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爷说他没动心

劲爷说他没动心

拉肚肚

浪漫青春/已完结

42.1万字

完结于2020-09-3000:27:00
贺劲,京城来的转校生,野性难驯,每天都浪到起飞。 哪知道,突然天降婚约。 还是最不靠谱那种——指腹为婚! 贺劲混蛋式发问:闵小姐,请问你是我哪位老婆? 众人群嘲:闵家小透明,想进贺家门? 难了。 …… 直到某天,有人看见,贺劲在教室门口叫住一个小学妹。 对方怯生生,交出小钱包,贺劲一把抓走,头也不回。 兄弟们看不下去:劲哥,不好拿人家小姑娘的零用钱吧。 贺劲咬牙:那是老子的零用钱! 众人恍然,这位,就是闵先宁啊。 …… 又过N年,谁不知道,在贺氏太子爷那,闵先宁谁动谁死。 …… 扮猪吃老虎小白花x胡天胡地一个爷 先校园后都市,双洁,1v1,从头甜到尾

第1章何止是帅,简直是欲啊

“指腹为婚?!”闵先宁重复。

晚山别墅的客厅里,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带着千万斤的重量,齐齐压在她身上。

都已经2020年了,这种封建孽事,竟然能落在自己头上?!

实在荒谬,叫人想笑。

而女主角,确实在笑。

嘴角上扬十五度,小脸低垂,标准的大姑娘害羞状。

能与贺家联姻,这样的大喜事,落在闵家这个小透明身上,受宠若惊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

“宁宁,你愿意吗?”闵继章行使父权。

闵先宁的表情,从受宠若惊,到诚惶诚恐,最后是喜不自胜,情绪表达,不仅娴熟,而且递进得相当有层次。

她得告诉全家人,尤其是继母,能与贺家独子联姻,我很嗨皮,也愿意配合。

但,如果最后联姻不成,你们别赖我。

我光有嫁豪门的热情,没有嫁豪门的姿色,人家看不上我,也不是我的错。

谁让我长得丑呢。

闵先宁:“爸,我愿意。”

旁边一兄一姐,脸上露出个鄙薄的笑容,就跟看见癞蛤蟆生吃天鹅肉一样。

继母邹柔温温柔柔地问:“继章哥,今天贺家派人来都说什么了?”

面对娇妻,闵继章脸上不自觉露了一缕柔情。

“都过去十七年了,人家就算有意,也要过过场面话,先问问当初指腹为婚的事,咱们还认不认。”

傻子才会说不认。

贺家盘踞亚洲,几乎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谁敢不从,何况闵继章的生意最近还遇见点小麻烦。

“只是…”邹柔疑惑。

“自从贺家搬到京城,咱们和他家早没联系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怎么突然上门提这事呢?”

这是个好问题,连闵先宁也立直了身子,听着。

“贺家那小子打架不要命,在京城惹了事,转学来了咱们临南,正好放在他爷爷眼皮底下,想好好管教管教的。”

“哪知道那小子野得很,一点不服管。这是没办法了,想找个丫头放他身边稍稍能约束一下。”

闵先宁微笑,无缘无故把十七年前的指婚翻出来,理由……真的就这么简单?

————

早晨七点二十,临南一中门口,已经车水马龙。

一中学生校服,以白色为主,肩臂走红色线条,单看不觉得怎样,远远看过去,就像一群雪白的羊,散在漫山遍野。

闵先宁沿着马路,走在人流中,一边走还在一边背杜甫大作。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嘿!”

肩头吃痛,闵先宁回头,就看见同桌小秋秋。

一张红彤彤的小圆脸喘着气,抱怨她:“叫你也听不见,让我好追。”

“哦。”闵先宁笑了笑,刚要安慰,却见小秋秋突然直了眼睛,连声音都尖了。

“先宁,你快看,你快看!”

闵先宁扭头,眼睛还没抓住重点,就听见身边过路女生已经低呼。

——“是贺劲!”

——“那就是贺劲?好帅啊!”

——“何止是帅,简直是欲啊!”

顿时,街头都炸了。

闵先宁嘴角抿了一下,茫然目光,终于对上焦点。

马路对岸,流线光洁的黑色跑车,刚刚停稳,车门斜斜向上扬起,宣告此车很贵。

当然,开车之人也很吊。

驾驶座上,人并没有马上下车。

贺劲只是转身,面朝外侧坐,黑裤包裹的两条长腿撑地,自然屈成锐角,手肘搭在膝盖上,一手拎着手机,慵懒地轻敲地面,另一手指间,夹着未抽完的烟。

他垂着头,喷了一口薄薄烟雾,缭绕眉眼,俊面半遮,却已叫众生颠倒。

可这还不算完。

后座车门接连打开,陆续下来两个姑娘。

两道靓丽身影,虽然也穿着一中校服,但明显与羊群那种不同,高中生过分发育的凸翘,无惧别人目光,摇曳着往贺劲身前一站,又引来一阵窃窃私语。

——“嗬,早上一起来上学?!那昨晚……”

——“难怪……事后烟,赛神仙。”

——“这块就搭上了她们,原来贺劲喜欢那一款……”

那一款,是高中男生们夜夜肖想,却在白天远远止步的女生类型。

而贺劲轻易就得到了,还是两个。

也不知道他们三人说了什么,贺劲冷淡地抬了抬眼尾,两个女孩子娇笑转身,拿出走T台的高傲,挺胸穿过马路,也进了学校。

……

下了课间操,小秋秋风风火火走进教室,拿眼睛扫视一圈,发现闵先宁竟然伏在桌上默读,同时,指尖的铅笔转得飞快。

今天全校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她竟然还看得进去书?!

“听说了么,贺劲今天来上课了!女生都疯了,为了一睹芳颜,差点没把八班的门槛给踩断了。”

“哦。”笔尖依旧飞转,闵先宁连头没抬一下。

小秋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探着身子,硬是把胳膊支在闵先宁的桌上,做捧心状。

“先宁,你对人家好冷淡啊,那可是贺劲,京城豪门贺家哎!人家大少爷转学来咱们临南一中,一共就没出勤过几次,今早看见他本尊,还附带香艳八卦,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

闵先宁:……

小秋秋突然神秘道:“我听说,贺劲在京城也很拽的,真正的校园秩序领袖,狠人一个,什么学霸大佬在他面前,都得打立正。”

“我跟你说,贺劲不止有钱有势有颜值,关键是,说话声音都能叫人颅内高潮……”

闵先宁绷不住,手中疯转的铅笔,差点没飞出去。

她哭笑不得:“颅内高潮?真的假的。”

小秋秋的八卦能力不容质疑。

“当然真的,我亲耳听见的!贺劲当时正在和别人说话。”随即,她又神秘兮兮地一笑。

“你猜,和贺劲说话的人是谁?”

“谁?”

闵先宁随口一接。

“你姐姐,闵笑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于他心上撒个野

【乖张凛冽病娇系少年×三分甜七分野酷妹】 和沈嘉喻的初见,大概是温淼人生中最大的社死现场了。 彼时,温淼还在跟朋友嘀咕:“虽然这位沈老板是挺帅的,但看起来不像是直的啊?” 朋友:“这都能看出来?” 温淼:“猜的嘛,腰细腿长屁股翘,男主标配,而且你看他朋友身边都有妹子,就他没有,格格不入地放个玩偶。” 朋友:“有道理。” 温淼:“所以我才说他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表面上生人勿近,但实际上热情似火的小妖精。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八块腹肌啊?” “……” 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落下,那位迟迟没有反应的沈老板终于抬起了头来,一双幽凉深邃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而后用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方言回道:“有,你要看么?” 温淼:“?” 温淼一呆:“啊、啊,你……你听得懂方言啊?” 沈嘉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了,我江州本地人。” 温淼:“……” 大型社会性死亡现场。 1V1|小甜文|海大附中

是uu呀·完结·58.7万字

温小姐,撩你心动

《在前任他叔怀里撒娇求抱抱》新书来啦,仙女们点个收藏回家吧! 清冷天才女画家VS腹黑毒舌商圈大佬 温蕊初见谢砚卿,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谢砚卿初见温蕊,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那一眼,他便知晓这姑娘住进了他心里。 京都矜贵冷清的谢二爷破了戒,动了情,一改往日低调作风,天天全网秀恩爱,虐起狗来连亲儿子都不放过。 “二爷,网上的黑粉说夫人的画作是抄袭的!” “去给我封了他的号,把他送警局。” “二爷,国画界有人说夫人被聘为艺术所的高级顾问,背后一定有金主!” “把我和夫人的结婚证发网上去。 “二爷,夫人说想喝一品居的粥。” “还不快去买食材,外面的哪有我熬的香?” “粑粑,我可以看看你锁在保险柜里的东西吗?” “不可以,那是你妈妈给我画的肖像。” —— 某日温蕊在金彩奖颁奖典礼上,被记者围堵婚后采访。 “温小姐,传闻都说您是清冷美人,不知道谢二爷是怎么夺得您芳心的?” 温蕊明眸微动,幽幽道:“靠厚脸皮。” 众记者:“……” 某人信步而来,揽住温蕊的细腰:“嗯?温小姐,风未动幡未动,是你的心在动。” 当晚某人就把温蕊壁咚在墙上:“蕊蕊,现在还心动吗?”

李之纯·完结·58.1万字

他的软糖又乖又甜

所有人都见过狠戾的秦宋,狂傲的秦宋,却没见过他红着眼抱着一个小姑娘温柔的述说,“媳妇,你就不能哄哄我?” 秦宋也没想到自己会对一颗娇软的小糖果感兴趣,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见不得她哭,更见不得她对其他男人笑,后来,那个唯一属于他的糖果便变成了他的贪念与执念······可他最想不到的就是胆小的小姑娘竟然会突然消失,离开他的生活,他发了狠的找她,她怎么敢呢?敢就这么的丢下了他。 阮棠这么多年来真正开心快乐的时光真的很少,少到她几乎都记不得了,唯独跟秦宋相识的一年,是让她最忐忑、最心悸又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可美好的时光让她忘记了现实的残酷,最终,她选择了去面对自己的现实,带着两人的回忆。 离开他的那几年里,她靠着仅有的一些回忆支撑自己活下去。 她离开的几年里,他变得更加不近人情,更加冷淡狠辣。 再遇见,她带着一身的不堪只想逃离,可却逃无可逃,因为这一次他不会再允许她从自己面前离开,哪怕手段卑鄙······

夜晨曦儿·完结·98.1万字

为你折腰

当初,许今砚被骗财,还被分手。她呆在这坑里爬了五年还没爬出来。如今,渣男摇身一变变富豪,还想要破镜重圆!休想!怎么说也要先收个利息。许今砚摔了一面镜子:“拼去吧,拼好了考虑?”结果傅景霄满手是血地举着镜子来求和,她心软了。闺蜜吐槽她:“许医生,你怎么还这么好骗?”许今砚扁扁嘴:“没办法,他的腹肌五年了还那么好看,我挪不开眼。”傅景霄暗喜:没白练。

茉上秋·完结·264万字

热吻野玫瑰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S酸糖·完结·29.8万字

蓄意惹火

【温婉娇气绝世小嗲精vs温润清冷渣苏斯文败类】 傅家大院里她与他初相识,他温润清冷,气质儒雅。 他被家长勒令照顾好这位来他家看病的妹妹。 于是,他是这么照顾的—— 1:早上五点晨跑,美名曰为她身体好 2:被子豆腐块,培养她耐心和专心 3:禁止追星,防止被坏男人拐跑之类的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的照顾。 后来,小姑娘成年了,总暗戳戳的蓄意惹火。 傅叙家收到的快递,收件人为:【傅叙的老婆】 温吟笑眯眯的收件:“哥哥,我帮你杜绝烂桃花!” 傅叙:“……” 再后来。 “哥哥,小时候我都听你的,现在我想被你这个坏男人拐,可以吗……” 男人皱眉:“不可以。” 并给她一通思想教育。 直到某天,她带了一个假男友回来。 男人忍无可忍,把惹火的小家伙抵在墙角:“养你这么大,我是让你去便宜外人的么?” 再后来,温吟才清楚,温润清冷什么的,都是伪装,就是一个妥妥的斯文败类!

朝思暮欢·完结·95.7万字

撩起小哥哥的白大褂

鹿爷爷的手术由周临深主刀,手术顺利完成,所有人都围在鹿爷爷身边嘘寒问暖,鹿诗诗找到倚靠在角落里的周临深,看着他微微颤抖的手大感意外。“你在害怕?”谁能想到,享誉江城的周大医生居然会因为一台小小的髌骨手术而害怕。周临深叹了口气,勉强露出一抹笑容。“嗯,害怕你哭鼻子。”因为喜欢,才在意与你有关的每一个细节。当鹿诗诗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刻,周临深知道,他再也放不开她了。

微澜·完结·94.2万字

校草的小祖宗又软又甜

北城北外高中来了一位转学生,白皙的脸庞,微卷的长睫下那双杏仁眼更是楚楚动人,高扎的马尾秀丽清纯。 “迟哥,这位转学生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顾迟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顾迟,桀骜不羁,北外高中校草,传说中读书好家世好颜值好集一身的迟哥。 从校园到婚纱,后期都有一点点都市 很甜很甜很甜,欢迎大家入坑!!

梨涡清甜·完结·28.4万字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温轻·完结·3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