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医娘子

娇医娘子

亘古一梦

古代言情/已完结

39万字

完结于2020-10-2023:50:47
简介

架空1V1

陆清雨从义庄捡回一具“尸体”,本想治好了给她家种地的,谁知“尸体”活了之后,除了杀人啥都不会,还特能吃,快把她家给吃穷了。 为了把能吃的杀手驯化成种地的农夫,陆清雨可是在他身上花了好多精力,无奈农夫没变成,身边却多了个黏人的相公,这下亏大发了。 “娘子,我吃少点,你别赶我走成不成?”慕容弘可怜巴巴看着陆清雨,摇着她的衣袖晃着。 “不行,我养不起你。”陆清雨气得甩开袖子,“你除了吃就是杀人,本姑娘这里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娘子,要是国库都给你,你养不养?” 陆清雨双眼发光,“这个么,值得拥有!” “成交!”慕容弘看着算计到手露出狡黠笑容的娘子,长长松了口气。

第一章镜面人吗

暮春的夜晚凉浸浸的,混着蛙声虫鸣,别有一番风情。

陆清雨提着一盏昏暗的灯笼,晕乎乎地跟在刘老爹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朝村口走去,丝毫提不起看景的劲儿。

家徒四壁,娘亲卧病在床,养家糊口的担子压在她这个还未及笄的弱女子肩上,为了自谋生路,她跟着邻居刘老爹在义庄找了份缝尸的活儿。

“小雨,听说今儿有不少死尸,今晚咱可赚大发了。”前面的刘老爹忽然回过头兴奋地冲她笑。

昏惨惨的灯笼光映照中,陆清雨只看到他那一口泛黄的大板牙。

她见怪不怪地也咧嘴笑了笑,“是啊,今晚咱爷们可得卖力气了。”

虽是个女娃子,可生活在穷乡僻壤,干的又是昼伏夜出的活儿,她平常都做男子打扮,跟着一群糙老爷们久了,语气都沾染上些豪爽!

“嗯,今晚你可得拿出你的绝活儿,我多扛几个,你好好缝。”刘老爹兴冲冲说完,眼前仿佛冒出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嗯。”陆清雨抿唇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埋头赶路。

一路上,除了他们两个急着赶路忽高忽低的脚步声,还有山谷里各种兽类的低嚎,衬得夜色格外凄惶。

义庄离他们村足有七八里地,两个人紧赶慢赶走了一身热汗,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到。

不到二更的天儿,正是月黑风高之际,那天儿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

义庄门口的屋檐下挂着两盏西瓜灯,随风飘曳着。守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人称老张头,无儿无女,一生孤寡。

此时正两手捅着,在门前踱着步子。一见刘老爹带着陆清雨过来,他大喜过望,就跟汪洋大海里看到一叶孤舟一样,颠着步子迎上来,“你们可算是来了,都在院里呢,我可不敢一个人进去。”

“他们能吃了你呀?”刘老爹打趣一句,当先举着明明灭灭的灯笼推开门,大步跨进去。

老张头缩了缩脖子,嘀咕着,“谁知道他们吃不吃人?”也跟着进去了。

陆清雨在后头无声一笑,也跟进去。

院内放着四辆板车,上面黑乎乎的堆满尸体。

刘老爹一见,先是高兴地吹了一声口哨,“啧啧,今晚可赚不少,够喝好几壶老酒的。”

“是啊,你这老东西发了。”老张头跟在他身后,探头探脑地望着那板车上的尸体,压低了嗓门说话。

“今晚怎么来这么多?”陆清雨已经把腰间缠着的牛皮包儿解下来,漫不经心地问道。

“哎,听衙门里的人说,这都是从东边河里捞上来的,死的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个个身上都有伤,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经老张头这么一说,陆清雨也上了心,提着灯笼上前照了照。

果然,四辆大板车上躺着的都是年轻人,俱都是黑衣黑鞋,只是个个死相恐怖。

有缺胳膊断腿的,有脑子劈开一半露出脑浆的,有肚子划开肠子拖着的……

“还真是!”陆清雨叹了口气,若有所思,“看这死法倒像是打仗了,不过这衣服却是寻常。”

要真的发生战争了,那死的人不得穿军服啊?

刘老爹却不管这些,豁然转过身来,对老张头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老规矩,一个一文!”

老张头被他这冷不丁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差点儿没有叫出声来,气得瞪他一眼,没好气道,“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多早晚死在钱上头算了。”

刘老爹也不理他,只把手里的火把往他手里一塞,已是撸袖子掖衣角,当先拎起一个死人的胳膊拽起来,嘴里却是朝陆清雨喊着,“小雨,到屋里去。”

“哎。”陆清雨连忙答应着,提着灯笼进了屋。

那是一个直筒屋子,里头燃着好几根巨蜡,地上铺着十来张草席子,专门放死尸用的。

她把灯笼挂在门角,吹灭之后,就坐下来,打开牛皮包儿,把里头的剪刀、针线和几个刷子都摆出来。

刘老爹熟练地把背上的死尸往席子上一甩,陆清雨就凑上去,先把那快要断了的头给缝上,又把脸上泛出血淋淋的肉缝好,这才拿着小刷子蘸了水把那死尸脖子上、脸上的血水刷干净。

义庄就是专门存放无主死尸的地方,这里的县太爷是个善心人,特意找了人给死尸缝合伤口。只是这十里八村的,没人愿意接这活儿,所以价码儿给的挺高——一具一文。

刘老爹胆儿虽大,却干不了这精细活儿,见陆清雨孤儿寡母家徒四壁,吃了上顿不见下顿的,好心给她一说,谁知她就答应了。

不管多少,反正一具一文,那是板上钉钉的。

刘老爹有时候还赚不过陆清雨呢。

刚缝好一具尸体,刘老爹就把第二具尸体给甩在旁边的席子上,还脸不红气不喘地伸脑袋瞅了一眼,咂巴着嘴儿,“倒是个俊俏的后生,怎么就死了呢?”

陆清雨习以为常,并没搭话,接着挪了个窝,开始缝合下一具尸体了。

这是一具断腿的,稍微费事些,她没功夫说话。

刘老爹瞄了几眼那具缝好的尸体,就拉着门口的老张头指点着,“看这手法,真是奇特,比咱村里最巧的姐儿还厉害呢,这人就跟没死一样一样的。”

老张头吓得直闭眼睛,摆着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进来好歹还有两个大活人,退出去可就是满院子的死尸了。

刘老爹不屑地瞅着他哼了声“瞧你这怂样儿”,就手把那具缝好的尸体给背出去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背一缝,不知不觉就干到三更天儿。

老张头也乏了,刘老爹也累了,陆清雨更是忙得额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是以,诺大的义庄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针线穿过皮肉发出轻微的嘶嘶声。

万籁俱寂,时不时地能听到一声低沉的呜咽声,像是暗夜里的鬼哭。

刘老爹把最后一具尸体扛进来甩在席子上,抹了把汗,叹口气道,“真他娘的晦气,一大晚上就没见过一具全乎的,还数这个最好!”

陆清雨忙完手里的那个,默默转头看了眼旁边席子上的死尸。

果真,那尸体一身都是全乎的,面容更是栩栩如生,除了面色惨白些,嘴唇乌青些,倒也剑眉星目、鼻直口方的。

讲真,这是今晚见过的最好看的尸体了。

看那身量,也是高大挺拔,肩宽腰瘦的,只可惜,胸口处一道伤口汩汩泛着血水,正是一刀毙命。

陆清雨淡漠地看着,不像刘老爹那般心潮起伏。许是平生见过的尸体太多了,再好看的都不放在眼里了。

“看这杀人的人,也是个高手!”半天,她得出结论,蹲下身子去缝合。

刘老爹拉着老张头往外走,“小雨,你快着些,我跟你张爷爷算算账。”

“哎!”陆清雨低低答应着,利索地穿针纫线,扎下去。

“唔……”,一声闷哼,在寂寥的深夜里,如同一颗投入湖里的石子,泛起一片涟漪。

“你听见没?”刚跨出门槛的老张头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一只脚抬着,一只脚落下,脖子以诡异的姿势往后扭着,也许扭得急了,发出一声脆响。

刘老爹也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回头看着席子上的死尸。

“小……小雨,是,是,他吗?”一向以大胆著称的他,话也说不利索了。

陆清雨捏着针的手也有些发抖,虽说见惯了各式各样的死尸,但还是头一次听见死尸发出叫声。

她也有些一筹莫展。

“不好,诈尸了!”老张头两腿发抖,没脑子来了一句,也顾不得自己还跨在门槛上,没命地往外窜。

无奈他年老体弱,这一冲不要紧,生生地被门槛给绊倒,摔了个嘴啃泥。

刘老爹算是个有良心的,见陆清雨还站在那里,说时迟那时快,几步冲过来,扯着陆清雨的胳膊就往外跑。

“老爹,老爹,钱还没拿呢。”陆清雨回过神来,嘴里嘟囔着。

“还要什么钱?都诈尸了,还不快跑?”刘老爹一辈子做惯了粗活,岁数虽说不小,但跑起来还是呼呼生风的。

“哎,别丢下我啊。”老张头趴在地上起不来,吓得鬼哭狼嚎地喊着。

陆清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在大门口硬是甩开刘老爹的手,道,“老爹,哪里有诈尸?说不定那人没死透呢。”

自打穿过来之后,她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说真的,她对生死看得很开。

“都扎到心窝子上了,还能没死?你个傻孩子,可别为了那几文钱搭上小命啊。”刘老爹一手去拉那大门,一手去扯陆清雨的胳膊,苦口婆心地劝着。

陆清雨往后退了几步,无奈地笑了,“老爹,就算不为了钱,咱也得把张爷爷带走吧?”

刘老爹有些后怕,却捱不过良心的不安,只得硬着头皮和她一同回去。

还没到老张头身边,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儿。

陆清雨没反应过来,刘老爹却明白了,对着趴在地上的老张头踢了一脚,“你个老不羞的!”

言罢,两个人扶起老张头。

陆清雨朝里头看了眼,见那死尸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似乎真的死了,就放下心来,道,“可能刚才没死透,这会子倒真的死了。”

听见这话,老张头松了一口气,白了刘老爹一眼,“都是大男人,有什么羞的?”

刘老爹瞄了眼陆清雨,却没说什么。

陆清雨女扮男装,这事儿他不想透露出去。

陆清雨没理会这两人之间的小九九,径直走到那尸体边,蹲下身来细细检查着伤口,越看越是不得其解:明明那伤口是在心窝处的,怎么刚才还能叫出声来?

好奇心上来,她索性扒开那死尸的衣裳,这一看不打紧,真是惊呆了。

只见那人一身密密麻麻的伤痕,血淋淋的,皮肉翻开,就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看来这人生前遭了不少罪。

她微微低下头,就着烛光看那心窝处。

那上面冒出新鲜的血来,掩盖了伤口的形状。

她看了会也没看出眉目来,正要起身,忽然听见细微的跳动声。

没错,就是心跳声!

她吓了一跳,这人真的活了?

只是当她俯下身子贴近那人的胸口处,却听见那虽然微弱却有规律的跳动声是在右边。

寻常人的心脏长在左边,这个人的却在右边!

镜面人!镜面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罪毒后娘,她只想活到大结局

薛婉清穿书,想到书里头有关于她这个角色的下场,薛婉清哆嗦又后怕,她立志要把扭曲病态的男主,重新扶回光明大道上!薛婉清泪目了,她只想好好活到大结局啊!

千寻·连载中·146万字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

于清檀和朝廷的大奸臣成亲了,大奸臣哪里都好,就是和老丈人合不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半世书生·完结·42.8万字

我靠医术在古代当后娘

俞薇薇意外身死,醒来后却成了古代的歹毒后娘。穷困潦倒,丈夫不喜,仇视她的两个孩子,拎不清的娘家父母,唯一还有点安慰的是她竟然得到了神奇的古玉空间,靠着医术在这个时代站稳了脚跟,而令她想象不到的,是她那有名无实的夫君,身份似乎不一般?

淼潇潇·连载中·100万字

杜婵音

她心灰意冷,毅然喝下了眼前的毒药。她已报了恩,况且他也早与别的女人有了首尾…… 前世,她是他的妻; 今生,她却与别的男人订了亲。 他握紧了拳头,心里有熊熊怒火在燃烧。 不!一切还没有结束! 即使那和尚真是诓骗他的,他也早已不能回头了…… 新书《穿越之农女风华》求收藏求投资求评论

小主已陌路·完结·90.6万字

旺门佳媳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 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死之人,给人冲喜 冲喜就冲喜,季善不信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不想垂危夫君病因竟是考试恐惧症,这不是送分题吗? 且看她如何化恐惧为动力,助自己的第N个学生金榜题名。 只是某人不是说好中了就放她自由么?怎么越来越撩了 不知道老阿姨对小鲜肉的抵抗能力为零,再撩就真要忍不住了 某小鲜肉:“忍不住就别忍,来吧,别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季善能怎么办? 只能如他所愿,夫妻俩一起一路高中,让极品都全部退散,走上人生巅峰了……

瑾瑜·完结·281万字

我带全家逃荒后,结果暴富了

【全家穿越+逃荒+致富+空间+种田+美食】苏意晚在末世遭遇沙尘暴,全家穿越到古代农村。只会徒手撕丧尸的一家人懵了,只有武力值怎么生存?好在有全家通用款农场系统,种个田,捉野味,山头开个荒,偶尔还能拿来末世的东西用。但是,那个长着狐狸眼的少年哪里冒出来的?苏意晚正琢磨着怎么把人赶走,少年摇身一变战神安王,单膝跪地。“做我的安王妃,给你包八个山头。”

醉卧兰若·连载中·100万字

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

【种田+爽文+甜宠+1VS1】苏雨梦刚中了彩票,结果一睁眼竟然成了跳河未死的小农女。家徒四壁不说,恶毒的后祖母还指使两个叔叔要给她沉塘。唯一护着她的娘亲还大着肚子,结果在混乱中被推到难产。生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偏偏还被后祖母逼着嫁给死人才给粮食。真是人善被人欺,苏雨梦很庆幸自己的怪力也跟着穿了过来,以后她的人谁都不能欺负。就算这是荒年,她也要活出肆意人生……

小睿·连载中·122万字

九皇叔又被撩翻

一睁眼云浅汐发现,她婚了!只不过新郎是个下头男,还在与她的小白莲妹妹商议抢她的名,夺她的财!这能忍?云浅汐果断一拳锤爆渣贱男女的狗头!转头遇上病娇皇叔,颜正身材好,云浅汐果断化身绝世小撩精!手指勾着九皇叔下巴:美人,救你一命,你一身相许如何?御无极:???

萱草·连载中·78.9万字

克夫宠妃:战神王爷命硬宠

穿越成了克夫的新娘子,险些被祭了狗血,苏千月反手就将绿茶给按住了,对于被“克死”的新郎子,只能叹一声红颜薄命,为了不陪葬,她将人从阎罗殿给请了回来,第二日,整个皇城都在议论,凤池竟然没被克死,不过,所有人都觉得苏千月在王府一定过的水深火热,王府里,凤池正抱着王妃的大腿:“只要不和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狐狸小姝·连载中·1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