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他心上做妖精

于他心上做妖精

朝思暮欢

现代言情/已完结

124万字

完结于2021-03-3123:53:21
第一次见面,她被他缉拿,成为了他名单上的嫌疑人,奈何那张脸过于优秀。 身为娱乐公司老总的她存了贼心。必须挖回来!当摇钱树! 可大佬不缺钱,不缺名,死活不肯就范。 她横了横心,决定——把他追到手。 “你说,我身高165,能吻到你什么位置?”她笑的明媚热烈,盯着他。 男人眉眼没有任何波动,黑眸瞥她一眼。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她唇瓣一舔,笑:“春秋大梦,首尾两个字连起来那个梦。” “……”这个小妖精! 几个月后, 宋意终于失去了耐心:“你他妈到底喜不喜欢我?追你多久了都?” 唐肆一笑,凑近她:“宋小姐,这只能证明,你撩人技术有点儿差啊。” 宋意气抖准备怼人。 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哥哥教你——” 带着气音,性感勾人心尖儿。她脑子里都炸开了花! 起初,她以为唐肆是个成熟稳重,气质有些慵懒清冽的男人。 最后她发现,那只是在工作的他。 不工作的他,懒散坏气,不折不扣的,老、流、氓! …… “你要是没选择这行,你会干嘛?” “当明星。”男人眉眼深邃,笑:“然后想办法被宋总……潜规则。” 众人震惊:“居然有人撬墙角都撬到警局来了!”

第1章第一次,碰撞

他从森冷黑暗的夜里走来,满身颓靡血色,与她碰撞,柔媚是她刻在骨子里的本性。

于是,他会带着她温柔的媚,从光明破晓而出。

——题记

阳光冲破云层,透过窗帘缝隙,熙熙攘攘的涌进屋内,落在正中央的白色大床。

或许是光线刺眼,纤瘦的身形蠕动了一下。

布料摩擦片刻,一只素白纤细的手掀开被子一角,缓缓地坐起来。

被子滑落至腰间。

黑发有些凌乱,挡着一张脸,看不真切,肌肤雪白又细嫩。

她抬起了头,黑如漆的头发顺着肩头滑下,她眼眸晕着水雾,眉眼有刚睡醒的惺忪慵懒,漂亮的狐狸眼徒生几分慵媚之感。

掀开被子时,许是被子大力擦过了手臂,手臂上忽的传来一阵刺痛。

“嘶——”宋意皱眉看向自己的手臂。

那里有一道不浅不深的抓痕,干枯的血迹还附在手臂上,蜿蜒着,平平破坏了纤嫩的手臂,显得突兀至极。

她沉了沉眉,糟心的情绪浮上了心尖儿。

这什么时候伤的?

昨天谈完合作后,就去给她哥哥庆生了,估计在生日宴会上伤的。

她想了想,垂眸拿着手机给助理李文发了一条消息:昨天谁送我回来的?

李文:我送的。

宋意:我手怎么伤的?

她刚刚把信息发过去,李文的电话下一秒就打了进来,刚接起,就传来他紧张的声音:“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儿?!我马上叫私人医生过来!”

宋意:“……”

我他妈觉得该看私人医生的是你。

脑子有坑,咋咋呼呼的毛病啥时候能改了。

她嘴角一扯:“不必了,等我到公司再说。”

......

半个小时后。

宋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吊带小裙子,裙长只到膝盖上方,露出纤细修长的腿。

收腰的设计把身材勾勒得芳菲妩媚,极致的纯白色,被她穿出了一种极致明艳的媚,一张小小的鹅蛋脸线条流畅柔性,女人独特的柔媚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镜子微微一笑,柔和明媚,女人的媚气和柔,她结合的毫无突兀,尤其那一双勾魂的狐狸眼有着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目空一切,清傲如她。

踩着高跟鞋,手里勾着车钥匙,往楼下走。

步态轻巧,摇曳生姿,活生生的勾人心魂的美人儿。

走出来,夏日的阳光似乎都没有她明媚晃眼。

坐上红色的超跑上,换了下车上的平底鞋,墨镜一戴,冷艳气场莫名由内而外散开来。

烈日炎炎下,车如箭离弦,飞驰而去。

车载音响的音乐声缓缓幽淡,开车的女人目视前方,好像是很认真。

“我们试过用尽全力与这世界碰撞,那是最初的模样......”

“还记得......砰——”

忽的一声突兀的巨响,音乐的声音,戛然而止。

宋意整个人都往前倾,略长的耳饰甩在了她的脸上,她细皮嫩肉的,顷刻间,便出现了红痕。

疼得她摸着自己的脸裂了一下嘴。

要不是系着安全带,她整个人得撞挡风玻璃上去——

看着右前方的黑色车尾灯,她舌尖微微的抵了抵腮帮子,清艳的脸上一脸不爽快。

——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将奔你而来

【已签出版】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 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 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 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 “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 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亲了一口,挑衅一般:“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吃回头草的。” —— 群:1143366193

少时欢喜·完结·116万字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苏爽虐渣,婚后相爱,双向暗恋,佛系大佬vs娇软甜妻】 初见之时,唐菀感慨:这江五爷真如传闻一般,禁欲落拓,骄矜洒然,只可惜,慧极必伤…… 是个短命鬼! 而后的她,被某人带进了屋里,出来时众人瞠目: 怎么还哭了? —— 后来听闻,江五爷养病归来,带回了个姑娘。 单纯无害,殊不知最温的酒却藏着最呛喉的烈,得罪了不少人。 某人却道,“人是我带回来的,由她闹腾,如果……出事了,我负责。” 好友提醒,“唐家的人,你负责?” “跟我回来,就是我的人,一个小姑娘,就是惯坏了,我也是担待得起的。” 【婚后篇】 唐菀嫁入江家,只有一个任务,在某人没死之前,替他: 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某人狐疑:“白天温软害羞的小姑娘,晚上怎么像变了个人。” 唐菀思量:不抓紧时间,怕他时日无多啊。 只是…… 孩子生了,满月了,周岁了,唐菀都准备好做寡妇了。 他怎么还没死? 后来江五爷低声问她:“听说你天天盼我死,想生生熬死我?” ** 【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360万字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宋千媞一直觉得新搬来的邻居不好相处,因为他冷酷又毒舌,直到有一天,她被这个邻居堵在了楼道里—— 温律师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百姻必有果,你的姻缘就是我。” “……” 宋千媞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对他改变了看法。 这哪里高冷了,明明是闷骚啊! 她认为谈恋爱可以,结婚绝对不能找律师。因为以后吵架肯定吵不赢他,而且离婚时,对方连律师都不用请就能让你净身出户。 听完她拒绝的理由,温律师面不改色的道:“你要是不喜欢律师这个身份,我可以换一个。” 原来她的邻居竟然是个大佬,她赶紧抱大腿,从此她的人生跟开了挂似的顺风顺水,简直是爽歪歪。 读者群号:217052325

桐芜·完结·101万字

顾先生的金丝雀

【已签约出版】 腹黑毒舌霸总vs可萌可御心机娇软毒美人 【恶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来替你收】 外界传闻c市富商顾江年计功谋利一把好手,所到之处只为利。 可君华老总人人皆知,顾董不仅谋利,还谋人。 谋到何种地步? 要钱送钱、要人送人、你打架我看门,你撕逼我撑场。 婚前,她是极不受宠的姜家大小姐,孤身一人与恶毒后妈出轨渣爹斗智斗勇,日常工作:撕逼!撕逼!再撕逼! 婚后,她是顾公馆备受宠爱被男主人捧在掌心舍不得让人欺负的小祖宗,日常工作:抱大腿!抱大腿!再抱大腿! 【婚后日常一】 某日,顾太太生病胃口不佳,顾先生推掉事物归家,坐在这人跟前,冷冷瞅着她话语冰凉:“不是说老子秀色可餐吗?吃!” 【婚后日常二】 顾太太身陷囹圄,被世人攻击,有记者狂追不舍询问顾江年:“身为君华董事c市首富顾先生对于顾太太意图开车撞自己亲生父亲一事有何看法?” 男人前行步伐猛地顿住,望着记者面色冷寒且一字一句道:“我惯的,你有何意见?” 不待记者回答,这人再度狂妄开口:“有意见你也给我忍着,我顾江年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李不言·完结·195万字

宋家夫人不好惹

孟渐晚在圈子里挺出名的,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要当一个样样精通的大姐大。 大姐大勾唇一笑:“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赢过我。” 宋少发表爱情宣言:“我觉得,爱一个人呢,就是要给她买跑车,一辆不行就两辆,实在不行再加一架私人飞机,或者豪华游艇!” 孟渐晚:“OK,我可以考虑一下。” * 婚前,宋遇就知道孟渐晚是惹不起的小祖宗,婚后更甚。 宋遇正忙着呢,秘书火急火燎跑来:“宋总,夫人她在酒吧把程家小少爷给揍了,人已经进医院了。” 宋遇习以为常:“她连我都打,打别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秘书:“……其实这事儿不怪夫人,程家小少爷刚留学回来,不认识夫人,把她当成未出嫁的小姑娘调戏了,听说是摸她的脸。” 宋遇签字的手一顿,挑起眼梢:“程家小少爷手断了没有?” “那倒没有。” “我去把他打断。” “……” 自此,宋总放出话来:“友情提醒,宋家夫人不好惹,见了她最好绕道走。” 吃瓜群众:“她这么放肆,还不是您惯的,别墅都改造成养鸡场了,就因为小夫人爱养咕咕鸡、爱捡鸡蛋。” * 宋总即兴rap:“以为她是孟德瑞拉,实际是朵霸王花,只好连盆端回家,免得祸害到大家。哟哟哟!” 孟渐晚:“你完了:)”

三月棠墨·完结·113万字

越界招惹

【已全国出版上市、漫画改编、广播剧改编、探照灯2021年度十大网络原创小说】 [最野的玫瑰,躁动无人区] 初见,温弦一眼就看中了陆大队长。 垂、涎、欲、滴。 一场爆炸,身为特种兵队长的他左耳失聪退役。 温弦:“嗯?怎么才能得到你?是麻袋还是甜言蜜语。” 陆枭叼着烟,冷漠道:“你是风光大明星,我是这鸟不拉屎无人区的队长,穷得很,你看中我什么?” 温弦:“我想看你是怎么亲我的。” 陆枭一哽。 燥了脸,无情走人:“不知羞耻,想都别想!” 隔天。 他:“心血来潮?” 温弦:“处心积虑。 ” [无人区大队长vs绝美大明星,二者皆大佬,全文高甜]

傅九·完结·115万字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开

【正文完结,高甜番外持续更新中】 第一次正式见面,小姑娘连人带猫摔进他的院子。举着小奶猫,女孩睁着水汪汪的一双眼看他。“您能收养它吗?” 再后来,她坐在墙头,手里还举着没啃完的鸡翅,笑意炎炎看着他。“我来看猫的。” 很久以后,女孩蹲在他屋外的墙头哭的稀里哗啦。“我,只是路过想看看猫。”小猫蜷缩在她怀中瑟瑟发抖。 男人叹息,弯腰蹲在她面前,清隽的眉眼上染上一层薄霜。半晌后无声笑开,连人带猫抱回家。 念念急了。“商先生,我真的是路过。” 男人微凉的指尖轻触她的眉心,目光深情温柔。“嗯,你只是路过,而我是不想错过。” - 颁奖礼上,寄念念手捧奖杯,笑容灿烂。“感谢我的先生,从我一无所有到万丈瞩目。五年前,他于我而言是遥不可及的神话、五年后他是我前行路上的万丈光芒。” 坐在台下的男人,冷峻了大半夜的神情终于有了片刻的温和,轻轻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面对镜头,面露笑意。 “客气了,商太太。” 遇见你,才是我的三生有幸。 【1V1甜宠文】 【双向暗恋,超级甜甜甜】 【年龄差8岁】 【只对女主好的帅气温柔先生VS外人面前小辣椒男主面前小怂包的甜心女主】

沉安安·完结·186万字

被迫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推荐新书:《当古早文女配重生后》】 喻城宿家的千金是个病美人,一日三咳血,病因却怎么也查不出来,就差搞玄学了。 所以众人都以为宿婳活不过十八岁。 终于到了宿婳18岁那年,宿家突逢变故,只有搭上蔺家这条船才能有一线生机。 而蔺家提出的交易条件是联姻。 于是,病美人从宿家转手到了蔺家。 妄图嫁进蔺家做豪门太太的女人们心想:等宿婳死了,她们就有机会了。 然而,一年,两年……若干年!! 众人:宿婳怎么还没死?! 【小剧场】 蔺家人都知道七爷洁癖极重。 新夫人却半夜咳血,床单被子都沾上了鲜红刺目的血。 蔺家佣人瑟瑟发抖,生怕七爷发脾气将新夫人扔下床。 可是却见七爷轻手轻脚地把新夫人抱在怀里,压着声音怒斥:“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医生?” 佣人:“哦……哦!”转身出门时,只听七爷用无奈的声音评价新夫人:“真是个小金碗。” 碰不得。 摔不得。 只能放在加密的保险柜里藏着,护着。 【娇气富贵花病美人女主VS处女座特挑剔洁癖极重男主】

竹西木·完结·39万字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