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有妖气

首辅大人有妖气

柯遥42

古代言情/已完结

96.9万字

完结于2021-03-1400:01:46
新书《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已发布,欢迎移步一阅:) — 「那位首辅大人确实一身正气啊。」 冯嫣最近常常这么想。 毕竟,自从嫁入魏行贞的府邸,那些过去常常困扰着她的麻烦事,立刻烟消云散。 然而某一天,一身正气的首辅大人,终于在她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一条真·毛绒绒的大尾巴。

第一章 美人易折

“我们冯家的女儿,从出生那天起,就会背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诅咒。

“在我们同一辈的女孩子们中,必定有一个会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克死丈夫。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家的女儿起名要么避开当时的字辈,要么就是单字——这都是因为不想让外人算着辈分。”

昏暗的灯火下,老人的声音既慈爱,又缓慢。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俯坐在她的身旁,躺在老人的怀中玩着头发。

“要是那个女孩一直不成婚呢?”

“那在二十四岁的时候,死的就是她自己了。”老人轻声答道。

少女叹了口气,“……那藏了辈分又有什么用,人总还是要死的呀。”

老人咯咯地笑了起来,“冯家有那么多的女儿,又不是每一个都会克夫。再说了……咱们家嫁女给的嫁妆,不要说是在洛都,就是放去从前的长安城,都找不出第二户人家来。”

那少女的喉咙略略动了一下。

老人笑了笑,“你的祖父、我的大哥,生前身居黄门侍郎一职,虽然官居四品,但圣上加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其显赫一时无两……”

少女皱起眉头,起哄般地抱起了老人,“姑婆又说这些我听不懂的话了,什么侍郎、章事……是很不得了的官吗?”

“就是宰相呀。”老人笑着解释道,“我大周,凡是参与政务并加‘同中书门下三品’或‘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官员,都是不担宰相之名,却有宰相之实的人物。”

少女再次愣了一下。

老人的眉毛抬了抬,“若不是因为你们可能背着诅咒,需要一个首嫁的丈夫来冲了这晦气,某些人家哪里有机会和我们攀上姻亲……他们可不在乎你们克不克夫,克了更好——这样便不用和离,一生一世都能抱住我们冯家了。”

少女一个轱辘坐了起来。

“我听说,我们这一辈,就剩我和阿姐还没有过二十四了,对吗?”

老人点了点头。

“同辈的其他姐妹,都已经成婚了?”少女又问道。

老人再次点了点头。

少女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所以不是阿姐克我的准姐夫,就是我克我将来的丈夫了……”

老人努了努嘴角,“这有什么,天底下男人那么多,死了一个也可以再找,到时候你们俩身上的诅咒破了,来求娶的人只会更多呢。”

“我不,”少女认真道,“我只嫁我喜欢的人,我可舍不得他死。”

“那好办啊,”老人眨了眨眼睛,“你心悦哪家的公子了,就来和姑婆说,姑婆先去和他们家把亲事说定了,把人留着……等你过了二十四再嫁嘛。”

“可我要没成婚……一过二十四不就死了吗?”

老人又笑起来,“傻孩子,我们冯家的姑娘,都是要嫁两回的呀。”

少女皱起了眉一时没有听懂,但很快就恍然大悟——姑婆的意思很简单,如果背着诅咒的人不是她,过了二十四当场和离就好了;万一背着诅咒的人真是她,那就先克死那个结了暗亲的便宜丈夫,再嫁给心上人。

女孩子顿时严肃起来,“不不不,我不会做这种事的,姑婆,这个诅咒真要是落在了我身上,我就快快活活地活几年,然后再利利索索地走,才不要拿其他什么无辜者的性命来给我续命。”

老人也不恼,她轻轻抚摸女孩子的额发,笑着叹了一声,“……我们小七,真是好孩子。”

冯小七又重新躺下靠在老人的怀里。

“那姑婆,那位首辅大人知道这些事吗?”

“知道啊。”姑婆低声道,“这种事不用我们说,整个大周早就传遍了。”

“可他不也是朝廷里的大官吗?未必是在贪姐姐的嫁妆吧……阿姐今年都二十了,要是不走运,这位首辅大人岂不是没几年活头了?”

“那就要问他自己了,”老人笑着道,“下聘礼的时候,念他这样心诚,我们可是什么都给他交代明白了。”

“……可他还是想娶姐姐?”

老人点了点头。

冯小七喃喃,“这真是一片真心。”

老人仍是像先前一样笑着,低声道,“如果明摆着的亏本生意,有人还是一门心思要做……那也有可能是想贪图更多。”

“诶……”女孩子愣了一下,“可他能贪什么呢?”

老人的眼睛因为笑而眯成了一条线,她没有回答,而是慢慢望向窗外,外头浓重的黑夜正在慢慢转向浅蓝。

“吉时快到了,再去送送你阿姐吧。”老人家喃喃道,她望向少女,“我们今日的谈话,小七不可与冯家的外人谈起,明白吗?”

“嗯,我明白。”

“立誓吧。”老人轻轻握住了女孩子的手腕。

女孩子有些意外,但也顺从地将另一只手覆在老人干枯的手背上。

一道青蓝色的光瞬息流过她们的指尖。

……

在冯小七的印象里,姐姐冯嫣确实有些特别。

她们俩都是被父母非常看重的女儿,只是阿姐并不经常出门——冯嫣住在冯家庭院西北角的一间阁楼上,一待就是二十年,除了平日里的内廷召见,她几乎从不在外头露面。

在几年前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之后,冯小七一直很喜欢去姐姐的阁楼,姐姐总是独自待在那里,有时在看书,有时在雕刻,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地望着窗外出神。

未曾想,如今姐姐一出门,这双脚就直接从娘家的门迈去了夫家的门里——只能说这就是封建社会女性的标准人生路径吧。

不过,冯嫣虽然寡言少语,但却是个温柔的人。

“阿姐!”

冯小七踏进了阁楼,却突然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大对劲——脚下的地板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像流沙一样绵软。

未等冯小七反应过来,她的小腿已经完全陷落其中,而身体也随之失去了平衡。

流动的木板之下,似乎有无形的力要将她拉入其中。

冯小七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某种难以言说的恐惧扼住了她的心魄——

直到一双手忽然挽住了她的臂膀。

“小七在这里做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传来。

冯小七抬起头,见姐姐冯嫣正站在自己跟前,面带关切。

二十岁的冯嫣即将嫁作新妇,梳妆的流程从昨日凌晨就开始了,仆妇们小心打理了整整一夜,以至于冯小七此刻几乎有些认不出眼前的美人。

女子美貌固然赏心悦目,但有时也容易惊起人的哀愁。

总是与世无争的姐姐是至柔至美的,像微笑的人偶,让人想起三四月的春月夜。

为什么文人墨客总是爱用花来形容美人?

除了美丽本身,大概还有花的娇柔和易折吧。

“小七?”冯嫣又唤了一声。

冯小七这时才发现自己正跪在地上,她连忙拍拍膝盖站起来。

望着盛装的姐姐,她有些尴尬地给自己辩解道,“都是因为阿姐太美了,我都看呆了!”

冯小七低下头,只见脚下的地板还是好端端的,她又踩了几脚——地面传来邦邦邦的厚实回响。

是幻觉吗,还是……

“更深露重的,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进来吧。”冯嫣温声说道。

她左手和右手扶着妹妹的两肩,慢慢往里走。

转身的时候,冯嫣的目光望向了院子里的老槐树。

“下次再捉弄小七……”冯嫣唇齿微动,无声开口,“我·烧·了·你·哦——”

外头老槐树的枝叶突然抖动起来。

“诶,”冯小七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望向院子里,“外头什么声音?”

冯嫣的脸上浮起微笑,“是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姒锦·完结·278万字

裙上之臣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 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

青铜穗·完结·83.2万字

逍遥章

新书《花千变》开坑,欢迎阅读! 华大小姐很烦恼,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英明神武的她被一个傻子赖上了! 这一切还要从一块石头说起……

姚颖怡·完结·143万字

玉金记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 “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 “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 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 “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只今·完结·118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表小姐

王晞的母亲为给她说门体面的亲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镀金。可出身蜀中巨贾之家的王晞却觉得京城哪哪儿都不好,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早点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自己住的后院假山上可以用千里镜看见隔壁长公主府……她顿时眼睛一亮——长公主之子陈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们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

吱吱·完结·77.8万字

逢春

陆玄难得发善心,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0.4万字

墨桑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看看。 心狠手辣的李桑柔,遇到骄横跋扈的顾晞,就像王八看绿豆……

闲听落花·完结·1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