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修真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科幻/已完结

402万字

完结于2023-01-06 15:48:54
张德明带着一个编辑面板穿越了,金手指表示功能全无,一切都要自己码出来! 当他金手指启动,看到那熟悉的代码:if(){云雨术施展成功}else{施展失败} 张德明松了口气,还好,作为一个爆肝死在加班办公桌上的资深程序员,张德明表示,给我一个编辑工具,我就能码出一片天地。 没有系统?没关系,他会敲出来,他要批发系统,成为系统背后的那个男人。 之后他开始敲系统,建设组织,打算成为诸天金手指派发源头。 但是当他某天开道后,得到的信息确是:因强制开道,无道与理加持,请自行谱写道与理! 什么? 现在连道都要我自己写? 毕业这么多年了,你还要我写论文? 还是前沿奠基论文? 新书《仙孽劫》已发布,求支持!

第一章 种田

(鉴于众多同行,无语的吐槽,开头声明,本文是大众小说,代码只是提升阅读兴趣的,力求全都看懂,要看框架算法的,上班你没敲够嘛?技术吐槽前,先看下作品相关的帮助的最后寄语!一个个都上升到我职业问题了,真是够了!)

一座小矮的青山脚下,一片稻田,稻子如青玉,一看就不是凡物。

和普通稻子栽种不同的是,这里一稻一坑,无半点杂草,植株稀疏。

此刻时间正是下午开始,天气炎热。

一个穿着青衫的半大少年,双手吃力的提着一桶水,来到稻子前,小心翼翼的将水桶中的灵水倒进了稻子旁的专属灵水坑中。

因为炎热的天气,青衫已经被打湿了大半,额头上全是密集的汗珠,顺着脸颊滚动间聚珠滴落。

随着他弯腰倒水,额头和鼻梁上,一滴滴汗水,顺着鼻尖滴落进了水坑中。

一个稻坑,每日一桶灵水这是标配,可以多,不可少,少了灵稻就会出现缺灵气的各种问题。

而这里离灵井并不算远,却也不***均下来,一个来回六分钟左右。

一个小时,只能搞定十株,这还是建立在不停歇的情况下。

而他所负责的的灵稻是一亩地,刚好一百株。

不停歇的情况下,需要九到十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完成。

加上休息、吃饭、天气影响等问题,一天差不多要劳作十二个小时,整整一半的时间,才能完成任务。

张德明再次浇完一桶水,实在有些热的受不了了,放下了桶,来到一旁的树荫下,坐了下来。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十年了,来到这个世界也已经十八年了。

来到这个世界,前几年,过的还算可以。

八岁那年,被检测出了灵根,但是资质有些差,灵根只有二十一点。

灵根天赋百点封顶,而二十五点,才是天灵门的最低收徒标准。

二十到二十五点,只能从杂役开始起步,而且杂役收取范围,也只是在天灵门山门周边范围。

而张德明所在的双河镇,并不在这个范围。

原本他是没有入门希望的,做杂役的希望都没有。

但是比较狗血的是,从小订婚的对象,从小被他当媳妇养着的小女娃,潘娟儿,灵根竟然有五十九点。

这样的天资,在天灵门也算的上天才了。

因此在潘娟儿的哭闹下,他被破例收为了杂役弟子。

说起这个,张德明还有些唏嘘。

前世作为一个码农,男女方面反应迟钝。

直到二十八岁,也没有结婚,只谈过一次恋爱。

这一世,痛定思痛后,原本他知道自己定了娃娃亲后,就开始有意识的养着自家的小媳妇,企图来个养成计划。

本来以为,这一世他要青梅竹马,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要幸福美满了。

不成想才养到八岁,还是无期徒刑的年纪,媳妇就飞了......

再之后,他和潘娟儿没再出现什么狗血剧情,十年都仿佛消失在对方人生中。

入门时收潘娟儿为徒的长老,当时就清楚的告诉了张德明,婚约什么的已经取消了。

拥有成年人思想的张德明,也明白其中的关系,虽然有点可惜,自己养的萝莉还没长成就飞了,但是也仅此而已。

经历了前世物欲横流,相亲对象要车要房要存折的他表示,这样的现实只是毛毛雨。

一晃十年,他没再和那个萝莉有半点的牵扯。

因为当初的顾忌,潘娟儿的师父将他打发到山门角落,小青山来种灵稻。

上行下效的情况下,他最初的年头被严厉管教了一段时间。

但是因为成年人的思想,不算艰难的度过了。

在管事的揣摩巴结无果后,他就被遗忘了,虽然依旧对他比较严格,但也属于正常范围,之后没出现什么幺蛾子。

时光如水,一晃就是十年。

十年他已经初步成年,但是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等了整整十八年的金手指,却毫无动静。

“该死的,不是说每一个穿越者,都有一个金手指吗?

难道我是个水货级的?

还是说当初加班敲代码猝死时,只是意外蹭上穿越这辆拥堵的敞篷车?”

张德明看着面前的稻田,心里一阵的气馁。

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什么我生来就不平凡什么的。

这些狗血的想法,十年来,已经被这一亩地,百株水稻,磨平了所有的棱角。

生活就是一把杀猪刀,不能一刀切,就只能慢慢的被抹掉棱角。

别说其它了,就是他要当个历史世界,发展点工业都不能够的。

因为十年来,他发现这些辛苦的工作,宗门完全能使用阵法什么的搞定不少,但是却一个也没有。

这些种种工作,不少都是经过门内刻意计算的,可以说故意如此。

休息了片刻,看了看还有最后的十株灵稻。

张德明咬了咬牙,打气道:“加把劲,下午就可以休息了。”

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作为一个资深稻农,张德明是凌晨起来干活的。

因此炎热的下午,其实一般只剩下十五六株,不到两个小时的活,这算是十年种稻种出来的经验方法。

十年来,从刚开始的天天挨训,每季收成不合格,到现在每年两季,他也能存下一块半块的灵石奖励结余了。

自我打气一翻,张德明又开始了干活。

又浇了七八株后,眼看就要结束了,这时一旁杂役院里走来一青年。

他和张德明同样的灰青色衣衫,同样的年纪,不过对方却背着手,微微抬着头,一脸的得意。

“哟,明哥儿还在浇水啊,啧啧,加把劲,还有两颗就完了,又可以休息半天了。”

青年带着得意,打趣的对着张德明说道。

青年叫宗恩,和他一样是杂役,两人相处也有些年头了。

稻田不止挨着,连杂役屋子,都是挨着的。

但是对方灵根是二十八点,天赋比张德明好不少。

足足多了七点的天赋,就造就了两人如今的差距。

张德明清楚对方的性格,没接话,埋头浇着最后两桶水,因为要是接了话,对方会嘚瑟一下午的。

半年来,张德明亲身总结出的规律。

将最后两桶水浇完,抬头看去,旁边的宗恩已经准备完毕。

他的稻田中,一头一尾,放着两个满水的水桶。

准备完后,他双手掐动着法诀,嘴中念念有词,或许是发现了张德明的观望。

他更加有劲了几分,连嘴里的法诀,都大声的念了出来,而不再是嘀咕。

“这臭小子,特么越发嘚瑟了,不就是个小云雨术嘛!

谁稀罕!

总有一天,爷也会练成的!”

张德明一股子醋味,有些吐槽的嘀咕道。

小云雨术是种植术法的一种,是最基本,最低级的术法,只要练出气感,成为初级学徒,拥有一定灵力就可以施展。

前提是你能学会!

而张德明和宗恩两人的劳作差距,就因为它,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术法。

不会术法,一天一百桶灵水,十二小时的劳作,累个半死才能勉强及格,满足灵稻的基本需求。

但是要是学会了这小云雨术,早晚两桶水,施展云雨术,就完成了灵稻的灵气供应,效果还比浇水好。

因为灵稻缺的不是水而是灵气,小云雨术比灵井的水更有灵气,灵稻之所以旁边要做个专门的水坑,就是为了利水的。

要是勤奋点,像宗恩这样,一天三次施法,灵稻长势更是喜人。

也因此两个稻田的灵稻,有着鲜明的差距。

毕竟这家伙半年前就学会了这个法术,那时正是这一季稻子开种的时候,半年的优势积累,如今已经是肉眼可见了。

随着宗恩双手翻飞,法力涌动。

他因为灵力喷涌,一脸的快感与得意。

他不算雄厚的灵力飞出,稻田中,两个水桶的灵水,直接飘了起来,在稻田五六米的上空,形成了一个小云团。

随即丝丝缕缕的细雨,飘落在稻田里,灵稻微微晃动,仿佛在欢呼。

片刻云团释放完全部的水汽,宗恩带着笑意,拍了拍手,道:“完工。”

转头发现张德明止不住的羡慕神色,他檫了檫额头不存在的虚汗,道:“唉,真是辛苦啊!”

张德明一头的黑线,你嘚瑟了半年了,还没完了是吧!!!

嘴唇微动,最终张德明深吸了口气,不和这小屁孩一般见识,而且听说这家伙快突破初级学徒,晋升中级了。

这时候还是势力点,别破坏了数年的感情,让他嘚瑟吧,也该他嘚瑟。

“走吧,一起回去修炼,听说你快突破了,到时要是能晋升外门,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伙计。”张德明拿着沉重的水桶,开口道。

打灵水的这个桶,它是半个器物,重的要死,浇水大半力气都花在这上面了,鬼知道宗门怎么想的。

“哈哈,一定,一定不忘本,一定不会忘了这些年大伙的照顾。”

张德明闻言,没多说什么。

十年来,他也算个老人了,送进外门的何止一手之数?

但是回来看一次的,不超过三人。

真来照顾他们的,一个没有。

而且外门弟子,也就在他们杂役院里,传的多么了不得,其实也就那样,是天灵门最低级的弟子。

虽然心里知道,但是人际关系还是要维持的,毕竟多一个熟悉的外门师兄,就多一分份量。

说出来可能没啥用,但是在他们杂役院,这些东西还是算一个秤砣的。

这也是张德明如今能在杂役院,平淡安稳的过着小日子,不被压榨的原因。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作为小青山稻田杂役院,为数不多的一个超过十年工龄的老人,虽然他没混到去压榨别人的地步。

但是这些种种背景关系,让那些压榨的人,也不敢打他的主意。

其实凭借他如今的地位和关系,进入压榨那一行列,完全是可以的。

但是充分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道理。

拥有成年人的灵魂,没金手指的情况下,他宁愿老老实实过日子。

没必要去碰那点小便宜捷径,毕竟谁知道你压榨的,不是一个废材流小天才?

也不需要天才,只需要混进外门,一段时间后,自然拥有回头收拾他们这些杂役的能力。

十年来,这样的事前,张德明也不止见过一次的。

要是多出的时间,能一直的修炼,为了修为,张德明可能会铤而走险。

但是杂役院灵气稀薄,房间中的修炼盘,运行一天,聚集的那点灵气,也就够一个时辰搬运的。

在那之后,要想在杂役院空气中修行?

十天的效果,也抵不上这一个时辰的总和,可见修炼资源的重要性。

而修炼盘,宗门铁律,禁止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侵占。

这算是一条为数不多的,最有执行力的铁律,几乎没人敢碰红线。

所以能坚持杂役院空气中修行的,都是强人。

张德明反正不属于那一队,他每日只修行三个小时,两小时修炼盘标配,一小时安慰。

这多出的一小时,是张德明的自我安慰,表明自己不属于咸鱼行列的安慰。

十年下来,也就相当于多了几次修炼盘而已,好过于完全没有,修为提升几乎看不到。

两人回到院子,此时天气还很大,大多都才午休完,开始修炼。

因为天气原因,不少人都和张德明一样选择早起干活,因此午饭后都比较疲惫,都需要一定的休息。

张德明原本也属于这一队列,只是因为今天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心理难得有些不平静。

所以才没有午休多久,而是选择了提前去弄完下午的任务。

两人一路闲聊,多年生活,张德明熟练的找着话题。

这也是张德明能拥有一定关系网的原因,他可不想再做前世那样的闷葫芦了。

两人回到院子里,各自进了自己的屋子,宗恩需要开始恢复灵力,为晚上的那次法术做准备。

和丹田满灵力的修炼不同,法术将丹田灵力消耗掉后。

在杂役院稀薄的灵力下,也可以修炼着缓慢的恢复灵力的。

至于原因,张德明并不清楚,大致猜测可能与灵气压强的差距有关系吧,谁知道呢。

在恢复灵力损耗的过程中,修为也会略微的提升。

一天三次,差不多可以相当于一天的正常修炼盘修炼提升了。

因此和不会法术的比,相当于双倍修炼时间,这也是宗恩这么辛苦,每天要坚持施展三次法术的原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星际超级植培师

苏青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养成了自卑敏感的个性,长大后面对职场的尔虞我诈极不适应, 最终精神崩溃得了社交恐惧症,只能宅在家里,孤独度日, 年老时身患绝症在医院等死,不知为何一睁眼,成了个三岁小女孩,父母正在闹离婚。 她还小管不了大人的事,默默围观就好, 离婚后妈妈暴躁易怒,幸好还有心疼她的外婆, 咦!!这个世界好奇怪啊?苏青决定融入新生活,学着不在恐惧与人交流, 万万没想到,便宜老爸留下玉坠居然是传家宝,里面住着老祖宗的一丝元神,好吧,老祖你最大,我听您的, 苏青刚利用自己能力,改善了家里的生活,她妈就拿走家里所有钱,跟人跑了!! 老天爷就是看她不顺眼,总想让她当个孤儿,三岁苏青攥起小拳头,我不会屈服的,我要上学,我要成为帝国最厉害的异能师。 外婆一脸惊讶,“上学,不行,学校不收小娃。” 。。。。。。。。。

月光下的叶·连载中·211万字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

【全球游戏化+无限流+种田基建+毛茸茸】 胎穿成被扔在森林里的弃婴,被一只小狼人捡到,木萤本以为这是远古兽世,原来是现代世界的森林。 好不容易快成年,全球游戏从天而降。 丧尸居然只是新手怪,各种的异界种族和怪物闻所未闻。 打怪爆装备,副本层出不穷,更有万界试炼。 这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现实游戏,机遇与危险并存! 还好她开局捡了块领主令。 别人在打丧尸时,木萤在给树浇水。 别人只能吃黑面包时,木萤的菜园子里瓜果蔬菜样样都有。 有领地的德鲁伊就是这么快乐! * (有男主,存在感不高,大女主文)

忘鱼鱼·连载中·108万字

我靠谨慎修仙

作为修者,泯然一直致力于苟命大业,谨慎生存。但她好像……做的出色了点儿? 某次历练之中,众修中了圈套。 魔头哈哈大笑:“中了本尊的魔狱焚肠,你们死定了!” 众人一片惊慌。 魔头:“除非你们有连天花的根部泥土作引!” 众修:谁会在意那种东西啊! 泯然默默扒开储物戒,找出标记着五百六十四的储物袋,倒出来一大堆连天花根部泥土。 魔头:“……少了装有本尊尸骨的石棺粉也是死路一条!” 泯然默默扒出来六百一十九号储物袋。 魔头:“……还有地狱连海的万年淤泥极地冰山的山顶雪……” 顶着众修期盼的目光,泯然不好意思的扒拉一会儿,全部堆在魔头面前,在魔头气的吐血之时羞涩一笑,“多谢帮忙哈,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毒。” 魔头:“……噗!” 吐血三升,卒! (无cp仙侠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言如许·完结·141万字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宁茉没想到自己会被‘图书管理系统’选中,没想到会穿到古代,更没想到……一开局就是死亡逃生模式。 系统:你要读书,多读书,好好读书!才能建功立业,留名青史! 宁茉:不,她不想的。她只想岁月静好(当个怂货),安宁一生(不愁吃喝)。 系统:……呵呵。 宁茉名言:你不惹我,我就怂着。你要是惹急了我,算了,还是打死吧。

两颗虎牙·连载中·250万字

御兽从零分开始

睁开眼,乔桑发现自己穿成了初中生。 紧接着来了一场模拟考。 985毕业她怕了吗? 她怕了…… 这考的都什么啊! 臭臭鳅的最终进化形态叫什么? 人类已移民的星球都有哪些? …… …… 欢迎来到御兽世界。

给我加葱·连载中·64.7万字

咸鱼贾环的诸天旅行

贾环四岁时被穿越神器砸中,穿越重生到现代,经过现代正规教育,树立了正确的三观。 一世结束,贾环回归红楼世界,发现自己竟然是《红楼梦》中的庶子贾环,佛了。 他决定咸鱼地过完贾府这最后十年的豪奢日子。 一边在荣国府中咸鱼,一边不时被穿越神器带着来一段穿越的时空旅行。 咸鱼贾环的日子美滋滋!

弹剑听禅·连载中·75.2万字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龙傲天流男主:这样的人最适合做我的小弟。 玛丽苏女主:他一定会喜欢我。 重生女配:我会想办法接近大师兄。 重生炮灰:……

弹剑听禅·完结·212万字

论从天才到大能

【无cp】【已完结】双腿残疾,哥哥失踪,手握废柴流剧本。 界域融合,万族横行,人族式微。 此时,宁瑶又一次低下头,看着第一次就炼制成功的法器。 再拿起功法,一看就懂。 当别人千辛万苦去感悟一条大道时,宁瑶体内容纳万条大道。 感悟大道? 那不是吃饭喝水一样容易的事情吗? 宁瑶微笑: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啊。 万族说她是祸水,万族第一大骗子。 宁瑶摇头嗤笑:怎么可能? 直到问道那一天……一条霞光弥漫的大道出现在万界,上面大大地刻上了一个字——“骗”! 她以骗入道! 人族说她心黑手辣,坑人无数。 宁瑶一脸冤枉。 后来……《万界女帝传》中写道:当宁瑶跨入圣地太虚派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宗门,就注定鸡犬不宁…… 她在安宁中成长,从血与火中崛起,是以杀证道第一人。 她是大骗子,是刽子手;但她同时也是第一序列,是天骄道子,乃至……万界女帝!

浮旅·完结·198万字

大荒神记

新书《天符云仙》已开,欢迎小可爱们来戳! 大荒天地,广袤无边,凶兽成群,异兽出没,部落林立,一颗草可以斩破苍穹,一颗树可以飞天遁地,大荒儿女,为了生存而浴血奋战。 天骄战起,浴血封王; 百战不死,方为天骄。 ................................................ 个人版:紫殊被一个花盆砸到了异世大荒,痴傻七年,一朝醒来,原本以为爹是族长,娘是医师,兄是少族长,自己是个妥妥人生赢家。 族长爹:“唉,马上又要交税了,晶核都还没有凑够,可怎么办啊?o(╥﹏╥)o” 医师娘:“唉,部落没有灵药,马上又是一年一度的觉醒仪式了,可怎么办啊?o(╥﹏╥)o” 少族长兄长被人打伤抬着回来:“唉,我们的猎物又被隔壁部落给抢了。o(╥﹏╥)o” 紫殊:“说好的人生赢家呢?” (`ヘ´)=3 一朝觉醒植物系命魂三叶草,人人都以为她会选择当医师。 紫殊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当战士。 原本她只想占山为王,当个大地主,最后却走上了天骄之路。 她手持天骄令,浴血奋战,横空杀出,成为了大荒最耀眼的天骄。 PS:无男主,女强修仙升级文。

戈壁小树苗·完结·3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