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金记

玉金记

只今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8万字

完结于2021-07-1521:06:23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 “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 “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 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 “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引子

大夏国玉龙十七年。

后来的人们记起这一年的时候都说是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没有兵患也没有瘟疫,安安稳稳太太平平。

但对于有的人而言,这一年却经历了诸多波折,哪怕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

初夏清晨。

进京的便道上车马稀落,偶尔有几辆驴车赶过去,也多是往城里送菜的,这附近有许多菜农,靠着种菜为生。

赶着菜车的人有些奇怪地看着走在路上两个人,那是一个胖大和尚抱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正在大踏步走着。

朝阳透过薄薄的晨雾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带着几分滑稽。

胖和尚的灰布僧袍上仆仆风尘,俨然走了很远的路程。

孩子还没太睡醒,枕在和尚的肩膀上,闭着眼问道:“舅爷爷,咱们是要回家吗?姥姥在家等着咱们吗?”

和尚听了脸上露出伤痛的神色,粗声粗气道:“咱们不回去啦!舅爷爷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那姥姥呢?”小孩子还是追问。

“你姥姥出门办事儿去了,你乖乖的,到时候她自然会来找你。”哪怕和尚是个粗人,也实在不忍心把真相告诉孩子。

“姥姥的伤好了吗?”小孩子又问:“她吃药了吗?那些打她的人都被你杀死了吗?”

“好了,吃了,都死了。”和尚不耐烦地说,心中觉得让男人哄孩子是这世上第二折磨人的事,仅次于娶妻:“别再说话了,当心柳絮飞进嘴里。”

这时候正是飞柳絮杨花的时节,所谓“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是也。

心中焦躁的和尚一眼瞥见有人在盯着他看,便忍不住发作起来,喝道:“看你家佛爷做甚?!难不成是要我给你剃度?!”

他虽是出家人打扮,但身材高大,举止鲁莽,怎么看都像是山贼走投无路才削发为僧。

赶车人不敢惹麻烦,转过脸去,使劲催动拉车的毛驴快走。

但那小孩子一点儿也不怕那莽和尚,拍着他的秃头道:“舅爷爷,你又犯了嗔戒啦!回头要多念几遍多心经。”

“知道啦,知道啦!不要再啰嗦啦!否则我就把你丢在路边。”和尚重复着不知已经说了多少遍的话。

小孩子嘻嘻笑着,根本不放在心上。

半路歇了个晌,傍晚时分,和尚终于带着孩子来到了大夏国的京城天都。跋涉了将近两月,鞋子走破了三双,辛苦可知。

二人早已饥肠辘辘,嗅着饭铺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忍不住直咽口水。

胖和尚找了个二荤铺,大喇喇坐下,高声点了两套羊汤大饼。

他自己吃一套半,给孩子留下半套。

热乎乎的羊汤配着大饼,既能解馋又能解饿,价钱还不贵。

毕竟有钱人不吃羊杂碎,他们只喜欢吃炙子羊肉,或是羊肉玉糝羹。

虽说出家人不可动荤,可京城这地方什么人都有,也不是只有他一个吃肉的和尚,加上一看他就是外地来的,所以也没人理会。

更何况他并非化缘,而是付了钱的。

夜幕低垂,和尚带着孩子来到天都最繁华的春愁河畔,这里和秦淮河两岸一样,是声色犬马纵情享乐的地界。

“好孩子,你就乖乖坐在这儿别动,等有人出来了你就把这封信递上去。”和尚说着把孩子放到一家花楼的后门台阶上,又把一封信交到她手上。

信皮未封,上头也没落款。

“舅爷爷是出家人,身上没什么钱,还剩这几个铜板都给你吧,留着买烧饼吃。”和尚叹口气说:“还有这个东西,戴上之后千万不要取下来。”

和尚说完从怀中掏出一物,理好丝绦小心地给孩子戴在颈上。

“舅爷爷,这是什么?”孩子摸着脖颈上的东西问。

“这是你的命根子,千万别弄丢了,有了它你姥姥才能找到你,不然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和尚道:“记住没有?!”

“舅爷爷,你不要我了吗?”孩子仰头望着和尚。

“你是个女娃子,舅爷爷没法一直带着你,何况我这么混账,只怕会把你养成一个小混账,思来想去还不如把你托付给更可靠的人,”和尚道:“这人是我的老相好,我当年没落发的时候曾和她山盟海誓过,不过后来既出了家,也就只好撒开手。

她是个难得的奇女子,凡是入烟花的女子都有不得已的苦衷,难免被迫强颜欢笑,又或是长吁短叹的不知足,更有一心要找个好人从良的。可她不一样,她是自愿的,所以做起来得心应手,终于成了京城九街十八巷的总花魁。”

孩子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烟花,又什么是花魁。但听和尚得意的口气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和事,于是边听边点头。

“对了,再把我教你的轻功要诀背一遍,不要忘了。”和尚又说。

孩子一字不差地背完了,问他:“舅爷爷,练好这个能让我像你一样杀那么多人吗?”

“不能,”和尚摇头道:“不过能让你遇到坏人的时候跑的够快,也算是个防身之术。”

“舅爷爷……”

“好啦,不要说啦,舅爷爷要走啦!”和尚不耐烦地挠了挠秃头道:“不能让她看见我这副样子。”

夜半。

楚腰馆的软玉姑娘喝得有些醉了,找个借口从酒桌上逃出来到后门透气。

“这帮王八蛋就知道把老娘往死里灌,”软玉边走边抱怨道:“一群绝后挨囚攮的!”

后门关着,一个姑娘和一个恩客正倚在那里说话,见阮玉来了招呼一声就走开了。

软玉一把扯开门,被夜里的清风扑个满怀,人顿时清醒了几分。

刚说一句“好凉快”,就见个孩子坐在台阶上,身上的衣裳松垮垮,小脸脏兮兮的,一双大眼睛黝黑晶亮,见了人也不怕生。

“你是谁家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爹娘呢?”软玉问那孩子。

“你是老相好吗?”孩子站起身问软玉:“舅爷爷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递上了那封信。

片刻后------

“姹儿姨---”软玉唱琵琶的嗓子声如裂帛,九拐十八折传遍了整座楼:“你的私孩子找上门来啦!”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喜时归

新书《小千岁》已开~ …… 谢于归重生后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坟,盗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条嗅到血腥就不松口的疯狗…… …… 韩恕叼着她脖颈直磨牙:你说谁是狗? 谢于归:你不是? 韩恕:……汪。

月下无美人·完结·52.6万字

首辅大人有妖气

新书《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已发布,欢迎移步一阅:) — 「那位首辅大人确实一身正气啊。」 冯嫣最近常常这么想。 毕竟,自从嫁入魏行贞的府邸,那些过去常常困扰着她的麻烦事,立刻烟消云散。 然而某一天,一身正气的首辅大人,终于在她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一条真·毛绒绒的大尾巴。

柯遥42·完结·96.9万字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 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 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 - 起初: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 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她:“好。” 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 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 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 她:“?” 再后: 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 她:“??” 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 —— 小剧场一: “我还要很多钱。” “你拿何物置换?” 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 “我啊。” 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完结·99.5万字

锦冠天下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 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姻缘会落在她的头上。

玲珑秀·完结·195万字

天作不合

人都说那位不可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 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人的恶鬼以及克人的乔小姐。 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之后,方家终于将她赶了出去。 赶走当日,便举族相告、奔走欢庆。 *** 三月春的一天,那位人尽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进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 自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 放个书友建的群号,欢迎大家进群玩耍:215715120

漫漫步归·完结·279万字

表小姐

王晞的母亲为给她说门体面的亲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镀金。可出身蜀中巨贾之家的王晞却觉得京城哪哪儿都不好,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早点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自己住的后院假山上可以用千里镜看见隔壁长公主府……她顿时眼睛一亮——长公主之子陈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们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

吱吱·完结·77.8万字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 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 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 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 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 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完结·140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