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三木游游

古代言情/已完结

248万字

完结于2021-10-1122:38:30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着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 【女主真神医vs男主伪废柴】 【先婚后爱】 【身心双洁】 【无误会无虐】 【搞事情是认真的,搞笑也是认真的】

001.村姑

时值寒冬。

地处东明国北部边陲的林家村,落雪纷飞,不见行人。

一辆马车顶风迎雪,缓缓进村,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印,在村西停了下来。

车中两人。

冯氏浓妆艳抹,三角眼吊梢眉,一脸精明相。

她儿子赵贵二十岁上下,肥头大耳,耷拉着眉眼,歪倒在车里,呼噜打得震天响。

“贵儿?贵儿?”冯氏唤了两声没用,便在那坨肥肉上拧了一下。

赵贵迷迷糊糊睁开眼,擦去口水,嘟囔一声,“到了?”

冯氏眉眼一横,压低声音,“记住娘跟你说的话!娶了林家这丫头,你早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赵贵目光闪烁,“她摔下山都没死,万一认出是谁推的她……”

冯氏轻哼,“别怕,该处理的人,娘都处理干净了。你可莫再犯浑!”

赵贵赔笑,“娘若是早跟我说非要娶林家表妹的缘由,我也不会雇人去杀她,谁知道那个丑八怪竟然是……”

冯氏狠狠剜了赵贵一眼,赵贵讪讪的,“差点忘了,不能说,不能说……”

母子俩说话的功夫,车夫已敲开面前农家柴门,林厚和小冯氏忙不迭地迎出来。

堂屋里烧着劣质的碳块儿,烟气呛人。

冯氏坐在上位,斜睨一眼桌上缺口的茶杯,看向小冯氏,脸上堆了笑,“妹妹,一听说安然失足摔下山,我就赶紧带贵儿过来看望,她没事吧?”

小冯氏一声叹息,眉宇之间满是愁苦,“头上磕了个窟窿,流了好多血,大夫都说安儿福大命大,阎罗王不肯收她。”

“那就好,那就好。”冯氏点头,“安然可是醒了?我跟贵儿去瞧瞧她。”

“才喂了药,一直没醒呢。”林厚叹气,“辛苦大姐这天儿还来看她。”

“那是我最疼的外甥女儿,能不来?再说,来年开春,贵儿跟安然就要成亲了。等安然嫁过去,我定是当亲闺女疼的,你们只管放一百个心!”冯氏咧嘴笑,口脂沾到了牙上。惨白的脸,艳红的唇,莫名有些渗人。

到底冯氏和赵贵也没见着林安然,放下两盒点心,略坐一会儿便回镇上去了。

“大姐对咱家安儿,真是好的没话说。”小冯氏感慨。

林厚黑黢黢的脸上不甚高兴的样子,“你姐再好,安儿又不是嫁给她!反正我看你那外甥靠不住,镇上人都知道他好赌!十赌九输,早晚败了家业!”

小冯氏苦笑,“自小定下的亲事。当年我意外早产,多亏大姐在身边救下我们母女。大姐后来走运发家,从没嫌弃过咱们,我知道你看不上贵儿,但这亲事哪里能退得了?”

“爹,娘,阿姐醒啦!”一颗小脑袋从西屋探出来,又很快缩回去。

林厚和小冯氏连忙起身过去。

元秋幽幽醒转,只觉头疼欲裂。

最后的记忆,她刚结束一场漫长的手术,一身疲惫走出手术室,一把磨得锃光瓦亮的菜刀迎面而来……

行凶者的儿子因车祸被送到医院,元秋见到时,那孩子便已没了脉搏心跳,另外一场急救手术等着,元秋立刻赶去。

结果,那行凶者坚持认为是元秋见死不救,甚至无端臆测元秋是为救下一个高官之子,舍弃了他平民百姓的儿子,制造舆论诽谤还不够,竟要让元秋“偿命”!

医闹太可怕,元秋真没想过自己堂堂外科圣手,竟会是那么滑稽的死法。只可惜她业余时间苦练到跆拳道黑带,那会儿累得竟没反应过来。

不过,明明被砍中颈部大动脉,为什么她还活着?医学奇迹?

很快,奇迹破灭,因为元秋看到一个身穿古装的小正太,眸光亮晶晶地叫她“阿姐”。

阿姐是什么鬼?元秋脑中剧痛,涌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又晕死过去。

再次苏醒,已是后半夜。

纸糊的窗户被风吹得呼啦啦响,一盏油灯光线昏黄。

元秋睁眼,看着结了蛛网的房梁,心中怎一个呜呼哀哉!

穿越了,村姑一枚,大名林安然,东明国林家村人氏,今年十六岁。

父母健在,有一六岁幼弟林安顺,就是叫她阿姐那个小正太。

林厚是个木匠,手艺不错,家里也种地。

但因小冯氏身子不好,常年吃药,日子清苦。

林安然前日上山捡柴,失足跌落山崖,磕到脑袋丢了命,元秋借尸还魂。

不过……

那是外人以为。

元秋接收了林安然的记忆,分明是有人先拿石头砸破她的头,而后将她推下山去的!

但元秋想不通谁会跟一个村姑过不去,竟要置她于死地,只觉脑子昏昏沉沉,一时飘过无数把菜刀,一时落下漫天石头雨……

半夜雪停。

天刚蒙蒙亮,林厚扛着铁锹扫帚去清雪,小冯氏洗把脸就在厨房里忙活。

从陶罐里摸出最后两个鸡蛋,磕在粗瓷碗里,筷子打散,刀背砸碎一小块冰糖丢进去,一瓢滚水冲下,蛋花袅袅浮上来。

林安顺揉着眼睛进了厨房,“好香呀!”

鸡蛋茶是给林安然补身子的,小冯氏怕林安顺见了馋,连忙拿海碗盖上,扭身从灶台上拿了两根小红薯,塞到林安顺手里,“去瞧瞧你姐醒了没?”

农家烧炕,夜里火没熄,红薯蒸熟,挑细长小个儿的,在灶台上炕一夜,热乎乎香喷喷的,就是姐弟俩平日的零嘴儿。

林安顺跑进西屋,到床边,见林安然仍闭眼没醒。

他把两根小红薯都放在林安然手边,轻轻拍拍她的手,小声说:“阿姐,今天的红薯都给你吃,你要快点好起来哦!”

话落,林安顺想起什么,一溜烟儿跑出去了。

一个白团子速度极快地蹿进来,爪子在床边扒拉两下,又没影儿了。

元秋苏醒时,只见林安顺站在床边,泫然欲泣,“有鬼……”他给阿姐的红薯怎么不见了?

元秋眨眨眼,不会吧?这小子能通灵?看出她是一缕游魂借主重生?!

小冯氏听到动静,端着鸡蛋茶过来喂元秋喝。

元秋见小正太在旁边巴巴地咽口水,剩半碗便说喝不下了。

小冯氏微叹一声,把碗递给林安顺。

林安顺小手捧着跟他脸一般大的碗,咕咕咚咚喝完,碗翻过来,干干净净一滴没剩,舔舔嘴唇,笑得眯着眼,“好甜呀!”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林家村东边的大青山上,山顶积雪晶莹,如珠似玉。

白团子穿过树林,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停在一双精致的云纹靴子旁,吱吱两声。

“主子,元宝回来了。”墨衣少年怀抱长剑,面无表情。

“哦,我没瞎,也不聋。”清冽澄澈的声音分外好听。

凛冬酷寒,男子身形颀长,白衣单薄,木制面具遮住鼻子以上的部位,露出弧度完美的下颌。

墨眸微抬,静静看着上方凸出的山崖,唇角溢出一丝殷红的血,却似毫无所觉。

墨衣少年沉了脸,“前日那村姑坠崖砸到主子身上,已是救她一命,否则定粉身碎骨!主子不该将最后一颗药也给她!”

“我吃了她背篓里的红薯。”男子拭去唇角的血,声音清清淡淡的,“反正死不了,那药于我,仅能压制一月毒性,下月便没了,吃它作甚?我本也无痛觉。”

“主子没觉得,那村姑长得很像一个人?”墨衣少年问。

“不,她就是一个人,不是鬼,也不是小兔子。”男子微微摇头。

墨衣少年嘴角抽搐,“她容貌肖似东明镇国……”

“阿福,莫多管闲事。”男子打断墨衣少年。

“那主子又来此作甚?”少年问。

男子俯身,轻轻揉了揉白团子的脑袋。

白团子亮出爪子,以及,偷来的两个小红薯……

“我饿了,她家的红薯好吃。”男子把依旧温热的烤红薯拿在手中。

墨衣少年:……

一刻钟之后,男子抓起一抔雪,擦干净手,指着山崖正下方被积雪覆盖的一块大石头,“带走。”

“啊?”墨衣少年愣住。

“我需极寒之物辅助修炼,才来到此地。那是寒玉石。”男子说。

少年神色一喜,立刻上前,刨出一块大石头,擦干净,轻松扛在肩上,又问,“主子前日怎么不说?”

“这里风景好,本来没想走。”男子说。

“那现在……”少年蹙眉。

“回东明皇都。”男子答。

“为何提前?”少年不解。

“听闻好心的明皇欲给我赐婚,回去瞧瞧哪家小姐这么倒霉。”男子话音未落,山下已空无一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王妃的乌鸦嘴超灵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得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 岂料画风变成这样: 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今天辰时前出门,九成九会遭雷劈。” 摄政王:……有何化解之法? 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 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觉得您似乎又被坑了。 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看,何谓头顶锅盖风轻云淡。 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 上京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尤其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作出极大贡献。 群众:怕说的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八成是个托儿! 三曰:四姑娘克母克兄克叔婶姐妹,得送去庵里放养几年磨磨心气儿。 叔婶姐妹:哭唧唧,求求乃们别造谣了。命苦哇,你们每造谣一次,我们就集体倒霉一回。 数年后,姜奈牵着小版摄政王逛街。 儿子好奇问:娘亲,为什么坊间尚存一赌局,赌你在爹爹手里,活命不过三旬? 姜奈一脸心虚:这事要从一副山居图说起。 当年娘亲年少无知,把你爹坑在一副画里,差点把他给活活饿死啦…… 儿子:……您当时怎么想的呢? 姜奈:就觉得他怪可怜见的,饿得腰太细了……

梓云溪·完结·349万字

楚大人的美娇娘野翻了

玄月国知府大人楚斯寒,年少成名,俊美过人,却被国师断言活不过三十,除非娶柳月村的陆家女为妻。 楚斯寒:“要我娶一名素未谋面的姑娘为妻,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穿来就婚约缠身的现代修道者陆笙:“这么着急结婚,十有八九是个老头。” 后来—— 楚大人真香表白:“笙笙,你若不嫁我,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心只想赚钱,梦想成为首富的陆笙:“哦,那楚大人你打一辈子光棍吧。” 再后来—— 某人神情微冷,直接将人逼到墙角,眯着眼冷声问:“嫁,还是不嫁?嫁,整个楚府和我都是你的,不嫁……那我就天天到你家门口堵你。” 陆笙:“……” (闷骚腹黑知府大人x诚实可爱美娇妻)

清画·完结·122万字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公子无奇·完结·137万字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本文重生+穿越,双女主,宠文一对一,虐渣爽文) 顾千凝重生了,带着前世的仇怨。 原本想要殚精竭虑的报仇雪恨,杀尽那些欺她,辱她,负她之人。 可当她重生以后才发现原本那软弱可欺,心中只有爱情,并且前世坑死了她的娘亲明安郡主成了宠女狂魔。 明安郡主温柔一笑:“千凝你想要报仇,放着我来!” 谁叫我女儿不痛快,我叫她全家不痛快! 顾千凝扶额,这还是那个满脑子都是爱情的花痴神经女吗? “告诉娘亲,你看上了哪家小子,娘亲帮你,谢景灏是吗?放着我来。”明安郡主一脸姨母笑。 顾千凝很疑惑,重生一世,原本想要报仇与报恩,却发现一切有人代劳,她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即可。 顾千凝:“······这个世界太疯狂,她的娘亲更疯狂······”

宝贝鹿鹿·完结·333万字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作为一名敬业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把自己‘熬’死了! 一朝穿越,竟成了被父母抛弃的野孩子。 虽然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而且,娃娃亲未婚夫还翻脸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 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啊! 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 哥哥考试,她挣钱,兄妹齐心把家富。 幸福的小日子刚刚开启,竟找到了深陷泥潭的亲生父母! 什么?!官家小姐!? 二皇子求亲?!还是侧妃! 确定说的是她? 我去!她怎么可能给别人当小妾! 为难之际,某个时不时出现的冷峻男人站了出来,“嫁我,许你正妃。” 路恬看着,拍拍小心肝,深表感激,“多谢解围!” 某人邪魅一笑,“客气。”解围?不尽然!

乖乖文文·完结·300万字

病娇皇子赖上门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我吃元宝·完结·132万字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顾家大小姐声名远扬,不以美貌,不以才华,只凭“倒霉”二字。 金牌医师顾锦璃名噪一时,因美貌,因医术,更因用不完的好运气。 一次意外,举家穿越,当倒霉晦气的顾家大小姐变成了运气爆棚的现代锦鲤…… 父亲官职低微?无事,爹地拍的一手彩虹屁,哄得帝王合不拢嘴。 母亲娘家无依?无事,妈咪耍的一手暴脾气,揍得亲戚迈不开腿。 女儿蠢笨又倒霉?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传说中的锦鲤! 她本不求锦绣前程,青史留名,惟愿发家致富奔小康,过好自家的小日子。 奈何锦鲤属性加持,普通太难,平凡无望,总有队友助她扶摇直上。 小嘴一张,就收割了死心塌地的生死之交;小脚一跺,便镇压了上蹿下跳的极品亲戚;小手一挥,便捡了个身份尊贵的绝美夫婿。 一副倾世好容貌,一手绝世好医术,纤纤素手玩得了琴棋书画,拿得了算盘药杵,就是没想过执一人之手,终白头到老。 某人弯唇而笑:无妨,遇到为夫,再想不迟。 她是他的如花似锦,他是她的天赐凉缘。 从此,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Ps:本文又名《全家一起穿越了怎么办》《现代锦鲤的古代生活》,温馨轻松,愿逗君一笑。

浮梦公子·完结·193万字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楚千尘重生了。 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貌美无双。 上一世,她因为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从此移情别恋,侯府厌弃她,却又一再利用她,最后把她视作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 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 …… 上一世,他捡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教导。 他死后,她用了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再睁眼时,竟重生在了毁容之前…… 翻盘重来是必须的。 更重要的是,她想见他! ———— 小剧场: 听说,宸王不喜女色,最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 听说,曾经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绝。 前世,楚千尘也是这么以为的,青衣素钗,生怕他不喜。 直到今世,花好月圆夜,宸王摸出一个小巧的胭脂盒,笑若春风地看着她,“我替你擦?” 楚千尘:“……” 宸王:“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天泠·完结·213万字

盛宠之将门嫡妃

新文【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多多支持(*^▽^*)   【女主版简介】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爹娘丈夫都死了,也没儿子,只从自己的心,但绝对不怂! 前世作为道上响当当的赏金猎人,叶翎的人生信条是,不惹她,岁月静好,惹她,让你怀疑人生!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鬼丈夫诈尸了,这事儿,有点玄…… 【男主版简介】 彼时只当是一次报恩,事了拂衣去。 后来,南宫珩千方百计想“诈尸”,可惜太难。曾跟他拜过堂的小女人竟嫌弃他空有美貌,坚决不认他的身份! 废物人设精心经营许多年,南宫珩亲手给毁了,因为他要,振!夫!纲!哦不,追妻忙…… **这是两个表面傻白甜,骨子黑心肝的货色碰到一起,一见不钟情,相爱相杀的故事。 正剧,搞笑也是认真的。游游出品,一如既往的爽文,请多多支持。

三木游游·完结·26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