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不是善茬

夫人她不是善茬

青山羡有思

古代言情/已完结

169万字

完结于2021-03-3107:31:00
新书《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上线咯~ * 《夫人》的有声剧已在连载中,欢迎收听。 * 小娇娘能打仗,能破案,家世好,模样佳,就是身体不好,人人传她天岁难永,求娶的门户越走越底。 年轻战神无妻缘无子女缘,偏就不信邪,机关算尽把小娇娘扛回了家。 婚后两人开了挂,生娃又升级,小日子鸡飞狗跳却又清甜如蜜! … 听说:白侯爷的嫡女钟情于雍亲王。 听说:雍亲王对华阳郡主情有独钟。 听说:淑妃为给白家女铺路,给华阳郡主下红花,许以侧妃位。 阿宁:殿下钟情于我?这碗红花,烦劳殿下亲自给姐姐送去! … 听说:魏国公府世子徐悦是克妻命,连死了三任未婚妻。 听说:定国公府的华阳郡主战后重损,天命难永。 听说:徐世子无妻缘无子女缘。 听说:华阳郡主战后伤了根基,汤药难离,命不长久! 众人:命里之数,难逃!难逃! 神医一捋长须:来,生几个给他们看看! 病娇腹黑后知后觉小娇妻VS温润如玉宠妻如命老铁树 双强,甜宠,虐渣不留情 (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楔子

夕阳西坠,碎金色、橘红、绛色的雾霭纠缠在天际,时卷时舒的变幻莫测,浓墨重彩的肆意流淌着,似要将天空烧穿了一般。

那样明艳的色彩仿若浴火的凤凰翱翔,拖曳着长长的美丽的尾羽,旖旎了一片热烈。

光芒落在重重琉璃瓦上,流光如火如霞,耀眼的叫人几乎睁不开眼。落在庭院中棕色的深口缸子里微皱的水面,波纹中粼粼色彩相撞,似要上演一出血色的刀光剑影。

桐荫曳地,瘦竹婆娑,灰尘和光飞扬,叫人无端生了一股随波逐流的无力感。

偌大的庭院,不见一人来回,角落里却若有似无的传来呻吟和低泣,萦绕耳边久久不去。

窗棂蒙尘,杂草丛生,碎金的光芒好似落不进此处。本该在这里伺候洒扫的宫婢早已不见踪影,明明是最落魄的所在,却偏偏围绕在巍峨无比的红瓦高墙之中,相形之下,内在的破败显得无比讽刺。

这里是历代犯了错误的宫嫔最后的去处,凭她那时何等的风光,凭她母家拥有何等如天盛势,只要进了这里,那便再无出去的可能,等待她们的只有岁月无尽的折磨,伴随着容颜衰败,然后,慢慢绝望的死去。

人人皆知冷宫的破败和阴冷,却只有进来的人才知它真正可怕的不是破败,而是它的静谧、它的太平。

权利、宠爱本就是争斗和死亡的衍生词,你拥有权利,拥有宠爱,你处在风口浪尖,可你却也能在宫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可一旦被丢弃在此处,那说明你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注定了远离权势的中心,这叫那些汲汲营营一辈子的女人,怎么能甘心?又如何不被心底对权势的欲望折磨至疯?

清细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冷宫多年的沉寂,带来一阵叫人窒息的兴奋。这里可是冷宫,最不该来的便是人啊!

来人迈着细碎的步子穿过小路,为首者在最为破败的屋前顿了顿脚步,身后的人立马绕过上前,伸手缓缓地推开了那沉厚的朱红色门扉.

老旧门扉发出绵长的“吱呀”声,细细的,长长的,那样的刺耳,让人心惊肉跳。

突然而至的流扰乱了一室的宁静,尘埃漫天飞舞,悬在梁上的轻纱浮动,历经年岁的洗礼,早已瞧不出它原本的美丽,描金刻画的床柱上全是指甲抓过的痕迹,富丽不在,斑驳丑陋。

为首者掀开轻纱缓步走向床榻。他知的,一旦进了冷宫就注定了落魄凄凉,可他还是被眼前所见震,跨出的步子生生给顿住了。

阴暗微黄的烛火下,咋一眼看去叫人觉着害怕。

榻上的女子笔挺挺的躺着,双目紧闭,青丝枯黄,颧骨凸起,面色蜡黄,眼眶深陷,嘴唇干裂,身上的衣物仿佛盖住了一具躯干,瘦骨嶙峋已不足以形容她的破败,哪里还能从那张脸上寻出当年的一丝清艳风华?

尽管站在榻前,也几乎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屋子里除了冲鼻的霉味,混着一个行将就木的女子散发出来的颓败气息,那样的味道就好似开败了的花落进泥里,慢慢腐烂的气味。

剖腹取子,若是有太医照料,好好养着不出三月便也能痊愈了,偏偏她在这个时候被打入了冷宫,哪还有太医敢来为她医治?

加上时日渐暖,冷宫是何地方,脏乱不堪,到处是蚊虫在爬,伤口在腹上,连翻都不可能,就只能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由着那些蚊虫啃咬她的伤口,然后不断的恶化溃烂。

如今,黄色的脓水混着暗红的血水,浸透了被褥,潮湿阴冷,长时间的捂着,骨头也连着受了潮气,恐怕就连完好的背部如今也是腐烂不堪了。

这条命,已经到了极限了呀!

“娘娘。”

天光被彻底隔在屋外,烛火跳跃,光线摇曳,有些目眩,瞧不清来者脸目。

只觉那声音是温柔至极的,又小心翼翼,半是阴柔半是清朗,甚是好听,“娘娘,陛下有旨……”

那被唤作娘娘的人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双目。

那是一双极美的眸子,乌黑晶亮,好似一汪蔚蓝深海蓄了一湃汹涌,仿佛随时都会迸发。

盯着床柱半响,她缓慢的艰难转首,昏黄的光线下,小太监手中托举着的那一抹黄、一抹红,是那样的刺目,枯黄的面上毫无血色,唇角僵硬的勾起,带着嘲讽,她道:“替我准备热水,一件干净的衣裳,留下东西,去吧。”

声音那样轻,几乎只是在吐气而已。

秦宵看了那红色小瓷瓶一眼,转而又瞧了瞧那如豆烛火,仿若随时就要熄灭,就如她的生命一般,一眼可见尽头。

想到此处,只觉喉间一阵刺痛。

小太监手脚伶俐,不多时,热水和衣物便送去房中,秦宵将她扶起后,便带着人离去,走到门口,却又忍不住再回头再瞧她一眼,“娘娘……”

浴桶中不断的冒着热气,却冲不去一丝阴冷。

女子只是低头盯着水波,对着水面中的脸笑了笑,慢慢的,似乎自语一般的慢慢呢喃着,“去吧……”

秦宵看着她,张口欲言,却最终没再说出半句话来,退出屋子,带上门扉,看着光线被渐渐隔绝,然后大门被砰然合上,那抹如骨消瘦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她已经多日未进米水,身上的伤也已经腐烂。

太医得了命令不给她医治,却总是拿药吊着她的性命,让她日日受着苦,只能恨着,却无反击之力。

说起残忍,可再无人及得上他们了!

也是她不甘心啊,没有为她可怜的孩儿和族人报仇,没有看到那些人得到报应,她怎甘心死去!

怒火冲上心头,她只觉一阵的头晕眼花。

如柴的双腿早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住她了。

她趴在浴桶边缘,向着水面望着,哪里还见往日的风华正茂。

只剩下一层松垮的皮囊覆盖在脑骨之上,脱下衣物,是令人作呕的腐坏烂肉,血水顺着小腹不断的躺下。

颤巍巍的手掬起一把热水,泼向身子,冲刷着身上的污秽。

可是此刻,她却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疼痛,这意味着什么呢?

她知道的,就算再不甘心啊,她的命也走到了尽头。

那时,他与姑母总说她清丽无双,八面玲珑,可在那锦绣河山面前,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只是他和姑母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她信任的亲人只当她是棋子,他们谋夺江山、平定天下的棋子。

他们宠爱她的样子,也不过是做戏,欺瞒了世人的双眼。

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一切来得突然,仔细想来却也并非无迹可寻,是她太愚蠢,看不透。

犹记那日,她的表姐,视为亲姐的柔婉楚楚的女子,带着新帝身边的禁军深夜闯进她的椒房殿,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的砍杀。

哭泣、求饶、尖叫徘徊在椒房殿的每一个角落。

那样尖锐,那样撕心裂肺,直至身旁的人一个个倒下,一切才归于平静。

满地尸体,血腥冲天,她的凤冠在兵荒马乱中被摔在地上,青丝凌乱。

白凤仪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件惹人厌弃的物什,一字一句的与她道:“表妹,这椒房殿,你怕是住不得了。”

直到那时,她还未曾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竟这样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

“表妹如此聪慧,怎会不知,一颗棋子的价值没有了就是要丢弃的。百年的姜家啊,就这样没落了。”

“真是可惜了,那可是表妹所有的价值呢,不过你放心定国公府好歹是陛下的外家,必然保沈家荣耀太平!”

她在白凤仪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嘲讽,看到了妒忌和怨恨。

从不知这个永远表现的那么温柔善良、楚楚动人的表姐,竟也会露出这样狰狞的表情。

可笑她日日面对着这个女子,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她竟是这么的恨她呀。

然后,她拿着匕首划开她的腹,将她尚不足月的孩儿取出。

她看着她的孩儿动了动,可是还没来得及哭上一声,就被白凤仪身边的宫人狠狠掷于冰凉的地上。

(不足月,是指胎儿在腹中发育不足37周哦~不是怀孕没有一个月哈~)

她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那样小声,却是无比的尖锐,一分分的刺进她的心口。

她可怜的孩儿,那样娇弱那样瘦小,浑身带着血,像是奶猫儿一样,可她连看一眼都来不及,他便没了性命!

妖孽!于父不容,于母相克,于天下乃大害!

这就是他让钦天监给她孩子编排的罪名!

她的神色那样的尖刻,眉心是浓浓的阴翳,“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你不得先帝偏爱,又有姜氏做外家,谁看得上你这蠢货!没你去说服姜王爷,云南如何肯出兵打下南晋,何来我们今日受万人敬仰的光景?”

灼华窒住,无法反驳,她怀疑身边的任何人,可从未怀疑过她们,因为姑母姓沈,同她一样是沈家女。

她以为、至亲是最可靠的!

而姜家世代镇守云南,与之相对的南晋是心腹大患,伺机挑衅、征战连年,除掉势在必行。

却不想也是陷阱!

是了,异姓王族,战乱的时候是捧在手里的功臣,天下大定之时便是眼中钉了。

难怪南方之战的最后一役,粮草艰难不至,援军难以前行,原是如此!

想来在暗中偷笑的何止她白凤仪。

那对母子又何尝不得意!

“姨娘示好郡主娘娘,想让她说服姜家为表哥所用,她不肯!后来竟病死了!她死了没关系,她还有女儿呢!”她说着突然笑起来,十分尖锐,“不妨告诉你,你母亲可不是病死的呢,她是被苏氏一点一点杀死的!怎么样,喊着杀母仇人叫母亲,感觉如何?”

她太震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彼时正是盛夏时节,最后一茬梧桐花凋零在花草丛中,而凤凰花却正开到荼蘼。

那样热烈的艳色在微红碎金的光线下拢起了一片凄迷的红晕,拢得人的眼一片朦胧血色。

那个将自己视如己出的继母,所有的关怀疼惜,原来都是假的!

竟也是假的!

可笑自己竟一直将仇人视为长辈!

可笑至极!

她笑的那么畅快:“不过也是,八岁就没了母亲的可怜虫,可怜兮兮祈求一点子亲情也是正常。却也可笑你这人天真,亲情,身处权利之中,哪有什么亲情可言!”

好似被一卷冰浪兜头湃下,震惊和痛苦使她爆瞪着双目,灰暗的眸子因为愤怒而闪亮了起来。“你们是一伙儿的!”

白凤仪仰头大笑,那笑意仿佛霜雪覆于冰湖之上,彻骨的冰冷:“当然不是。不过,我们还是非常感谢她下的手,否则你的价值怎么能发挥的这么极致呢!”

小时候她常入宫,与他朝夕玩耍,自有几分青梅竹马的情意。

难怪了,她随父亲外放之时,总有那么多他的消息传去北燕。

而她的好姐姐,总是一边又一边的同她讲着他的好、他的出色。

让她对他印象永远那么的深刻。

原来,从那么早以前,她们就联手开始算计她了。

白凤仪吃吃的笑,“哦!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名医都查不出来你母亲的死因吗?因为那严格来说不是毒药,它只会让人越来越虚弱,一点一点的熬干她的身体,然后,慢慢的死去。”

“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她血红了双眼,目光疯狂,恨不得撕碎眼前这个蛇蝎女子。

“我们会不会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不过你一定不会死的痛快。”她温软的指尖划过她苍白冰冷的脸颊,然后又那帕子用力擦了擦,似在擦去什么脏东西一般,“行了,椒房殿娘娘,您就在这冷宫中好好颐养天年吧!”

她八岁便没了母亲,父亲又那么忙,后院里的姐姐妹妹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她想要依靠,而她们利用她对亲情的渴望,算计她,欺骗她,利用她。

可笑她跌进了那些人给她编织的温柔陷进还不自知,珍惜她们给的亲情。

拼了性命的为他们筹谋着、奔走着。

可恨,他们就是这般无情。

半点夫妻情分、姑侄亲情都不顾!

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罗织了莫须有的罪名,将她打入冷宫,杀死她的孩子!

却还讽刺的保留她除了皇后封号以外的所有名号。

椒房殿娘娘!

好一个椒房殿娘娘!

好一个帝王啊!好一个李彧啊!

果真无情最是帝王家!

好啊,好极了啊!

换上干净的衣裳,她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身体的伤口就似漏洞一般,一点一滴的将她的性命遗漏殆尽。

抓起桌上的那抹明黄,打开,她赤红着双目,低语戚戚:“朕少时登基,历经皇位之争,可感上苍。念国中良嗣、俊才辈出,固特立储君,以固国本。皇四子俊秀笃学,颖才具备。事国军,甚恭;事父母,甚孝;事手足,甚亲;事臣仆,甚威。大有乃父之风范,朕之夕影。今册封皇四子李启为太子,以固朝纲。众必视之如朕!”

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事手足、事父母、事臣仆……

他李彧将她当做傻瓜,也将天下人当成了傻瓜了不成!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笑话,都是笑话……”

她低低切切的笑了起来,那样的欢畅,那样的凄厉。

笑声在冷宫的每个角落飘荡着,那样清晰,泣血一般,蓦地,笑声戛然停止,眼角的泪却是停不住。

她对天大喊,声嘶力竭,那般恨,那般痛,又是那般的不甘。

瞪着圣旨上右下角的落款,如枯木般的手颤抖的握起烛台,燃起那抹黄,温暖的活照亮了她的脸,眸光灼灼,怨恨、不甘冲破心脉。

灼华眼中满是丝丝血红,异常的晶亮,火烧到了她的手,却似无所觉。

缓缓回身,奋力将火扔向那浮动的轻纱,火焰沾了轻纱火势瞬间随着满屋的轻纱蔓延开。

一时间阴暗无光的室内一片明亮,听着噼啪作响的木质断裂声。

她抬眼,望着屋顶的主梁朝着她倒塌,轰然一声,将她压在下面。

生命渐渐消逝,火势吞噬她的身躯。

她却感觉不到半点痛苦,双手抚着那凶猛的火势,双目直直瞪着那被火势渲染艳红的天空,火焰在她眸底跳跃。

薄薄夜色如同无声的潮水扑来,迅速而沉寂的吞没了天边的最后一缕霞色,只余了火光冲天将复将夜色点燃。

【PS:李彧和白凤仪没有早就勾搭,没有,没有!李彧也不喜欢白凤仪,不喜欢,不喜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她戏多嘴甜

新书《燕辞归》已开 ------------------------------- 温宴重生了。 仇人还一个比一个滋润。 不行,她得重新报个仇! 霍以骁:“怎么报?” 温宴:“戏多,嘴甜。” 霍以骁:“戏是挺多,嘴……” 温宴:“不甜吗?” 霍以骁:“……甜。” --- 偏执心狠男主×口蜜腹剑女主 --- qq正版书友群:伍肆陆贰捌壹壹柒伍

玖拾陆·完结·173万字

媚婚之嫡女本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他嫌她为人太过阴诡狠毒。 她嫌他为人太过高冷孤傲。 本想无事可做时,虐虐渣女渣男,逗逗小鲜肉。 岂知一道圣旨,把两个相互看不顺眼的人捆绑在一起,组成嫌弃夫妇。 自此两人过上相互猜测,彼此防备,暗里算计,日日心惊肉跳的生活。 岂知世事难料,两个相互嫌弃的人看着看着就顺眼。 她说:“你是护国贤臣,我是将门忠良,为何跟你在一起,总有种狼狈为奸的觉悟。” 他说:“近墨者黑。” 陌桑点点头,确实是如此。 只是,到底是谁染黑谁啊? 再后来…… 她说:“宫悯,你是不会笑,还是从来不笑?” 他看了她十息,展颜一笑:“陌桑,若知道有一天我爱你胜过爱自己,一开始就不会浪费时间防备你、猜疑你,而是把所有的时间用来狠狠爱你,因为一辈子太短,我怕不够爱你。” 陌桑咽着口水道:“夫君,以后千万别随便笑,你一笑,人就变得好风骚……” 宫悯面上黑,下一秒就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娘子放心,为夫只对你一人笑,只对你一人风骚。” 某女瞬间流鼻血……   【这就是一个白领精英穿越到异世古国,遇上高冷男神,被帝王捆绑在一起,相杀互撕,最后相亲相爱、强强联手、狼狈为奸的权谋爱情故事。】

灵琲·完结·207万字

重生妖女策天下

她是侯门嫡女,绝世容颜令天下倾倒,身怀异香令神鬼艳羡。 静王曾言:“浅浅,我为王,你为后,废除六宫,一世一双人。” 一句谎话,便让云卿浅用忠勇侯府上上下下七十三口的鲜血,为静王洗濯了成王之路。 不曾想静王黄袍加身之时,便是她噩梦开始之日。 静王又言:“妖女,你不是喜欢男人么,那么从今日开始,朕,就成全你!” 云卿浅死前泣血:“若有来世,我踏破江山,定拉你共赴黄泉!” —— 一朝重生,悲剧未生,亲人尚在,云卿浅感谢苍天,给她改变悲剧的机会。 亲戚设计,渣男求娶,圈套来袭。 她将计就计,釜底抽薪,化险为夷。 从不出深闺的大小姐,变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京城第一人。 然而就在一切尽在掌控的时候,偏偏出现一个她完全无法捉摸的意外。 —— 威武侯府小侯爷穆容渊,纨绔不羁,不务正业,毫无建树,恃美行凶!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缺点,美似女,恶似魔,人不羁!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嗜好,观棋,看戏,赏美! 然而却在遇到云卿浅之后,把三大嗜好改成一个——拆台! —— 云卿浅恼怒:“小侯爷为何处处纠缠?” 穆容渊邪佞:“因为……你闻起来香香的。” —— 推荐新文《王妃人狠话不多》 推荐完结文《绝色毒妃之冷面寒王傲娇宠》

会云珠·完结·176万字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本文重生+穿越,双女主,宠文一对一,虐渣爽文) 顾千凝重生了,带着前世的仇怨。 原本想要殚精竭虑的报仇雪恨,杀尽那些欺她,辱她,负她之人。 可当她重生以后才发现原本那软弱可欺,心中只有爱情,并且前世坑死了她的娘亲明安郡主成了宠女狂魔。 明安郡主温柔一笑:“千凝你想要报仇,放着我来!” 谁叫我女儿不痛快,我叫她全家不痛快! 顾千凝扶额,这还是那个满脑子都是爱情的花痴神经女吗? “告诉娘亲,你看上了哪家小子,娘亲帮你,谢景灏是吗?放着我来。”明安郡主一脸姨母笑。 顾千凝很疑惑,重生一世,原本想要报仇与报恩,却发现一切有人代劳,她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即可。 顾千凝:“······这个世界太疯狂,她的娘亲更疯狂······”

宝贝鹿鹿·完结·333万字

嫡女的娇宠日常

重生回来的阮家三小姐,一心只想着家人平安,然后报一下仇,折腾一下前世仇人,最后在找一个普通简单的男人嫁了,过一世普通平淡的日子。 她自认为将自己的狐狸尾巴藏的很好,可每一次做坏事的时候,都会被那个恶毒的男人逮到。 最后,她被那个阴恻恻的男人提着她的狐狸尾巴逼嫁。 “要么嫁,要么送你去吃牢饭,选吧。” 怂成一团的阮家三小姐,委屈的哭成球,“嫁,嫁嫁嫁,我嫁!”

小笨月·完结·256万字

盛宠之将门嫡妃

新文【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多多支持(*^▽^*)   【女主版简介】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爹娘丈夫都死了,也没儿子,只从自己的心,但绝对不怂! 前世作为道上响当当的赏金猎人,叶翎的人生信条是,不惹她,岁月静好,惹她,让你怀疑人生!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鬼丈夫诈尸了,这事儿,有点玄…… 【男主版简介】 彼时只当是一次报恩,事了拂衣去。 后来,南宫珩千方百计想“诈尸”,可惜太难。曾跟他拜过堂的小女人竟嫌弃他空有美貌,坚决不认他的身份! 废物人设精心经营许多年,南宫珩亲手给毁了,因为他要,振!夫!纲!哦不,追妻忙…… **这是两个表面傻白甜,骨子黑心肝的货色碰到一起,一见不钟情,相爱相杀的故事。 正剧,搞笑也是认真的。游游出品,一如既往的爽文,请多多支持。

三木游游·完结·260万字

娘子送我上青云

苏锦绣重生了,重生在了前世和人渣私奔的那天早上。 绿茶女过来装好心?不如把你和人渣凑一对? 重活一世,赚赚钱,养养家,顺便再跟极品亲戚斗一斗。 奶奶觊觎她家盖新房买良田想要过来掺一脚? 大伯二伯听说他家开了铺子想要夺过来自己赚大钱? 就连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位叔公都腆着脸过来要好处! 不比不知道,一比全是渣! 苏锦绣重活一世,只想着好好地过日子,顺便再供着自己家读书郎好好考科举。 谁知道,夫君倒是争气了,可是那个谁谁谁还有谁谁谁,你们起开! 不知道柳四郎已经有妻有子了吗? 啥?太婆婆想让四郎休妻再娶? 还想着逼苏锦绣净身出户? 柳四郎往她身边一站,“娘子去哪儿我去哪儿,实在不行就入赘!” 柳家长辈:……卒! 本文为种田文,重生小娘子努力赚钱来供自己的哥哥和夫君科考的故事,中间有极品,也会有福星哦。

佳若飞雪·完结·178万字

九重华锦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藏身乡野,只待时机报了血海深仇。 奈何,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 为了活命,免不得心狠手辣。 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谋划。 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林家落魄的嫡小姐。 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 实在懒得理会,偏生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好略施手段图个清静。 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 面对一张似笑非笑十分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暗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 兜兜转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 既是各有所图,不如互相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 (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负大好年华。) 旧文《江山尽风流》《一寸锦绣》完结作品哟~~

莫西凡·完结·321万字

我在豪门当夫人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本文又名《被退婚后我成了前任他大嫂》、《夫人她天天想守寡》。 作为一个被同伴送上天的人,冷飒发现她的人生依然充满了变数。 她订婚了! 她被悔婚了! 她又要订婚了! 她要嫁的竟然是个变态?! 冷爷表示,对付变态唯一的办法就是打! 没有什么是一顿毒打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打两顿! 作为一个惨遭巨变,又被亲弟弟抢了未婚妻的男人,傅凤城以为没有人比自己更惨了。 直到,他娶了一个叫冷飒的女人。 傅少日常:挨打,斗嘴,报仇,抽弟弟! 傅少夫人日常:吃喝,玩乐,斗嘴,打老公! 傅凤城:结婚只是权宜之计,我不会看上你的。 冷飒: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美男子如此多骄,何必为一棵树折腰? 傅凤城:?!等等,我们可以再谈谈! 阅读指南:本文纯架空,纯虚构,无原型 轻轻完结文盛世系列三部曲: 《盛世嫡妃》墨修尧vs叶璃 《盛世谋臣》容瑾vs沐清漪 《盛世医妃》卫君陌vs南宫墨 狐狸窝系列: 《权臣闲妻》陆离vs谢安澜 《凤策长安》君无欢vs楚凌

凤轻·完结·22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