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成双

锦衣成双

瑜清晚

悬疑侦探/已完结

51万字

完结于2020-10-09 23:14:36
洛锦拒绝包办婚姻,所以逃了御赐的婚。 初次见面,洛锦好心救人却喂错了药,差点交代了自己。 再次见面,他是京师来的官老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意味深长。 京师官爷:“你……” 洛锦:“不认识!没见过!不熟!” 京师官爷:…… * 后来洛锦成了官爷的“小跟班”,没少干仗势欺人、狐假虎威之事,在被人骂“为锦衣狗办事,不得好死”时,她终于被人扒了一层又一层的小马甲。 药谷:“小师弟,何必投身锦衣狗?咱们药谷团宠它不香吗?” 千机门:“小师叔,锦衣卫的脏钱咱不挣,回来做门主吧。” 黑骑军:“啥?欺负我们芙蓉将军?万人大军踏平他北镇抚司!” 皇上:“乖女儿,他既然这般带坏你,这婚不成也罢!” 袁少回:…… * 都说锦衣卫是皇上最利的刀、最忠诚的狗。 然而小皇帝看着给皇姐补衣服的锦衣卫指挥使大人,欲言又止。 小皇帝:“袁大人,贪墨案……” 袁少回:“找大理寺。” 小皇帝:“北胡同……” 袁少回:“找刑部。” 小皇帝:“我皇姐……” 袁少回神色一震,“我夫人怎么了?” 小皇帝:……mmp 「女扮男装、马甲众多、单元剧悬疑文、别问,问就全能……」 PS:渣作者文笔放飞,朝代人物纯属虚构,拒绝考据! 节奏较快,所以预计完结字数在50万(大概)左右。

第1章 救人

大月国,阳春三月,京师顺天府发生了两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第一件事:一直跟随圣女云游的康乐公主被皇上赐婚给了锦衣卫指挥使袁少回。

第二件事:大婚前晚,康乐公主逃婚了。

但凡是了解朝政的人,都知道锦衣卫这几年的风光,尤其是在袁少回接管锦衣卫之后,整个北镇抚司越发目中无人,袁少回更是掌握着生杀大权,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甚至有人猜测皇上把康乐公主赐婚给袁少回,目的就是安抚袁少回的野心。

人人都在等着看这场充满利益的婚礼,然而,康乐公主却在大婚前晚逃婚了。

逃婚时还放火烧了袁少回的府邸,临走之前还留下一封退婚书。

众人唏嘘,不愧是离经叛道的圣女教养出来的公主啊,御赐的婚还想退。

*

北镇抚司衙门,袁少回坐在书房里处理着文书。

房门被敲响,一个身穿黑衣,抱着长剑的少年走了进来。

“大人,这是管家送来的府邸修葺的单子。”

少年把名单展开放在了桌案上,袁少回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你看着办。”

少年收回了单子看了一遍。

现在都知道康乐公主逃了大人的婚,一个个都探着脑袋看大人的笑话,但是只有他知道,这个婚如果大人愿意,康乐公主是怎么都逃不了的。

少年瞥了一眼放在架子上从来没打开过的康乐公主的画像,犹豫开口,“大人,公主那边真的就这样……”

袁少回终于抬头,“如果你想娶那个疯女人的话我可以去向皇上请旨。”

少年赶忙垂头,“不敢不敢。”

袁少回放下了手里的文书,“北戎奸细的老巢找到了,给我清点一队人马,今晚赶去大名府。”

少年错愕抬头,“大人,您体内的毒……”

袁少回伸手打断,“无碍,下去准备。”

他的语气不容人反驳,少年只能抱着长剑出去。

*

三日后,距离京师五百里外的大名府城外的一片山林。

清风簌簌,寂静的山林小路间,一白色锦衣少年郎悠哉的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眉目清秀,鼻尖小巧,唇红齿白,肌肤比山头飘散的柳絮都要白上几分。

小公子骑着一头披着红色斗篷的驴子,驴子脖子上带着一个五彩的铃铛和一个铁牌,走起路来铁牌和铃铛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摇晃间能看清铁牌上的字——路虎。

春风吹的人浑身乏力,洛锦坐在驴背上摸了摸手腕上一串黑色的手镯,那黑色“手镯”却突然动了,一双红色的竖瞳眼睛猛地睁开,竟然是一条黑色的小蛇。

小黑蛇嘶嘶的吐着信子,洛锦手指卷着它的尾巴,然后拍了拍驴头,声音慵懒,“路虎,快点,今晚别又睡野外。”

驴子对“路虎”这个称呼俨然很满意,本来低垂的脑袋高高扬起,拖拖沓沓的脚步也利落了几分。

只是这样的状态维持了没一刻钟,驴子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打转,不安的喷着鼻息。

驴背上的洛锦半闭的双眼睁开,勒着了驴子的缰绳寻找让她家路虎不安的来源,扫视一圈,视线最终落在了前方路中间拦住了去路的不明物体。

翻身下驴,洛锦靠近,看清了这拦路的东西——

一个昏迷的男人。

男人身穿黑色夜行衣,带着面巾,身上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喂,醒醒。”

洛锦踢了踢男人,这人没给出任何反应,洛锦不禁大胆打量起地上的男人。

洛锦蹲下来掀开了男人的面巾,露出男人英挺的五官。

“长得还挺好看的嘛。”

洛锦视线滑过男人的脸,然后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起起伏伏的肌肉把单薄的夜行衣撑的很好看,洛锦啧啧两声,实在忍不住拍了拍男人的胸腹。

“身材真不错啊,可惜是个短命的。”

叹息着摇了摇脑袋,洛锦站起了身,从地上这人的身上跨了过去,牵着驴子就走,但是拉着绳子,驴子却动也不动。

洛锦无奈回头看着喷着鼻子的驴,“又怎么了?”

驴子往回拉着绳子,驴嘴咬住地上男人的衣服扯了扯。

而本来盘着她右手腕上的那条小黑蛇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下去,此刻正盘在男人的胸口,翘着半截身子看洛锦。

“你们让我救他?”

驴子昂地叫了一声,小蛇发出嘶嘶的声音。

洛锦耸肩,“救不了。”

驴子着急了,这次直接咬住了洛锦的衣袖往男人的方向扯。

这头蠢驴,平时赶路的时间磨磨唧唧的,现在倒是力气大,把她带了一个踉跄。

洛锦拍了一巴掌驴头,“蠢驴,毒都侵入五脏六腑了,我怎么救?”

地上这个男人中了毒,是剧毒金蟾蜍的毒,看样子毒留在他体内的时间长达五年或者更久。

这种毒及其罕见,解药更是万金难求。

但好巧不巧,洛锦身上正有那么一颗解药。

可是,这么昂贵的药她凭什么用到一个打扮的不像好人的陌生人身上?

驴子打了一个更重的响鼻,这次没拉洛锦的衣服,只是咚地一声响,直接趴在了男人身边直挺挺的伸着四条腿,开始装死。

而小黑蛇也钻进了男人的衣服里面,露着脑袋用那竖瞳红眼盯着洛锦。

洛锦只觉得头疼。

“我这是养了两个祖宗吧!败家玩意儿,合着钱不是你们挣得你们不心疼。”

吐槽着,但洛锦还是解下了驴身上的包袱,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白色的瓷瓶。

瓷瓶打开,却滚出来两颗黑色的药丸,同时间,洛锦愣了。

纠结的看着手里的两颗药丸片刻,洛锦抬头看向自家的傻驴子和小黑蛇。

好尴尬,忘了哪一颗是金蟾蜍的解药了。

洛锦盯着两颗药丸研究了片刻,虽然金蟾蜍药丸都是她做的,但是吧,两颗一模一样的药丸装进一个瓶子里面,味道都串了,一时之间她还真分辨不出来。

而且,她也忘了另外一颗药丸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既然装在同一个瓶子里面,那说明另一颗肯定也不是毒药。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洛锦没再犹豫,直接把两颗药丸都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蹲在旁边,看着男人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洛锦伸手探上了男人的脉。

“嗯~不错,金蟾蜍解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明日人就能醒过来……卧槽?”

一声惊呼,洛锦猛的甩开了男人的手腕。

她被男人此刻的脉象惊呆了──

竟然是魅毒!

她终于想起来另一颗药丸是什么了。

半年前,游历江南,她结交了合欢楼的老板娘,那常把风流韵事挂在嘴边的老姐姐曾偷偷塞给她一颗魅毒的药丸,她随手放进了瓷瓶里。

怔愣片刻,洛锦视线落在地上男人越发红润的脸上。

吃了这个魅毒什么后果了?

“服用此药物者,须疏解三天三夜,此毒无解药,老姐姐送你此物,日后遇到心仪的小郎君便喂了这毒,小郎君还不是随你怎样就怎样?”

合欢楼老姐姐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耳边,洛锦打了一个寒颤。

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手腕被一股大力箍住,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眸子,红着双眼盯着她,眼底竟是一片杀意,洛锦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是男人一个用力,直接把她压在了地上。

洛锦:……

男人呼吸沉重,眼中的杀意渐渐被一层隐忍取代,他身体的重量都放下来,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洛锦缩了缩脖子,浑身僵硬。

“嘿,大兄弟我是男的,你看看我是男的!”

男人哪里听她的话,伸手就扯她的衣服,洛锦惊呼,伸手去推他,但男人却丝毫没动。

洛锦着急的都快哭了。

穿来这破世界顺风顺水了十八年,今天却在这臭男人身上翻了车?

洛锦着急看向旁边,那头蠢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小黑蛇盘在旁边竖着半截身子,对着男人吐信子。

洛锦瞬间觉得欣慰,一边挣扎一边指使小黑蛇,“小白龙,快,给我咬这个狗男人!”

小黑蛇顿了顿,然后缩回了身子,盘成了一团丝毫不动了。

洛锦惊呆了。

这都养了什么玩意儿!

看着男人已经扯开了她的腰带,洛锦急了,直接抱住男人的脖子,直接用脑袋撞他的鼻子,趁着男人吃痛,洛锦膝盖用力踢开了男人。

连滚带爬好不狼狈起身整理衣服,转身却看到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他某个地方,还不安分的支起他的衣服。

洛锦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气的就踹了男人两脚,看着男人没动静,她整理好衣服把小黑蛇盘在手腕上,转身就走,然而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

看着地上呼吸不稳的男人,洛锦纠结。

要是不管,恐怕这个男人真的会爆体而亡。

他死了不值当,但是可浪费了价值千金的金蟾蜍的解药啊!

犹豫再三,洛锦还是心疼自己的解药,从怀里摸出来一排银针,走到男人身边蹲下来,扎了这人的几个大穴。

这个魅毒无药可解,洛锦也只是能把毒控制住,半年内,如果不动那方面的心思,毒自然会排解。

解决完,临走还踹了男人一脚。

离开之后,洛锦在小河边找到了悠哉喝水的驴子。

被驴子拉进了城,天色已暗,她找了城中最好的客栈,回到房间倒在床上就睡去了。

睡的很不安稳,梦里面一会儿是她被不靠谱的爹抓回去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成婚,一会儿是她救的那个狗男人把她扑倒这样那样又这样。

梦里,她受尽百般折磨。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金凤华庭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 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 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 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 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 那是真正的爷。 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 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 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 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 后来—— 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 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西子情·完结·152万字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姒锦·完结·279万字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 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 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 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 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 然后,她成了太子妃。 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 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 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 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 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 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 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 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 一对一,宠文,爽文。 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完结·102万字

首辅大人有妖气

新书《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已发布,欢迎移步一阅:) — 「那位首辅大人确实一身正气啊。」 冯嫣最近常常这么想。 毕竟,自从嫁入魏行贞的府邸,那些过去常常困扰着她的麻烦事,立刻烟消云散。 然而某一天,一身正气的首辅大人,终于在她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一条真 · 毛绒绒的大尾巴。

柯遥42·完结·96.9万字

龙飞凤仵

悬疑推理+轻松言情+双洁 这是间谍的励志文、这是流氓的追妻文、这是法医的推理文、这是王爷的权谋文…… 人生篇: 宋宁穿越后,生活很不易。 白天要验尸,晚上抓逃犯。 谈恋爱?不存在的。 她两世为人,那都是事业型女性! 做王妃?不存在的。 听说过朝廷命官挺着孕肚审案的? 印象篇: 宋宁眼中的齐王:呸,有病! 齐王眼中的宋宁:哼,奸佞! 别人眼中的他们:狼狈为奸! 插刀篇: 奸细宋大人写信:“尊敬的圣上,齐王十天杀了九个人,进了三十个美人,花用了四十万两白银,微臣肯定他有谋反之心,请您立刻出兵砍他!” 齐王截住她的信,给她回了一封:“杀了你,凑个整。” 当日,衙门被齐王兵马团团围困,杀气腾腾。 齐王冷笑:“砍她!” 宋宁捧着信蹬蹬迎出去,以蹲代跪,仰头望他情真意切:“杀人费神喝酒伤身,不如给您添个美人儿?” 齐王捏着她笑的像朵花的脸:“美人,哪呢?” “美人在骨不在皮。”宋宁托出一副白骨骨架,“您品,您细品!” 齐王:“?!” 本文又名《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开创新纪元》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各自娶媳妇》……的故事。

莫风流·完结·193万字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 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 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 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 “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 “爷有穆九!” “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准备赐给您做妻子!” “爷有穆九。” 怒:“等穆九什么时候愿意嫁给爷了,你们就有夫人了!” 穆九:“不用隔三差五进宫去跪这个拜那个,偶尔跑出去潇洒一圈也没人说她不够端庄,当然,如果那个侯爷不要天天来骚扰她就更好了!” 某爷:“做梦!” 一对一,女强爽文,欢迎入坑,作者玻璃心,不喜欢不勉强。

妖殊·完结·144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表小姐

王晞的母亲为给她说门体面的亲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镀金。可出身蜀中巨贾之家的王晞却觉得京城哪哪儿都不好,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早点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自己住的后院假山上可以用千里镜看见隔壁长公主府……她顿时眼睛一亮——长公主之子陈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们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

吱吱·完结·77.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