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生香

妙手生香

董无渊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4万字

完结于2021-07-1200:17:48
作为一个厨子,贺含钏很有职业修养—— 炒、爆、溜、炸、烹、煮、炖、烤,她无一不精。 作为一个宫女,贺含钏略显消极怠工—— 每天琢磨着如何跳槽创业,发家致富,当上掌柜的,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 这一世,身为京城当红馆子鸿宾楼大掌柜的贺含钏,愿意跪在佛前苦苦求个五百年!

第一章冰糖雪梨

时间,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一种不用付出便可获取,不受人控制,不被人左右,无论被予者是否愿意,都始终坚定向前的存在。

乾元十二年初春,姑苏城北,秦王府邸朱漆青瓦,檐角高高翘起,干净利落得丝毫不拖泥带水,这栋标准江南建筑上披红挂绿,四处都洋溢着一股子喜气儿。

贺含钏靠坐在掐金丝靛青蚕丝软枕上,透过屋内四四方方的小窗一眼便瞧见了悬在梁下的大红灯笼,笑着转头问,“阿蝉,咱们安哥儿是今儿娶亲吧?”

“您说对了!昨儿个秦王殿下还来院门口给您问安,听您在午睡就说等两日再带着新娘子来。”

贺含钏身边穿着粗布衣裳的中年妇人回道,语气里有藏不住的乖哄和安抚。

贺含钏欢快地抿嘴笑了笑,正欲开口,喉头却涌上一股浓重的甜腥味,“噗”的一声大咳,素净的只滚了一道斓边的被褥瞬时出现了一片殷红。

“阿蝉!”贺含钏来不及嘴角的血迹,连声唤道,“快快!别让旁人看见,赶紧送到浣衣...不不,咱们自己洗干净,不能让别人知道!今儿个是安哥儿好日子,不能叫我冲了喜气!”

阿蝉赶紧扑上来,将被褥收拢在怀里抱着,埋头往外走,刚一出门,门外的小丫头伸手来接,藏在眼眸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速速往下坠,“蝉姑姑,咱们侧妃太可怜了...今儿个是她亲儿子成亲,太妃将咱们侧妃拘在屋里...小秦王也是,昨儿个来点个卯,明明都告诉了他,侧妃咳得都吐血了...偏偏殿下点点头,只让我多炖点冰糖雪梨盅...”

约莫是伤心狠了,小丫头哭声陡然放大,“要是侧妃喝点冰糖雪梨汤就能好,我愿意时时炖,日日炖...”

小丫头的哭声又尖又细。

阿蝉赶紧捂了丫头的嘴,低声斥道,“就你会哭!”阿蝉垂头一眼看到那团鲜红,眼眶泛红,“行了行了,今儿娘娘精神头比昨儿个好点,咱们别惹娘娘伤心了...”

门关得不严实,贺含钏听见门外的声音渐行渐远,靠在软枕上发愣,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风将红灯笼吹起,灯笼下的大红穗子高高扬起,形成了一道美好的弧线。

贺含钏随着那阵风,笑了起来。

老了老了,别人反倒觉得自己可怜了。

想想二十年前,谁人说起西六所的帮厨丫头钏儿不艳羡一句“那丫头运道好呀”...十三岁一手红案白案,八大菜谁都吃得好,又到当时的四皇子徐慨身边,因为人老实被四皇子生母顺嫔娘娘指做了徐慨的通房,后来徐慨大婚,她又随着他出宫开府成了他的妾室。

后来秦王妃张氏生不出孩子,她就被停了药,生下了秦王长子徐康安...

贺含钏笑着,却觉得眼角有些湿润,拿手背一擦,才发现眼泪早已止不住了。

再后来呀,秦王突然暴毙,张氏成了秦王太妃,她的儿子成了小秦王,别人尊她一句“贺侧太妃”,可事实上呢?徐康安出生后就被秦王抱到了正院,她从来没有亲手抱过她的孩子,一次都没有。

秦王和张氏把她当做一剂毒药,只要安哥儿沾染上了一点儿,就立时万劫不复。

“咻——”

喜庆的唢呐,声音很响亮。

贺含钏被吓得一抖,随即方长呼出一口气,床畔的杌凳上放着一盅冰糖雪梨汤,贺含钏艰难地伸手去够,抿在口中,味道微微发苦。

她蹙了蹙眉,拿勺子舀了一勺,梨子的核竟然没有去掉,不去核,汤是会苦的。

贺含钏愣了愣,索性将勺子放下,就着盅仰头一饮而尽。

安哥儿让她喝,她就喝吧。

她听话一辈子,当宫女时听管事嬷嬷的,当通房时听四皇子的,当妾妃时听王妃的...一辈子战战兢兢,为了活这条命,她怕了一辈子,就怕哪天板子落到了自己身上——她见过被杖责打死的人,是浣衣巷的小秋儿,因为洗皱了一件平素绢里衣,被内侍赏了二十杖,背上的肉都被打烂了,洼湿一片,发出腐烂恶臭的气味,没多久,小秋儿就死了。

贺含钏往里缩了缩,摸到了枕头下的那本书,上面似乎还残有那股冷冽的松柏香,让人微微心安。

入夜,姑苏城外礼花一簇接着一簇冲上天际,映得黑夜如白昼一般,内城的百姓欢呼雀跃,藩王大婚是大喜事,意味着明年的赋税只会少不会再加了。

秦王府里里外外也透露着欢欣沸腾的气氛,到处都是酒和硝烟混在一处的呛鼻味。

贺含钏却打着摆子,在床上缩成一团,时而发冷时而发热,阿蝉为她叠上了三层厚棉絮,却仍听见她呢喃,“冷...冷..”阿蝉满眼是泪,紧紧握住贺含钏的手,高声叫道,“去叫大夫!快去叫大夫!”

“叫什么大夫?”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屋内在一瞬间被那股陌生的喧嚣充斥,又随着门被阖上突然安静。

阿蝉忙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太妃娘娘,侧妃自午后就开始打摆子,一直叫冷,怕是...怕是不行了...”阿蝉哭着一直磕头,“得请个大夫来看看啊!”

秦王太妃张氏一身喜气洋洋的正红色,妆容整齐,神色肃穆,斥道,“荒唐!殿下大婚,侧妃虽是长辈,却也不好犯忌讳!城外府内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偏偏贺妃要瞧病,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殿下生母不想着儿子好,正对新媳妇拿派头呢!”

这话儿就重了。

阿蝉忙扑在地上,埋头不起,“娘娘明鉴,只是侧妃她...”余光里,贺含钏满面潮红,混沌不清,已然一副进气少出气多的模样,阿蝉不觉泣不成声,“娘娘,您好歹看到侧妃恭顺老实了一辈子的份上...”

张氏身边的嬷嬷稳步上前,抡圆膀子给了阿蝉两个响亮耳光,“主子的好坏,也能从你这张贱嘴里出来?!”嬷嬷冷着脸,“贺氏身边的媳妇子没规矩,拖下去杖责二十,长长记性。”

“杖责”二字如一道雷霆劈在贺含钏脑门心。

“阿蝉!”贺含钏一声尖叫,张开双臂,四下胡抓,“阿蝉!”

张氏手一摆,嬷嬷迅速将阿蝉肩膀向下一垮,嘴里塞上布条往外拖。

屋子里,只剩下了张氏和贺含钏。

偏阁很冷,蜡烛也只点了两三支,将人照得昏黄变形,贺含钏感到两股热流从鼻腔流出,张开眼,眼前一片漆黑,她张大嘴巴却只能发出呜呜声音。

“钏儿...”张氏的声音,带有不容忽视的笑意,“我还记得,当年我还没嫁进来,就听见过这个名字了。”

张氏踱步坐下,说着吹灭了一支蜡烛,“人人都知道,我夫君身边有一个乖巧漂亮的丫鬟,有手好厨艺,陪伴了他四五年,先我一步成为了我夫君的枕边人。”

看不见,也嗅不到。

贺含钏突然不恐惧了,努力瞪大眼睛,却只能用耳朵捕捉到张氏细微的嗤笑。

贺含钏感到耳朵和眼睛都有热流滑出。

张氏看着贺含钏五窍出血的样子,心里只觉得痛快,“我想王公勋贵家的男人,身边有个可心人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像养小猫小狗,男人喜欢的时候是个物件儿,不喜欢了,连物件儿都不是了。”

贺含钏耳朵开始嗡嗡作响,可张氏的声音却神奇地很清晰。

“可徐慨待你,可不像是在待一个玩意儿。”张氏长抒一口气,似乎要将胸口的浊气尽数吐出,“他一直防着我,怕我害了你。我生不出孩子,是我生不出来吗?徐慨每逢初一十五就来我屋里坐坐,坐一会儿就在别院歇下,我怎么可能有孩子?后来我看明白了,徐慨想要你名正言顺地生下他的孩子,他要他的长子从你肚皮里爬出来。”

好像有根刺扎进了贺含钏脑子里,张氏的话又像一支鼓槌,一下一下重重敲击在她胸腔上。

“后来你生了徐康安,徐慨让我对着祖祠发誓,让我以张家列祖列宗发誓,绝不动你和你的儿子。”

张氏声音变得尖利起来,“只要我动了手,存了心,我,我和张家,他都容不下!”

那支鼓槌还在敲打。

贺含钏的心脏开始紧紧收缩,像被人用尖细的指甲掐住一样,她五感尽失,却能感到来自胸口剧烈的疼痛。

“偏房的孩子怎么能当世子呢?”张氏清凌凌地笑出声,“只有把徐康安放在我膝下,才能被当做嫡子教养。我把他当成我的儿子,他也把我当做他真正的母亲,我从来没动过害他的念头,谁又会害自己的儿子呢?”

张氏笑着,神情餍足得像捕到了猎物的蛇,“他尊敬我,孝顺我,听从我。徐慨死时,他只有两岁,我含辛茹苦将他养大,为他娶亲,尽心尽力为他操持,我信守了我的承诺,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你和你的孩子下手...”

贺含钏的眼睛正在缓慢地闭上。

张氏见状,近乎癫狂地剧烈摇动贺含钏的肩膀,怕她就此解脱,更怕她错过了最精彩的那出戏。

“我守住了我的诺言,你这条命,不是我拿的,是你儿子动的手!”张氏放声大笑,“是你的亲儿子动的手!若是徐慨,他该作何感想?他会不会觉得世事无常??”

张氏双眼放光。

贺含钏如折叠的浮柳,艰难地睁开眼睛,无法聚焦的目光四处寻找,心脏猛地缩紧后再被缓缓松开,她如溺水而亡的人,“冰糖...雪梨...”

她艰难地发出声音,像吹漏的风孔。

张氏笑得眼泪将衣襟都打湿透了,“我和你儿子说,若是新进门的媳妇只重生母,怎么办?你活着,他永远是庶出,他的生母永远是个掖庭低贱的宫婢,他的同僚友人看不上他,怎么办?以后他不孝顺我了,只孝顺你了,怎么办?我和你儿子说,你已经病了这么多年了,若是你懂事,早该随他父亲而去...”

张氏将贺含钏的脸生生掰正,逼迫她面对面,“你的好儿子竟然真的做了!”

戏落幕时,会有一记重锤。

贺含钏的七魂六魄都随着这记重锤,散在了浮尘中。

她急促地喘息。

张氏手在发抖。

屋子里,窗棂大大开着。

蜡烛被风吹得只剩下了一支还亮着。

张氏俯身低头,在贺含钏耳边隐秘地轻声道,“你知道吗?你和徐慨的死状一模一样,祝你们到了阴曹地府,再做一对泣血鸳鸯。”

风从窗棂急速灌进来。

“呼——”

最后一支蜡烛,熄灭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澹春山

同名小说已上市 上辈子我是个天天加班的社畜,被迫扶弟魔,最后累死了 可能老天看不过眼,所以我这苦命社畜穿越了。 我成了每天吃香喝辣,呼奴唤婢,拥有一百多平私人小院的官小姐。 虽是个庶女,我也认了,反正太太不坏,我爹有前途,亲姨娘还不给我生弟弟 婚事推给我,我也不抗拒,嫁就嫁,反正他家巨有钱,颜值98。 这辈子吧,我就一个愿望,好吃好喝好玩,咸鱼一条。 可我没想到,我要当咸鱼,我老公只想搞大事。

意千重·完结·111万字

春意闹

晋王老六庶出,娶的是六品小官家的庶出女,这家世低的真是提不起来。不过就算是王爷的儿子也没用,又不袭爵。庄皎皎对这桩婚事满意极了。不当家做主,不应付公婆,不顶门立户,钱也够花,觉也够睡。夫君也俊美,小妾也……算了,小妾们是不省心,不过还能翻过天去?再生两个孩子,这日子不就这么过去了吗。 两口子想法差不离,混吃等死就完了,可万万没想到,陛下不行了,太子比陛下还着急,爷俩死了个干干净净。这往下一扒拉,得,晋王得继位。 哦豁,老公公成了皇帝陛下。老公他成了皇子…… 好日子算是彻底完蛋了。既然完蛋了,那不如就闹起来,春意正好,且要逍遥。

雪中回眸·完结·108万字

渔粮安天下

四季桃李花满园,酒满瓯,粮满仓,天下安,江山如磐。 汪如心一直觉得自己命好,奴仆成群田地千顷还是家中独女;又觉得自己命不好,奴仆有异心田地是瘦地还没个兄弟。 汪如心觉得自己幸运,没花一份心思便得了个玉面未婚夫;又觉得自己不幸运,玉面未婚夫竟然文不成武不就。 安家的玉面小郎君要娶乡下来的小村姑了,惊掉了京都一众姑娘们的下巴,破碎了多少姑娘的芳心。 “听说那村姑脸黑皮厚还满脸麻子。” “听说那村姑腿脚粗壮声如洪钟。” “真真是可怜我的三公子。” 一片金黄的地里,玉面小郎君摘下一朵向日葵,“瞧这着花多好看,像我娘子。” 汪如心半眯着眼,“一朵葵花要结多少葵花籽,这些种子种下又该得多少,你算,你且细算。”

冬月间·完结·124万字

龙飞凤仵

悬疑推理+轻松言情+双洁 这是间谍的励志文、这是流氓的追妻文、这是法医的推理文、这是王爷的权谋文…… 人生篇: 宋宁穿越后,生活很不易。 白天要验尸,晚上抓逃犯。 谈恋爱?不存在的。 她两世为人,那都是事业型女性! 做王妃?不存在的。 听说过朝廷命官挺着孕肚审案的? 印象篇: 宋宁眼中的齐王:呸,有病! 齐王眼中的宋宁:哼,奸佞! 别人眼中的他们:狼狈为奸! 插刀篇: 奸细宋大人写信:“尊敬的圣上,齐王十天杀了九个人,进了三十个美人,花用了四十万两白银,微臣肯定他有谋反之心,请您立刻出兵砍他!” 齐王截住她的信,给她回了一封:“杀了你,凑个整。” 当日,衙门被齐王兵马团团围困,杀气腾腾。 齐王冷笑:“砍她!” 宋宁捧着信蹬蹬迎出去,以蹲代跪,仰头望他情真意切:“杀人费神喝酒伤身,不如给您添个美人儿?” 齐王捏着她笑的像朵花的脸:“美人,哪呢?” “美人在骨不在皮。”宋宁托出一副白骨骨架,“您品,您细品!” 齐王:“?!” 本文又名《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开创新纪元》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各自娶媳妇》……的故事。

莫风流·完结·193万字

丁薇记事

新书《宋檀记事》已发布,求支持。 本文简介:三十二岁喜提弟弟的大龄女青年丁薇一朝重生,发现居然回到了2005年的大学军训。 她摸了摸兜里的六块五毛钱,很快决定摆脱贫穷的生活,利用超前眼光,写作出版,一书封神! 那么问题来了,在挣钱买到电脑和手机之前,她的六块五毛钱,够去几次网吧?

荆棘之歌·完结·183万字

大理寺小饭堂

午夜梦回,温明棠看到了那个娇养金屋的金雀美人的结局; 梦醒之后,换了个芯子的温明棠决定换条接地气的路走走…… **** 去年年末,京城各部衙门人员变动考评表流出,大理寺公厨以半年换了十二个厨子的佳绩高居榜首。 自此,大理寺公厨一战成名,成了全京城厨子的噩梦。 …… 这日,空缺了半月有余的大理寺公厨新来了一个厨娘……

漫漫步归·连载中·97.3万字

一品女仵作

新书《掌河山》已发布~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女法医池时一朝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 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 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白。想要眼神,公子何不先死上一死? 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女仵作

饭团桃子控·完结·112万字

表小姐

王晞的母亲为给她说门体面的亲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镀金。可出身蜀中巨贾之家的王晞却觉得京城哪哪儿都不好,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早点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自己住的后院假山上可以用千里镜看见隔壁长公主府……她顿时眼睛一亮——长公主之子陈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们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

吱吱·完结·77.8万字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

新书《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以上线,求宠爱! 别人穿越:团宠甜宠穿剧本,医术武功神空间 周青穿越:自己穿越还不算,原主的爹也被一个架空朝代的老纨绔穿越了 种地?不会! 养猪?不会! 吃鸡?会!!! 为了能过上像所有穿越女主一样的富足人生,周青走上了一条催爹读书的不归路 前一秒:父慈女孝 后一秒:鸡飞狗跳 男主:讨好媳妇的第一步,辅导岳父读书

苹果小姐·完结·1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