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学弟乖一点

高冷学弟乖一点

公子晉

浪漫青春/已完结

61.7万字

完结于2021-08-31 19:20:56
七年前的苏瑾冷心冷情,桀骜不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 是家长嘴里不服管教的不良少女, 是同学眼里冷漠狠戾的高岭之花。 直到遇见了干净明朗的程逸, 她动了心,戒了酒,戒了烟。 她这个人,从不喜欢半途而废, 却在程逸的身上,第一次感觉到狼狈。 于是她收了心,一去不回。 七年后重逢故人,曾经干净如雪的少年,成了酒吧一侧,吞吐烟圈,千杯不醉的暗夜妖精。 一别经年,我终是,活成了你的模样。

归人(一)

“苏瑾,别这么…对我……”

“我求你,别…不要我…”

漆黑的夜色,大雨滂沱。路面一角,少年在雨中追着前面女孩的身影,雨水将两人淋的狼狈。

少年通红着眼,跑上前,用血肉模糊的十指,艰难的攥紧女孩的衣角,低着头,在女孩耳边一声又一声卑微地祈求着。

……

苏瑾猛地睁开眼,面色一片惨白。

似是恍惚了一阵,才慢慢的将趴在书桌上已经有些发麻的身子坐直。

“滴~”

一阵手机提示音响起,苏瑾拿起手机看了看,不出意外的又是满屏的信息:

“柯恩:哦,瑾,上次人家和你说过的那套系列,你到底有没有兴趣?嗯???”

“柯恩:为什么不回答,你这个女人好狠的心哦……”

……

苏瑾闭了闭眼,并不作答,随手将手机盖在桌上。

这套系列早在半年前这个叫柯恩的男人就和她提起过,她无心工作,一直选择回避,想借此打消他的念头。

可将近半年的时间,她实在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执拗,每日三遍的问候,实在是聒噪的让人难以忍受。

看着桌上放着一堆记者的名片,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将桌上的画稿撕碎,扔进了已经堆满的垃圾桶。

放在名片旁边的是一本摊开着的知名杂志,其中一页内容概要是:

著名画师凡生,六年前在国际画展大赛中以一副画作《零》崭露头角,其画技精湛,画法大胆诡异,一时吸引了许多人。后续更是随着《哑声》《魇》等画作的展出,陆续掀起热潮。

对于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画家,外界从来没消减过这人的好奇。

然而此人向来行踪不定,从不参加活动,举行的画展也都是由相关负责人全权办理。终于在资深记者几经波折后终于了解到这位画家的基本信息:

画家凡生,华国人,性别女,已婚。

苏瑾闭了闭眼,将杂志盖上,一阵沉默。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年轻男人推开了门,看了看满室的狼藉和面色惨白的苏瑾,皱了皱眉,走到桌前将手中的牛奶递过。

或许是常年缠绵病榻的缘故,男人肤色异样苍白,伸出的指节与杯中的牛奶无比贴合。

苏瑾听到动静睁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连忙将牛奶接过后,起身询问:“云深,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哪里不舒服吗?”

楚云深嘴角微勾摇了摇头,视线放在苏瑾难看的面色后轻声询问:“阿瑾,又做噩梦了吗?”

苏瑾眼神复杂,点了点头,并不出声。

梦中相同的场景已经出现了无数次,她早已习惯,只不过这段时间出现的格外频繁,格外清晰。

楚云深抬眼皱眉环顾了一下四周,满屋的废纸颜料:“你最近的状态还是很不好吗?”

苏瑾转头看了看已经被她撕掉的废稿,一阵静默。

世人都说画家凡生才华横溢,一支画笔勾勒万千。

然而没人知道这光芒背后的她,深受梦魇困扰多年,精神几乎消耗殆尽。尤其是近两年更是毫无灵感,濒临崩溃。

楚云深绕过苏瑾,走到窗前,拉开了关闭已久的窗帘。

窗外暗夜浮沉,灯光稀疏。

他转过身,背着光靠在窗台上,看着苏瑾愈发苍白的面色,语气温和却又带着一丝严厉:“我还是坚持我之前的建议,苏瑾,你需要休息。”

苏瑾转过头,看着靠在窗台上抿着唇,眉目间似乎有了些愠怒的男人。

她想,或许,她是该休息一下了。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沉溺于创作,鲜少与外界交流。如今一松懈下来,倒是让她产生一阵前所未有的迷茫。

似乎是看出苏瑾的犹豫,楚云侧过脸,视线不由飘向窗外,手指微有些用力的抓紧了窗台,一阵沉默过后,他微微扬了扬嘴角,说出了早已想好的建议:“阿瑾,你回国吧。”

机场

人来人往,行色匆匆。

苏瑾推着行李箱走出帝都机场的出口,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马路,神色微微有些恍惚。

她想起那晚楚云深对她提出回国的建议后,她迟迟未出口的回答。还有最后楚云生满脸复杂的问她的那句话:“阿瑾,是什么困了你这么多年?”

对啊,是什么呢?

苏瑾抬眼,面前形形色色的人群。

她已经许久没回过这里了。

重回故里,竟让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细细想来,她半生的悲喜几乎都在这里。本以为那些已经被她扔进了岁月长河里的记忆,随着时间早已逐渐淡忘,可胸膛那颗轻颤的心脏却在提醒她,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而已。

感觉喉头有些发痒,她下意识从衣袋翻出了一盒薄荷糖,扔进嘴里。

冷香的薄荷味在嘴里弥漫开来,让她原有些烦躁地情绪,有了一丝慰藉。

整理了思绪,苏瑾推着行李箱向前走远。

午后,微风微醺,吹动了她的长裙一角,明明此时暖阳高照,可走远的女人的背影,却是一片清冷。

这是她离开这座城后的第七年。

岁月逐渐蹉跎了时光,

她却仍在思绪里彷徨。

到底,

她还是逃不过这座困了她七年的心牢。

苏瑾靠在计程车的车窗,看着窗外一栋栋靠后的楼层,眼神中有一丝新奇。

前座的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看苏瑾,开口搭话:“姑娘,第一次来帝都吧。”

苏瑾闻言一愣,而后略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应答:“不是,我是本地人,只是太久没回来了。”

司机一听,于是更加热情:“你们这些年轻人,只知道在外闯荡,只有到了我们这把年纪,才会知道还是家乡好啊。”

苏瑾听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随后将视线继续放在窗外,不再出声。

这么多年除了楚云深,她鲜少与人交际,对于陌生人问候,礼貌回应,已是极限。

“苏瑾,是什么困住你?”

苏瑾抬眸,窗外的景色逐渐与楚云生的话融为一体。

这座城,是无数游子的归途。

也是她挣扎多年的心牢。

不一会儿,车停在景逸园的门口。

司机看了看小区的名字后,略有些诧异地看向后座这个清冷寡言的漂亮女人。在帝都,能住进这个小区的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下车的苏瑾当然感受到了司机的视线,皱了皱眉,感到一阵莫名,却并不多言,走进小区。

在刚提出回国建议后,楚云生就已经给她安排好了一切,她本意拒绝,却在看见楚云生露出些许脆弱的神情后,即口答应。

她向来心软,吃软不吃硬。楚云深便是捏紧了这一点。

入住后,收拾了东西天色渐暗,独自一人草草解决了晚饭,苏瑾靠在沙发上,感觉全身疲惫。

房子一片死寂,静的只听见她的呼吸声。

她已许久没有感受过这种一人孤身的感觉了。这一刻的安静,让她略有些不适应,叹了口气,扔进几片薄荷糖进嘴。

不知过了多久,黑夜暗沉,苏瑾一动不动地看着落地窗外,长明的万家灯火,一阵茫然。

这万家欢乐,与她无关。

房里的孤寂似乎要与她融为一体。

一股莫名地烦躁涌上心头,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翻身拿起手机,输入了一组烂熟于心的号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试探的拨出。

“嘟嘟~”

那头手机并未马上接通,这一瞬,苏瑾的心也随之紧缩。

其实她对接通这个号码,本来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她当初狼狈离开,斩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七年时光,物是人非,这是事实。

然而却在打出的一瞬,她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紧张和那微许的期望。

苏瑾,这就是你曾自以为的放下。用八年时间编了一个自己都相信了的谎言。

耳边的声音一会儿就停住了,苏瑾也随之屏住了呼吸,

“喂,哪位?”

熟悉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猛地,苏瑾觉得被她刻意遗忘的记忆,在那一瞬间涌入脑海,无比清晰。

她紧紧握住手机,指尖泛白。喉头哽咽,半晌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那边的人等不到回话,冷呵了一声,自顾自的继续出声:

“呵,怎么不说话,是黑粉吧?从哪搞到的本小姐的私人号码?手段还挺厉害啊……”

一大串连珠炮弹扑面而来,苏瑾嘴角微微勾起,这人的脾气这么多年还是没改。

她抿了抿唇,吸了一口气,在那人的还在继续连珠炮中,哽咽开口:

“李昕,是我。”

对面猛地停住声,接着就是长久地静默。

苏瑾也不说话,她的视线已经模糊,苏瑾抬手,脸上一片莹湿。

过了一会儿,对面发出一声轻颤的声音:  

“苏瑾,是你吗?”

“嗯”

随之,传来一阵细小压抑的哭声:

“苏瑾……你…居然还敢回来。”

苏瑾握着手机,将自己陷在沙发里,低低出声音:

“嗯,我回来了。”

而此时另一边,最新电视剧《长歌》的发布现场,女一号演员李昕在接起一通未知电话后,倚着墙,蹲在出场走廊上泪流满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 》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国民影帝,迟聿,实至名归,清风霁月。 某天,传闻他有个宠在心尖多年的女朋友,媒体记者争相采访,他薄情的脸对着镜头:传闻而已。 娱乐圈女大佬,顾鸢,有钱有颜有背景,还有一个爱她宠她的男朋友迟聿。 外界不知道,顾鸢曾挥手千金捧迟聿出道,迅速串红,如今转头却把她甩了,简直无情。  - 没多久,顾鸢自我自愈,迅速走出感情阴影,冷心冷情,不再将任何一个男人放在眼里。 迟聿站着海边,依然清风霁月,只是眼里多了一道偏执的情绪:“到底怎样才肯原谅我?” 顾鸢付之一笑,指着波涛翻滚的大海:“跳下去,死了我就原谅你,毕竟死者为大。” 迟聿:“……” - 这天,一条爆火的视频在全网疯狂转发——视屏是顾鸢在一档户外真人秀中意外出镜了几秒,当时她正躺在树上睡觉,而迟聿则在树下深情凝望。 起初全网冷静:不嗑不嗑!坚决不嗑! 最后全网炸了:求求大家按住我头,让我使劲嗑! (真美艳财阀女主X真追妻火葬场男主)

南溪不喜·完结·109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 .. 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我是真的很有钱呀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白月光替身在娱乐圈躺赢了》已开,欢迎移步~】 【红袖“小甜饼”言情短篇征文金奖,可甜可盐一姐vs冷漠偏执忠犬,双学霸】 校内盛传,沈眠看上了隔壁学神校草江沉,好不容易追上却最终被甩。 同学会当晚,有人借着酒劲当众向沈眠表白。 被沈眠的拒绝气疯后,对方口不择言: “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了,你宁愿倒贴也不愿意和我试试?”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句冰凉的嘲讽—— “她六岁就把我定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ps:没有被甩!有隐情!男主极度忠犬,伤自己也不会伤女主分毫。 - 沈眠一直以为江沉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打工读高中的小可怜。 为了让他对恋爱生活没有顾虑,沈眠掏出压岁钱,拍拍胸脯告诉他:“放心,我真的很有钱!” 直到后来,江沉把自己的卡上交给她。 沈眠才发觉:原来穷光蛋竟是我自己??? - 江沉对一个女生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正想着怎么靠近的时候, 却发现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时棠·完结·47.4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拒绝娇嗔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HE】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向风偏笑·完结·33.8万字

校草的小祖宗又软又甜

北城北外高中来了一位转学生,白皙的脸庞,微卷的长睫下那双杏仁眼更是楚楚动人,高扎的马尾秀丽清纯。 “迟哥,这位转学生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顾迟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顾迟,桀骜不羁,北外高中校草,传说中读书好家世好颜值好集一身的迟哥。 从校园到婚纱,后期都有一点点都市 很甜很甜很甜,欢迎大家入坑!!

梨涡清甜·完结·28.4万字

对谢哥哥撒个娇

【正文完结~】 【真白富美大小姐×斯文败类大帅逼】 林尔第一次遇见谢衍的时候,大帅逼正在掐桃花。 桃花:“你为什么不能和我谈恋爱?” 大帅逼吊儿郎当的倚在墙上,说话的嗓音里透着点倦懒:“同学,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不是地球人。” 桃花:“?” 大帅逼:“我真名是尼古拉斯玛丽衍,我和你不同,就说我头发吧,我哭的时候它会变蓝,笑的时候它会变粉,又哭又笑的时候,它会七彩斑斓,你连头发都不能变色,怎么和我谈恋爱?” 林尔:“……” 这他妈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啊? 白瞎了这么帅的一张脸。 但当大帅逼护短时—— 谢衍的桃花眼稍稍一敛,眼神漠然:“同学,你大概搞错了,可能因为我长得比较亲切,所以让你产生了我很有正义感这个误会。事实上,我这人最喜欢不问缘由地护短了。” 他轻嗤一声:“我来就是给我家姑娘撑腰的,管你什么是非黑白?” 1V1|沙雕校园小甜文|云川九中

是uu呀·完结·123万字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温轻·完结·36.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