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春梦关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8万字

完结于2022-10-31 23:39:46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楔子·前世

昭元七年,仲夏夜,月朗星稀,蝉鸣蛙叫,宜兵乱。

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一如枯木逢春,老树抽新芽,正是回光返照,大限将至之象。

姜莞踏柔婉月色而来,于福宁殿前停下脚步。

叛军厮杀的叫嚣依稀能从安华门方向传入内廷,短兵相接的碰撞仿佛就在人耳边响起。

她低头看一眼蔓延而下的汉白玉阶,冷硬的刺痛人眼。

她丝毫不惧。

本该守在福宁殿外当差的太监和宫娥早做鸟兽散,元福咬牙切齿跟在姜莞身侧,自始至终都不肯再开口尊上一句皇后。

姜莞冷笑着提步入内殿,显然并不把元福的慢待与恨怒放在眼中。

内殿熏二苏旧局香,沉静儒雅,是赵行一贯喜欢的香,也很衬赵行。

只有她才知道,赵行刻入骨髓的狠辣与劣性。

她往内室去,龙床上赵行面上竟有了红润颜色,只那身明黄绢缎的睡衣松松垮垮罩在他身上,才能真切看出他的确已是瘦骨嶙峋,时日无多。

姜莞垂眸,往床榻尾端圆墩上坐过去,不肯看赵行。

赵行却自她进来,目光再没挪开过。

他眉眼弯弯,到了此刻,笑容仍是最真切的:“许久不见你,你好似瘦了些。”

她其实没有瘦,昨儿穿衣裳觉得内衬有些紧,才发觉她比半年前要丰满圆润不少。

瘦的是他。

“元福说官家有话跟我吩咐。”姜莞没打算同他叙旧情,语气生硬,满面疏离。

赵行眸色痛了痛,他只笑笑:“我不是这样跟他说的。”

姜莞面色一僵,旋即又冷肃下来:“官家眼下是晓得自己时日无多,大位不保,便又要与我扮演温情儒雅好兄长的戏码了吗?”

赵行闻言皱起眉来:“珠珠,你——”

“别这么叫我!”

姜莞厉声斥断他:“你也配?”

她变了。

也是,她早就变了。

否则怎么会伙着三郎给他下药,将她的中宫令符交出去,方便三郎兴兵起事,造反逼宫。

赵行只是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何至于此。

“我不配,三郎配,对吗?”他到底没法子对她恶语相加,就连声色清冷一些都做不到,“半月前你把中宫令符交出去,由着他节制禁军,调用内府库兵器,造成今夜兵乱。所以珠……阿莞,他配?”

姜莞眼底闪过不耐:“官家将死之人,又何必非要人把过往种种说清道明?人活一世,难得糊涂,这不是官家教我的吗?”

他是教过她难得糊涂四个字。

他那时是希望她此生无忧。

她生来便比旁人尊贵,天家公主也可比肩,她父兄一贯将她保护的极好,随心所欲的小娘子,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几个来。

后来嫁了他,入了东宫再入内廷,他不想叫她被那些规矩约束拿捏,便教她,难得糊涂。

这话本不是这样用,他却哄她只管装傻充愣,横竖没人敢置喙她半句。

却不想,今夜被她拿这四个字来堵他的嘴。

赵行笑意终于冷下去:“过往种种,阿莞,你是说你与三郎的过往种种吗?”

他还敢提!

姜莞心头生气烦躁,腾然起身,动静大,自然也带翻了身下圆墩。

圆墩自脚踏上滚落下去,在青灰石砖上发出咕噜声响。

“赵行,你真是死不悔改。”她咬牙切齿,猩红了一双眼,“他十岁回京,你欺他无人照拂,对他近身乳母痛下杀手,使你幼弟惊惧三月,郁郁成疾!十五岁你坏他名声,设计陷害他眠花宿柳,叫先帝斥他行为不端,罚他在府幽闭思过长达半年之久!”

过往种种,赵行可真敢说啊。

那些埋藏了十几年的秘密,压在心头的委屈,在今夜悉数爆发。

“还有我——还有我,赵行。”姜莞欺身上前,看着那张最熟悉的脸,倏尔周身凛冽,她抬手,那样细软的手,虎口正好钳上赵行咽喉处,她在将五指收拢,“你知道我心悦他,你还敢说你知道!你既知道,却要坏了我与他的大好姻缘,一箭双雕,真不愧是你!先帝许我父亲为我另觅佳婿之时,你该有多得意啊。”

“阿……莞……”今夜的赵行,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

即便是他身强体健时,她想要他的命,他……又怎么会不给呢?

只是困顿十年,而今总算是明白了。

他的小姑娘,被人骗的那样彻底,深以为与他有泼天之恨。

眼下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他也不想说。

他就要死了,她的积怨,满腔恨意,也会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

只要三郎留有一丝人性,善待于她,至少她余生还能好好活下去。

所谓真相,并不是要给心爱之人余生蒙上阴影的。

“松……手。”赵行眸中在初见她来时的那点光亮彻底熄灭,他并不挣扎,却劝姜莞,“别杀人,我已……本就是,油尽灯枯了……”

姜莞怔然一瞬,蓦地松开了他。

对,赵行已经油尽灯枯,她实在不必为了这样的人脏了自己的一双手。

可他这幅嘴脸,仍叫人觉得恶心!

姜莞取了帕子擦手,那白净的湖丝苏绣帕又被她弃如敝屐。

赵行眼皮直往下压。

是因为碰过他,她才觉得脏。

想想多好笑,珠珠与他做了快十年夫妻,如今倒嫌他脏了。

原来他的心头肉,就这样委屈巴巴的过了十年啊。

“好好活着吧,阿莞,没什么比活着更要紧的。”

他太了解赵奕了。

再怎么善待于珠珠,这辈子也不会给她任何名分。

但只要赵奕心底有那么哪怕一丝柔软,野心之外分出一丁点的柔情给珠珠,也足够赵奕哄着她过完下半辈子的。

姜莞咬紧了后槽牙:“我自然好好活着。我与他的和满人生,你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也不要再想来打搅拆散了!”

·

昭元七月七月,昭元帝崩于福宁,留遗诏册立皇太弟。

八月荣王持大行皇帝遗诏登基,立发妻荣王妃为中宫皇后,褫先皇后姜氏尊号,移居铜雀台。

十月,姜氏薨。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完结·112万字

春云暖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连载中·73.6万字

拒绝嫁给权臣后

上辈子,顾夭夭从懵懂无知的少女,走到了诰命夫人之首,外人只看她风光无限。 却不知,她的亲人相继惨死,即便报了仇,可也是机关算尽,心力交瘁,油尽灯枯。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这辈子她只想陪伴在家人身侧,保护他们平安顺遂。 改变命运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二十两银子将让自己名声尽毁的落魄未婚夫打发了。 后来,落魄未婚夫发达了,成了皇帝跟前的新贵,势力滔天的权臣。 顾家大房,犯了人命在未婚夫手上。 京城的人都等着看,顾家怎么打脸求人。 可是等啊等,等的头发白了也没见顾家女低过头。

沉欢·完结·169万字

重生之清贵嫡女

新书《贵妃娘娘宠冠后宫》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三只鳄梨·完结·104万字

喜遇良辰

谢良辰为弟报了仇,再也了无牵挂,虽然因此欠下一笔人情债,不过人死如灯灭,眼睛一闭,这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轰隆隆雷鸣之声响起,再次睁开眼她竟然回到十四岁的大好年华,身边那位宣威侯还不是曾经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模样。 谢良辰正要装作不认识…… 宋羡眼尾上挑,眸中泛着细碎的光,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想赖账? 说好的“侯爷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正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宋羡,忽然被谢良辰几道惊雷拖回十九岁那年——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 强强联合,双重生,宠出天际,爽文。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云霓新书指引《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完结·11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