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妖殊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2万字

完结于2021-10-02 22:21:30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 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 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 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 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 然后,她成了太子妃。 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 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 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 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 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 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 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 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 一对一,宠文,爽文。 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一章 盛世牡丹

大夏国,盛京

作为这片大陆最强盛的国家,大夏的首都盛京自然是繁华的,东街达官贵人,文臣武将,南街皇室宗亲,王孙贵族,北街商铺茶楼林立最是繁华,就算是被称为平民聚集的西街,这里也是无数商户富豪落脚的地点,天子脚下,随便丢块石子,打到的说不定就是你得罪不起的贵人。

一辆马车慢悠悠的从城门口使来,马车看起来很不起眼,跟一般的马车没什么区别,但天子脚下的守门将,什么低调的奢华没有见过?这点儿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那拉车的是千金难买的宝马雪地踏青,那车架子厚实、纹路清晰,车轱辘上的铆钉都是纯铜,车轱辘比一般的宽大厚实,一看就是私家定制,价值不菲。

驾车的是个容貌清秀的少年郎,腰上别着宝剑,一边挂着玉佩,就算是仆人,那也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都不等守城卫上前询问,驾车青年拿出一个令牌随手丢过去,守城卫显然也是熟手了,身法准确的接过,低头一看。

得,是位惹不得的主儿。

平南侯府的。

平南侯府在这京中可不是最尊贵的,可偏偏平南侯府出了一个第一美人沈锦乔,牡丹为国色,独独皇家贵人可以享有,却被皇上御赐给了这位沈小姐。

明媚娇艳,天姿国色,灿若牡丹,倾国倾城。

在这盛京里,你可以不知道平南侯府,却不能不知这第一美人,可惜这位美人金贵得很,就算是同在一座城里,也不是他们这些平凡人可以得见的,而且据说那位还回了外祖家好两年了,更是难以得见,神秘又高冷。

几个守门位聚在一起说起了这第一美人,他们却不知,自己讨论的人,此刻就坐在这马车之内。

一只葱白玉手微微撩开车帘看着窗外掠过的街道景色,手白如玉,指节纤长完美,便是看手都能让人迷醉。

清雅婉柔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带着几丝漫不经心的慵懒,如珠玉般的声音,听得人心头发紧:“两年没回来了,这盛京还是这么热闹。”

阳光从车帘一角斜射进去,隐约可窥见白色金丝云锦的衣摆,阳光落在上面,金丝流转,那暗纹的图案都仿佛鲜活了起来,衣裙往上,纤腰素裹,身姿玲珑,瀑布般的墨发黑浓若最上等的绸缎。

没有多余的装饰,唯有一根发带堪堪束着发尾,仿佛随时都要散开来一般。

然而再往上,那张容颜才是最让人惊艳痴迷的所在,一张美到让人言语顿失的脸,若此刻脑海中能想到什么的话,大概就只有传言中那一句:盛世牡丹、倾国倾城。

一张柔美线条勾出来的完美轮廓,肌肤白皙若雪透着少女独有的娇嫩,眉峰微微上扬,长若蝶翼的睫毛之下是一双清幽的琉璃眸,清冷之中又似乎蒙上一层薄雾,让人看不真切。

琼鼻小巧精致,完美饱满的唇粉色娇嫩,下巴的弧度完美精致,一手轻轻托着下巴微微扬起,有那么一丝傲慢的姿态,却让人无法厌恶,仿佛她就该如此。

再华丽的衣服和装饰在那张明媚娇艳的容颜之下都会瞬间黯然失色,大夏第一美人可不止是徒有虚名而已。

马车突然停下,驾车青年的身影急速略过,没一会儿就从巷子里抓到一个急匆匆赶路的人。

都没把人抓过来,询问了几句,直接把人打晕了。

旋身回到车架上,沉声道:“主子,那是大少爷身边的刘兴,他说大少爷在千华阁跟人打赌输了,他这是赶回去找人去救大少爷呢。”

“嗯哼?”马车内,沈锦乔闻言唇角微微弯起,好看的弧度若是有人看到必定会被晃眼,以至于忽视她眼中的非常明显的兴味盎然。

这里离平南侯府也就一条街的距离,不过也不是那么着急回去。

“这才刚刚一回来,大哥就迫不及待的欢迎,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

声音里丝丝笑意,掩藏着趣味和不怀好意。

驾车青年明诛闻言立刻就明白了,不用多问,上车直接驾车往千华阁而去。

千华阁可不是赌坊,而是这盛京里最大的销金窟,极致奢华,美酒美人应有尽有,王孙贵族、富豪商贾聚集之地,也是所有人寻常百姓向往却不敢踏入一步的天堂或者......地狱。

尤其是那千华阁的千金台,千金起赌,上不封顶,饶是你家缠万贯,也能顷刻之间让你输得两袖清风。

沈锦乔的大哥不过是平南侯府姨娘所生的庶长子,居然敢去千华阁赌钱,看来这两年府里没了嫡系,这是飘了啊。

马车到了千华阁,沈锦乔拿了一张面纱遮住容颜,明诛已经备好凳子,扶着沈锦乔下车。

千华阁并非人人能入内,必须有这里发的玉牌,玉的质量越是上等,证明身份越是尊贵,沈锦乔走过去递上一块玉,立刻畅通无阻。

沈锦乔很少来这千华阁,不过还是很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千华阁的千金台,一座金碧辉煌,真的用金子垒起来的赌台,被四面八方的赌楼围在最中间,站在这样的赌台子上,很容易挑起人内心豪赌一场的欲望。

不过千金台可不是随时都开启,这里一赌绝对是倾尽家财的赌法,那样的赌徒可不是每日都有。

明诛去打听了一下,很快确定了位置。

沈锦乔从人群中一路穿过,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被剥光衣服只剩条裤衩的......她的大哥沈安阳。

除了被剥光了衣服之外,身上还有不少青紫伤痕,应当是赌输了发了脾气,所以被狠狠教训了。

啧,这样子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不枉她亲自过来看一趟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金凤华庭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 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 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 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 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 那是真正的爷。 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 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 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 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 后来—— 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 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西子情·完结·152万字

一品容华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妙手神医VS凶残世子,前世欢喜冤家,今生再次重逢* 程锦容凭着高妙的外科医术,成了大楚第一女太医。进宫救亲娘,扶持亲弟弟登基坐上龙椅,前世仇敌一一俯首。 在报仇雪恨的路上,她遇到了前世的救命恩人。 凌厉凶狠的平国公世子贺祈,唯有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出温柔深情。 重活一世,只为快意恩仇! 携手白头,共享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95万字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重生后变黑芝麻馅腹黑女主VS撩死人不偿命伪君子真恶霸男主 皇帝:九王选妃要德言容功才华出众。 傅元令:我有钱! 皇后:九王选妃要家世显赫相得益彰。 傅元令:我有钱! 贵妃:九王选妃要月貌花容身姿窈窕。 傅元令:我有钱! 肖九岐:本王选妃…… 傅元令:嗯? 肖九岐:要有钱!!! 重活一回,傅元令深切感悟要站在权力巅峰指点江山,不再重复上辈子的凄惨遭遇,不仅要有钱,而且是要超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就能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不是被人掌控! 如果有钱的同时,还能嫁一个易掌控又颇有身份地位的丈夫,那就更完美了。

暗香·完结·250万字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婚约被夺,被迫入宫,沈澜熙本以为自己将过上“君门一入无由出,唯有宫莺得见人”的凄苦日子。 但一段日子后她却发现,自己逛御花园能遇到皇帝和朝臣对弈,过御用监能遇到皇帝闲逛,泛舟游湖能遇见帝王龙舟出行,就连宫宴悄悄跑出来透个气儿,也能偶然遇见同样偷跑出来透气的皇帝。 若非此人是九五至尊,沈澜熙几乎都要以为他是故意的! (1v1大甜饼,全员土著(无穿越无重生),坑品保证,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来康康~) 新书《王爷是朵黑心莲,得宠着》已开,欢迎小可爱入坑~

槿年陌雪·完结·114万字

拈花一笑不负卿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 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 “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 ————————————————————— 新文推荐《娱乐圈之桃之夭夭》 奶狗系小男主,柔软易推倒,可奶可狼,只是狗起来的根本不是人,文已肥,可入手,坚决不亏!

南酥青子·完结·128万字

皇后每天都在欺负朕

(爽文爽文爽文~~~男女双洁双强) 楚衿在楚府寄人篱下受了十七年的罪才算是活明白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诚不欺我,要受苦要受罪就让别人去受,她可受够了。 所以一入宫,她就把自己活成了宫里最大的反派。 人人都道她狠毒,可皇上却偏偏就好她这口...... 某日, 贤妃:“皇上,贵妃她冤枉臣妾偷盗,您可得给臣妾讨个说法!” 皇上:“宫里那么些人贵妃不冤枉就冤枉你一个,你得从自身找找原因。” 辰妃:“皇上!贵妃她拿着您的传国玉玺在自己宫里给自己砸核桃呢!” 皇上:“.......那不是贵妃拿的,是朕取给她玩的。” 皇后:“皇上!楚衿她又又又又给臣妾饭里下毒了,您管不管她?” 皇上:“皇后,保命要紧,你还是赶紧退位让贤,让贵妃当皇后吧......” 皇后,卒。

辛夷阑·完结·109万字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 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 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 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 “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 “爷有穆九!” “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准备赐给您做妻子!” “爷有穆九。” 怒:“等穆九什么时候愿意嫁给爷了,你们就有夫人了!” 穆九:“不用隔三差五进宫去跪这个拜那个,偶尔跑出去潇洒一圈也没人说她不够端庄,当然,如果那个侯爷不要天天来骚扰她就更好了!” 某爷:“做梦!” 一对一,女强爽文,欢迎入坑,作者玻璃心,不喜欢不勉强。

妖殊·完结·144万字

嫁偶天成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木嬴·完结·180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