翻雨覆云,风华绝世,将渣男贱女踩在脚下!他是大宁国的异姓王爷,战功赫赫,俊朗不凡,本以为这世上无人能入他眼、能收他心,直到她的出现……这位看似单纯无害的嫡公主为何勾勾小手指,就能将他乖乖装到碗里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第1章楔子

夜色正浓,宁国,这是位于皇城中的公主府。

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公主府中最高的阁楼前,跪着一个女子。

女子容颜绝色,只是双目无神,脸色惨白。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小脸乌青,奄奄一息,似立马就要咽气了一般。

“云裳公主,回去吧,驸马爷不会见你的。”守在阁楼门口的,是云裳从小到大最信赖的宫女,莲心。

雨落在云裳身上。她咬了咬牙,将身上的披风拉的紧了些,以免怀中的孩子被雨淋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云裳恍恍惚惚地想着,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都一个一个的背叛了自己。

许是泪早已流干了,即使心痛到了极致,却也哭不出来。

云裳朝着莲心磕了三个头:“莲心,我们主仆十多年,我待你向来也是不错的,如今,我只求你,让我见见驸马,求求他,找个大夫来,给我的孩子看病,我的孩子,也是他的啊……”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深深的倦。

“公主,你为难奴婢也是没有用的啊,驸马爷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来打扰他……”莲心站在屋檐下,望着雨中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冷地笑意,啧啧,公主呢,也不过如此嘛。

云裳握了握孩子冰凉的小手,心中恨到了极致,猛地站了起来,朝着莲心撞了过去。事发突然,莲心“啊”的一声被撞倒在地,云裳连忙打开阁楼的门,冲了上去。

“哎哎哎,不许上去啊……”莲心皱了皱眉,摸了摸被摔得生疼的地方,“哼,上去了又如何,你还以为驸马爷和华镜公主会真的给你孩子找大夫?”

云裳跑到阁楼之上,刚走到楼梯口,便听见华镜的声音传了过来,“嗯……啊……静然……”

云裳只觉得眼前一黑,手一软,几乎抱不住怀中的孩子,连忙靠着木栏杆,才站稳了脚。

半晌之后,她才咬了咬牙,走到门口,用手肘推开了门。

“谁……”带着几分喘息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云裳瞧见床上白条条的两人朝着自己望了过来,心中冷极。

“滚!”莫静然见是云裳,皱着眉怒斥道。

云裳张了张嘴,良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桓儿病了,求驸马找个大夫来帮他瞧瞧。”

莫静然哼了一声,正欲再骂,却被身下的女子拉住了身子,回过头,便瞧见女子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静然,既然皇妹想看,那便让皇妹看好了,叫人将她绑在椅子上,看我们两个恩恩爱爱。”

莫静然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冷地笑,从旁找了个绳子来,“将桓儿放在桌子上,等你老老实实看完了,我自然叫人找大夫来为桓儿看病。”

云裳犹豫了半晌,却也知道别无他法,自己在这个公主府中,如今连一个愿意为自己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了。便只得将怀中的孩子放在了桌子上,咬着牙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莫静然便将她的手绑了起来。

莫静然回到床边,女子带着几分妩媚地望向云裳,“皇妹,瞧着,皇姐教教你,要怎么侍候好男人。”

莫静然“哈哈”大笑。

一时之间,云裳只觉得,心中似是有人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割着,自己恍惚能够听到伤口裂开的声音。

这便是自己亲自选的驸马,这便是自己一直崇敬着的皇姐。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云裳瞧见桌上的孩子面色越发的苍白起来,眼神似乎有些涣散了,云裳心中焦急,眼中流下一行清泪来,“驸马,皇姐,求你们,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他快要不行了,求你们了……”

“吵吵闹闹的烦不烦啊。”莫静然猛地转过头对着云裳吼了一声,再次站起身来,走到云裳面前,低下头看了眼桌上的孩子,“不行了是吧?不行了还拿来干嘛?”

说着便抱起了孩子,打开窗户,猛地扔了出去。

“不……!”云裳大惊,被震得站了起来。却忘了自己双手被束缚在后,刚迈出两步,便摔倒在地。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她顾不得疼痛,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

有人在一步步的走近,云裳抬头。是皇姐,手中正拿着一把剑,剑尖冷冷地指着她的脸:“哎呀,今儿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总瞧着皇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太过粉嫩,真想划上几刀,看会变成什么样。”

云裳早已经心乱如麻,见华镜眼中的奚落和嘲讽,几乎不假思索地哭求:“只要放了我,皇姐想怎么处置云裳的脸都成,都成!”声音已经快要嘶哑。

华镜眯了眯眼,抬起拿着剑的手,让剑尖从云裳的脸上划了过去,云裳只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意,心中汹涌的恨意快要将自己淹没,只是,想到自己的孩子,云裳连忙咬紧了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华镜便觉得有些无趣,“连哭都不会,真是无趣呢。”说着便割断了绑住云裳的绳子,又回到了床上。

云裳急急忙忙的站了起身,朝着门外冲了出去,脚下一滑,便从阁楼的楼梯上摔了下去,却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连忙站起身,跑出门外。

她的孩子躺在地上,安安静静地,没有哭闹,只是脑袋上有血流了出来,被雨水冲刷着,蔓延了开来。云裳连忙将孩子抱了起来,嘴里喃喃道,“没事的,没事的,我的桓儿没事的,娘这就带你去找太医,找太医,娘这就带你去,我的桓儿会好好的……”说着便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冲出了院子。

“她不会真去找太医去了吧?”莫静然站在窗口,望着云裳渐渐走远,才有些担忧地道。

身后有温温软软地身子靠了过来,“静然不用怕,这公主府不是早就被你守起来了吗?她出不去的,即便是出去了,进了宫,现在父皇没在宫中,她只能去找母后,可是,母后是本公主的母后,却不是她的……”

莫静然转过身,猛地抱起身后的女子,往床上走去。

“皇后娘娘,云裳公主进来了,奴婢瞧着,她的身上都是血呢……”宫女急急忙忙地跑进内殿,对着坐在铜镜前选着簪子的华贵妇人道。

皇后皱了皱眉,“不是镜儿说,云裳被关在公主府了么?怎么跑到本宫这里来了。”

正说着,便听见云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母后,母后,救救桓儿,救救桓儿。”

皇后转过头,便瞧见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跑了进来,脸上一道可怖的伤痕,森森的,连骨头似乎都能看到。她松开披风,披风下抱着的孩子早已没有了呼吸,血流了一路。

皇后带着几分嫌恶的望着云裳道,“救什么救,他分明都没得救了。”

“不会的,母后,桓儿好好的,求母后救救桓儿,求母后传太医救救桓儿。”云裳连忙跪下朝着皇后磕了好几个头。

皇后抬起眼,朝着站在门口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道,“绣心去传个太医吧,顺便让人给云裳公主端杯酒来,暖暖身子。”

那宫女连忙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端了一杯酒上来,皇后笑着道,“裳儿先坐吧,本宫已经叫人请太医去了,你先喝杯酒暖暖身子,莫要等桓儿好了,你却倒下了,你还得照顾桓儿呢。”

云裳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嘴里喃喃道,“对,我不能倒下,倒下就没有人照顾桓儿了,没有人了……”说着便伸出带血的手取过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皇后这才笑了笑,“这才是好孩子,本宫最讨厌有人弄脏本宫的栖梧宫了,你还敢带着个死了的孩子过来,晦气……”

云裳一愣,不明白皇后为何突然变了语气,却觉得自己腹中一阵绞痛,痛的自己直不起身子。

“娘娘,好像,药发作了呢?”一旁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云裳记得,这是母后身边莲心的声音。

“母后……”云裳皱了皱眉,“母后……”

“本宫可不是你的母后,你的母亲早就死了。”皇后的声音冷若冰霜,“本宫本不想杀你,活着痛苦多了,可惜,你弄脏了本宫的栖梧宫。”

云裳听着皇后的话,腹中传来阵阵绞痛,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我果真是天底下最蠢的女子,信了你,信了华镜,信了莫静然,却没有想到,我信着的人,竟然这般对我,你们好狠啊……哈哈哈,我宁云裳,即便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不会。”

却猛地吐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如果有来世,我定然会寻到你们,报仇,报仇……”话音还未落,抱着孩子的手却已经松了开来。

皇后身旁的宫女弯下腰将手放在云裳鼻尖试了试,才连忙道,“皇后娘娘,死了……”

皇后笑了笑,转过了身子,拿起一支凤凰簪子,插在头上试了试,才幽幽地道,“死了啊,便拖到西郊的密林里面,喂狗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废柴嫡女要翻天

她是现代美女,在执行任务中与犯罪分子同归于尽,穿越到架空古代成了瞎眼的大府嫡女。赐婚给一个嗜杀冷酷的王爷。不是嗜杀冷酷吗?这像只撒娇的哈士奇在她肩窝里拱来拱去的是个什么东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在路上·连载中·439万字

苍穹为聘:八相女帝倾天下

东泽大荒,八相女帝叶凌。受四大家族联合迫害。临死之际,奋死反扑。凤凰涅槃,魂穿赵家小女。逆苍穹,动乾坤,弑豺狼,杀虎豹,收灵兽,炼丹药。揭开当年惊天阴谋,废材崛起,艳绝四方。千年帝师颜如玉,神秘莫测,手中长笛,断人性命,容颜绝世。至此,权力给她,神兽给她,心法给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黑心的猫·连载中·210万字

凤华吟之毒妃多娇

她是尊贵的相府嫡女,容貌出众,善良温婉,只是……她善待姨娘,姨娘却害死她的母亲;她疼惜庶妹,庶妹却夺她夫君;她扶持丈夫,丈夫却让她胎死腹中……母族被灭,她死不瞑目,泣血发誓,若有来生,她再不做那等良善之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重生十四岁,她逆天改命,姨娘狠毒,她比姨娘更狠毒,想要丞相夫人的位置,哼,贬你做通房,庶女嚣张,喜欢渣男,行,打包送你床上,渣男想占便宜,可以,让你断子绝孙,当阉狗!重活一世,她言笑晏晏,伸手将迫害她的姨娘庶妹推进火坑,将渣男踩进泥土,将无情狠毒的父亲拉下马背,只是那个谁,我杀人,你递什么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沙曼夭·完结·357万字

帝凰:神医弃妃

试问女子的贞洁有多值钱?大婚当天,她在郊外醒来,,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

阿彩·连载中·505万字

权宠悍妻

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

六月·完结·172万字

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

顾暖暖重生前是个软妹纸重生后还是个软妹纸只是,软的不一样重生前的顾暖暖坚信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重生后的顾暖暖觉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于是,当顾暖暖的七个兄弟穿破重重阻碍,一心来救自家妹妹时,却发现顾暖暖站在尸体遍横的丞相府,浅浅一笑,露出了好看的梨涡……--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凝火火·完结·274万字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江浸月穿越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业内闻风丧胆的医毒天才,竟然穿越成了一个怀着龙凤胎的孕妇,还在穿越当天生产了!孩子爹是谁?她一个半路穿越过来的人给忘记了…没人认领她就只得自己养,拿了人家的身体,可就得替人家报仇,把那些不该享受满门荣耀的人重新踩回地狱去,可踩着踩着,她竟然绊倒在个美男身上:“臭男人,滚,带着你的俩娃一起滚!”

猫可爱·完结·200万字

天才小毒妃

她是医学世家最卑微的废材丑女,人人可欺;他却是天宁最尊贵的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大婚之日,花轿临门,秦王府大门紧闭丢出一句“明日再来”。她孤身一人,踩着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门……殊不知:废材丑女实为貌美天才医!新婚夜救刺客,她治完伤又保证:“大哥,你赶紧走吧,我不会揭发你的。”谁知刺客却道:“你要本王去哪里?”

芥沫·完结·424万字

重生毒妃权倾天下

前世,被迫和亲,家族覆灭,兄长背负骂名,那个真心爱她之人,更是为护她而万箭穿心,这一切皆因她痴心错付,老天有眼,让她重生而归,她痛改前非,摇身一变,是手握乾坤,睥睨天下的大商贾,更是战场上运筹帷幄的领,所有欺她,辱她,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她逼迫“忠良”,嚣张跋扈,有人告到擎王府,擎王只是邪魅的笑,“问问王妃可还需要人手,别伤了手!”“呃......”

雪之域·完结·2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