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1万字

完结于2023-08-1710:01:55
(新文《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开,欢迎关注哦~) 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不近女色,甚至背负克妻之名。 却不知,魏远视女人如猛兽…… 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

第一章燕侯魏远

陈歌一身火红嫁衣,坐在同样铺着火红色床单的新床上,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方才明明还在自家开的中医诊所里给人看诊,不过是休息时打了个盹,怎么一睁开眼,就来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

脑海里,还多了一段陌生的记忆。

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娘子……娘子太命苦了呜哇,那魏侯听说是个克妻的,已经连续克死了三任夫人,郎主还是不管不顾地把娘子嫁了过来!

明明……明明陈家还有那么多娘子,这不是明着欺负娘子父兄早亡,无人撑腰嘛!

娘子千里迢迢从浔阳嫁到了这偏远荒蛮之地,整整一天了,竟然都无人相迎,君侯更是人影都见不着,我看这侯府里的下人没有一个把娘子看在眼里的,娘子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陈歌看了她一眼,脑中就跳出了一个意识——

这是她的贴身侍婢,名叫蓝衣。

这个意识刚跳出来,陈歌就一愣,有些荒谬地瞪大眼睛。

那段陌生记忆的主人也叫陈歌,从记忆中得知,她一个月前出嫁了,从大楚朝的国都浔阳,嫁到了北方一个叫冀州的地方。

所有人都觉得她这次出嫁是去送死的,没有人愿意跟来,除了她的贴身侍婢和奶娘钟娘。

钟娘比蓝衣沉稳多了,只是也忍不住不停抹泪。

“我可怜的娘子,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还得不到夫君的宠爱,可要怎么办啊!

我……我可是听说,这座冀州城外头便是胡人聚集的地方,随时会被胡人袭击,君侯前三任夫人,有一任便是被那些个胡人掳去的……”

说到这里,钟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哭得更绝望了,“郎主真的好狠的心,呜呜呜呜……”

“别哭了!”

被这两人的哭声搅得心烦意乱的陈歌忍不住抬起手按了按眉心,冷声道:“再哭,她……我也已经嫁过来了,倒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

钟娘和蓝衣一愣,猛地抬起头来,傻傻呆呆地看着突然站了起来的自家娘子。

这……这不是她家娘子会说的话!

陈歌没再管她们,迈开脚步往门口走去。

直到现在她都如在梦中,没有真实感。

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头传来,随即一阵整齐划一、宏伟有力的声音惊雷般响起,划破了夜的沉寂。

“君侯!”

陈歌顿了顿,下意识地看向门口,那里,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倒映在了纸门上,正大步朝她这边走来。

是——燕侯魏远,今天这场婚事的男主角,他竟然回来了!

这个梦,也忒完整了吧!

钟娘最开始的讶异过去后,双眼倏地一亮,惊喜激动地看向陈歌。

若是娘子得到了君侯的重视,她们往后的日子便会好过很多啊!

她还想细细叮嘱娘子几句,但已经来不及了,门“啪”地一声,一点也不温柔地被推开,一个身穿铠甲、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出现在门边。

那是她生平见过的,最为气势迫人的男子!

那种由沙场上带回来的戾气、煞气和杀气仿佛萦绕在他周围,刻进了骨子里,让人在见到他第一眼,就先被这种气势夺了眼球和呼吸。

一张脸俊朗英气、棱角分明,却让人不敢细看,特别是那一双仿佛蕴含着无边黑暗、又似乎燃烧着灼人火焰的双眸,只是看上一眼,便让人忍不住为之心颤!

陈歌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看着那个气势迫人的男人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走到了她面前,低下头,眼神沉冷地看着她。

魏远回来路上,便听身边的人说这女人自嫁过来后就一直在房间里哭,心里头正是厌烦到了极点。

却没想到,他进来后见到的是一脸沉静淡然想往外走的女子。

那双如水明眸直直地看着他,虽然透出一丝讶异,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没有恐惧,没有畏缩,更没有躲闪。

虽然他有一瞬间的怔然,但这样的眼神却是让他心头更加烦躁抑怒,恨不得把那双眼睛生生挖下来。

魏远轻轻一扯薄唇,眼神阴戾地看着她,“这一回,是你?”

陈歌微微一怔。

男人眼里的厌恶阴冷更甚,仿佛从骨子中透出来一般,夹杂着他本来便直逼人心的凛然气势,铺天盖地地朝陈歌袭来。

“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便好好待着罢。”

原本还一脸期待的钟娘顿时脸色一变,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贵为一方枭雄的男人。

男人说完,便一个转身,鲜红色的披风迎风飘扬,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

直到房门被猛地关上,她们还没有回过神来。

仿佛刚刚那让人胆颤的一幕只是错觉。

房里那股迫人的威压随着男人的离去消失不见,陈歌却完全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心里头的不安和怪异越来越盛,让她无暇思考其他,快步向前完成刚才没有完成的动作——走到门边一把打开门!

门的两边各站着一个身穿铠甲面色冷沉的侍卫,见到依然一身新嫁衣的陈歌,微微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却很快收回视线,一声不吭。

陈歌没心情搭理他们,径直走了出去。

外头是一个布置简洁利落的宽敞院子,此时已是夜深,天空上挂着一轮弯弯的明月,清亮的月色撒照着这个冷清寂静的院子。

这一切,太真实了,太真实了!

她完全没法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陈歌呆立了一瞬,才慢慢观察起四周围的景色来。

突然,她见院子右上角有一座檀台,眼睛微亮,快步走了过去。

檀台很高,甚至越过了城墙,陈歌登高远眺,顿时心头一紧,握着栏杆的手猛地收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被人算计生了个嗷嗷待哺的小奶包之后,姜妙以为自己今后的日子是这样的:遭人白眼,受人唾弃,孤儿寡母流落街头,暗无天日。 然而事实上—— 亲娘泼辣护犊子,姑妈神秘有背景,让她完全不用慌,就连身后的小奶包,也暗下决心要保护娘亲。 行吧,姜妙撸起袖子,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渣虐一个嫌少,两个不多。 怎奈她肤白貌美,入了权贵的眼,要绑回去当小妾。 姜妙心肝儿颤,转身就去抱那位权倾朝野的活阎王的腿求庇护。 听说活阎王是朵高岭花,还身中奇毒三不五时就闹眼瞎。 姜妙秉承着乖巧温顺不粘人的原则,安分守己不闯祸。 然而,姓肖的最近总是想方设法套路她,这画风有点儿不对劲啊! —— 坊间传言嗜杀成性喜怒无常的活阎王肖彻最近发现了两个了不得的秘密。 ——他突然多了个儿子! ——他儿子是重生的! 瞅着眼前软乎乎的小奶包,肖彻面色复杂。 小奶包理直气壮,“媳妇儿近在眼前不敢坦白真相肿么破?当然是套路她,爹爹给钱,小宝帮你。”

叶染衣·完结·127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新书《重生后世子夫人她不干了》已发,欢迎围观~~上一世,白初痴心追爱整整十年,一路从孤苦无依的山野村姑稳坐众人艳羡的丞相夫人,端的是贤良淑德温婉持家。 一朝身死,眼一睁,白初回到了与沈砚相遇的那一年,一切重启后,白初表示这个丞相夫人她不当了,爱谁谁,那等苛刻的婆婆蛮横的小姑,谁爱伺候谁伺候。种种田,养养鸡,采采药,做个快乐自由浪到飞起来的山野村姑她不香吗? * 京都城丞相府的贵公子沈砚,生性凉薄,心思深沉,好比佛经里那优昙花。忽有一日沈砚这朵‘优昙花’被一个叫做白初的村姑‘摘’走了,整个京都城炸开了锅。 从前,沈砚以为白初会做他一辈子的小尾巴,直到有一天,白初死在了他的怀里,沈砚疯魔了。 现在,他的阿初不要他了,没关系,这一次换他来做她的尾巴,只求白首不相离。 * 追妻火葬场,围观高冷矜贵丞相跌下神坛。

俞七少·完结·159万字

楚大人的美娇娘野翻了

玄月国知府大人楚斯寒,年少成名,俊美过人,却被国师断言活不过三十,除非娶柳月村的陆家女为妻。 楚斯寒:“要我娶一名素未谋面的姑娘为妻,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穿来就婚约缠身的现代修道者陆笙:“这么着急结婚,十有八九是个老头。” 后来—— 楚大人真香表白:“笙笙,你若不嫁我,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心只想赚钱,梦想成为首富的陆笙:“哦,那楚大人你打一辈子光棍吧。” 再后来—— 某人神情微冷,直接将人逼到墙角,眯着眼冷声问:“嫁,还是不嫁?嫁,整个楚府和我都是你的,不嫁……那我就天天到你家门口堵你。” 陆笙:“……” (闷骚腹黑知府大人x诚实可爱美娇妻)

清画·完结·122万字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婚约被夺,被迫入宫,沈澜熙本以为自己将过上“君门一入无由出,唯有宫莺得见人”的凄苦日子。 但一段日子后她却发现,自己逛御花园能遇到皇帝和朝臣对弈,过御用监能遇到皇帝闲逛,泛舟游湖能遇见帝王龙舟出行,就连宫宴悄悄跑出来透个气儿,也能偶然遇见同样偷跑出来透气的皇帝。 若非此人是九五至尊,沈澜熙几乎都要以为他是故意的! (1v1大甜饼,全员土著(无穿越无重生),坑品保证,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来康康~) 新书《王爷是朵黑心莲,得宠着》已开,欢迎小可爱入坑~

槿年陌雪·完结·114万字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新书《盲嫁误娶,将军的错位妻》,宝子们加个书架。新书期求收藏,求呵护!!!更新稳定,欢迎入坑。 上辈子抢个压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龙庭,本想白头到老,举案齐眉,渣男却朝她举起了刀…… 再世为人,夏文锦防火防盗防美男,誓要活出个别样人生。 夏家老爹愁白了头,女儿戏精、贪财、嘴毒、无赖、不要脸……整个南夏无人能及。这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后来夏文锦拐走了南夏最俊的皇孙,每天在京城大街招摇过市。 南夏众臣见识了她的粗鲁不要脸,在被怼得怀疑人生后,一致觉得她玷污了他们殿下这朵高岭之花,每日奏请废黜。 直到,敌国来袭,太子亲征,太子妃跟去了,一出口怼退百万雄师……

楚千墨·完结·200万字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温黄穿越到古代后,嫁了个特别厉害的夫君。 京都第一美,第一强,皇帝亲外孙,还是本届探花郎! 温黄心头那个美滋滋儿,摩拳擦掌,干劲满满,准备奋斗个一品诰命,儿孙满堂! 结果……他不近女色。 温黄旁敲侧击,内涵暗示,他只无动于衷,还要求分床! 温黄怒了。 她是百亿CEO,角逐世界五百强! 种种手段向他施压,温黄霸气表示,谁也别想扼杀本姑娘的理想! 夫君魅惑人心淡淡一笑,除非枯木能逢春,咸鱼能翻身,否则,你休想。 温黄冷哼。 想搞我?你等着,我可以的! …… 后来,生了好几个,温黄才知道,他踏马装的。 从她十五岁开始,他就挖空心思编织情网,等着她往上撞……

夏虫语·完结·123万字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 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 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 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 “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 “爷有穆九!” “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准备赐给您做妻子!” “爷有穆九。” 怒:“等穆九什么时候愿意嫁给爷了,你们就有夫人了!” 穆九:“不用隔三差五进宫去跪这个拜那个,偶尔跑出去潇洒一圈也没人说她不够端庄,当然,如果那个侯爷不要天天来骚扰她就更好了!” 某爷:“做梦!” 一对一,女强爽文,欢迎入坑,作者玻璃心,不喜欢不勉强。

妖殊·完结·144万字

嫁皇叔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暗香·完结·7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